第128章 拿什么威胁你?/来自大宋的情人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田立衡的话让我十分反感,总给我一种他在窥伺我的感觉。

“有话快说吧,我外婆年纪大了,老人家在外面等我不好。”

我侧过头看着外婆,其实,如果不是外婆喊我,我真想躺在床上不起来。虽然我这种想法很窝囊,可是赵亨那样对我,实在是让我心伤。只有外婆,能给我一种温暖和家的感觉。否则的话,真不知道还有什么可以支撑我一直到现在。

田立衡轻轻笑道:“红豆,说起来我们也是亲戚,何必这么见外?其实,上次在我的别墅里,我只是想试试你的能力。你不会一直在生我的气吧。”

“生气、我很生气。”

“哦,那我在这里给你赔不是呢?”

“你一句话陪个不是就完了?那让我在你身上捅两刀,然后我也来说几声对不起,你愿不愿意?”

“嗯,没关系,你来吧!”

他继续轻笑,真不明白有什么好笑的!

我看了他一眼,发现他已经挨着我很近,身上一股烟草的气息传来,让我从心里想逃避。

司机已经下了车,车子里只剩我和他。

我想从车子外面是看不到我和他的动作的,可惜我并不想杀他。

“捅你两刀子我还要坐牢,免了!”

他继续调笑我:“哦,好吧,果然还是表妹亲,知道心疼表哥。”

我简直忍无可忍,想要推开车门下去,却发现车门早已经被他锁上。

我怒视着他:“你到底要说什么?不要说一些无聊的话。”

他突然收敛笑容,一本正经地对我说:“好吧,既然你不喜欢我刚才那样,那我就说正事吧。”

“我想要你帮我一个忙,你要是帮了我这个忙,我可以放了你舅舅,以后也不再给你找麻烦,怎么样?”

“我有什么本事能够帮到你的忙?”

他意味深长地看着我笑道:“你当然有这个本事。你的外婆是刘家村一带有名的过阴人。你又帮过你的同学,而且我还听说你跟着赵先生学道术,红豆,你真没让我失望。”

看来,田立衡知道的事情还真是多,而且也对我进行了详细的调查。

外婆过阴的事情很容易就可以打听得到,艾茉的事情也一定是从令良那里辗转得知,可是他怎么知道我跟着赵先生学道门法术呢?

“你到底是什么人?”我疑惑地看着田立衡:“你对我的事情打听得这么清楚干什么?”

田立衡勾起唇角对我说:“你猜一猜?”

我不理他,我又不是他肚子里的蛔虫,谁知道他卖的什么药啊!

“别浪费时间了,你不愿意说就算了。其实就算没有你,我舅舅早晚也会放出来的。”

“我知道,常老已经答应了你们,只要你们能够找到两件同等价值的宋磁,就可以放回你舅舅。不过我好奇的是,你们到哪里去找呢?”

“这件事和你无关,不需要你担心。”

田立衡慢慢靠近我,在我耳边轻轻说道:“让我猜猜,你们是要去盗墓吗?”

我的心一颤。

忍不住立即看向田立衡反驳他:“胡说?你才盗墓了!”

田立衡笑起来,好像听到了一句很可笑的话一样,他对我说:“你真聪明,你怎么就知道我要去盗墓呢?”

我不知道他这话是真是假,但是一颗心跳得更快了!

他的一双眼睛好像宝石一般,七彩璀璨,又好像一个大漩涡,让我忍不住恍惚起来。

“红豆,你说,你有这个打算吗?”他的声音在我的耳边回绕,好像音乐一般,蛊惑了我的心。

“什么打算?”

“盗墓啊?”

“我,谁和你说的我要盗墓?”我的一颗心跳得越来越快,他的眼睛让我完全移不开视线。有一种声音在我的脑海里告诉我,说实话、说实话!

可是我的心却又告诉我,不要说,不要说!

“红豆,告诉我,你想要盗的墓在哪里?”他的声音温柔极了,就好像一支羽毛轻轻拂过我的心,“告诉我,红豆最听话了!是不?”

我的心一软,忍不住就说了出来:“就在这附近。”

“在哪里?是刘家村附近吗?”

我的头感觉到越来越疼,心里清楚地意识到田立衡恐怕又在对我使什么手段。我用力咬了一下舌尖,清晰地疼痛终于使我清醒过来。

看着眼前的田立衡含笑的眼睛,我毫不思索,一巴掌就打过去。

可是,还没碰到他就被他抓住了我的手。

“卑鄙,放我出去!”

田立衡依然抓着我的手,凝视着我的眼睛说:“什么卑鄙,让你说实话就是卑鄙?不是说撒谎是人类最可耻的行为吗?”

“你刚才对我做了什么?”

“我能对你做什么?你的衣服也没脱,人也好好的,难不成你还以为我会侵犯你?”

他得意地看着我生气,又可恶地说:“其实你要做什么我很容易就猜得出来。至于你要盗的墓,就算你不说我也知道在哪里。它不在刘家村,而是在赵家村附近的一座山上。”

极大的震惊让我再也忘了伪装,我惊讶地看着田立衡,不明白他怎么会知道。

田立衡放开我,慢慢坐回自己的座位上,嘴里说道:“你去盗墓的时候带我去吧,我也想去见识见识。倘若不答应的话,我可就没有那么好说话了,”

我惊讶地看着他,立即说道:“不可能。”

他冷冷地笑了一下:“我是在告诉你,不是和你打招呼,明白吗?”

他歪了歪下巴示意我看着外面,我看到外婆已经被一位保镖搀扶进了一辆一直停在我们后面的银灰色小汽车。

“田立衡你要干什么?”我伸出双手照着他的脖子扑上去恨不得掐死他。

他双手用力扭住我,一下子用膝盖顶住我的胸口,恶狠狠地瞪着我说:“给我老实点,别以为我不敢动你。我是在给你机会。”

我拼命的和他扭打着,可是无论怎么也打不过他。他的力气奇大,只用掰动我一根小指,就已经轻而易举地击倒我。

外婆已经被人请上了车,他的意思很明显,就是拿外婆来要挟我。

就算有古墓,在哪里,怎么进去都是个问题。更何况,进去之后会遇到什么样的危险也很难说。而且,和田立衡这种危险的人在一起,就等于身边有个炸药包。他随时会出卖你,暗算你。

“把我外婆放了,求求你了。”看着银灰色汽车越过我们向前开走,我的心好像刀割一般。

“那么,你是答应我的条件了?”他抓着我的手依然不放,就好像看一件志在必得的猎物。

我还能怎么办?我只有答应。如果我不答应,恐怕外婆就会受到他的虐待。甚至会有生命危险的。他这种人,什么事都做得出来。

我点头恳求他:“我答应你我答应你,你把我外婆放出来好吗?”

“那可不行,放走了你外婆,我到哪里去找你呢?”

“我不会走的,只要你放了我外婆。我外婆她年纪大了,受不了你这样折腾的。再说她看不到我也会担心的。我求求你了!”

“不行,你走吧,回去之后决定了时间立即告诉我。”

他打开车门,一把将我从车里推了出去。

看着他的车子扬长而去,我的意识一片浑浑噩噩。

我在地上坐了很久很久,直到有人叫着我的名字才意识过来。

站在我身边的人是秦队长,他诧异地蹲下来看着我:“你是李红豆吧?出了什么事呢?”

我好像看到救星一样,连忙抓住他的袖子哀求道:“你可以的,你们一定可以帮我的忙的。这里,这里是警局们口,外面一定有监控吧。帮帮我、帮帮我。”

秦队长皱起眉毛,将我的手从他的衣服上拉开说道:“你慢慢说,我都听糊涂了,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啊?”

“我外婆,我外婆被人带走了!”说出这句话,我的眼泪终于滴了下来,落在了尘土里,扑起一团小灰尘。

“被谁带走了?是什么时候的事情?”

“就刚才,就是刚才。”

我哭着将刚才发生的事情说给了秦队长听,只是隐瞒了盗墓的事情。

我问秦队长:“这是在警局门口,应该会有监控吧?只要能够找到我外婆被他们带走的录像,是不是就可以控告他?”

秦队长站起身,在街道两边来回走了一圈,然后皱着眉头对我说:“恐怕不行,我刚才看了,他选的位置都很巧妙,避开了摄像位置。而且你们已经离开了大门口,也没有值班人员看到你们刚才的事情,单凭你的话,是告不了他的。”

“可是,可是我外婆在他手里啊!”我不禁急得哭了出来。东岁圣亡。

秦队长问我:“到底他要挟你什么事情?你能不能说出来,也许我可以帮你拿个主意?”

我摇摇头对他说:“对不起,我不能和你说。这件事对我也很重要,我本来也是不希望有太多人知道的。”

秦队长无奈地叹了口气说:“那好吧,那我送你回家吧。你这样子在街上也不好。”

我低头看了看自己,一身的灰尘,双掌已经磨破,的确一副落魄的样子。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