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9章 传说中的败仗/来自大宋的情人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秦队长本来也是去市中心警局办事的,见我这样,念起上次我和郭晓佳帮了他的忙,也不好不管。他进了警局,匆匆把手头的事情办完后,就送了我回去。

我不知道是怎样回到赵家。赵先生看到我吓了一跳,连忙问我是怎么回事。还是秦队长在旁边帮我说清楚了。

我的心里乱糟糟的,虽然赵先生和秦队长在说话,但是我一句也没听清楚、

我喃喃对赵先生说:“如果今天我不上他的车子,这一切就不会发生,是我的错。是我害了外婆。”

赵先生安慰我:“别傻了,他是有心,早就等着了。你和你外婆就算今天不去警局,明天也会去警局。而且,如果他连着你和你外婆一起抓走,我们更着急。你和你外婆,一个老人一个女孩子,怎么比得过三四个孔武有力的职业保镖呢?”

可是无论如何,我的心里还是自责着自己,外婆从我眼前被人带走,而我却无能为力。

我走进自己的房间,关上门,谁也不再见。

我想静一静。

我要自己想办法救出外婆。田立衡别墅的位置我已经知道。按照他这种谨慎小心的性格,他应该会把外婆放在眼皮子底下。自己开车去田立衡的别墅?

我已经抽空学会了一点驾驶,虽然不是特比熟练,把车子开到田立衡别墅前还是可以的。

至于进去呢?

上次我和赵亨两个人还没靠近就被发现了,那么这次我不能用正常的方式进去。我想到地府里钟馗答应我的。我可以在夜间,自由地到任何地方,只要不超过他的领域范围。也只要不做害人的事情。没有人可以看见我。走过田立衡的曼陀花海和那座拱桥,躲过玄武龟没问题。不过,万一我运气好,能够带了外婆出来,该怎么避过?

秦队长已经离开了,赵亨也回来了。大概听赵先生说起外婆的事情,就过来敲我房间的门。

我没有搭理他。

倒不是我生他的气,而是我现在的脑子真的需要冷静。

想让冷静的脑子静下来的方法就是睡觉。可是我现在睡不着。

看看外面,天还很亮,此时还不到黄昏。

我上床睡觉,无论怎样,总要休息好才能思考,一味的悲伤自责是没有用的。我来不及想那些,也没有精力去想那些。

定好了闹钟,我上床,强迫自己入睡。因为前一天晚上基本没睡的关系,我很快就睡着了。

我做了一个梦,梦中一恒用昨晚那种冷冷的眼神看我,我的心里委屈极了,可是却不知该怎么解释。也无从解释。

醒来的时候是被闹钟惊醒的。

我慢慢起来,穿了一身黑色的衣服。对着镜子,我扎了一个马尾。

镜子里的我没有一点笑容,紧绷着脸。我看着这张脸好久,然后转过去,收拾自己随身携带的小包。住木布号。

自从在田立衡的别墅负伤回来后,赵先生就为我和赵亨准备了许多工具。他声称,磨刀不误砍柴工。有了他为我们精心准备的这些利器,即使遇到厉鬼,自保也没问题。

罗盘,桃木剑、符纸和取代毛笔用的软笔。还有其他一些药草,装在小化妆水瓶子里的是牛眼泪和黑狗血。虽然田立衡那座神秘的别墅里的属于式神和守护神,但是这些有备无患。

收拾好自己要带的东西,我在桌上留了一张纸条。

轻轻推开房门,屋子里安静极了,现在已经是夜里十一点多钟了,大概赵先生和赵亨都已经睡着了。

我轻轻走到大门前,灯光骤然打开,赵先生和赵亨都坐在客厅的桌子旁。

赵先生一脸的严肃,开口问我:“红豆,这么晚了,你这身打扮是要去哪里啊?”

我没有料到赵先生居然会守在客厅里等着我。当下我忙说:“我出去转转。一会儿就回来。”

赵先生站起来,走到我面前,一把扯开我的腰包,指着里面的东西说:“你出去转转,有必要带上这些东西吗?还没到清明了,街上哪来那么多游魂让你捉?”

我没有说话。

赵先生冷笑着说道:“我就知道你今天要自己一个人去救你外婆的。你把我当什么人了,好歹我是你的师傅,你一天就得服从我的命令。连个招呼不和我打就想去和田立衡那个家伙斗,你以为你多大的本事?”

我想告诉赵先生,我并不是自视甚高,只是不想麻烦他们,可是想到自己给他们一再添上的麻烦,也只有闭上嘴巴。

赵先生在屋子里来回打转,生气地数落我道:“你也不想想,万一我们今天不在这里等你,你一个人出了事,我们要到哪里去找你?你外婆已经在田立衡手里了,你还想把自己也陷在他的手里。”

我小声说道:“不会的,他要我带他去盗墓,根本就不会关住我。”

赵先生惊讶地“啊”了一声,看着我。

白天的时候,因为秦队长在,我根本就没有说清楚田立衡对我的要挟。此刻,只有赵先生和赵亨,我一股脑儿将田立衡的话都说了出来。

我一边说一边看着赵亨,如果他是一恒,应该清楚我提到的是什么古墓。

赵先生听了,思索良久说道:“住了这么长时间,都没听说我们这里有什么古墓。你这样一说,倒是让我想起一个传说起来。”

“什么传说?”

“相传,当年宋朝和金国打仗的时候,金国突然大败,谁也不知道原因。当年的战场仿佛就在这里,而且,金国好像还死了一位很重要的人物,难道说,这个古墓里埋藏的就是金国的重要人物?”

我看着赵亨,里面埋了什么人他应该知道吧?

可是他只是沉默地垂着眼睛,谁也不知道他在想什么。

我想起田立衡最开始对我说的话,那是在催眠之前,在我说出古墓地点之前,他就已经玩笑地试探我。

是了,他早就知道古墓的存在,他之所以催眠我,只是为了确定已经肯定,说不定,他的手里掌握了一定的资料。

我对赵先生说:“我感觉他会催眠。在车子里的时候,他的眼睛非常的诡异,让我不自禁地就说出了他想要的答案。这个人太可怕了!”

赵先生深思道:“这个人所修习的全都是蛊惑人心,掌控人脑的东西。以后遇上他,不要看他的眼睛。”

我忍不住说:“赵先生,他还打听过您的天眼。”

我努力回忆,记得在探查日本水牢的那一次,田立衡似乎就提过赵先生的天眼。“先生您也要小心这个人。他的目的是什么我们现在还不知道。”

赵先生点点头,然后对赵亨说道:“时候不早了,你来准备吧。”

赵亨点点头站起来。

他走到客厅中间,右手一挥,我这才发现,客厅中间已经画了一个大大的八卦太极图,四周画了数字。围着八卦图点燃了一圈油灯,火焰不住跳跃。

我惊讶的问赵先生:“这是什么?”

赵先生收起笑容,严肃地说道:“这是太极八卦阵,里面有休门、生门、伤门、杜门、景门、死门、惊门、开门共八处地点。你们在这里滴下一滴你们的血。我在这里可以随时看到你们的情况。还可以给你们支援”

还有这样奇妙的东西?

我睁大了眼睛仔细地看着这个阵法,赵先生笑道:“这不过是奇门遁甲中的东西,真正博大精深的阵法我还没学到。不要耽误时间了,你和赵亨赶快去吧。”

我惊讶地问赵先生:“您答应让我去了?”

赵先生笑了一下,对我说:“你外婆从小抚养你长大,她出了事你哪里能够睡得着呢?我就知道你今天晚上肯定会一个人去救她的,你和赵亨同去吧。”

“不要!”我飞快地说出这句话,吓了我自己一跳。

我看了一眼赵亨,他的眼睛看着别处,还是那么冷漠。

我的心里难过极了,对赵先生说:“红豆不想连累您和赵亨了,上次他陪我去的时候,被那只玄武龟所伤,烧了好几天才醒。万一这次又受伤,我承受不起。”

赵先生听了也不说话,只是问赵亨:“你去不去?”

赵亨看了我一眼,吐出一个字:“去。”

赵先生点头说:“那就好。”又转头对我说:“他都说他要去了,你还和自己过不去吗?时间紧张,到底是救你外婆重要还是你的面子重要。”

我很想和赵先生说,我真的不是因为面子问题,可是想到救外婆毕竟重要,也就点了点头。

赵先生让我和赵亨分别割破中指,滴了一滴血到两个干净的小碗里,然后把碗摆在了阵中间。

我立即随着赵亨走出屋外,上了车,直接快速地开往田立衡的别墅。

一路上,赵亨没和我说话,我也不知该说什么。

我告诉自己,无论什么事情,都比不上救外婆重要,其他的儿女情长什么的就不要去想了。

经过一路奔驰,终于来到了田立衡的别墅外。

我和赵亨站在别墅外的黑暗处仔细查看,发现田立衡的别墅还是和往常一样,安静,也没人。、

我不禁怀疑地问赵亨:“田立衡到底会不会把我外婆关在这里?要是我们跑了一趟空怎么办?”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