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0章 永远留在这里 为满钻800加更/来自大宋的情人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赵亨说:“我们只知道田立衡这一个地方,虽然说狡兔三窟,可是田立衡的这栋别墅花了大心思布置,你认为,他能每个住处都这么布置吗?就算那玄武龟好携带,可是曼陀花的种植不是一时半刻就能办到的。还有那只会说人话的金刚鹦鹉,显而易见,田立衡把这间住处看得格外地重要。”

我不禁看了他一眼,觉得他分析得很有道理。

赵亨皱着眉说:“就是那只鹦鹉还真是让人头疼。上次我们还没靠近那座桥就它就说话。这样很容易暴露我们。不知道使用隐身符咒能管用多久。”

隐身符咒的时间并不能管很久,而且,在有法力的人面前,更加是无从遁形。

我对他说:“我有个办法,倒是想试试。”

“什么办法?”

我看着前方的拱桥,白墙黑瓦的屋子笼罩在明亮的灯光下,在这样的光线下想要靠近而不被人发现,那简直是天方夜谭。

“你应该知道的,不久之前,赵先生还用过。就是生魂离体大法。”

“生魂离体大法?我不知道啊!”赵亨有点困惑地摇摇头:“我不记得这个什么生魂离体大法。”

这句话实在让我震惊,立即看向他,就吴全手下的人要去刘家村绑架外婆的那天晚上,我和一恒一起守着赵先生的本体,到后来,赵先生遇到危险,一恒还亲自跑去,现在他居然说不知道?

又一个问题在我心中盘桓,我按下心中的疑问说:“你不知道也没关系,先生曾经用过,可以告诉我口诀。等我进去他的别墅内,先去看看我外婆在不在。以免打草惊蛇。然后再给你发消息。”

“可是,你会被人发现吗?”迟疑了会,他终究还是为我担心。

心里感到一丝温暖,我慢慢摇头说:“不会的,我离魂之后,本体依然留在这里,但是你必须帮我看好,免得有人毁坏。”

他沉默着不说话,我喊了他一声。他才抬眼看我:“我是个男人,这种危险的事情难道不应该是我来做吗?你让我在这里守着你的本体?在你眼里我就是这么一个没用的人?”

“不是,我不是那意思,这不是、因为我可以在地府来往自如啊!”我只觉得口干舌燥,怎么解释都不能让他信服。

他叹了口气说:“罢了,既然你要使生魂离体,你的本体也没人帮你照顾。你放心,我会守着你的。”

总算说得他答应,我松了一口气。

赵先生的声音也出现在我的脑海里:“你们怎么停下来没动了?遇到什么困难吗?”

我用意念告诉他,我打算用生魂离体大法,赵亨看守我的本体。

赵先生听了后立即答应。

念过咒语之后,过不了一会儿,我就感觉我的身体轻飘了,我看到我可以轻松自如的飘出车外,飘到了花圃里。

回头看看赵亨,他正盯着我的本体,眼神复杂极了!

我的心里隐约感到不安,可是随即想,这不是瞎担心吗?谁都可以不信任,我怎么可以不信任我的一恒?

走过紫色的曼陀花海,我屏住呼吸,穿过拱形小桥,水面一片平静,没有人知道我,一个生魂的到来。

白墙黑瓦依然明亮,檐下已经空荡荡的。

我碰触到硬硬的石灰墙,心里暗念穿墙诀,一下子,人就到了一片黑暗当中。

站在原地好半天,我的眼睛才适应了黑暗。

原来,外面一片明亮,我还在想,里面的人怎么睡得着,看来,无需我担心这件事,这里面和外面完全是两重天。

站定了好久,才看清楚这是一间两层楼的房子。楼梯在中间,一楼是客厅和厨房,二楼应该住人吧。

我踏出一步,顿时感觉房间内大变,好像置身在苍茫原野森林里,周边全是参天的古树,天空中虽然挂着太阳,却照不见阴冷的树林里。

脑海中立即传来赵先生的声音:“红豆,你身边有什么变化没有?”

“有的,先生,我身边突然变成了一片大森林,看不到边,也没有尽头。”

“你不要乱动,这是阵法,我这里显示你已经进了惊门。你还记得我教过你们的九宫步法吗?”

“记得。”

“好,用九宫步法走,先往左边走两步。”

我按照赵先生的话走了几步之后,面前的景色豁然开朗,一座高高的山峰矗立在面前,山中隐然有一座道观,引着人前去。

赵先生又急切地问我:“如何?红豆?你的位置现在已经在生门上,应该没问题了。”

我看看周围,迷惑地告诉赵先生:“先生,我觉得不妥啊,这里一片死寂,连一只鸟儿的声音都没有。您曾经说过,阵法的迷惑在于他的以假乱真,要是连活物都没有,那就很奇怪了!”

“你说得也对,具体的情况我这里看不到,还需要你自己小心琢磨。有的阵法高手喜欢迷惑猎物,将死门藏在生门当中的事情也是有的。你自己细心观察。”

我又向前走出一步,一阵猩风刮来,一条巨蟒突然出现在我面前,昂首吐信向我攻击。

我立即往旁边一躲,他跟着我缠过来。

这么大的一条巨蟒,身子足足有一个合围那么粗。

我拼命向前跑,还是跑不过他,他立即顺着我的双腿缠上来,把我整个人都卷在了里面,缠得紧紧的,我只感到呼吸喘不过气来。

赵先生大概也感觉到了我的危险,立刻传音给我:“红豆,红豆,你怎么了?你怎么一下子到了死门?”

我无暇回答赵先生的话,只用两条还在外面的手臂拼命推挡着巨蟒的身体。

它的身体虽然长着细小的鳞片,可还是有一种让人恶心的滑腻,油乎乎的。

我奋力往后昂着脑袋,心里想到:完了,难道我就要白白死在这个畜生手里吗?

这只巨蟒的眼睛好像绿豆一样,绿莹莹的光芒中透着狡诈。它拼命地吐出信子要接触我。

想起打蛇打七寸的话,我的手毅然往下移,查出我的意图之后,它更加用力地卷向我。我的脑海里一片混乱,只觉得自己好像被什么积压一样,就要快变成肉酱了!

不行这都是幻想,我不能为他所引导。

不管三七二十一,我闭着眼睛捏了口诀,心里暗念驱邪咒,猛力插向鳞片之中。身上的束缚突然消失。

睁开眼来,巨蟒已经不见,我又站在了田立衡的屋子里面。

身上的衣服已经汗湿,我暗暗松了一口气,知道自己暂时没事。

黑暗中,仿佛有一个人在下楼。我屏住呼吸不敢出声。这个人下到一楼,突然打开灯,室内一片光明。

面前的人竟然是一恒,他穿着一身白袍,头发束在脑后,笑吟吟地看着我。

这情景太过诡异,我不敢说话,

他的眼睛温和地注视着我,走向我,并且说:“红豆,你怎么来了?”

我下意识后退了一步,一恒失望地看着我说:“红豆你怎么了?你都不理我吗?”、

我连忙问赵先生:“赵亨还在原地吗?”

赵先生说:“是的。”

赵亨还在原地,那么眼前的一恒是谁?

虽然眼前是一恒原来的样子,可是谁知道是不是幻像呢?

赵先生问我:“你看到了什么?”

我没有回答赵先生。

赵先生立即对我说:“红豆,你现在还没出阵,你眼前看到的一切都是幻像,你要记住。”

是的,我看到的一切都是幻像,可是我却多么贪恋眼前这个幻像。赵亨对我冷淡极了,明明他就是一恒,却不肯承认,眼前的一恒,却让我开始胡思乱想。

会不会外面的赵亨其实不是一恒呢?眼前的一恒才是真正的一恒。

他还是像从前一样地温柔,声音好听极了,每次喊着我的名字都是饱含深情。

“红豆,你怎么了?为什么不理我,来,我带你去看看这间房子,以后我们都住在这里好吗?”

他牵着我的手将我往前带引。我的脚步不知不觉随着他移动。

他带着我上楼,伸手推开第一个房间的门,紫色的墙纸从天花板一直铺到地上,浅色淡绿的木地板,让人眼前顿时清新。

简单的枝型吊灯挂在房间的中央,四周隐藏了无数蓝色的小灯,好像星星一般包围过来。

中间一张欧式雕花的大床,挂着圆形的粉红帘帐,一恒在我耳边问道:“如何?这是不是你梦中向往过的新房?”

我不禁脸红,想点头又不敢。

他突然一把抱起我,走向那张床,低声在我耳边说道:“红豆,我想要你,想要你很久了!”

我只觉浑身无力,想说话,却张不开嘴,想挣扎,却舍不得离开这溺宠的怀抱。

他抱着我,将我轻轻放在床上,嘴唇轻轻触碰我的面颊。我只觉得自己就像一汪春水,在他的手下,都已经快化了!

“红豆,留在这里好不好?留在这里,我们永远在这里,看,这里只有我们两个人,没有其他烦恼,没有不愉快的事情,多么好!”

我不禁流下眼泪,是啊,这里多么好!只有我和一恒两个人!要是真的能在这里住一辈子该是多么幸福的事情啊!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