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1章 意外所得/来自大宋的情人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我闭上眼睛,拥抱着一恒的身体,一种莫名的悲伤弥漫我的全身。

为什么我会这么难过呢?

看着眼前的一恒,好像梦一般,我不禁紧紧抓住一恒,真想眼前这一切长留。

他的笑容甜蜜极了!舌尖好像尝到了蜜糖的滋味。可是之前那种熟悉的气味却没有了!

一种陌生的感觉随之而来。眼前的一恒再亲切,可是没有我熟悉的气味,那也不是我的一恒。我立即推开他,站起来问道:“你是谁?”

好像气泡碎裂的声音,眼前的一恒突然之间就消失了,而我依然站在田立衡家的一楼。

柔和的黄色灯光已经照亮了整个室内。田立衡穿着一件条纹的睡袍,手里拿着一杯葡萄酒,坐在一个摇晃不停的躺椅上。

他的旁边是一个和天花板一样高的酒柜,里面装满了各种各样的红酒。

他举起酒杯,凝视着被灯光照射的暗红色葡萄酒说:“这么晚到我这里来,还真是辛苦了,能够避过我的监控系统进来的,红豆,你又进步不少。”

那只金刚鹦鹉也停在他的身边,此时也学舌道:“红豆,你进步了不少。”

我心里一沉,刚想走到他面前,却发现他的视线并没有看着我,而是看着大门。

赵先生说过,生魂离体的时候,由于本体留在原地,所以自己是没有形体的,好像游魂一样,对方根本不会看到本人。

而我是站在他的右方的,这个是不是说明他并没有看到我呢?

我心里一动,轻轻走出来,却不出声。

果然,田立衡看不到我。

他等了半晌没有声音,皱眉说道:“再不现身,我就要不客气了!”

金刚鹦鹉又学舌了一遍。

我撇撇嘴,从自己的包里摸出一粒钢珠,那是赵先生为我们准备的防身暗器。

我轻轻捏出一粒钢珠,弹向酒柜,整个酒柜顿时晃动起来。田立衡脸色大变,立即跃向酒柜,伸手挡住了酒柜倒下的趋势,可是那些葡萄酒瓶却稀里哗啦地全都倒下来,砸到了地上,顿时冒着气泡的葡萄酒咕噜咕噜的流得满地都是的,地上全部是酒液和玻璃瓶。

田立衡气恼地骂了一句。

看着这一切我开心极了!

我一边看着这一幕一边观察他的这间房子,发现在酒柜的后面居然出现了一扇门。

这扇门是在酒柜后面的,显而易见是很隐蔽的位置。

田立衡此时却做了一个奇怪的动作。

他左手在空中一绕,一个纸人轻飘飘地出现在了他面前。

这个纸人是个穿日本和服的女子,梳着传统的日本发髻,看上去温柔极了。

田立衡指了指地上一堆破碎的酒瓶说:“把这个清理一下。”

这次,金刚鹦鹉倒是没有说话。

纸人女仆弯了一下腰,然后悄无声息地开始打扫起来。

田立衡烦躁地看了一下屋子,又说道:“七八,你给我看着这里,发现哪里有异动再告诉我。”

金刚鹦鹉叫了一声。

我这才明白,原来这只大鹦鹉叫七八啊!

真是奇怪的名字。

田立衡上了二楼,我也轻轻跟在他的身后上楼。二楼足足有100多平方,我原本以为二楼会有几个房间,可是没有想到二楼就是一整间大房子。根本就没有可以藏得下人的地方。

二楼的布置一看便知,豪华的家具摆设,却看不到外婆。这太让我意外了!

看来,外婆真的不在这里,是我们估计错了情况。

我的脑海里传来了赵先生的声音:“红豆,赵亨不在原地了,估计去找你了。你怎么样,找到你外婆了吗?”

我告诉赵先生:“外婆不在这里,我们白来了一趟。”

赵先生说:“既然不在这里,那就赶紧回来吧。”

赵亨既然不在原地,难道说是来找我呢?

瞥眼,我看见田立衡从抽屉里拿出一把手枪,枪身闪着黑光。

他转身下楼,我也立即跟在他身后下楼。

地上的碎酒瓶已经收拾干净了,纸人女仆已经不知去向。

他问那只金刚鹦鹉:“有没有什么异常?”

金刚鹦鹉答道:“没有。”

田立衡自言自语道:“不可能啊,难道出去了?”

就在这时,外面突然响起了轰天的水声,接着传来一声怒吼,好像是玄武龟的声音。

田立衡对金刚鹦鹉说:“你留在这里。”

然后急忙拿了手枪出去。

糟了,看来是赵亨被玄武龟发现了,田立衡手里有枪,赵亨要有危险!

说了让他呆在那里看着我的本体,为什么他非要独自闯进来呢?

我想马上出去,心里却还是感到不妥。转眼看到酒柜,总觉得要进去看看才甘心。能够隐藏在酒柜后面的门。说不定外婆就关在这里面,就算不在,这里面也一定放着田立衡最重要的东西。

我立即走到酒柜旁边,穿了进去。

里面有着柔和的光线,温和也让人觉得很舒服。这是一间20多平方的屋子,靠墙放着几个玻璃展柜,里面放着各种各样的瓷器,凤冠、首饰。还有一个木架,上面放着几把宝剑。

我的视线立即落在其中一个展柜上,那个展柜里放着一个美人肩的花瓶,釉面的玫瑰色和紫色相交,在灯光下发出烁目的光彩。

在它的旁边还有一个天青色莲花状的小碗,清新的颜色好像雨后的天空,美丽干净极了!

这不是和舅舅打碎的那两件磁器的形状一样吗?常老曾经说过,这个世上再也找不出和那两件磁器相同的宋磁来了,田立衡这里的又是哪里来的?

漱画斋里听过的话立即在我脑中回想,常老曾经找田立衡要过磁器的碎片,可是却没要到,说是被清洁工当做垃圾丢了!

其实稍微有点常识也应该知道,就算不是价值连城的古董,这些碎瓷片也应该留着做物证。而田立衡的话明显撒了谎!

是啊,但凡是有点古董常识的人都知道,田立衡更应该知道,所以他这次是一箭双雕啊!既坑了我舅舅,逼着我答应他的条件,也得到了价值连城的宝贝,黑了常先生的收藏。

我不再多想,立即打开玻璃柜,在碰到玻璃柜的时候,室内却突然响起了警铃。

一时间,警铃声大作,锐耳极了!

我心里大惊,知道自己大意,碰到了警报系统。谁知道田立衡竟然这么狡猾呢?居然在这么隐蔽的暗室内还要藏着警报。

管不了那么多,我立即打开玻璃柜,拿出天青碗放到了包里,又抱了美人肩的花瓶,立即从暗室出来。

外面,金刚鹦鹉大声尖叫:“有贼、有贼!”

我立即抱着花瓶冲出了屋子。

外面也响起了几声枪声!

心里一沉,我看到田立衡站在屋子前,手里拿着枪,枪口还冒着硝烟。

拱桥的另一端,玄武龟已经趴在桥中间,赵亨手里捏着桃木剑,捂着左肩蹲在玄武龟的背面。

我的脑海里也同时响起了赵先生的声音:“快,赵亨受了伤,你赶快接替他,他们是看不到你的,那只玄武龟应该可以感觉到你,你要小心。”

赵先生话一落,玄武龟就快速地转过身子,冲着我咆哮了一声。

田立衡此时也注意到了玄武龟的眼神,看向我这边,立刻怒道:“给我留下花瓶。”

赵先生又说:“赶快走,他看不到你的。”

田立衡拿着枪,几次举起枪口,却终究没有射击,也不知道是顾忌到价值连城的花瓶还是因为没有子弹。

我知道,花瓶是隐形不了的。

天青碗是放在包里的,所以他看不到,可是花瓶太大,我只有拿在手上。

我飞快地抱着花瓶从水潭上方跨过,立即喊了一声赵亨。

他听到我的声音,也立刻转身追过来。

田立衡非常生气,大声对玄武龟命令道:“给我追上他们。”

玄武龟发出一声吼叫,潭里的水顿时卷了出来,变成滔天的巨浪拍向我和赵亨。

我等着赵亨靠近,一手拉住他拼命往前跑。

他的气息明显不稳,可能由于肩膀受伤,脸色也有点苍白。

眼看玄武龟就要追上,我将手里的花瓶递给赵亨,快速地说:“你先上车,快点。”

他还在犹豫,我立即大声叫道:“快啊,你忘了,我现在没有身体,他怎么加害我?”

这样吼他,他总算接过花瓶,立即跑向停车的地方。

看到赵亨跑开,我放下心来,立即从包里拿出一张符纸。

“大德天雷咒!”目前只有这一招是最强劲刚猛的,我只有用它,才能快速地击退这个大家伙。

雷声轰隆响起,玄武龟抬头看了看天空,可是雷声却没有劈到它的身上。

赵先生在我脑海里急速地埋怨道:“没用的,大德天雷咒是专门对付邪恶鬼祟,这玄武龟属于守护神一类的,并不是什么邪恶东西。”

不过趁着玄武龟发呆的时间,我已经飞快地跑出了好远。

田立衡愤怒地在后面一边咒骂,一边拿着手枪乱打,打了几枪,就没了子弹。

玄武龟见雷声对他没有作用,又飞快地追上来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