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3章 人生在世苦多于甜/来自大宋的情人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看着他将天青碗交给了田立衡,我很不甘心地说:“一会儿常老赶过来,你怎么解释?”

赵亨说:“我会向常老说,是我们看错了。”

他又对田立衡说:“希望你的人能够快点将她外婆送回去,否则的话,常老一来,我无法当着他的面将东西交给你。”

田立衡点点头说:“希望大家动作都快一点。”又转头看向车里的我,意味深长地说:“红豆,没有想到你居然能进了我的屋子,不错!不错!”

他转身走进自己的车子里等待着。

赵亨也坐进来,他问我:“你是不是对我的决定很生气。”

我只觉得头疼,却还是回答他:“没有,你考虑得很周到,的确,这两样东西我们如果交给了常老,痛快是痛快了,可是我外婆肯定会受到牵连。我只是觉得这次太便宜了田立衡。”

他沉默了一下回答我:“不能够一次击倒他,最好不要激怒他,否则结果是你无法承受的。”住他序才。

我立即反驳:“你是说让我忍着吗?那我要忍到什么时候?他已经对我做过两次手脚,对我舅舅下手,对我外婆下手。难道非要让他弄死我才算完事?”

赵亨听了沉默不言。

我的语气可能有点激烈,肩膀的疼痛也让我实在没有多余的精力和他再说。我疲倦地摆摆手说:“不用再说了。我知道你是为了顾全大局,ok?”

我闭上眼睛,脑海里始终想着他和田立衡在一起说话的场面,心里只觉得心烦意乱。

没一会儿,我的手机突然响起,我拿出来一看,居然是常老的。

常老问我们在哪里,我看着赵亨,把电话递给了他。

他接过电话,立即走了出去,我看到他走向前面,一辆汽车也从对面驶来,在他身边停了下来。

常老从汽车里走出来,和赵亨说了几句话后,立即生气得骂了他几句。

赵亨不住点头,一副心甘情愿挨训的样子。

我看到赵亨说了几句,常老就生气地又进了车里。

赵亨又走回来。

他进了车,就一直坐着,等到常老的车离去,又转身到后座拿花瓶。我着急地拉住他,艰难地问:“你要做什么?我外婆还没送回去呢。”

我觉得我实在支持不住了!可是我就是撑着等一个回信,等到外婆送回去的回信。

赵亨诧异地说了几句,竟然没有声音。

我抓住他的袖子摇了摇,大声说:“你声音怎么这么小,大声点。”

他又说了一句,诧异的眼睛在我眼前放大!

我陷入了昏迷。

等我醒来的时候,已经回到离开赵先生的家里。

外婆已经被田立衡送了回来,赵亨的伤也好了。

他只是被玄武龟擦了一下,并无大碍。倒是我,因为肩膀被田立衡的手枪击中,失血过多,反而在床上躺了好几天。

这几天里,我想了很多很多。

对于赵亨,也不去纠结他到底是一恒还是赵亨了,总觉得,生了一场病,那些事情就好像是上辈子发生的了!

我爸知道我生病倒是来看了我,只是我现在对他的感情淡漠得很,我是既可怜他又鄙夷他。我可怜他到了这把年纪还没有自己的孩子,所以对我,这个他从前不要的,快要忘记的女儿又好起来。

我鄙夷他,是因为他为了生存,不惜讨好田立衡,甚至可以出卖自己的亲人。

我已经从奶奶那里知道了,我爸曾经向她打听过圆盒的下落。

我爸是从我妈口中得知的这件事,但是从来没有见过圆盒。

田立衡应该是从我爸的口中得知圆盒的。

现在突然觉得,圆盒给了赵亨也是对的,就像他的话,也算是物归原主吧!

病好之后,我接到了张帆的电话。

他已经很久都没有和我联系了,实在让我感到意外。

我和张帆就约在附近的茶馆里碰面。

见到张帆,让我感到惊讶,他仿佛脱胎换骨一般,仿佛一个苦行僧,穿着灰色的长袍。

从前长长的头发已经剃短,变成短短的寸头,脸上的神情也脱去了往日的浮躁和青涩,变得十分坚忍和沉着。

我打趣他:“没想到士别三日当刮目相待啊,你现在的变化真是让我感到意外。”

张帆笑着对我说:“你也让我感到意外,我还以为你不会和我说话了,上次你不是很生我的气吗?因为我做了一些让你不喜欢的事情。”

我垂下眼皮告诉他:“当时我真的很生气,而且恨你,恨你们每一个人。可是现在冷静下来想想,也许这是天意吧。”

一恒占了赵亨的身体,赵先生自然不能容忍。况且现在我吃在赵先生家住在赵先生家我还能说什么恨不恨的话呢?

更何况,如今的赵亨明明是一恒,可是却对我非常冷淡。

我们之间已经没了从前那份温情,从前我们还会斗嘴,吵吵闹闹,现在,想回到过去的时光都不可能了!

现在的赵亨,已经不是从前的赵亨了。

张帆问我:“你在跟着赵先生学东西?”

我点头,告诉他:“赵先生说,再过几天就带我们出去做事,只是在家里修炼是不够的,还要出去有实战经验。”

张帆又问:“学了些什么?炼丹呢?”

我苦笑摇头:“赵先生还没教我们炼丹啊!”

想起当初的目的就是为了炼丹的,没想到学了这么久,别的东西学了不少,真正想学的炼丹术却完全没学。

不过,我已经找不到一恒了,还要学炼丹吗?

张帆喊我的时候,我还在反复的想着要不要继续研究炼丹。

赵亨始终没有说清楚他就是一恒,那么我是不是不要在这点上纠结了呢?一恒临走前告诉我,让我不要炼九转阴阳还魂丹,可是假如还有一线希望,我还是想试试。

“你来找我就是为了说这些的吗?”

我转动着手里的茶杯,懒懒地说:“最近我觉得真是没意思,有时候想,当初还不如答应了归真道长,出家了倒还好了,现在只觉得人生在世,实在是苦多于甜。”

张帆一笑,说:“红豆,你怎么说这些话呢?是遇到了什么事情让你这样?你和赵亨还好吧?”

我苦笑了一下:“问我就问我,何必还要带起他?他和我现在每天话都说不上。最近的他对于我来说就是一个陌生人。”

张帆又笑了一下,眨了下眼睛问我:“怎么,你和他之间在闹别扭?是为了什么?”

我突然后悔了,我干嘛要给张帆说这么多啊,我现在的表现活生生就像一个怨妇。我摇头否认:“没有,我和他之间不存在别扭可闹,也许是他现在清醒了,看到我觉得很普通吧。毕竟现在大街上漂亮的女孩多的是啊!”

“好了,你来找我不会是专门来听我说这些牢骚吧,到底是什么事,快和我说。”

张帆慢吞吞地说:“我从报纸上看到了你舅舅的事情。”

我苦笑道:“是啊,他可真够倒霉的,摔破了两个那么贵重的古董。其实,你还不知道吧,他是被冤枉的,冤枉他的人就是那个田立衡。田立衡这个人,你更加想不到,他的姑姑居然是我爸的老婆,这关系真够复杂的吧。”

张帆看着我,目光中突然露出一丝怜悯,他对我说:“要不,你就别留在赵先生家了,搬出来吧。”

我马上摇头,虽然说我现在和外婆吃住都在赵先生家,的确有点占便宜的嫌疑,可是我和外婆几乎包了所有的家务事。而且赵先生也说,这么多年,有我们在家,才感觉这个家真正像个家。

张帆急切地抓住我的手说:“红豆,你听我的,赵先生和赵亨会给你们带来麻烦的,你还是和你外婆早点离开他们吧。”

“你胡说什么呀!”我不耐烦地甩开他的手说:“我觉得,倒是我们家给赵先生带的麻烦多。从一开始就是在给他们添麻烦,而且,赵先生是我的师傅,哪有嫌弃自己师傅给自己惹了麻烦的道理。更何况,一直都是他们在帮我们解决问题。你再这样说我就不高兴了!”

张帆闭上了嘴巴,可是还是不甘心的样子。

我站起身就和他告辞:“唉,本来一开始我还很高兴的,没想到还是闹得个不欢而散。”我摇摇头就走了,留下张帆一个人坐在原地。

这里离赵家不远,我于是干脆走回去路上又接到姚小蝶的电话。说起上次和我说过的事情,当时因为赵亨病了,我就把事情拖着。现在时间都这么长了

今天天气很好,我也不想那么早回家,于是说:“那我现在马上就来你们家吧。”

问清楚了地址,我就坐了车去了姚小蝶家。

姚小蝶听说我要过来,就一直在家等我。

进了她的家,正好她爸爸妈妈都在家。

说了几句话之后,我就让她把那幅画拿出来给我们看。

姚爸爸从房里的书柜里搬出一个长条画匣。匣子里就是那副画。

画纸的颜色已经暗黄晦涩,看得出时间很长了,不过这也说不定,有些做赝品的故意把画纸打湿了放在太阳下面晒,反复数次之后,也能达到这个效果。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