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5章 不详之兆/来自大宋的情人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我的心立刻沉到了谷底,追问了一句:“那么这幅画是郓王赵楷本人画的呢?”

他又沉默了半晌,才低低说了一声:“是。”

浑身的力气好像被人抽走,我无力地摆手说道:“你走吧!”

我想起那次在日本人的水牢里,我奇怪地回到了宋朝,还遇到了和张帆长得很相像的张玄意,当时从刘家寺逃出来,我要找一恒,张玄意却说他伤了我的心,不值得我为他蹉跎岁月。现在我终于明白这段话是什么意思了!

原来,所有的爱情都逃不过小三,所有的一生一世一双人都是假话。我原以为,一恒和寅娘之间只是单纯地因为战乱离散,却没有想到,这其中还有其他原因。

倒也是啊!堂堂郡王,又怎么会苦苦找不到自己的妻子?一定是她有心躲藏!

要不是伤了寅娘的心,她怎么会将自己藏起来?

可是……

赵亨沉默地站起来,慢慢地走到门边,最后停下来又问我:“红豆,我想问你,你现在还愿意回到大宋吗?”

回到大宋?我茫然了!

我不禁问他:“去那里干什么呢?我又不是古人?我去了,会有我的立足之地吗?”况且,当初我心心念念着想要见到的一恒明明就在眼前却不和我相认,明明我没有寅娘的记忆却要我回到大宋?

赵亨的神色看不出喜还是怒,只是看着我桌子上的画,说:“你不是曾经说过吗,要回到大宋的宣和四年?”

我摇头说道:“不想了,我想我还是做一个平凡人的好,那些事情都统统和我无关。”

他听到这话一震,猛然抬头看着我,抿起嘴唇说:“你忘了你要寻找三世镜的承诺了?”

我盯着他,慢慢说道:“你不是赵亨吗?三世镜是我和我的鬼老公一恒之间的约定。现在他已经魂飞魄散了,你有什么资格来过问我和他之间的约定?”

他听了我的话,胸口急剧地起伏,脸上肌肉隐隐抽动,眼睛迫切地看着我,想说什么,却在欲言了几次之后,还是掉头离去。

我看着那副画好久,窗外已经一片黑暗,有猫叫声此起彼伏地响起。

我静静地抱膝坐在床上,听着这一声又一声的猫叫声。

接着,又不知从哪里来的狗叫声,终于驱走了这些叫春的猫。

是啊!春天到了!

靖康之变发生在1127年3月底,大概也就在这个时候吧!

黑暗中的画纸隐约发出绿色的荧光,不知从哪里钻出来一只老鼠,在我房间里窜来窜去。

即使从小生活在农村,我也还是对这种东西非常嫌恶。

我大着胆子开灯,打开窗户,立刻便有猫叫声清晰地传进来。

听到猫叫声的老鼠愈发吓得团团转,躲进了我的床底下不出来。

这可不行,我打开门,这只老鼠嗖地一声连忙往客厅里跑,而窗口也立即跳进一只黑猫,追着老鼠而去。

我心里大为后悔,急忙关窗,然后跟着跑进客厅里,只见那只老鼠到处乱跑,那只猫也跟着到处乱追。

客厅里原本有个长形的案桌,上面供了三位道教三尊,案前常年放着供品、点着香烛,此时那只鼠和猫一跑一追,我看着它们跑了上去,老鼠的个子小,灵活地在中间窜来窜去,可是这只黑猫的体积打,我来不及拦住,只听到一阵稀里哗啦声,香烛倒了,供品也撒了一地。

供奉三尊的供品被毁,这是很不吉利的兆头!

赵先生和外婆、赵亨这时也都接连出来了,看到这一切,都是非常惊讶。

赵先生铁青着脸不说话,立即一弹手指,那只猫哀鸣着倒在地上,四肢还在不停地抓挠。赵先生又一弹,那只老鼠也立即仰着肚子,瘫倒在地上。

赵先生吩咐赵亨把这两只东西弄出去整理了,然后一言不发地上去重新清理神案,向三尊焚香告罪。

我不安地靠近先生,小声地说道:“对不起,先生,都是我的错。是我招了这只猫进来的。”

赵先生没有理我,只是盯着神案说道:“最近快清明了,外面邪祟也多,家里还是关紧门窗的好。”

“是,我知道了!”

外婆对我摆手示意,拉着我离开了客厅,只留下赵先生一人还对着神案焚香告罪。

和外婆进了房,说了一会儿话。

外婆安慰我,让我不要多想,说今天白天她就感觉到了,这附近很不干净,大概因为三天后就是清明正日子,孤魂野鬼也多了起来。

“这几天晚上不要出去,也不要开窗,早点休息啊!”外婆拍拍我的手转身离开。

我躺在床上,久久不能入睡。听着赵亨进来锁门,又和赵先生说话的声音。

我又起来,看着这张画,心里有一股怒气无法抑制。

画上的女子那双眼睛,好像在嘲笑我,嘲笑我的无能和懦弱。

我动手卷起这幅画,写了一张驱邪的符文缠上,封好了放在一旁,任你再怎么作祟,一晚上的符文,也够你受的,管教你灰飞烟灭。

躺在床上,外面又隐隐传来猫的叫声,我睁开眼细看,只见对面的屋檐上聚集了许多的猫,它们的身影好像剪影一般,栖息在对方的屋顶上,我几乎都可以看到它们绿莹莹的眼珠子。

这些猫诡异极了,它们个个都是盯着我们这栋屋子,全都集中在一起。

我的心里不安极了,可是却想不到是哪里不妥。

心里想想还是放心不下,连忙起来,写了一张叩请书,点火烧给了钟馗。

虽然圆盒被赵亨拿去,可是钟馗说了,叩请书只要烧给他,他也一定会知道的。

没过片刻,我就感觉到自己身子一轻,眼前一片黑暗,适应了这片黑暗之后,我已经置身在一座汉白玉的牌坊外。

这分明就是我第一次看到一恒的地方,那个时候,他是以阎君的身份出现,并且隐瞒我他就是一恒的事实。

我轻轻走进去,这里还是保持着原样,白色的仙鹤依旧翩翩起舞,威武的狮子神气活现。只是不见旧人,景色徒添伤感。

我走到拱桥上停了下来,这座拱桥和田立衡家的拱桥完全不同。

他家的拱桥线条简单,蕴含古意,而这座拱桥上则布满了雕工刻花,秀美精致。

看着桥下的盈盈绿水,我不禁痴呆了!

绿水倒影里并不是我,而是世间百态,嬉笑哀乐,山野集市、繁华凄凉!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