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6章 清明有鬼 抢红包啦!/来自大宋的情人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上次来这里的时候,我从来没有注意过,原来这泓水还有这样的妙用。

“如何,你看到了什么?”钟馗的声音从一旁传来,他穿了一身大红色的袍子向我走近。

“这是什么?”

“就是你看到的这些啊,世间百态,沧海桑田,其实也不过是一转眼的事情。”

没错,的确是一转眼的事情,天上一日,人间已是千年。不过身在红尘中的人却实在是苦不堪言。东丰引血。

钟馗说:“你来了也正好,我也正想找你。这次清明将至,鬼门大开,地府里恐怕会有游魂跑出去,你这十天之内都要辛苦了。”

“是让我去捉游魂吗?”

“是的,”

我想了想说:“捉到了游魂我怎么交给你呢?”

钟馗递给我一个香囊,说道:“这香囊是连接阳世和地府之间的通道,你只用把捉到的游魂装进去,它们自然就会到我这里。”

我点了下头,收下了香囊,想了想问:“捉到的游魂是不是都有投胎重生的机会?”

钟馗说:“只要不是犯了天怒人怨的事情,肯定都会重新转世做人。对于那些做尽了坏事,还要害人的游魂,那就更加不会轻饶。”

我轻轻点了点头,又问他:“最近我家附近有很多黑猫,奇怪极了,是不是有什么不好的事情要发生啊!”

我希冀地看着钟馗,希望他能给我一点提示的答案,可是他却摇摇头说道:“人间的事情,地府无权干涉,因果循环,凡事都是逃不过的。”

我听不懂他的话,不过看他说话神色一片淡然,丝毫没有异样,想着也许是我多虑了。

我转身就想告辞,却想起上次还见到一只黑猫,和钟馗形影不离,这次怎么没有看到。

问了钟馗,他只说:“那只猫秉性顽劣,也不知道跑到哪里玩丢了,好几天没有回来了!”

真好笑,地府的猫也会有弄丢的吗?

不过来了这里一趟,心里的郁结似乎变淡了。

一觉醒来,窗外已经是明媚的晴天。

我打开桌上的画卷细看,那股邪气果然已经没有了。和姚小蝶约了时间,带了画我就直接去了姚小蝶的家,将画交给了他们家人。

下午回来的时候,进了客厅发现有客人,居然是秦队长和贺法医,来找赵先生,请他去法医楼驱邪。

我不禁笑道:“怎么你们也信这个,不是说凡事要讲科学吗?”

秦队长笑道:“可是有些东西用科学也无法解释啊!”

那倒是,我看向贺法医,想到一个女人,一天到晚和那些尸体打交道,还随时会接受那些尸体的攻击,心脏的承受力真不是一般的大!

贺法医说,最近两天她在法医楼,奇怪的事情特别多。比如好好的尸体躺在解剖台上,可是她转身去拿样东西,就会瞬间不见,再找的时候,居然在冷藏柜里。再有,好几次临走之前关好的门窗们,第二天来时,就会发现门窗都是虚掩的,窗户的插销和门锁都没上,这就证明有人出入过。

可是负责值班的老明口口声声说自己绝对没有打开门窗。

其实,就算不问老明他们也知道。法医楼邪气大,一向晚上没人敢靠近。所以老明名义上是值班,其实都是和前面的值班人员住在值班室里。

谁敢大着胆子去公安局找不自在呢?再说了,前面一栋楼本来就到处都是人,不可能有人会溜到后面来而不被人发现的。局子里也没人要求老明必须睡在法医楼。

就算要偷尸体,也没有人会大着胆子在公安局里来偷啊!

赵先生答应了秦队长和贺法医,因为时间紧张,怕出大事,约定了晚上就去看看。

法医楼的确有鬼,这是我上次去的时候就知道的事情。

赵先生看我回来,于是说马上动身,现在就去法医楼。

我敲了赵亨的门,让他准备东西,一刻钟之后就出去。

家里只有外婆一人看家,我想想不放心,又用符纸召杏儿来。

往常我召杏儿,总是很快就会出现,可是今天过了好久也没看到杏儿。

赵亨又来催了我,所有人都在外面等我了,我正准备走的时候,杏儿终于出现在我的房里。

我非常生气地问她为什么来得这么晚。

杏儿害怕地说,最近屋子周围太多脏东西,而且还欺负她,上次她出门,就被他们追得不敢回家,一直在外面游荡,所以接到我的消息才晚了。

我嘱咐杏儿不要出门,就在家里陪着我外婆,如果有什么事赶紧给个消息我。

杏儿问我:“那要怎么才能传递消息给你呢?”

我画了一张符,又塞了一根头发进去,折成三角形,用绳子穿了挂在杏儿脖子上,对她说:“这里有我的一根头发,到时候有事,你只要将这个符用火点燃,我就会知道的。”

这两天周围都有莫名的黑猫,总让我联想到令仪的那只黑猫,搞得我心神不定。而且,赵先生的话和杏儿的话,都证明了附近脏东西很多,再加上钟馗的话,我今天一整天都是心神不宁的。

到法医楼的时候吗,已经天黑了。

赵先生一来到法医楼前,直接就说:“这栋楼里果然怨气很大,加上清明将至,鬼门大开,这几天之内肯定要出事。幸亏你们今天及时找到我,否则的话还不知会怎样了。”

赵先生往北走了九步,又往南走了九步,将四个方位都走到,然后拔出背上的长剑,刺进泥土里,说道:“在这里做法是合适的位置了。等我做完了法事之后,你们请人来做一个花坛,有供奉和镇压的妙用。”

他说完之后,用长剑在泥土里画了一个太极图,然后向前走去,到了法医楼的大门口。

赵先生在门口看了半天,突然从怀里掏出两张符纸,左一张右一张,一左一右贴在了两名的门框上。

他嘱咐秦队长和贺法医说:“这两张符是镇守大门的,叫厉鬼不敢出来的,十天内不可揭下啊!否则的话,出了乱子我可不负责。”

说完这话,他又进了法医楼,在一楼和二楼细细察看,我和赵亨等人跟在他身后,赵先生不断从身上拿出早已准备好的符纸,贴在了好几个门上,那些房间里面全都是摆着腐烂的身体或者人体器官。

上了二楼之后,就来到了我们上次遇到僵尸的那个房间,法医楼虽然亮着灯,可还是感觉阴森森凉飕飕的。

贺法医推开第一间门,嘴里说道:“就是这房间,最近两天出的事情也最多,经常不见病人。”

她的话还没说完就卡住了,看着空荡荡的屋子发呆。

我之前来过这里,心里非常清楚,在这间房间内,应该还有一具骷髅骨架挂在当中。而现在,这副骨架却不见了。

屋子里只有两具骨架和一个干干净净的手术台。

贺法医喃喃说道:“怎么可能?明明我走的时候还是在的。”

“是什么?”

贺法医呆呆转过身,对我们说道:“是一具刚送来的尸体,还有两幅骨架,现在都没看到了!”

她这话说完,就看到了她身后突然诡异地出现了一个浑身苍白的赤裸尸体,一双眼睛黑洞洞的,伸长了双手从她身后掐她的脖子。

赵先生立即出手,同时骂道:“真是胆大包天!”一道符纸飘去,贴在了这个尸体的额头上。

而同时,我感觉到我的头皮一疼,好像有人扯着我的头发一样!

不好,是杏儿传信给我,赵先生家里恐怕有麻烦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