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7章 谁是凶手/来自大宋的情人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此刻,袭击贺法医的尸体颓然倒地,紧接着,两具骷髅骨架也现出身形,僵直着手骨向我们袭击。赵先生大喝一声:“散开!”

身后的赵亨立即拉开我,赵先生也一手将贺法医往外推,自己则迅速地和贺法医换了个位置。秦队长也连忙从身上掏出手枪对准了骷髅。

赵亨急忙握住他的手枪说:“不要乱打,手枪对他们是没用的。”

而这时,走廊的另一间房里,则传来奇怪的笃笃声。

我急忙喊道:“先生,家里有事,杏儿刚才传信给我的。我要赶回去。”

外婆年纪大了,万一被什么惊吓住就不好了。这里有赵先生,我想应该无事。

赵先生此时已经镇住了两具骷髅,听我说有事,正要开口说话,也听到了外面的异动。

他连忙说:“好,那你赶快回去看看。有什么事赶紧告诉我们。”

我转身就往外跑,临走前看到又一具僵尸已经从房间里出来。

其实使用生魂离体是最快的方法。可是我前几天刚用过,如果短时间内长期使用,不但气血亏虚,反而还容易出事,而且,在法医楼那种地方,我留下本体还需要他们费神照看,倒不如我自己直接赶回去。

我飞快地到街上拦车,偏偏拦不到一辆车,真是急死我了。过往的每一辆的士都带着人。

正在我急得跳脚的时候,一辆黑色的汽车突然停在我面前,吴全从后面探出头来问我:“李小姐是要去哪里啊,需不需要我送你一脚!”

要是平时我肯定不上,可是现在这个紧要关头我哪里顾得上那么多,我急忙上了车,对司机说了赵先生家的地址,请他务必一定要快。

吴全说:“放心,我这司机是赛车手出身,想要快那就肯定比飞机还要快。”说着吩咐了司机。司机立刻提高车速,见缝就插,见红灯就闯。

我的心稍微安定,喘了几口气,我反复地想,到底会发生什么事情呢?突然觉得自己的心抽紧起来,一股心痛袭来,疼得我几乎无法呼吸,我不禁揪住自己的胸口,大口大口呼吸着,一颗心在胸腔里猛烈地跳动。

车子也开得飞快,几乎每一个转弯都能把我们甩来甩去,有一个右转弯,车子往左边一甩,我一下子倒在吴全的身上。

吴全皱眉看着我,一只手轻轻搭上我的肩膀问道:“李小姐,你怎么了?”

我根本说不出话来,只是摇头喘气。

吴全说:“要不要让司机慢一点?”

我连忙摆手,他于是说:“好,那你再忍忍,马上就要到了。”

一听说要到了,我连忙坐直身子,果然已经到了赵家附近。

转眼间,司机已经将车停下,我飞快地跑下车,连道谢都来不及和吴全说。

街上一片黑暗,赵家的大门大开。

一只野猫停在赵家的花园里,见我进来,叫了一声。

我顾不上细看,跑到客厅门口,就看到外婆趴在地上。

“外婆!”我连忙奔到外婆身边。

外婆的身下已经一摊鲜血,我扶起外婆,她眼睛已经紧闭,牙关紧咬,身上到处都是血渍,胸口赫然一个大洞!

“外婆外婆!”我连声叫着,外婆却已经听不到我的声音,明明前一刻还在和我叮嘱的外婆,此时却已经不能回应我了!

是谁?是谁?杏儿呢?杏儿呢?

我急忙召唤杏儿,却根本感应不到她的存在。

我抱着外婆,一时之间都呆住了,时间好像都凝固了!我也不知它的存在还有什么意思。

从二楼又跑下来一只黑猫,喵了一声,一只又一只的黑猫从外面跑了进来,围住了我和外婆,绿莹莹的眼睛看着我,就好像我是它们的猎物。

外面响起了吴全的声音:“哎呀,怎么这么多的野猫!”

有一两只野猫吓得立即逃开,吴全走进来,看到我,怔了一下,然后连忙说:“对不起,我想看看你有没有什么需要我帮你的。”

他已经看到了我怀里的外婆,喃喃说了声:“天啊,老人家怎么会这么惨!”

听到这话,我再也忍不住,厉声呵斥:“胡说,我外婆没有死。”

我用手轻轻抚摸着我外婆的脸,我的脸紧紧贴近她的脸,我喃声说道:“我外婆没有死,她只是睡着了,只是睡着了!”

我抱紧外婆越来越冰冷僵硬的尸体,希望能让自己身体的温暖来捂热她,可是没用,完全都没用。连我自己都变得越来越冰冷,我又怎么能够捂热外婆的身体?

外婆胸口的大洞不是野猫造成的,到底是谁制造的这一切?是谁杀死的外婆?客厅的神案已经被毁坏,二楼先生的书房里也是乱糟糟的。

吴全帮我报了警,可是这一切都没有用,赵先生和赵亨赶回来,看到这一切都呆住了。

有人让我放开外婆,说是要送去尸检。我不停地摇头。

不,我不愿意,我亲眼看到过法医楼那些被割开掏空的尸体,我不愿意让我外婆和他们一样。

警察费了好大力气也不能说服我放开外婆,最后,还是赵先生出手,砍晕了我。

等我睁开眼睛,我已经躺在自己床上,外面阳光灿烂,而我的小床温暖极了。

我慢慢坐起来,看着窗外灿烂的阳光,我想我是做了一个梦,一个噩梦。

梦里外婆居然那样惨死,呸,我真是胡思乱想的!

怎么会呢?不会的,过一会儿,外婆肯定敲着房门叫我起床,或者端了一碗面走进来,让我赶快吃完。

房门被推开,赵亨端着一碗面走进来,他的胳膊上居然带了一个黑纱袖标,上面一个刺眼的白色的“孝”。

“你这是什么?”我的手颤抖着指向他的胳膊,问道:“这是什么?”

他不答话,只是垂眼看着手里的碗说:“你既然醒了,就吃点东西吧。”

“我外婆呢?她在哪里?”

赵亨没有说话。

碗里的面汤上撒着绿色的葱花,香气扑鼻。

我问他:“我外婆呢?她在忙什么?她今天早上怎么没来喊我?”

赵亨的手抖了一下,他抬起眼睛,一双黑黑的瞳仁静静地看着我,慢慢地说:“红豆,你、节哀顺变吧!”

“你在说什么?什么节哀顺变?你胡说什么?”我一把推开他,赤着双脚踩在地上,飞快地跑了出去。

客厅里,灵堂已经搭建起来了!

不知从哪里弄来的一张外婆的肖像挂在上面,中间停着一具黑色的棺木。舅舅跪在火盆前,脸色木然,头上披着孝帽,一张一张地往里面丢着黄纸。

赵先生盘膝坐在一旁,神情肃然,不言不语。

我慢慢走近那具棺材,棺材还没有合上盖子,外婆躺在棺材里,身上已经穿好了寿衣。她闭上眼睛,神情好像安睡一样,可是我知道、我知道那都是假的!

被活活挖去一颗心,怎么会死的安宁?

外婆,你告诉我,是谁?是谁?

赵家周围用了道法,一般的恶鬼怨灵是不敢进来的,如果是人做的,杏儿为什么会害怕的消失?那些野猫又是怎么回事?神案为什么会倒塌?

难道说是我?是我那一晚无意放进了野猫,毁坏了神案的供品,这才遭到三尊的降罪?可是要降也应该降到我的身上啊,怎么能降到我外婆的身上?

我不禁哭喊出来:“是我的错,是我的错!我不该打开窗户,引来野猫,是我的错,天啊!你要罚也应该罚到我的身上,怎么能够罚到我外婆身上呢?”东丰狂亡。

我哭着喊着,赵亨和舅舅都上前来劝说我,可是我根本已经听不到他们说什么,我只是哭泣,一声接一声地哭泣着,哪怕是哭到太阳西沉,月亮升起,我也还是一直在哭泣。

我固执地不肯离开灵堂,我希望外婆的魂魄还能回来,对了,钟馗!我可不可以去求求钟馗,问问他,能不能还给我我的外婆!

可是我心里清楚的知道,这根本就是奢望,怎么可能!

不行,我要试一试,我赶紧跑进我的房间,关好门窗,快速的拿出纸笔写了叩请书点燃。

看着符纸化为灰烬,红色的火光慢慢被黑灰吞没,可是我的身体没有任何感觉!

我根本不能进去。

钟馗不肯见我!

他不肯见我!

好,一遍不行就两遍,两遍不行就三遍,我试了好几次,却次次失败。

我不禁大喊:“钟馗你个王八蛋,你要见我的时候就见我,我要见你的时候就不能。凭什么!”

我大声咒骂着钟馗,此时,真希望他能听到我的骂声,如果我的骂声可以让他来见我,我也在所不惜!

赵亨在外面敲门,一声一声地叫着我,我不理他。

现在觉得,他对我不重要了,这个世界上真正对我最重要的人是我的外婆,如果外婆也离开这个世界,一切事情对我已经毫无意义!

钟馗不肯离我,我打开房门走了出去。

赵亨看到我,张开嘴想说话,可是我不理他,直接走到外婆的棺材面前跪下。

我还没想好怎么做,可是杀死外婆的凶手我一定要找到。

我守在外婆灵前,盼着外婆能回来见我一面,第一晚、第二晚,直到外婆要出葬的时候,我终于忍不住了,我抱着外婆的棺材不许他们下葬,可是他们残忍地再一次拉开了我。

不行不行,我要跟着我的外婆一起去!

可是赵先生再一次砍晕了我,把我锁在房间里,不许我出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