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9章 螳螂捕蝉黄雀在后/来自大宋的情人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看了一眼赵亨,想着这么晚,街上也没有什么人,应该不会出什么事吧。

狠狠心,我向前跑去。

跑过一条街,因为不是大马路,街上空荡荡的完全没有人,正在发愁到哪里去找赵先生,一只野猫又从我身边窜了过去。

我连忙跟上猫,这猫有名堂,跟着它们一定可以找到赵先生。潜意识让我觉得,这些猫就是冲着赵先生来的。

我跟着野猫,它们来到了一个非常偏僻荒废的拆迁区,拆得一半的居民楼只剩一个地基,废弃的砖瓦扔的地上到处都是。

一阵风吹过,传来赵先生的声音,我急忙跑过去,脚底下却被一个东西绊倒。低头一看,一身的冷汗顿时出来了。

我的脚下是一个死人,一具尸体,看装扮好像是个乞丐,关键是这个人他死相极其可怖。

他的胸口赫然一个碗口大的血洞,洞口还汩汩地冒着鲜血,一双眼睛死不瞑目,充满了惊怖。

这个人、这人、这、他胸口的致命处和外婆一模一样!

我的牙齿不禁打起战,这绝不是害怕,而是激动!难道说赵先生一直在暗中帮我找寻杀死外婆的凶手?可是为什么赵先生却不告诉我呢?

前面隐约传来打斗声,我看到赵先生和一团黑影纠缠在一起,时而分开,时而纠缠。东丸低号。

那团黑影好像鬼魅一般,退时如风,攻时如电!

淡淡地月光下,我看清了!

这个鬼影居然是我从日本水牢里带回来的那个日本军官的鬼魂!

我只觉得浑身僵硬,我慢慢站起来,呆呆地看着这一切。

心里的疑问还没有解开,新的疑问却冒了出来,可是我知道事情绝不是我看到的这么简单?

日本军官的鬼魂看起来煞气非常厉害,赵先生使了好几道符咒也没能降得住他,相反,有好几次还被逼得手忙脚乱。

所有能够被当做武器的东西全都被他们使用了起来,砖头,瓦砾,钢筋,甚至垃圾堆里的老鼠,再加上一旁窥伺的野猫。这个军官鬼魂的力量看起来非同小可。

我越看越觉得心惊肉跳,不久前,这个军官虽然煞气够大,可是令良还是可以出手制服他。这并不是赵先生逊于令良。而是那个时候,日本军官根本没有现在这么厉害!

可是眼前的日本军官,好像变成了一个煞神,他浑身都冒着煞气。眼睛血红,发着瘆人的光芒,在月色下,每当不敌赵先生的时候。都会从角落里抓住一只老鼠或者野猫,活生生撕碎了吃进去,然后再次攻击的时候,就会让赵先生吃瘪!

他不是被赵先生封住了吗?当初赵先生从我这里要走他到底是做什么用?为什么他会变得现在这副模样?

几个回合下来,赵先生终于又后退了,此时他微微喘气,气息不稳,突然指着天空,大声喊出了大德天雷咒,可是天空中只是响起了一阵轰隆隆的雷响,却并没有闪电劈下来。

日本军官怪叫着冲向了赵先生,双爪伸出,眼看触及赵先生的胸膛,我想阻挡已经是来不及,赵先生却在这个时候突然戳了自己额头上的中心部位,天眼顿时开启,一道白光袭向日本军官,他的攻势立即缓了一下。

赵先生怎么可以放过这次机会?他出手如电,立即对着他的天灵盖当头拍下,口中同时喝了一声!

天眼既开,怎容邪祟之辈长存?

日本军官的身影一会儿变虚,一会儿变实。几度虚实之间仍然苦苦撑着不肯消失。

我在一旁看得实在提心吊胆,几次想出手,在看到赵先生的符咒、天眼的轮番攻击之下又强行按捺住了。

倒不是我胆子小,只怕我上去了只是徒然给赵先生增加累赘而已。此时这个日本军官眼看在分秒之间,显然已经是注定要被赵先生降服。

就在这时,一只黑猫突然从旁跃出,一声怪异的叫嚎,冲着赵先生扑了过去。赵先生的右掌此时正拍着日本军官的天灵盖,苦于无法分心。

我惊叫了一声,正要跑过去,膝盖一弯,不知道被什么东西打中,突然跪在了地上不能动弹。

这里,就在这个废弃的地方,居然还有另一个偷窥的人!

我惊怖的看着这一切,看着赵先生用左手,再一次戳开自己的天眼,白光射向了黑猫,黑猫跃到半空中突然跌落在地上。

而这时,又有一粒石子从空中激射而出,对着赵先生的天眼攻击过去。

赵先生双眉之间的天眼顿时消失,只听到闷哼一声,他呔地大叫一声,手下顿时用力,日本军官的鬼魂顿时消失,变作一颗绿色的游魂滴溜溜到处乱飞。

赵先生本人也突然倒在了地上,半晌爬不起来。

一个人从黑暗中慢慢踱步过来,他抄手抓住了游魂,弯腰从地上捡起了黑猫,抱在了怀里。

赵先生抬气头,一张脸好像又老了十年。

他喘着气,喃喃说道:“是你,竟然是你。”

这人侧对着我,微笑着对赵先生点头道:“没错,是我。”

他得意地蹲下身子,轻轻对赵先生说:“使用一次天眼,体力透支三月,使用两次天眼,失去十年寿命。使用三次天眼,必有亲人遭难。你已经失去几个十年的寿命了?”

赵先生怒视着他,嘴唇颤抖,却说不出话来。

他继续说道:“你大概现在很生气吧,生气我破了你的天眼。谁让你想炼小鬼呢?炼就链吧,偏偏你找了个日本鬼来炼。你以为这个日本鬼的煞气够狠够厉害,没有想到会反噬你自己吧!”

他又高声叫道:“出来吧,你看得也够久的了。”

我又惊又疑,他是在对我说话吗?

可是我的腿部果然已经活动了,我慢慢站起,身不由己地走了过去。

赵先生见到我,脸上立即变色,顿时叫了我一声。

他面前的人,笑着对我说道:“红豆,你不是想知道谁是杀你外婆的凶手吗?那么我现在就告诉你,其实这个人就是你的师傅,所有的一切,罪魁祸首都是他。谁让他想炼化小鬼呢?他用这个日本鬼炼化,没想到自己控制不住,反而让这个鬼跑出来,吃了你外婆的心。这个鬼之所以这么厉害,就是因为吃了你外婆的心的缘故。红豆,你现在听清楚了吗?”

我看着赵先生良久没有说话,好半天我才对这个人说:“我听清楚了,多谢您了,令先生。”

令良诧异地说道:“咦,红豆,你不生气?你不怪他?你不是很伤心吗?你外婆辛辛苦苦养你到现在,死得那么惨,被一个鬼活生生剜去心脏,你居然不生气?”

他又长长“哦”了一声,假惺惺地说:“也对啊,他是你的师傅!可是,这炼小鬼的凶险他也不是不知道,怎么还这么糊涂啊!不过红豆,我要是你,也就原谅他了,毕竟,他还是教了你很多东西的。”

赵先生捂着胸口,良久说不出话来,眉中间一粒血眼,诡异地流下血滴。

他抬起眼睛,沉痛地看着我,张开嘴,却始终没有说出话。

令良又在一旁得意地说道:“今天晚上实在是痛快啊!大快我心。许多年前,你就以天眼伤了我一次,这次我一次捞回本!”

说到最后一句时,他的语气已经是恶狠狠的!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