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4章 蛇鼠一窝/来自大宋的情人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我答应了田立衡的条件,不管他葫芦里卖的什么药,我没有讨价还价的本钱。他的要求也许是想戏弄我活捉当众给我难堪,可是我只要达到目的就好。

第二天下午,田立衡派来人给我送了一套礼服,这是件白色的吊带短款晚礼服,下摆至膝盖上,缀满了亮晶晶的水钻。

平心而论,这款礼服非常漂亮,可是我并不想穿上它。

田里衡派来的人是位三十岁左右的化妆师,她笑吟吟地对我说:“田先生知道您一定会拒绝,他说,如果您和他一起出息今天的晚宴,就一定要打扮得漂漂亮亮地出席,否则的话,他不会带一个让他丢脸的女人出场的。”

看了一眼盒子里的礼服,我不情愿地点了点头。

一个小时之后,镜子里的我判若两人。

我看着镜子中的自己,半长的头发已经被她用卷发棒卷成发卷随意散落,乌黑的头发倒是衬得皮肤愈发细腻。手臂上和脖子,只要是裸露在外的地方都帮我抹上一层水粉。大概因为粉质好的原因,看上去倒像是皮肤天生的细腻。坑在引号。

镜中的这个女孩穿着一件细肩带的晚礼服,脸上的神情不见欢喜,反而带点忧郁。

化妆师一边收拾自己的工具一边赞叹:“其实您的五官底子很好,就是平时不怎么打扮,现在啊,只要是会打扮,再丑的女人都会变成天仙。”

田立衡好像知道时间差不多一样,刚送化妆师走,就打电话给我,说马上就到。

看看时间,也是差不多了。

我急忙将我要带的符纸装进了随身的手拿包里,走出了赵家大门外。

田立衡已经在车里等着我了。

看到我出来,他漫不经心地看了一眼,转过脸,却突然又回头看了我一眼。

他推开后门,嘴角带着笑意,点点头说:“不错,看来我的眼光还不错,你很适合这条裙子。”

我坐在他身旁没有说话。

田立衡吩咐司机开车。

他兴致勃勃地问我:“你说,我带你去见你的情郎,他看到你现在这样,会不会突然记起你来了呢?”

我板着脸不理他。

田立衡靠在车座是那个继续和我讨价还价:“其实我觉得我都算很大方的了,上次你到我屋里偷走我的东西,都没和你算账。这次还帮你。你说你要怎么报答我?”

“报答你?行啊,你先把我舅舅放出来吧,既然你已经给那两样假货买了保险,为什么不把我舅舅放出来呢?”

他摇着一根手指说道:“你搞错了,这次可不是我要关你舅舅,是保险公司。你想,你舅舅害得保险公司要赔那么大一笔钱给我,保险公司还不恨死你舅舅啊!所以这不干我的事。”

“怎么不干你的事,你把你密室里的两样宝贝拿出来不就完了?”

他哈哈笑了两声,没有回答我的话。

其实我也知道,和他这种人说这些话,说了也是白搭。

田立衡的晚宴居然在吴全的酒店七楼举行,这可真是蛇鼠一窝啊!

作为主人,田立衡的出现自然引来无数的目光,而这其中,让我感到快意的就是吴君的目光。她一脸不置信的眼神,既然愤慨,然后愤怒。

我则是视若不见,只当她是空气。

进去之后,和田立衡打招呼及说话的人越来越多,也有人问起我,让我觉得一身的不自在。

我仔细观察,好像令良还没有到来。

我甚至还碰到了我爸,他也看到了我和田立衡一起出现,看着我的目光里有疑惑也有不解。想问我却还是没有问出口。

整间宴会实在是无聊透顶,我真不明白为什么田立衡会带我来。不过,在看到了吴君之类的女人一个一个的主动上前找他攀谈的时候,我才明白了我的功效。

原来他是拉我来当挡箭牌的!

不过,倒也奇怪,譬如田立衡这种商人,难道不应该喜欢这种主动有人投怀送抱的戏码吗?

田立衡却是个怪胎,好像吴君,她眼中的热情谁都可以看出来,他却只是点头招呼之后就不肯多做交谈。我跟着他穿梭在人群中,悄声问他:“为什么令良还没来?”

“快了。”

“他会带赵亨吗?”

“也许吧。”

他一边和每个人恰到好处的应酬,一边却抓住我的胳膊,轻声说道:“不要离开我五步的距离,否则我就会将你赶出这个宴会。”

“那如果我要上厕所呢?”

他啧啧摇头看了我一眼,眼神凉凉的:“挺干净漂亮的小姑娘,怎么一出嘴就这么难听的话,那叫洗手间。”

“我就只知道厕所,不知道洗手间。”我故意恶心他。反正我不高兴,我也不想看到他很高兴。

“如果你再说一句,我就会把你扔出去,到时候你可别后悔。”

都等了这么长时间了,如果赵亨不来我不是白白被他戏弄一场?

“好了,你的情郎来了,让我们来看看他还记不记得你啊!”田立衡突然抓住我的手,将我往前面带。

令良和赵亨一前一后走了进来。

其实对于令良,我一直感到不解,不知道他动的是什么心思,居然一直把赵亨带在身边。

我听到有人向令良问起赵亨。

令良说:“这是我的一个后辈,在书画上颇有造诣。”

于是让人当场拿来笔墨,让赵亨作画。这些显然都是早就准备好了的!

我不禁看向田立衡,他一脸的得意!

令良也看到了我们,他和田立衡客客气气地打过招呼,对于我的出现并不惊讶!

我感觉,今天是他们为赵亨设的一个圈套!

赵亨会画,是连漱画斋都要瞒着的事情,可是现在居然被令良发现了!

田立衡请来的客人里本身就有善于书画的,既然令良有心提携自己的后辈,他们也乐得捧场,霎时间就有无数人围了上来。

我看着赵亨,他依然还是那副迷惘怔忪的神情,似有所思,又有所忆。

我想靠近他,却被田立衡一把扯住,他警告地对我说:“不要在这里捣乱。”

我的心跳得飞快,不知道他们给赵亨挖了什么样的陷阱。我不禁问他:“你到底要做什么?你把我带到这里来,又让他当众画画,到底是做什么?”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