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8章 古墓主人/来自大宋的情人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我狐疑地看着田立衡,真不明白他到底转的是什么心思。

可是这个人绝对不是个吃亏的主,我要是和他合作,卖了还会帮他数钱。

那我还不如不听,好奇害死猫,古墓的事情谁还能比赵亨更清楚呢?

我摇头拒绝,拿起我的手包就要走:“对不起,那个什么古墓的来历我一点儿也不感兴趣。我想你也不需要和我合作。你那么厉害,又是犀角蜡烛又是玄武龟,还会催眠术,我觉得我帮不上你任何忙。”

“只要你答应我的条件,不用你去找宋磁,我可以先想方法放你舅舅出来。”

我再一次停住了脚步!

外婆已经走了,我爸虽然也是我的亲人,可是他对我这个女儿到底有几分是真心我压根感觉不到。舅舅可以说是唯一和我有着血缘关系最亲的人了,我想外婆也是放心不下舅舅的。

他这个条件对于我来说实在太过诱人。

我不得不转身过去,重新站在了他对面问道:“说罢,到底是什么事情?和那座古墓有什么关系?”

田立衡却又踌躇了,我见他又不说,也懒得和他再耽误时间下去,转身就要走。他又让我坐下:“好吧,我和你说了吧。你坐下来慢慢听。”

他问我:“你知道这个墓是什么时候的墓吗?”

我想,上次我也没在田立衡面前说出这个古墓的朝代,于是摇头假装不知。

田立衡嗤笑我:“你居然还不知道?我不相信。其实你不告诉我我也知道,这个墓是北宋时候的墓,而且我还知道这个墓里埋的是谁。”

“是谁?”我感到好奇,连赵亨都没和我提起过这里埋的是谁,他怎么就知道呢?

田立衡看着我慢慢说道:“这个墓里埋葬的是当时和大宋打仗的金国四太子。这位四太子可是大金国了不起的一位英雄。大宋徽宗钦宗都被金国俘虏至五国城,宋朝的那些金银古玩,玉器瓷器自然也都献给了金国。大金国四太子的墓里放几件大宋的瓷器玉器也不是什么难事。”

我不相信,摇头说:“可是这个人是金国人。我们这个地方又不是从前的金国,他为什么会埋在我们这里?我不相信。”

田立衡正色说:“这也是我感到不明白的地方,第一,这一块不是从前金国的地方,第二,这里也不属于从前宋、金打仗的地盘,他哪里不好埋,为什么偏偏要埋在这里?像他这种人,要么埋在自己的祖居之地,要么埋在自己战死的地方。不过这个人也不是战死的,他曾经一手建立大金政权,还曾经封王拜相,属于寿终正寝而亡的那种,没理由会在这里建个墓。而且这个墓就在赵家村附近。”

“那也许不是他的墓啊,历史上故意放出烟雾弹的这种事情还少吗?”

田立衡摇头:“不,我有充分的证据可以显示确实是他的墓,而且这个人,目前在金国旧址上也确实找不到他的墓。”

“说了这么多你到底想说什么?”

田立衡笑了笑,对我轻飘飘地说:“听说这座墓里有很多珍贵的陪葬品,任何一样东西拿出来都是倾城之宝,你陪我去墓里面看一看,保证我的安全。”

我听了感到好笑,立刻说:“看一看?你说的倒容易,是盗墓吧!盗墓可是犯法的,况且的话,你还需要我保护你的安全?你不是很厉害的吗?你的玄武龟呢?你的那只大鹦鹉呢?还有你的曼陀花?……”

田立衡拦住我的话:“他们都没有大作用,玄武龟我可以带,其他的曼陀花、犀角蜡烛和催眠术对于我将要遇到的事情没有半分帮助。”

“你连你要遇到什么事情都知道那还怕什么?我觉得我也帮不了你什么忙。”

他摇头,很笃定地说:“不,你可以帮我,你可以保护我。因为我们要对付的可能是鬼。”

“鬼?”我再一次大笑道:“我不过跟着赵先生学了一点皮毛,你就要让我帮你驱鬼?你不怕驱鬼不成反驱你们?我不干!要去你一个人去,别拉我。”

我站起身再次想走。田立衡又一次说道:“如果我说,令良会去,而且赵亨也会去呢?”

我不禁停住。赵亨对我说的不能走的理由就是因为这个吗?这件事为什么会对他非常重要?我问他:“为什么令良会去?好像这种寻宝的事情难道不是人越少越好吗?得了宝藏之后你就可以独吞。你有必要那么好心,将秘密和他们一起分享吗?”

田立衡摇头,一脸的严肃:“那里面毕竟机关重重,而且危险也不能预知,我宁可少拿钱,也要留性命。所以我邀请了令良,可是他这个人我还是不能相信,我之所以邀请你,就是想让你帮我防备令良,至少我相信你不会随便害人的。而且的话,单凭令良,发生什么事情,防备力量还是不够。”

“既然你们两人互相都不信任,何必还要在一起合作?况且的话你不是很有钱吗?你可以用钱雇请保镖队,还担心我们干什么?”我尖刻地讥诮他。

田立衡居然点头承认:“不错,红豆,你很聪明。说得也很有道理。不过我有我的打算,你帮帮我吧。我可以先放了你舅舅,然后你提出任何要求都行。得到的东西我们可以酌情分配。”他说话的样子非常诚恳,哪怕是随便一个人都会觉得他说的是实话。

可惜我不相信他们。不过眼下我也不打算拒绝他,我得一直拖着他,拖到耽误他们的时间。况且的话,我还想和赵亨善良一下。

我摇头说:“让我想想吧,我要回去了。”

田立衡也不再拦我,笑容满面地说:“那好,我送你就回去,你回去好好考虑一下,希望你能答应我。我一定会给你一笔丰厚的报酬。”

我没理他。

回家之后,我躺在床上久久不能入睡。

田立衡说的事情太让人感到奇怪,为什么一个日本人反而对中国的一个古墓这么清楚呢?难道说他手里有一张藏宝图?坑投系血。

虽然这种想法很荒谬,可是也只有这样解释,目前看来,令良也不清楚这座古墓,相反,是田立衡一直在打探这个古墓。

就连我,也是从一恒口里得知的。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