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9章 深夜来客/来自大宋的情人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躺在赵家这栋大宅子里,夜里也多了许多奇怪的声音。大概因为只剩我一个人吧,听力变得非常的敏锐。

老鼠吱吱打架的声音,木头家具发出的轻微响声,风吹过来打在窗户上的声音,一切的一切都那么的清晰。

我在床上辗转反侧,古旧的木床被我压得吱呀吱呀地响。

前面又传来大门被打开的声音,虽然很小心,可我还是听到了门轴滑动的锈音。

脚步声一步一步踏来,沉稳实在,好像踏在我的心上。

我不禁坐起来,慢慢听着这声音。

大门被打开,脚步声在门口迟疑了一会儿接着熟悉地转向我的房间。

“砰,砰”房门被敲响,很轻很轻,好像怕惊动我的睡眠一般。

之后,再无声息。

这样的深夜里,还会有谁到这里来呢?

我的心不禁跳动起来。我盼望着是他,却又不敢确定!太大的希望往往会带来更大的失望!

失望的滋味我已经领略得够多了,我不想再来一次!

我抱着膝盖坐在床上,侧着头看着门,等待着它被推开的一霎。

门锁轻轻转动,我并没有夜里锁门的习惯。

随着一声轻响,门被推开,一个瘦长的身影站在门口,看不清面目。

他不动,我也不动。我们两人就如两座石头,时间在我们之间停驻。

不知道过了多久,他慢慢走进来,抱住了我。

温热的身躯那么熟悉,唇角的轮廓那么柔软。我的眼泪不禁又流了出来。

没有说话,不需要多余的语言来打破。

他好像水一样的拥抱着我,一点一点地亲吻着我。

唇舌在纠缠,呼吸变得粗热,我疯狂地缠住他,解开他的衣扣,双手慢慢摸进他的衣服里,在他的肌肤上点起一簇激情的火花。

他似乎也被迷惑,拥着我倒在了床上,他亲吻着我的唇,慢慢又转移到我的眼睛和耳朵。他小心翼翼地亲吻着我脸庞的每一处,最后轻轻含住我的耳垂,在我耳边喟叹一声!

我忍不住浑身颤抖起来,闭上眼睛,我疯了一般地主动抱着他,痴缠他。我再也忍受不了他离开我的日子了,这段时间对于我来说,好像漫长得过了一辈子!我的心好像已经苍老极了!

可是他却停住,只是以额头抵着我的额头,鼻尖抵着我的鼻尖,轻声对我说道:“不行,眼下还不行。”

“为什么,不,我就要你。”我已经顾不得羞耻,如今这社会,对这些已经没有诸多的限制,我愿意把我的一切交付给他,他为什么还要拒绝我。

我的手在发抖,却坚持地滑进他的胸膛,抚摸着他缎子般光滑的肌肤。

我的心跳得都快要蹦出来,只觉得口舌干燥,心里深处某个地方在急切地渴盼着他。

他捉住了我下滑的手,坚定地对我说:“真的不要,我还在丧期。”

一句话顿时使我羞愧,我抽出了手,侧身躲着他,蒙住自己的脸,觉得自己真是无地遁形了!

是啊,古人都有丧期内不得同房的规矩,作为他,更加会从内心里遵守这个规矩。

他好像以为我生气了,躺在我的身边,从我身后抱着我说道:“不要生气,红豆,其实我也很想要你的,可是眼下实在不是时候。”

别说了,我都明白,我急忙截住他的话:“我没生气,我都懂。”

他松了一口气,随即静静躺在我的身边。

我问他:“你这么晚出来,不怕被人发现吗?令良不是看得你很紧吗?”

“放心,我有办法。”

“我看今天晚上令良已经对你有了怀疑,他会不会害你啊?”坑讽丽技。

“他的确对我有怀疑,不过他这人是只老狐狸,一向不动声色,更喜欢玩猫捉老鼠的游戏。”

“既然这样,那你为什么不干脆回来呢?何必呆在令良那里?那样太危险了!”

“令良最近和田立衡在策划一件事,我必须呆在他那里,才能知道更多的消息。”

他提起来,我也想起来告诉他:“你不说我差点忘了,田立衡要和令良去盗墓。”

“盗墓?”

“是的。田立衡还想让我去。这个墓的地址就是你上次和我提起过的那座墓。”我将田立衡关于古墓的来历和时间,以及古墓里有关的消息全都告诉了他。

他听了以后皱紧眉头。

“你知道这间古墓的来历吗?到底;里面埋的是谁?”

他按住额头说道:“我好像记得,可是却偏偏想不起来。”说完居然浑身颤抖起来。

“一恒、一恒,你怎么了?”我不禁转身抱住他,伸手盖住他的手,才发现他的身子抖得厉害。借着窗外的夜色,我仔细看他,分明强忍着痛苦。

“你怎么了?哪里不舒服?”我没有料到他突然会这样,实在是仓皇极了!

他低声对我解释:“每次只要想回忆什么,就会感到头疼,疼的厉害!”又正色问我:“你为什么喊我一恒?我的名字不是赵亨吗?”

我目瞪口呆地看着他,原来他不知道自己就是一恒?

我小心翼翼地问他:“那、那你究竟想起了什么?你知道你是谁吗?知道你的来历吗?那你怎么知道赵先生是你的父亲呢?”

他放下手,迷惑不解地看着我:“我不知道,我能想起的就是令良揭下我额头上的定身符,然后我就一直跟着令良了。不过我的心里一直有个声音,它告诉我,令良不可靠,不值得相信。”

“那么,他是怎么发现了你会画画?”

他苦笑着说:“就像他说的,他画符的毛笔勾着我走过去。我也不知道怎么的,就画了出来。”

我不禁感到诧异,连声问他:“你、你不记得自己为什么会画得出来这些画?”

他皱眉思索着说道:“的确啊,我也不知道为什么,比如今天,拿到画笔的时候我真不知道该怎么办,可是过了一小会儿,就觉得自己手里的笔好像不听我使唤一样,自动地画了出来。最奇怪的是,我画着画着,突然觉得这种场景很熟悉,就是不知道在哪里见过。”

我问他:“你知道你叫什么名字吗?”

他皱眉反问我:“不是赵亨吗?”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