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5章 无法复制的人生/来自大宋的情人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我的心情复杂极了!黑檀木盒子已经在我手中,我现在只要去搜寻剩下的材料即可。

可是这些药材我该怎么收集?那么古怪的名字。还有那些雾啊,霜啊之类的,我又应该怎么采集呢?

我突然想到一个人,归真道长,他一定知道并且懂得。

可是让我感到不解的就是,归真道长说,九转阴阳还魂丹是让死人还魂,让僵尸复活的丹药,可是赵先生却说,九转阴阳还魂丹可令一恒三魂定,七魄补,到底谁说的才是真的?

看来,在做这些事之前,我必须再去一次道宁观,请教归真道长。可是上次和他们闹得那样不愉快,归真道长还会理我吗?

就在我发愁怎么去见归真道长的时候,第二天,张帆给我打来了电话。

张帆说,他不知道我外婆出了事,前几天回张老先生家才知道。他说,说起来他也是我外婆的晚辈,所以和我相约,打算明天去外婆坟上烧几张纸,表表心意。

约好了时间,张帆第二天一大早就来接我。

我出门的时候,他已经到了,见我过来,立即下了车,站在那里看着我走过去,一直到我上车,眼睛还一直打量着我。

我对他说:“拜托,我知道我现在很难看了,你也不用这样一直看着我啊!好像提醒我有多丑一样。”

女为悦己者容,一恒不在,我打扮给谁看?而且我现在每天都在想着九转阴阳还魂丹的事情,哪里还有心思打扮自己?

今天出门,我只是简单地洗了脸梳了头发,一件军绿色的外套,脸上除了面霜什么都没有。

张帆淡淡笑了笑,安慰我说:“谁说你丑了,你现在就是把你的脸化成一个大花猫,我也觉得好看。”

我摆手说:“快别提猫了,我现在看到猫就讨厌。这辈子我都不会喜欢猫这种东西了。”

想起令良时常抱在手里的大黑猫,总觉得那只大黑猫看我的眼睛实在是诡异极了!阵杂乒扛。

我问张帆:“你在道长那里学了些什么啊?说给我听听?”

他又笑了笑,说:“也没学什么,以前基本功不扎实,现在也就是学学基本功而已。”

我撇撇嘴,故意说:“好了,知道打听这个不合适,你不愿意说就不用说了。”

张帆连忙说:“红豆,你别生气,真的没什么特别的。道长每天就是然给我背诵经文,再就是炼丹。”

“炼丹还不好吗?道家人不都是讲究长生不老,炼了好丹,然后服用,一步就可以成仙。”

张帆苦笑:“哪有那么容易,炼丹要讲究火的大小,时间的长短,稍有不慎,就会炼错,一炉丹药炼错了,之前辛苦采摘的草药也就全废了,时间和精力也等同于浪费掉。你上次看到我炼白松丹,那是我炼的第十炉,所以才成功。你没看到我之前已经炼了9炉了,前面三炉,烧得里面只剩黑炭一样的灰烬。后面三炉,丹药虽然炼出来,可是漆黑一片,而且服用之后,我拉了三天的肚子,再后面三炉,算是差强人意,药效达到了,但是形状和颜色还是不能让师傅满意。只到你去的那天,我才是炼成了。”

我听了不禁咋舌,没有想到炼一炉丹药竟然这么不易。

张帆又说:“师傅常说你有慧根,你要是炼丹一定比我强。可惜你不肯拜进来。”

我摇头叹息:“归真道长还会收我吗?我感觉他上次好像很生气。”

张帆说:“我想,只要你不提什么九转阴阳还魂丹,师傅一定不会介意的。红豆!”他突然把车停在了路上,充满感情地叫了我一声,深深看着我说:“和我一起吧。”

“和我一起拜入师傅门下。师傅说了,只要你我都拜入他的门下,以后道宁观交给我们。道门中人,可以成家立室的,不需要像和尚尼姑那样守戒律。要是你和我一起拜入师傅门下,我们又在一起,这不是很好吗?”

我没有想到,隔了这么长时间,张帆居然还对我念念不忘。

这样当面和我恳求,实在不知道该怎么拒绝!更可况,我还有问题想问张帆,不可能和他因为这事情闹得不愉快!

我想了想,还是婉转地对他说:“对不起,我现在心里装不下别人。”

张帆激动起来:“你装不下别人,他装得下你吗?那不就是一个傻子吗?你怎么就是这么死心眼呢?要说认识,我最先认识你的,为什么你就偏偏喜欢他?要说从前,我是不能和他比,谁让他有一个好爹,可是现在,他爹死了,连家都不回了,还和令良在一起,等于是认贼作父,他这样的人,你为什么还想着他?”

我诧异地说:“你怎么知道这么多事情?”要说知道赵亨和令良在一起,这事情有心打听也不难知道,可是认贼作父这句话,那就必须是知道内情的人才能说这话。

我立即问张帆:“你怎么知道赵先生是被令良害死的?谁告诉你的?”

张帆立即说道:“这还用想吗?放眼我们身边,能和赵先生相比的也就只有我师傅和令良了,赵先生虽然面相衰老,可是精神一向很好。而且上次,上次赵先生用天眼的时候,我也在旁边看在眼里,令良当时也是在远处看着。当时我就觉得他很留意赵先生了。长眼睛的人都看得出来好不好。”

可是我不相信:“你这话虽然有道理,但是也都是揣测,还不足以称得上是定论,也不能让我相信。你还是和我说实话吧。否则,我宁愿相信你和他们勾搭在一起。”

张帆顿时变色,急忙说道:“红豆,你怎么这么说?我怎么会和他们勾搭在一起呢?”

我也不说话,只是冷冷地看着他:“我记得我外婆出事之前,你就来找过我,并且让我搬离赵先生家里,是不是当时你就已经知道了一些事情,所以才会这样说。”

张帆气恼得拍了一下方向盘,转头看我:“红豆,你怎么这么想?我要是和他们在一起图谋害你们我还能找你说那些话吗?那不是打草惊蛇吗?”

看到张帆着急生气,我心里又觉得不安起来。可是我明白,他一定知道一部分我不知道的事情,否则的话,他不会那时候对我说那些话。

我柔声对他说:“张帆,我知道你不会害我,也不会害我外婆。是我说错话了,不过你是怎么知道我和我外婆有危险的呢?”

他听了我的话,面色稍有缓和,想了想对我说:“你也听我大爷爷说过,赵先生从前有个仇家吧?”

我点头:“就是从前在香港结下的仇家吧?”

张帆点头:“那时候,赵先生老婆跳楼死了,赵先生恨死了对方,暗中查到了是令良,当时令良还很年轻。但是在炼气驱咒方面还很厉害。赵先生打他不过,不知从哪里修成了天眼,破了令良的气功,令良后来一直不能恢复自己的气功,赵先生也远遁高飞。两人就这样结下了仇。”

“可是,上次我们在进日本人的水牢里的时候,令良还很厉害的,当时他施咒我也看在眼里。感觉没什么不妥的地方。”

张帆摇头说:“他要是真的厉害,自己女儿丢失了魂魄,他怎么就找不回来?他自己也有难言之隐,所以一直都忍着。上次他和赵先生相见的时候,我就察觉出他们两人之间眼神不善,后来我自己花时间查了一下,才知道这中间的缘故。”

我细细回想当时,赵先生对令良的态度,的确好像咬牙切齿的。不过我那时候伤心一恒的离开,根本没有心思注意到这些。

最可怕的是令良此人一直不动声色!

张帆又继续劝我:“红豆,赵家现在也没有什么人了,赵亨既然愿意跟在令良身边,你何必管他那些事情?你看你这段日子来,都遇到了些什么?我虽然不在你身边,可是我一直关注着你,你要是拜了师傅,说不定师傅可以帮你想办法救出你舅舅。你就不要再固执了!”

“让我想想吧,不要再说了。”

我的心情复杂极了!原来到头来,还是必须拜入归真大师门下吗?

我此时无法回答张帆,只有先推搪他。

张帆听了却很高兴,连忙说他一定会为我在归真大师面前说好话的,他希望我能拜在归真大师名下,在他想来,那才是我最正确的选择。

从外婆坟上回来,我又接到了田立衡的电话。

他在电话里对我说:“天气也暖和了,准备的事情也差不多了,三天后我们就出发,怎么样?”

“好!”我答应了他。

我首先去了学校,办理休学手续,却被告知,因为我请假旷课太多,根本不能办休学手续了,要办只能办退学。

退学就退学吧!反正我是不会靠着学校里的这一纸文凭去找事情了!

我痛快地办完了退学手续,走出了学校的大门!

回头再看看这所学校,心里虽然惋惜,可是却不留恋!

我的人生,注定了不能像宋真、姚小蝶那样的上完四年大学,然后再恋爱、结婚!

每个人都有每个人的人生,谁也无法复制谁!

面前虽然有许多未知的坎坷和困难,我也只有硬着头皮闯下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