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6章 苗疆蛊术/来自大宋的情人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田立衡要求我提前一天与他会和,要求我住在他家里。

我问他:“你不怕我偷你的花瓶?”

他说:“我换了地方住了,这里没有花瓶,也没有玄武龟,只有鹦鹉陪着我。”

好吧,这家伙这么奸诈,自然不肯露出空子让我钻。

我又和他说:“你不是说,我答应了你就帮我把我舅舅放出来吗?既然我现在答应你和你一起去,你是不是该把我舅舅弄出来呢?”

田立衡居然一口答应,非常痛快,让我怀疑他这个人是不是换了芯子了!

“我能问你一件事情吗?”

田立衡的心情大概非常好,也一口答应了我:“你问吧,只要我可以告诉你的。我们现在不是合作伙伴吗?”

我沉吟了一下,问他:“令良是不是会苗疆蛊术?”

电话里的田立衡没有马上回答我,而是等了一会儿才反问我:“你怎么会这么想的?”

“我自然有我的推断,你只告诉我是与不是?”

令仪用布娃娃给艾茉下咒不成,记恨在我的身上,在外婆家,我曾经莫名地吐过血。当时,听到一阵鼓声,心跳也随着鼓点加快,然后我就吐出血来。要不是赵先生找到方法,废了那只猫和布娃娃,说不定我会吐血而死。可是令仪真正施咒的的法子却还是没有暴露出来。

而且,我第一次在外婆家感受到的鼓点比后来感受到的鼓点强劲多了,我甚至怀疑第一次不是令仪出手。

田立衡许久没有说话。

我对他说:“既然你选择了相信我而不是相信令良,如果你对我隐瞒了令良的实力,这很不利于我们两人,万一因为对他估计不足,到时候不但你出事,我也会出事。我这么年轻,还不想那么早丧命。”

田立衡笑了:“岂止你不想,我也不想。嗯,我现在虽然和他是合作伙伴,但是在这些方面,他对我肯定是有所保留的。不过我感觉,他应该是懂得一点苗疆蛊术吧。”

够了,我要的只是田立衡这个答案,既然连他都确定了,那么毫无疑问,赵亨是被令良控制了!

所以,我对田立衡说:“能帮我一个忙吗?……”

……

放下电话,我看了一眼赵家,打了一个电话给令良,希望他能让赵亨回来一趟,令良大概也知道了我要和他们一起去的事情,电话里倒没有多问。

过了两小时候,令良带着赵亨过来了。

他带着赵亨走进来,大喇喇地在客厅里坐下,然后对赵亨说:“你去找来交给我。”

从赵亨进来,我就一直注意着他,发现他根本就不看我,一直垂着眼睛。

此刻听令良这么说,我连忙问他:“要找什么?”

赵亨没理我,进了自己的屋子。

我忍不住跟在赵亨身后,看着他翻箱倒柜,我原本收拾得整整齐齐地屋子也被他翻得乱七八糟的。

我忍不住拉住赵亨问他:“在找什么?”

他一双眼睛毫无波澜地看着我,平平地说道:“找东西。”

“什么东西?”

他顿了一下,垂下眼睛说道:“盒子。”

“盒子?我的圆盒?”我不禁冷笑:“那是我的,几时成了你的。”

他小声嘟囔道:“是我的,就是我的。”

我恨恨地看着他,忍不住抓住他的胳膊小声说道:“你到底是怎么呢?一会儿这样一会儿那样的,你是装傻呢还是真傻?那盒子对于我们都很重要,你为什么要给令良呢?”阵杂役血。

他一双眼睛翳着一层雾气,就是不说话。

我本来希望他能够单独回来,我和他好好谈谈的,可是现在令良在一旁,说话实在不方便。

他又小声对我说:“我一定要找到给他,很重要的。”他的眼里突然露出乞求,那种可怜的神情,让我实在无法拒绝。

“好,我答应你。但是你晚上一定要来一趟。”我小声叮嘱了他,捏了捏他的手腕,然后走出去。

令良大马金刀地坐在客厅里,手里玩着他的两个核桃,传来悦耳的碰撞声。

看到我出来,他意味深长地对我笑了笑。

我走到厨房里,将赵亨之前制作的那个假的圆盒挖出来,交给了他。

赵亨拿着这个圆盒,看了我良久,一双眼睛也看不出是喜是怒,是悲还是怨。然后走出去给了令良。

我站在客厅看着他们走出去,看到赵亨像只听话的小狗一样跟在令良身后,心里难过极了!

当初田立衡曾经找我要过盒子,后来一字不提,如果是他的,后来有好几次机会,为什么不借机找我索取?只有一个可能,他是受人之托要木盒。

令良之所以留赵亨在身边,大概也是因为这个盒子才会留他。

晚上,我等着赵亨的到来。

月亮已经悄悄地升上了天空,今夜的月色分外的明亮。

如此美丽的夜色里,我的心情却一点儿也高兴不起来。

等了很久,却没有等到赵亨。

反而客厅里传来电话铃声。

我走到客厅接听电话,正是赵亨打来的。

他低声对我说道:“今晚,我来不了。”

“好。”

挂上电话,我一点儿也不意外这个结果。

我立即给田立衡打了一个电话。

“你在他那里吗?”

“在。”

“那么,你看到了什么?”

“我发给你看吧。”

此时的田立衡在令良家里,我让他如实拍下令良这段时间的一举一动给我看。

几分钟之后,我的手机就收到了一段田立衡发来的视频。

视频里,我始终没有看到赵亨,令良一直坐在沙发上,手里玩弄着两个核桃。

时快时慢,没有任何异动。而过了一会儿,赵亨则从外面推门进来。在令良面前站了一会儿,然后以非常诡异的姿势慢慢走向房间里,再也没有出来。

知道了赵亨中蛊之后,我反而感到轻松。

难怪令良敢以道经师法印那样的真品用在赵亨身上,也不担心赵亨恢复神智清醒,因为他的手里有更大的王牌把握。

这次出行,趁着和令良接触的机会,我要找出给赵亨解蛊的方法。

赵先生的家里恰好有几本谈及到苗疆蛊术。我临时抱佛脚,看不懂也要背出来。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