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7章 山里的夜/来自大宋的情人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五月的天气晴朗极了,人们早已经脱下了沉重的冬装换上了轻薄的外套。街上有的女孩子甚至还穿起了短袖。在这样的天气里,每个人的心情本来都应该是愉快轻松的。

田立衡虽然承诺了放我舅舅出来,可是却玩了个花样。他让我舅舅也加入了这支盗墓的队伍里。

起初知道的时候,我非常生气。阵杂丰弟。

可是舅舅说:“你把我当什么人呢?我出来了,你去跟着这些不可靠的人混在一起,让我怎么放心得下?再怎么样,你始终就是个女孩子。和一群男人混在一起不安全,就算他不拉我进来,我也要主动加进来的。”

田立衡在一旁不耐烦地催促我们:“好了没有,好了的话我们就要出发了。”

他这次也带了四个保镖,负责保护他的安全。

令良除了带上赵亨,还带了他的儿子令仕。

我早就听过令仕的名字,今天还是第一次看到。

他和令良很相像,相貌忠厚,中等个子。但是我知道,这个人绝对不像他的外貌这样可靠。

田立衡笑着和令良说:“您那四个小徒弟呢?怎么不带着?”

“他们还小,带上他们徒添累赘。”令良稳稳地说:“带上他们,既不能出力气,也不能对付其他的事情,还不如不带。”说着瞟了我一眼。

我们一行10个人分别坐上了2辆越野车,向着赵家村附近的一座山头里前行。

这座山的位置属于比较偏僻的地区,因为曾经有一些驴友进去之后出不来,政府还派来很多人进行援救。最后救出来的也都是死人。自从连续发生2-3起这种事情之后,就在每个进山的路口有了提示,而且经过一些媒体宣传后,进这座山的人就更少了。

虽然这座山不大,但是因为笼罩在它头上的这些事情,在人们眼中也就更加神秘起来!于是,久而久之,就有人说这座山里有野人和各种可怕的植物,甚至还有人说,山里有吃人的妖怪,说得有鼻子有眼睛的。

好在这座山旁边住的人少,一路过去,也就两三户人家,越往后走,更加少了。

因为没有开发的关系,路也很难走,越野车几乎是在各种半人长的茅草里分辨路途,还要不丢失方向。开车的是田立衡的保镖,每次当车子陷在坑里的时候,男人们还要跳下去在后面推动车子。这个时候,我无比地庆幸我当初没有贸然行动。

看这条路,就知道有多么难走了!这还是人多,设备齐全,我当初居然想着靠我一个人来寻找古墓,真是天真。

到了傍晚的时分,我们已经在这座山里了。

山峰重重叠叠,也不知道要找的古墓在哪里。

我不急,反正这些都不属于我操心,田立衡既然进来,肯定是有十足的把握能找到古墓的遗址。

车子停在一处空地上,大家都下了车。

田立衡的安排,是今天先在这里休息一晚上,明天一大早各自分头去找地点。他已经购买了一种特别的探测仪,可以探测到土层里的异常情况。

等到开始扎帐篷的时候,我才想到一个情况,我今天和哪些人睡在一起。

这些人里面,我是唯一的女性。看田立衡准备的全都是大帐篷!

果然,田立衡开始分配了,他安排我和他、他的一个叫做阿奇的保镖住在一顶帐篷里,令良父子和赵亨则是一顶帐篷,我舅舅和其他三个保镖也住在一起。

舅舅不依,一定要和我住在一起,我也感觉很不习惯和陌生的男人睡在一顶帐篷里。

和田立衡提出之后,他也痛快地答应了。

车上都自备了纯净水和瓦斯炉,简单地吃了一顿晚餐之后,田立衡将大家召在一起集合,开了一个小小的会议。

他发给大家一张简单的图纸,上面画着一座山峰,在这座山峰的半山腰处,有一个圆圈,田立衡说,这里就是古墓大概所在的地方,位置大概是向阳的位置。

这里有好几座山峰,所以需要2-3个人一小组,分别去探测地点。

开完会之后,他就让大家早点休息,第二天好养足精神去找墓地。

我早早地钻进了帐篷,躲进了睡袋里,虽然睡不着,可是呆在外面也是漆黑一片,这里蚊子也多。刚才在外面只是一小会儿,那些蚊子简直是一团一团地围着人乱转。

勉勉强强睡着了以后,我就听到身边有悉悉索索的声音。偷偷睁开一条眼缝,居然是田立衡。

他轻手轻脚地走出去,我看了一眼手机时间,居然已经是半夜2点了。

外面也传来了轻轻的说话声,在这山里的夜里格外的清楚,伴随着的,还有男人们的呼噜声。

两个人的脚步声一前一后走远,我轻轻坐起身,身边的保镖阿奇也睡得很沉,鼾声非常匀净。

我站起来,从帐篷的透明视窗上往外看,因为有一个照明灯的关系,看到两个人的背影走远,依稀是田立衡和令良。

这么晚了,他们两人避开众人,是要商量什么重要的话呢?

其实,就算大白天当着大家的面,两人在一旁说话也不会有人管他们的。

我躺下来继续睡着,没过一会儿吗,就听到脚步声回来。

第二天一清早,我就醒了。身边的两个人倒是睡得很香。

我起身,走到外面,只见茫茫的白雾弥漫在四周,再远一点的景物都已经看不到。

虽然冷,脑子在这样的清晨里格外的清醒!

我找了个折叠椅坐了下来,旁边一顶帐篷里也传来轻微的悉索声。接着,赵亨也从帐篷里走了出来。

看到我,他立即下意识地看了下四周,见周围没人。于是对我微微笑了笑。

我对他点点头,当做招呼,然后依旧没看他,自顾地玩着手机。

昨天晚上,时间太紧张,我看不完赵先生柜子里的书,只有找了几本最重要的,用手机照了下来。那里,都有有关苗疆蛊术的。

看到我没理他,赵亨也不说话,找了一个离我近的地方也坐了下来。

浓雾渐渐消散,太阳从云层里露出通红的脸庞,四周的寒气也被驱散,阳光又重新笼罩着大地。

简单地吃了早餐之后,田立衡将我们每2人分作一队,每人一个探测仪,分别取寻找地点。山里信号不好,大家约好,无论找不找得到,都在下午4点的时候返回,中间有特殊情况的可以手机联系试试。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