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9章 死了人/来自大宋的情人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山洞狭窄,几乎没有多余的空间,而且每个人都是猫着腰前行。身子无法直起来。每个人也都加快了脚步,只想快点离开这个让人感到心神不稳的地方。

走了一段路,最后面的阿奇又突然怪叫了一声,手里的电筒马上到处乱晃,崎岖不平的洞壁立即都露了出来。

大家的心也都被这乱晃的电筒光芒照慌了!

田立衡立即骂他:“乱晃什么,一个男人这么胆小丢不丢人?人家女孩子在这里都没吭声了。”

他说的是我,其实我的心里也有点害怕,不过我在队伍中间,前后有舅舅和他,自然没有他那么害怕。

阿奇颤声说:“有人,有人拉我的裤脚。”,这话说出来,听的人都有点毛骨悚然了。他是最后一个的位置,他的后面根本就没人,况且谁会在这个时候开这种玩笑呢?

田立衡厉声说:“别胡说,你自己踩到自己的裤脚了,还在这里吓人?闭上你的嘴巴。”

阿奇再不敢出声,想也想到,他一定觉得冤极了!

身后的令仕停了下来,沉声说道:“我和你换个位置,大家赶快走出去再说吧。”

听到他愿意在后面,想着令仕至少比阿奇厉害,大家的心也都稍稍安定了一些。

大家继续不出声地前行,也加快了速度。

总算一路平安地出了洞。大家的心也都放了下来。

帐篷没有拆,大家简单地吃了点东西,就准备钻进帐篷里休息。

突然“哎哟”一声,其中一个保镖叫道:“有蛇。”

接着,一条小蛇就被扔了出来。

“有毒。”

其他人立即冲上去,双脚乱踩,一下子就将那条蛇踩死了!

“别踩了,这蛇早就被阿东捏死了!”

这条蛇虽然细小,但是眼睛小,脑袋尖尖的好像一个三角形,明显有毒。

其他两个保镖这时候也进去查看受伤的阿东。接着就听到一人喊道:“老板,阿东不行了!”

田立衡变了脸,两步跨进了帐篷里。令良父子也都连忙围了过去。

我立即看了一眼赵亨,他走了过来,停在我身边悄悄拉住我的手摇了摇。

我拉着赵亨走到一边悄声问他:“那药喝了吗?”

他点点头。

我又说:“有没有什么不好的感觉?”

赵亨皱起眉头细细想道:“就是觉得恶心,想吐。”

觉得恶心想吐才好了!我听了就觉得放心了,苗疆人制蛊,大多属于五毒物,其中蛇为首选,我用的药水里有雄黄的成分。即使不是蛇,对于其他的死样毒物,雄黄还是会对它们产生克制的。

我问他:“你知不知道你中了令良的蛊术?”

他点头,小声说道:“我知道,而且母蛊就装在他的两个核桃里面。一个核桃是用来装游魂的,一个核桃是用来装母蛊的。”阵协页才。

我连忙问他:“既然你知道,那你知道怎样解开吗?”

赵亨看了一眼帐篷,小声对我说道:“先把核桃想办法弄过来再说吧,不说了,免得他注意我们。”

我点点头,打算走过去。他又拉住我,叮嘱我说:“这几天一定要身边有人,千万不要落单,这里很古怪的。”

心里一股暖流升起,我对他点头微笑:“你不要说我啊,自己也要注意,”

他也对我点点头,嘴角微微展开,眼里露出暖意。

我的心落回了原处,担心被令良父子注意,于是不再看他,急忙走过去看帐篷里面的情景。

叫做阿东的保镖是准备睡下的时候发现了这条蛇溜了进来,他虽然反应快,可是一时大意拎起来。被蛇咬了一口。

阿东的整个胳膊已经变粗肿胀了起来,颜色发黑,看着就知道中了毒。

好在田立衡随身携带有解蛇的血清,当即立即给阿东注射了进去。

众人都松了一口气,其中一个和阿东交好的保镖阿雄说:“老板,阿东这样不行啊,马上出去医院吧。”

田立衡没有回答,一双眼睛冷冷看着阿雄。

虽然已经发现了古墓,但是还没进去,这个时候如果有人出去,很容易走漏风声。他自然不会同意这个请求。

他不出声,其他人也就明白不可行,自然陷入了一片沉默里。

血清注射下去,阿东的气息渐渐平稳,田立衡说:“看来应该没事了,明天再看看吧。”

众人也都散了。

我也继续睡了下去,身边的田立衡却睡不着,翻来覆去的让我感到心烦。过了一会儿,他又钻了出去,我听到他在外面叫令良。

我坐起来,从帐篷外面仔细看,和我们睡在一起的是舅舅,这时也起来了,和我一起围在透明视窗前看着外面的动静。

令良和田立衡小声地说了几句话之后,我看到令良走近阿东的帐篷,从身上掏出了一个管子伸进去。他对着管子吹了几口之后,就的对田立衡点点头,然后进了自己的帐篷。

田立衡这时又走进来。

早上醒来,阿东的帐篷一直没有动静。阿奇觉得奇怪,拉开帐篷一看,立即叫道:“老板,阿东阿雄两个人死了!”

田立衡一愣,立即骂道:“胡说,昨天还好好的,怎么死了?”

他立即走到阿东的帐篷看,我们也跟着走了过去。只见阿东和阿雄两人浑身发黑,脸色狰狞,分明已经死了很久了!

想到昨天晚上田立衡和令良当时的举动,我不禁想,难道是田立衡担心走漏风声,先下手为强,结果了他们俩人的性命?

这也太过分了吧,不禁看向田立衡。

他一脸的意外、生气、惋惜和遗憾,摇头不解地说:“这是怎么回事?昨天晚上不是打死了蛇吗?怎么他们的帐篷里还是进了蛇呢?也没见我的帐篷里进蛇啊?”他边说边摇头,好像很可惜阿东的性命一样。

这样子谁会想到他就是罪魁祸首之一?

田立衡命令阿奇在附近挖个坑,就地掩埋了阿东两人。

大家都起来之后,再一次进了洞。

也许是因为大白天的原因,这次进洞一路平安无事。到了山腹里面的古墓,昨天挖的洞还在那儿。

这时候,田立衡和令良又要分作两队,分别下去洞里。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