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60章 人俑/来自大宋的情人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虽然是大白天,可是洞里没有一点光线。

令良父子带着赵亨率先下去,过了一会儿,就听到令仕的声音,让我们都下去,说里面没什么。

田立衡用绳子拴了,一个个地将人放了进去。

我问他:“上面不留人照看吗?”

他摇头:“都进去,照看什么?”

下去之后,才看到这个墓道果然是很普通的墓道,并没有机关。只是有一股气味扑鼻而来,闻着让人作呕。

这时,田立衡早已经给我们一人发了一个防毒口罩,示意我们戴上,然后继续朝前走去。

继续向前进去,就是一个墓室。

这座墓室里面放了两个大柜子,阿奇和另一个叫做阿三的保镖立即欢呼一声,上前掀开了柜子。令良急忙呵斥了一声,可是已经来不及。

柜子被掀开,一波弩箭好像雨点一般射出来,赵亨和我最近,急忙抱住我往旁边一滚,其他人在听到令良的声音后也连忙躲开了。

机括声过后,地上落了一层弩箭,因为时间太久,又是在地下,箭头都已经生了锈。

舅舅在洞口,比较靠后,没有波及到。令良父子俩避在角落里,也没有被箭射中,田立衡则是躲在了阿三的背后。

阿奇和阿三因为距离最近,身上都被弩箭射中,好在田立衡考虑充分,给我们每人都配备了防弹背心,这些弩箭挨到他们就跌落了下来。

令良怒道:“从现在开始,你们一切行动都要听我的,否则的话,自己死了不要紧,免得连累了我们。”

田立衡脸上也有点讪讪,刚才他也有点兴奋,还以为找到了宝藏。

这时候,阿三突然叫了起来,声音里有着明显的恐怖:“这箭有毒,我胳膊好痒啊!”

虽然箭头生锈,可还是有一支划破了阿三的衣服,在他的胳膊上擦了一下。

阿三说完这话,就不停地搔痒,越来越大力,最后痒得受不了,在地上滚来滚去叫唤不停。

看着阿三这样子实在可怜,我忍不住问令良:“令先生,您有办法救他吗?”

令良冷笑道:“我哪里有办法,这上面的毒药过了这么多年,谁知道是什么东西。”

阿三一边哀嚎一边向田立衡求救:“老板,救救我,看在我跟了你几年的份上,救救我吧。”

阿奇看着田立衡不敢说话。

田立衡突然从身上拔出手枪,对着阿三开了一枪!

枪声响后,阿三死了!

我震惊地看着这一切,说不出话来。

我对田立衡叫道:“他只是让你救他,不是让你打死他。你怎么这么残忍?”

田立衡放好手枪,木然地对我说:“我这是帮他解脱,我怎么救他?谁让他这么倒霉,碰了机关?这箭上的毒药过了千年,你有办法你怎么不帮?”

我无法反驳,可是又觉得很生气,一条人命就这样被他打死了!

虽然和阿三没有交集,可是看着人在我眼前被他打死我无法接受。我不由点头说道:“好,你是他老板,雇佣了他,可是你没有资格决定他的生死?”

赵亨在一旁拉了我一下,田立衡看了我一眼,不理我,上前查看箱笼里的东西。

箱笼里装的全部都是弩箭和兵器,刀、箭、和盔甲等物。

令良这时也和令仕父子查看。

他们似乎对这些东西并不感兴趣,继续往前走去。

走到前面,突然出现了两个岔口,令良和田立衡对视了一眼,好像有所协议。

令良看着赵亨,严厉的意思很明白,让赵亨跟着他往左边进去。

而田立衡却拉着我,毫不客气地说:“你跟着我。”

我不愿意,甩开他说:“我要和赵亨在一起,你们别想把我们分开。”

令良哈哈笑道:“我不介意你跟着我们。”

田立衡阴沉着脸拉住我说:“不行,你必须和我在一起。”

令仕这时说:“干脆我们在一起行动也行,看完了左边,一会儿我们再来看右边,田先生觉得如何?”

田立衡点头答应。

于是,我们一行人拐向左边的通道。

没有进来之前,单看这座陵墓的外面极为简单,只有一块无字碑。进来之后,前面那座墓室也非常简单,很普通的土室,可是没有想到,里面居然有这么多弯弯绕绕。

这条通道走到顶,就是一座石门。

看到这座石门,田立衡吐出一口气,说道:“这才差不多,看上去好像是对了。”

他从身上拿出一张发黄的纸,斜眼看去,竟然是一副图。

田立衡走上前,在石门的左下方摸索了一阵,石门竟然轧声响起,慢慢自动打开了!

借着电筒的光线,我看到两边都各立着一排的人俑,每个人俑的身上都穿着盔甲,手里拿着弓弩,搭箭上弓,一副严阵以待的样子。

令良警告我们:“都不要动,也不要碰任何东西啊!”

在这两队人俑的尽头,有一个案桌,上面还有一个宽大豪华的椅子,就好像龙椅一样,安置在最上面。阵协匠划。

令良慢慢上前,我们也跟着往前走,只见案桌上还放着一个玉玺,上面刻着一条龙,下面压着一张纸,纸上的文字歪歪曲曲的,只看到落款的几个字依稀是大金国的字样。

田立衡激动极了,立即说道:“就是这里,一定就是这里。”

令良“唔”了一声,一双眼睛细细在周围查看,嘴里问道:“不知道我想要的东西到底在哪里。”

听到令良的话,我和赵亨对视了一眼,早就猜到令良和田立衡之间一定有交易,不过不知道这具体的交易是什么。

令良想要得到什么?田立衡为什么会对这个古墓这么清楚?

这时,田立衡已经满脸堆笑,指着手上的图纸对令良说:“您看,这里都注明了,我们现在所处的这一块属于中枢地段,这里就好像古代的皇帝上朝,这里是大殿,从这左边过去,在我们的后方应该是寝宫,这两边,肯定都属于陪葬的东西,这下可发大财了!”

令良指着刚才田立衡没去成的那个右边的岔道说:“那这里应该是放什么的?这地方既不是中枢,也不在这两边,是做什么用的?”

田立衡犹豫了一下说道:“我也不是很清楚。”

他说这话的时候,眼神躲闪,明显在说假话。

令良冷冷看着田立衡说道:“田先生,我们之间可是有君子协定的,倘若你不愿明说我也不勉强,这图纸原本就是你的东西。不过现在大家既然都在这里,还不知会遇到什么样的危险,你可不要过河拆桥啊!”

田立衡立即笑道:“怎么会呢?我不是过河拆桥的人,要不然我也不会拿出我家传的宝藏图和你们分享了,您说是吧。”

令良嘿嘿笑道:“之前我们怎么商量的,现在还是怎么办,我只想要宋徽宗的手札,其他的我都可以不要。”

令仕在一旁不甘心地喊了一声“爸。”

令良立即瞪了他一眼,他再不敢说话。

到了这个时候,我才明白过来,原来令良想要到东西居然是宋徽宗的手札,不过宋徽宗的手札上到底记录了什么呢?

田立衡也笑道:“令先生喜欢钻研,我很高兴结识了您,您放心,只要您保证我的安全,哪怕我多分您一点宝藏,也不是不可以商量的。不过,宋徽宗的手札到底有没有放在这里,我也不是很肯定。”

令良板着脸说:“我查了很多资料,宋徽宗被金国人捉了之后,更加潜心修道,他临死前其实已经炼成了一种丹药,不过是他自己有感于对靖康事变应该负责任,所以一直活得比较简朴,意在修行自身。凡是身为帝王者,都是上天神子转世。他死后已经羽化登位。听说他本来打算将药方留给自己的儿子的,可是不知道怎么的,落入了金国四太子的手里。那些无知的金国人,根本不知道这张药方的珍贵,还以为是普通的丹药。有种种痕迹表明,有可能就作为了金国四太子的陪葬。”

他又觑眼看田立衡:“也不知道那金国四太子怎么想的,居然还任由自己的墓室被人制图,流传下来。”

田立衡笑了笑没有说话。

此时,舅舅好奇地围着那些人俑转悠,仔细地在一旁查看,突然“哎哟”了一声,跌倒在地上。

我急忙扶起舅舅,小声地问他怎么了。

舅舅紧张地抓住我的手腕说道:“红豆,这里邪门,赶快离开。”

我说:“死人的墓室肯定邪门啊,我也想离开可是没办法。”说着看了一个人俑一眼。这一眼,我的心就立刻冰凉了,这个人俑的眼睛直愣愣地看着我,就好像活人的眼睛一样。舅舅也在我耳边颤声地说道:“这些人、这些人都是活人制成的。”

众所周知,秦始皇的兵马俑都是石人或者陶俑做的,可是用活人做俑我还是第一次听说,而且也充满了邪恶和残忍。

我这才仔细的看着这一排排人俑,发现果然个个是真人所造。他们的皮肤虽然早已经失去弹性,变得干瘪,可是眼睛鼻子和嘴巴,还有苍白的肤色,无一不显示着他们作为人的特征。

我浑身开始发抖起来,觉得这些人俑看向我的目光也渐渐不一样,再回头看令良和田立衡,他们等人居然还没有发觉。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