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61章 尸鳖/来自大宋的情人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其实看到这些人俑,虽然第一眼感到害怕,可是接着而来的就是感到怜悯。这些可怜的人死了还要被人制造成人俑,实在是太残忍了!

我拉了一下舅舅的衣袖,示意他往出口的地方退去。又看了眼赵亨。

此时的赵亨却呆站在那张案桌旁,痴痴地看着玉玺下那张发黄的纸,目光缓缓移动,好像看得懂上面的文字。

田立衡这时已经非常兴奋了,他拿着手里的图纸指着左边对我们说:“继续往这里走。”

他一时兴奋,手一挥,一下子就碰倒了一个人俑。

人俑倒在地上,发出“砰”地一声,接着,就有无数的小虫子爬了出来。这些虫子好像蟑螂,又好像跳蚤,长着非常恶心的毛茸茸的腿,非常快速地在地上爬着。

令良脸色大变,急忙说道:“尸鳖!”

我在赵先生家的书房里曾经看到过关于尸鳖的记载。

尸鳖是一种寄生在尸体里的小虫子,它可以吃掉人身上所有的血肉组织,喜欢呆在阴暗和潮湿的地方。如果没有什么惊动它,它可以一直永远地沉睡。可是如果被惊动了,那么它会吃掉面前所有的东西,除了铁器和木头、泥土不爱,所有有血有肉的生物都是它的最爱。

“快跑!”我推了一把舅舅,又立即跑到案桌前拉过赵亨,急忙往洞口跑。

令良和令仕也变了脸色。田立衡跑了几步,想起什么,又赶紧跑到案桌前,拿了上面的玉玺,连同下面的纸塞进怀里,也跟在我们身后。

尸鳖的速度非常快,它们从人俑的缺口处蜂拥而出,迅速地向四周蔓延,爬到旁边的人俑上,咬破一个口子,于是,有更多的尸鳖从人俑的眼睛、鼻孔和嘴巴里冒了出来,看着恶心极了。

跑到出口的时候,田立衡突然发出一声惨叫,回头看他,一条右腿上明显爬了十几个尸鳖,要不是他穿的裤子扎紧了裤脚,只怕早已经爬到他的身体里面去了!

令良此时也回头,看到田立衡这样,犹豫了一下,身边的令仕急忙推了他出去,口里还喊道:“爸,快走。”

看到田立衡眼里露出绝望,不知怎么的,我的心一软,想起前天,要不是他看到那条蛇,说不定被蛇咬的人是我。那么现在,跑慢的人就会是我了!

心里一热,也不知道管不管用,我拉了田立衡,立即从身上掏出驱邪咒的符文贴在他的身上,顿时,只见哗啦啦一群尸鳖,好像硬币一样全都滚落在地上。

田立衡被我拉出来,急忙瘸着一条腿,跑到石门的旁边,按动了机关,顿时就将这些尸鳖关在了里面。

可是还有一些尸鳖跑了出来,阿奇和舅舅连忙双脚急跺,这些尸鳖的壳子非常硬,一阵噼里啪啦的声音之后,居然还有一些在蠢蠢欲动。

赵亨这时沉声说道:“用火,这东西怕火

田立衡早就给阿奇配备了烧电焊用的那种火枪,此刻怒火一喷,顿时将那些尸鳖烧着。

看着紧闭的石门,田立衡一个劲地跺脚叹息,觉得太可惜了,也没拿到什么有价值的东西。

令良劝他,赶紧去另外一间石室里看看。

我们依原路返回到刚才分叉的道路。

现在摆在眼前的只有继续走刚才那条没去过的右边了。

走到这里,我却不想继续走了。

可是如果直接对田立衡说,他肯定不会同意。就看他怎么对待他的三个保镖都可以看得出来,为了担心他们拖后腿和泄露风声,他甚至杀了他们。

我悄悄拉了一下舅舅的衣服,示意他走慢一点,慢慢地落在人的后面。

我其实是希望舅舅能够出去,田立衡的注意力都放在我的身上,令良也高度注意着赵亨,只要舅舅能够先离开,我和赵亨再走,好歹逃得一个是一个啊!

我落后一步,想和舅舅偷偷商量怎么逃跑,田立衡一个回头,立即盯着我,停下来等着我。

这时,我们已经到了刚才那个分开的地方。

田立衡对我说:“过来,红豆。你最好和我在一起走。”

我不高兴,却也知道没办法,只得忍气吞声地走到他身边。

没有想到他居然拿出一条绳子将我和他的手臂绑在了一起。

我气愤地看着他,他却得意地笑道:“刚才要不是你救了我,我说不定早就死在那里了。我当初看中你没看错。你放心,出去以后,我会奖励你的。”

我抿了下嘴,为自己一时心软救了他又感到可惜。

田立衡拽着我继续往前走,走到尽头,突然没了路。

再细看,居然在头顶上有个洞,洞口有台阶,只是空间比较窄,要一层层爬上去。

田立衡吃了一次亏,变狡猾了,往后退。

令良看了一眼赵亨,示意让他先爬上去。

赵亨也不出声,默默地钻了进去。接着,令仕又让我舅舅和阿奇进去,最后才是令良父子,我和田立衡。

上去之后,就看到两边各有两个土室。

田立衡拽着我往左边走,就看到一个土室,中间放着一个大棺椁。四周依然放着四口大箱子。

这个大棺椁漆色乌黑发亮,又宽又大,田立衡命令阿奇和舅舅动手推开。

他这次学聪明了,自己不动手。

这时,令良父子走了进来。

田立衡问他们右边的土室里是什么,令良说:“什么都没有,都是一些已经成了石头的碗碟之类的,摆在一张圆桌上。估计是祭祀的果品摆设吧。”

令良的注意力集中在了四周的四个大箱子上。

他示意令仪慢慢打开箱子。

这时,舅舅和阿奇也已经把棺材推开,只见里面睡着一个面色可怖的男人。

他的双颊已经凹陷,看不出年龄。但是身上穿着一件刺绣得非常华丽的衣服,即使经过了漫长的时光,依然可以看出这个男人的身份非富则贵。

这就是那个大金国的四太子?

我好奇地看了一眼就转开头,死人有什么好看的。

这时,我看到令良和令仪两人已经从箱子里拿出一样样东西。

有精美的花瓶和各种金银摆设,还有玉佩和扳指,镶了金银玉器的匕首和刀箭以及弓弩。

这些东西都引不起令良的兴趣,他失望极了,拿出几样花瓶之后,剩下的器具一目了然。他就断然打开旁边一个箱子。

他嫌动作太慢,又让赵亨去打开剩下的两个箱子,看里面到底都是些什么。

田立衡看到这些箱子里的瓷器玉器,一双眼睛放着熠熠的光彩,他欣喜若狂地拽着我奔到这几个箱子面前,急不可耐地就要阿奇连忙搬一箱出去,嘴里还说,刚才那间石室里的东西一样都没有带出来,这次要是再不拿就白来了!

明明大家都看到他把案桌上的玉玺揣到怀里,还在这里装做什么都没拿。

人真的是很贪婪的动物,就连舅舅和阿奇看到这些古董,脸上也都笑开颜,似乎忘了刚才死亡就在身边。

我对这些都不感兴趣,冷眼看着他们欣喜地在里面翻翻拣拣,看到赵亨在一旁的动作放缓了。

他看的一箱正好是纸笔书画等物品,令良这时也看到了,连忙将赵亨推到了一旁,自己趴在箱子里翻起来。

赵亨一个趔趄,跌坐在地上,撞到了棺椁。

棺椁震动了一下,我立即解开我手上的麻绳,田立衡这时也顾不上我了,乐呵呵地拿起这个丢下那个,每一个都是爱不释手。

我扶起赵亨,他眉头紧皱,显然后背已经撞疼了!

摸到他的后背上,帮他揉了揉,问他:“疼吗?”

他摇摇头,示意我们赶紧出去。

低头看到舅舅还蹲在地上,我连忙踢了他一脚,示意他赶紧出去。阵协妖划。

舅舅抬起头看我,正准备张嘴,眼睛却直直盯着我身后,目光里露出可怖。

心里知道一定不妙,我急忙掏出一张符,转身!

棺椁里的金人此时已经慢慢坐了起来,干瘪的脸慢慢朝我看了过来,一双眼睛闪着诡异的目光。

我忍不住浑身颤抖,拉着赵亨就往外跑,舅舅也连忙丢下手里的东西跟着我们。

等我们跑到门口,不过是三两步的功夫,他已经从棺椁里坐了起来。

田立衡虽然离他最近,大概由于不好转身的原因,他一下子就扑向了令良。

令仕这时已经发现了他,大声叫了一声,令良手中的核桃也随之击向这个僵尸的面门。、

核桃!

是的,我还不能跑,要想解开赵亨身体里的蛊,只有拿到令良手里的核桃!

击向僵尸的核桃被僵尸一手抓住,然后捏碎了,核桃的碎壳跌落在地上,只是这一缓,令良已经抽出了身上的一柄剑!

三国孟德剑!

果然是有王者之气的剑,剑气凌厉,僵尸居然往后避了一下!

令良随即命令令仕赶快撤离。田立衡还贪婪地抱着整个箱子舍不得放手。

看到田立衡抱着箱子,僵尸居然往旁边一躲,绕过了令良手中的剑,五根枯长的手指迅疾地抓向田立衡。

田立衡怪叫一声,急忙拿了一个花瓶塞在僵尸手上,趁着这个空隙跑了出来。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