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62章 吉日 12月14日加更/来自大宋的情人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趁着这边混乱一团,我拉着赵亨往外面跑,跑到出口的时候,赵亨突然拉了我一下,将我拉向了右边的土室里。

空荡荡的土室里,就如令良所说,里面只有一个案几,上面错落有致地摆着几幅碗碟,早已经落满了灰尘。

其中有一个雕花的架子上摆着一个黄色的椭圆形的镜子,之所以认得出是镜子,是因为这东西还有一个把手,我也只是从形状上判断出来,它是一面镜子。

赵亨拿起这枚镜子,这面镜子的背面有着浮凸的雕花,镜面早已经发毛,根本照不到半点人影。

我也握住镜子的把柄,突然,这面镜子发出一阵耀眼的白光。

这道白光慢慢笼罩了我们,瞬间,我感觉身体被一股巨大的吸力吸了进去。

我只知道紧紧握住赵亨的手,天旋地转间,感觉胸口闷得喘不过气来。

睁开眼睛的时候,我在一处古色古香的阁子里,这座阁子建筑在水上。远处拱桥飞跨,荷花十里。碧绿的荷叶和粉红的荷花,好一副美丽的画面。

而我,却身穿鹅黄的衣衫,手臂上戴着一个碧绿的玉镯。脚上穿着一双小巧的绣花鞋。旁边,有一个身穿绿色衣服的婢女打扮的丫鬟正在对我说话:“娘娘不要烦恼了,就算王爷娶了侧妃,谁也比不过娘娘您啊!”

侧妃?

我睁大了眼睛看着她问道:“是哪一家的姑娘?”

这个绿衣婢女我曾经见过,依稀记得叫做绿萝。

绿萝同情地看着我说:“娘娘不记得了?是朱大人的女儿啊!”

朱氏?

哦,是了,我看看面前的景色,再看看身边这个俏生生的丫鬟,再看看自己身上穿的古色古香的襦裙和首饰,这才醒悟,自己已经到了宋代,一恒的这个时候!

可是,之前我每次是作为旁观者,都是在梦里匆匆一瞥,这次我怎么真正地到了这里了呢?那么赵亨呢?或者说一恒呢?

想迫切见到他的心情占据了我所有的思想,我立即站起来,急切地问绿萝:“一恒、不、王爷在哪里?”

绿萝奇怪地看着我说:“王爷、王爷自然是在侧妃的院子里,今天是侧妃娘娘进门的日子啊!”

我的心不禁往下一沉,侧妃娘娘进门的日子?

“带我去见王爷。”我急忙抓住绿萝的手说道。

绿萝说:“娘娘不要这样,你现在过去会被人说你小鸡肚肠,没有容人雅量的。”

“不行,我一定要见到王爷,你不要多说了,马上带我去。”

我想,我必须要见到一恒,想到马上就可以见到一恒,我的眼睛也湿润了。

绿萝看我这么激动,也不敢多说什么,连忙小声说道:“既然这样,娘娘先回院子里歇息,奴婢偷偷去请王爷过来好吗?”

我点点头,努力平复了一下心境。

绿萝带我离开了水阁,来到一处院子里,这间院子非常大,庭院两边种着数棵梨树,此时不是梨花开的季节,梨花也早已谢了,只剩青色的果子隐藏在绿叶间。

我不禁走近梨树,心潮起伏。

绿萝在我身后说道:“其实娘娘真的不要担心,您看王爷对您多好啊,为了让娘娘高兴,这里的布置都和家里的一模一样,娘娘何必担心王爷移情新人?娘娘应该也知道,王爷娶这位侧妃娘娘,为的也是她的父亲可以帮到王爷啊!”

“不要说了,我都知道。”我立即截断了绿萝的话。虽然绿萝这番话是实话,可是我知道,万一被有心人听到这话,对大家都不好。

绿萝带我进了房里,对我小声说道:“娘娘且安心在这里休息一会儿,奴婢这就去请王爷。”

我仔细端详这间房,这间房布置得雅致大方,墙上挂着一幅画,画中人是一个十二三岁的女童,梳着双髻,穿着鹅黄色的衣衫,笑容纯真可爱。

她微微抬脸,右腿曲起,正在聚精会神地踢着蹴鞠。

落款正是一恒。

这是一恒为寅娘画的画!

置身在这里,我真不知道我是寅娘还是红豆!

如果我是寅娘,为什么还留着红豆的记忆?

如果我是红豆,那么早就知道历史走向的我,是不是应该尽力劝勉一恒,避免与历史迎头对上?

历史的洪流是谁都挡不住的,我不是救世主,也无法改变北宋末年的悲惨命运,我只能尽可能地,在不影响历史的情况下去做一点力所能及的小事情。

这是我之前一直在思考的事情。阵引岁血。

早在赵亨发烧生病以后的那一次,他曾经问过我,如果可以回到宋朝,我想要做什么,之后我就一直在想这个问题。

回到宣和四年的七月,这一年,金人将会以一个私纳叛金降将的罪名问责大宋,然后展开对大宋的战争。

我不安地等待着一恒的到来,可是等了许久也没有等到。

这时,突然有个小丫鬟急匆匆跑进来对我说:“娘娘不好了,绿萝被王爷叫人快打死了!”

“什么?”我立即站起来,对她说:“带我去。”

小丫鬟立即匆匆转身,带着我往前面奔去,我急急跟在她的后面,一颗心跳得慌乱!

我刚到这里,还没来得及见一恒,贴身的丫鬟居然被他打死?

绿萝是寅娘从小就伺候的丫鬟,为什么一恒要打死她呢?居然连问都不问过我?连性命都不留?

小丫鬟带着我,远远我就看见一处院子,大门处张灯结彩,挂满了红绸,看上去喜气洋洋!

我的脚步不觉停了下来。这就是一恒迎娶朱氏侧妃的院子吗?

小丫鬟回头看我停下里,着急地说:“娘娘快来啊,再晚绿萝恐怕真的没命了!”

我答应了一声,心里生起了疑窦,这个小丫鬟是谁?为什么会领我到这里?前面会不会有什么阴谋诡计等着我?

可是我也不敢不信,万一绿萝真的有什么,那我会感到不安的。

我跟着她走进了院门,顿时就有仆役认出了我,急忙向我行礼。

而我,已经看到了,在迎面的屋子里,一恒身穿一件大红色的喜服,笑吟吟地看着对面的女子。身边有数名富贵打扮的男子正调笑嬉闹,场面热闹极了!

我的心突然地就疼了起来!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