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63章 只闻新人笑/来自大宋的情人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身穿吉服的男子也已经看见了我,他微微蹙眉,目光中带着惊讶。

我突然觉得脚上好像有千斤重,竟然没有勇气再往前走上半步。

一恒,我的一恒,你是这一世的一恒还是带着下一世的记忆而来呢?

我看着他慢慢走近我,倜傥的风姿无人可以比拟。他的声音低沉而好听。他问我:“寅娘,你怎么来呢?不是说不舒服吗?怎么不好生在你的院子里歇着呢?”

身边的吉服女子这时也步步生莲地走过来,盈盈对我下拜,口里喊道:“妾身见过王妃。”

我看了一眼这名女子,她眉目含羞,带着喜态。一双妙目好奇地盯着我,注视着我的一举一动。

是了,我这是在大宋,我现在是寅娘,是一恒的王妃,不是红豆!

我勉强笑道:“你起来吧。不用多礼。”又看着一恒说:“我听说我的丫鬟绿萝被打,所以才过来的,绿萝人呢?”

一恒微微皱眉问道:“绿萝?我没有见到啊!”他立即问身边的侍从:“你们看到了绿萝吗?”两名侍从摇头表示不知。

一恒对我说道:“寅娘,你是不是弄错了?绿萝怎么会来这里呢?”

我转头再看,却找不到刚才带我来的那名小丫鬟了。

心里已经知道自己落入了别人的陷阱里。可是绿萝去了哪里呢?

果然,旁边就有人开始调笑:“素闻郓王和郓王妃一向恩爱,连娶侧妃都不分开,不知郓王妃今日喝了多少醋了。”

我抬眼看去,却是一个相貌浮夸的男子,眼袋松松的,让人一看就讨厌。

“我是为寻找绿萝而来,如果绿萝不在,那我就走了。”我低垂着眼睛对一恒说。

这时,突然有一名仆役匆匆而来,匆匆对一恒的身边仆役附耳了几句。

那名仆役看上去十分眼熟,马脸,面白无须。他听了后立即禀报一恒:“王爷,有人看到绿萝在后院。”

“后院,走,去看看。”一恒连忙牵着我,柔声对我说道:“既然找到了绿萝,我和你一起去看看吧。”

我心里微微感到宽怀,一恒肯当着这么多人的面,丢下刚娶的侧妃,只是为了陪我去寻找我的丫鬟,单这份心我就已经很感动了!

毕竟,这是一个男尊女卑的朝代,我不能对他要求太多,只要他对我有这份心就足够了!

他牵着我匆匆往后院走去,新娶的侧妃朱氏此时急忙说道:“王爷,妾身也随您一起去。”

我不言语,低头随着一恒来到后院,却见绿萝双手反绑,整个人捆在一个条凳上,她身上明显遭到了板子,臀部的衣襟处已经隐约露出鲜红的血渍。两旁还站着几名男仆,手里拿着木板,立在一旁。

我急忙上前,命人帮我解开绳索,绿萝的脸上已经冒出了豆大的汗珠,看到我来,她强颜笑道:“娘娘,奴婢、奴婢办事不利,请娘娘责怪。”

“这是怎么回事?为什么要打绿萝?是谁?好大的胆子?”我忍不住厉声呵斥,看了一眼周围的众人。却见到这些人的眼睛都看向侧妃朱氏。

一恒也注意到了这些人的目光,也看向朱氏,皱眉不悦地问:“怎么回事?”

朱氏“噗通”一声,连忙跪在地上对一恒说:“王爷恕罪,这打人的是妾身的家人。不过妾身也不明白他们为什么打人,容妾身先问清楚事情。”

她又连忙问那些手里拿着板子的人:“你们吃了豹子胆吗?这位姑娘是伺候王妃的人,你们怎么敢擅自拿着板子打人?”

其中一个男仆立即跪了下来,嘴里哀求道:“小姐,不是小人胆大,是这位姑娘出言不敬,而且还毁坏了小姐的陪嫁物什,小人们气愤不过,所以才打她的。要是知道是娘娘的人,借小人一百个胆子也不敢啊?”

“胡说,绿萝是来请王爷的,怎么可能会动你家小姐的陪嫁?你这话分明是诬陷!”我气得浑身颤抖,自己随身的丫鬟被人诬陷,等于是打了我的脸。

一恒这时也不悦地说道:“绿萝我是知道的,她性子一向温顺怎么做出这样的事情,是不是你们搞错了!”

朱氏这时连忙说道:“一定是这些奴才弄错了。王妃,妾身在这里给您赔不是了。来人,快帮我请大夫来,为绿萝姑娘延医开药。”

她的话声一落,立即有两个婆子出来答应了。上前帮我把绿萝扶了起来。

一恒这时也走近我,低声对我说道:“寅娘,你先回去,晚点我会去看你的。”

我哀求地对他说:“你能现在跟我回去吗?我有好多话和你说。”

一恒面露为难之色,低声对我说:“今天是朱氏过门的日子,我不好冷落了她。”

这话听得我心里一凉,立即想起一首句子。

只闻新人笑,哪闻旧人哭。

我按下心中的不满,对他再次正色说道:“我是真的有很重要的话和你说,难道你就不能给我一点时间吗?”

一恒的眼睛带了一丝谴责,低声对我说道:“寅娘,不要任性。”

任性?我心里不禁有点气恼,忍不住说道:“我没有任性,为什么你就是不肯听我说几句话呢?”

这时,朱氏突然在一旁非常幽怨地对一恒说道:“王爷,王妃既然有事,妾身可以相让的,总是妾身不巧,偏偏今日赶上了王妃有事。”

我听这话的意思,表面上好像让着我,实际上却是说我早不有事晚不有事,偏偏赶在今天,好像要故意坏了她的好日子一样。阵引丰血。

眉毛一竖,我立即瞪着眼睛看着这个女人。心里正想着该怎么说才合适,一恒断然说道:“寅娘,你先回你的院子吧,绿萝受了伤,你也赶快去安排人照顾她,我晚点有空的话会抽空去你那里的。”

他说完不等我回话,抽身就走,朱氏含笑瞥了我一眼,也连忙跟在他身后而去,只留下我一人呆呆地站在那里。

不知过了多久,有人喊我:“娘娘还是回院子里歇息去吧。承恩伺候娘娘回去。”

我这才发现,原来,一恒身边的那名仆人已经在我身边站了好久了。

我涩声问道:“绿萝呢?”

他躬身答道:“绿萝已经送回了娘娘院子里,娘娘若是担心,可以速速回去探望一眼。”

我点点头,迈着机械的步子,跟着他走回我自己的院子里。

我来到绿萝的院子里,大夫已经走了,绿萝的身上受了伤,只是喝药是不够的,还需要敷药膏。

已经有婆子给绿萝身上上了药膏,绿萝也已经昏睡过去了。

一直到了晚上,绿萝才醒过来。我问绿萝:“到底是怎么回事?为什么说你出言不敬?毁坏她的陪嫁?”

绿萝的眼泪一下子就出来了。哭着说道:“娘娘,奴婢冤枉啊!奴婢进了院子,就有人拦住了奴婢,问奴婢是谁。奴婢说明了是娘娘的人以后,他们就让奴婢一直等在那里,奴婢等得不耐烦了,又怕娘娘着急,想着回去和娘娘说一声也好。谁知他们不让奴婢走,也不让奴婢见王爷,一直拘着奴婢,后来还以言语调笑奴婢。奴婢只是气呼呼地骂了他们一句,说他们没有规矩,谁知就有人动手绑了奴婢,说奴婢出言不敬……”绿萝说着嘶声痛哭起来。

她边哭边说道:“奴婢自幼跟着娘娘,何曾受过这样的屈辱啊!”

我的心里也难过极了,他们这样对绿萝,明显是冲着我来。绿萝是被我连累啊!

安慰了绿萝之后,我独自回到房里,月亮已经高高地挂在夜空,而一恒却还没有过来。

是了,今天是他和朱氏的洞房花烛夜,又怎么会到我这里来?

只是一个侧妃,居然就敢如此对我,依仗的无非是她父亲的权势!

我躺在床上,辗转反侧,一恒迟迟不来,他明明答应了我的,可是为什么到现在还不来?

我是通过三世镜到了这里,也不知能在这里呆上多久的时间,可是到现在,我都不能和他好好说上一句话。也不知他的心里现在是怎么想的。

等了许久许久,一直等到我困得不行,再度睁开眼睛,居然已经是第二天了!

日头已经升起来,而一恒一晚未来!

难道他忘了和我的约定了吗?我的心里不可避免的对一恒失望了!

我遣人去请一恒,回来的人却告诉我,王爷和朱氏一起去拜访朱氏的父亲,朱勔去了!

这个消息太让我意外了!

从昨天到今天,这都过去了多长时间了,为什么一恒居然就没有想到我呢?难道就这么忙到见我一面的时间都没有?

不知是怎样煎熬的心情,转眼太阳已经落山,我让人在王府门口守着,只要王爷回府就立即来人告诉我。

这时,有人报我说,张公子在外求见。

“张公子?哪位张公子?”我微微感到疑惑。

回话的婢女答道:“就是王爷的好友张玄意张公子啊,也是李学士的弟子。”

张玄意?我想起来了,就是那名长得很像张帆的那个人吗?

他来干什么?

“快,快请他进来!”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