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63章 手札记事/来自大宋的情人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我记得,在刘家寺外,这个张玄意曾经帮我从金人的包围中脱逃出来,那时候,寅娘已经离开了一恒。

那么现在张玄意的到访又会发生什么事情呢?

最讨厌这样一知半解的了,还不如什么都不知道呢,至少我不会担心做错。

张玄意的打扮然给我吃惊,他身穿太极阴阳道袍,手拿拂尘,一副出家人的打扮。记得上次在刘家寺看到他还没有这样打扮。

不过随即我就释然,刘家寺位于金人眼皮底下,他扮作普通人自然比道人要容易隐蔽。

张玄意看到我有点激动,他上前一步喊了我一声:“寅娘。”

我浅笑着站起来,却不知该怎么称呼。

他看了看左右,我连忙示意周围的仆人退下。他立即黯然对我说道:“你过得好吗?”

嘴里不觉有点发苦,我却仍然答道:“很好。”

他立即皱眉说道:“哪里好,寅娘。我们这么多年,你过得好与不好,开不开心,难道以为我会看不出来吗?”

对于这个从小就认识寅娘的张玄意,我不知道该说什么,只有低着头捏着手指。

他继续说道:“他现在已经娶了侧妃,这位侧妃朱氏的父亲是朝中有名的佞臣。将来她势必会欺压在你的头上。难道你还打算继续委屈自己吗?”

听他的话倒好像为我担心,可我刚到这里才一天,况且那朱氏才进门,也没那么厉害吧!我不禁抬起头分辨:“我并没有委屈自己啊!”

“别骗我了,我都知道了,绿萝被那朱氏手下的人打成重伤。只要是这王府的人都会知道,绿萝是打小就服伺你的人。她为什么昨天突然遭到毒打?那朱氏进门之前肯定都已经打听好了,特意给你一个下马威的。”

提到绿萝这件事,我也有点难受,于是继续低头,听他说下去。

“当初他向老师提出婚事,老师本来就不是很乐意。要不是师母看好他,又怎么会将你许配给他?如今师母已经去世,老师也已经云游遁世。老师临走前曾经再三嘱托于我,要我妥善照顾你。寅娘,你本有慧根,为什么舍不得这万丈红尘,一定要在这人间受这肮脏呢?”

我听着这张玄意的话,感觉他和张帆的说教还真是很像,虽然听来有大道理,可是太空太大。我摇头说道:“我不觉得有什么脏脏的,纵使身在牢笼,我也是甘之如饴。你来找我,就是为了说这些事吗?”

张玄意听了着急,上前一步小声说道:“寅娘,你现在已经卷入危险中还不知情,你真是急死我了!”

我诧然道:“什么危险啊?我怎么不知道呢?”

他恨恨地跺足说道:“郓王赵楷近年来已经与太子有争夺皇位的迹象,难道你真的一点也不知道吗?他之所以娶这朱氏,还不是为了得到她的父亲朱勔的支持,那宰相王黼是没有适龄的女儿嫁给他,要是有,你这王妃的位子早就被人夺去了!”

张玄意的一番话听得我迷迷糊糊。我呐呐说道:“做、做皇帝也不是什么好事情,你以为我会高兴他要做皇帝吗?况且,况且天下将有大变,这皇帝位子也不是那么好坐的。”

“是啊,老师精通卜算之术,早就得知天下将有大乱。所以才辞官归隐,遁世避难。寅娘,你明明知道,为什么就不能避开这乱世呢?”

我心虚地低头,想起梦中曾经见过的情景,依稀记得寅娘确实算出天下将有大乱,帝星将会遭劫。可是我心里也清楚,寅娘一心为一恒考虑,怎么可能舍得抛下一恒?

张玄意见我不出声,又说:“寅娘,老师常说,以你的资质,在这红尘中打滚,实在是浪费了。趁着如今事情还没到不可挽回的地步,你还是好好想想你将来要怎么办吧?”

将来要怎么办?我当然早就想好了,我要等一恒回来,和他说清楚,最好是我和他先离开京城,避开靖康之变的时间。

我问他:“今年是哪一年?几月份”

从昨天到今天,我还没来得及问时间,身边的人也都是一直伺候寅娘的,更加是不方便问。

张玄意答道:“是宣和四年,已经六月了!”

“六月啊,时间已经很紧张了,要是再晚,就来不及了!”我算着时间,不禁感到担忧。

这年的七月,前辽国将领、金平州留守张觉以平州降宋。而金国灭辽之后,就会以私纳叛金降将为由问罪大宋,事态一步步恶化,最终导致“靖康之难”。

我必须赶紧告知一恒,让大宋不要接纳张觉这个叛将,否则的话,这道长堤就会被撕开一个口子。

张玄意见劝说我这么多话,我一句都听不进去,只有叹气说道:“好吧,你再想想,我下月就要奔赴龙虎山接替天师之位。我只希望你能在那之前,做好决定。如果你愿意与我一起去龙虎山修道,玄意毕生都会感激你。”

龙虎山?我惊讶地看着张玄意,没有想到我身边还真有一个龙虎山的传人。

张玄意走后不久,一恒就回来了。

我连忙让人去请一恒,可是下人却回禀我,说还没进侧妃的院子就被人拦住了,根本进不去。

这下我可是火了,我在自己房里走来走去,坐立不安,有心想冲进朱氏的院子里找一恒,可是万一传出去,不知道又要生出多少事端。

如果不去,坐等一恒来,又会等到什么时候?

我的心焦灼万分,想到白天张玄意的话,心里更加觉得焦急。

我在心里暗暗寻思,既然我不方便出面,或者我写封书信,让丫鬟偷偷给了一恒,或者也行。想想也是好笑,我一个堂堂王妃,居然还不能见自己的丈夫。可是我心里清楚,我对目前府里的情形一点都不清楚。连家人的名字都叫不上来,也只有低调行事。

房里原本就有书柜书桌,寅娘自幼习字,一恒又擅画,他们的房里原本就少不了笔墨纸砚。

好奇心驱使,我翻了翻书柜里的藏书,倒是颇为丰富。不过让我倒是发现了一本手札,上面的落款是寅娘。

我好奇地翻开这本手札,日期上写着的是宣和元年。

宣和元年,寅娘嫁给一恒的时间。这本手札上陆陆续续地记录了寅娘的一些心事。

我不觉抱着这本手札看下去,越看越心惊,看到后来,才总算明白了一恒为什么要娶这位侧妃朱氏!

原来如此!

早在寅娘和一恒新婚不久,寅娘就告诉了一恒,紫微星数大变,帝星即将黯淡北移。这一切也预示着天下大变,战乱迭生。

而一恒,纵使平日里从没想过争夺皇位,此刻也不得不感到忧心忡忡。身为皇室之人,终究难以撇清自己身上的责任。

他于是向徽宗进言,希望父皇能够有所警惕,提前对事情的恶化有所防备,至少希望不会导致亡国。阵匠亩技。

如果亡国,帝星就会陨落。而帝星黯淡,使得他们有一丝侥幸,也许只是国家蒙受战乱而已。

这个时候的天下虽然分作三家,可是大辽早已经不复从前的辉煌,而从前一个小小的金国,也在不知不觉间已经强大起来,只是还不为宋人防备。

而一恒,他每每与寅娘谈话,总是认为自己的兄长赵桓太过于懦弱,担心他不能负担起一国之君的责任。

此时的大宋,繁华只是表面,一恒和寅娘也知道蔡京、童贯等人的胡作非为。可是朝中势力彼此勾结,想要清除这些人不是一朝一夕的事情。

蔡京、王黼、童贯、梁师成、朱勔、李邦彦,这六人把持朝政,自己的父皇又过于信赖他们。一恒曾经在徽宗面前尝试说过这六个人的劣迹,却被斥之为无稽之谈。

宋徽宗相信这六人,甚至于比相信自己的子女还要过子。

就算自己的兄长赵桓能够登基,也未见得能够从这六人手里收回政权,而且恐怕到时候,半壁江山只怕早已经毁在这六人手里。

无奈之下,一恒与寅娘商议,只有以身饲虎,偏向虎山行。

娶朱氏为妃,还只是第一步。

他刻意结交王黼、梁师成、朱勔等人,表面上大家都以为他也想做皇帝,其实为的只是搜寻他们卖官鬻爵的证据,以达到一击致命。

为此,一恒不惜背负众人的误解,而寅娘,也默许了一恒娶朱氏进门的举止。

原来如此!

我不禁跌坐下来,久久不能回过神来!

如果不是我从三世镜里穿来,找到这本手札,知道了事情的真相,那么也许后世之人会继续误解一恒。

史书里,他是一个谋夺皇位没有成功的皇子,手段不够狠辣,也没有发动兵变和政变。世人都以为是性格使然,欠缺了血气,哪里还知道,背后竟然还有这样的苦衷。

的确,一恒作为宋徽宗最疼爱的皇子,如果真的要做皇上,哪有不成功的道理?

可是,我随即想到了一件事,为什么刘家寺外,张玄意要说一恒对不起寅娘?既然寅娘早就知道一恒娶朱氏的苦衷,应该对一恒有所谅解。为什么还会抛下一恒,独自离去呢?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