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65章 洞外有洞 满钻1000加更/来自大宋的情人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他们几个人从瓦砾里爬了出来,令良的脸一直阴沉着。

没看到令仕,我也觉得奇怪。

几个人身上的衣服全都擦破,而且头上手上都是被砖头砸到的伤痕。田立衡的右臂受了伤。我不知道在我进入三世镜的时候发生了什么事情,也不好多问。

角落里有一堆残骸此时也在慢慢松动,令良的脸色立即严肃起来。

赵亨急忙从瓦砾里爬出来,对我喊道:“红豆快走!”

他话音刚落,只听一声巨响,那一堆瓦砾向四周溅射,从里面窜出一具直挺挺的尸体,是那个棺椁里的金人!

他的左胸口已经炸开一个大洞,不知道是什么东西造成的。而他则脸色青白,一双手伸得老长,长长的指甲打着卷,看上去恶心极了!

令良骂了一句:“真是难缠!居然还没死。”

令良的手里还握着那柄剑,只是那把剑明显已经断了一个缺口,显然这名僵尸非常厉害,就连三国孟德剑这样的王者之剑都不能克制他。

舅舅这时也已经爬到了我身边,我帮着他从缺口处爬出来,又催促赵亨赶紧过来。

僵尸突然一下子向着令良扑过去,令良口里念念有词,剑尖一指,那名僵尸似乎吃过亏似的,往后面缩了一下。

令良手里不停摇着一枚核桃,赵亨这时候突然对着僵尸冲了过去,一拳头照着僵尸的脸打了一拳。

我顿时惊呆了!立即又反应过来,这是令良用母蛊在控制赵亨。

此时田立衡也已经爬了出来。

僵尸被赵亨骤不及防打了一拳,急忙后退,看到田立衡,又像看到仇人一样,居然绕过了赵亨,一双手指抓向了田立衡。

田立衡立即大叫:“令先生快救我。”可是僵尸的一双手已经触到了他的背后。

一旁的令良突然并指如风,指尖夹着一张黄符,啪得一声就贴在了僵尸的额头上。这个僵尸立刻没有动弹敢,只是那双眼睛看着人,瘆的慌!

田立衡浑身吓得直冒冷汗,连回头都不敢,三两步冲到了我的面前,奋力翻过来。

令良这时哑声说道:“田先生,我帮了你,也希望你能履行你的承诺。”

田立衡立即答道:“您放心,我一定会帮您找到宋徽宗的手札的。”

看得出,令良虽然一时制服了这具僵尸,可是耗费了很大的精神,他沉着脸不说话。和田立衡一前一后的也从洞口的半堵墙上爬了过来。阵呆帅扛。

现在我们不想别的,只想赶快离开这里。我看到赵亨低着头,摸着自己的拳头,好像在想什么。

他目光复杂地看了这具僵尸一眼,立即也低头过来。

走出洞口,才发现出口早已经被堵住。

洞口的地方趴着一个人,上半身埋在土里,下半身露在外面。

我们一起扒开泥土,将这个人从里面捞了出来,才发现这个人是令仕。他眼睛紧闭,牙关咬紧。令良探手到他的鼻子下,发现他已经没有了呼吸。

后来我才知道,僵尸苏醒的时候,令仕居然直接掉头就跑,根本就忘了自己的父亲。而当时令良则冲了上去挡住了僵尸。

当时,田立衡立即开枪,照着僵尸打了两枪,但是完全没用,阿奇也对着僵尸不停开枪,惹怒了僵尸,手臂暴涨,一下子就抓到了阿奇。

令良又用母蛊招来赵亨,挡在自己前面。而此时,背上受伤的阿奇浑身抽搐,脸色发青。

田立衡立时丢了一个手榴弹给阿奇,让他即使牺牲自己也要重创僵尸,并且承诺自己一定会照顾阿奇的家人。

时间当时紧张极了!

阿奇也来不及思考,他知道自己已经是无法活着离开这里,倒还不如为家人博一博。他将自己身上的炸药包抵在了僵尸身上,所以僵尸身上才会炸了一个窟窿,但是阿奇自己也死了。同时,整个土室也坍塌了。将所有的人都埋在了里面。

发现要逃跑的令仕居然被爆炸后的尘土活埋在洞口,令良立刻俯在他的胸口听了一下,觉得还有热气。他立即为令仕施展人工心肺复苏法,大力积压令仕的胸部。

令仕终于咳嗽了几声,睁开了眼睛。

令良拿出随身携带的水壶,喂了令仕几口水。

这里的情况已经十分恶劣了,如果不赶快离开,贴在僵尸头上的符纸时间长了就会失效。

土室里越来越热,空气也有点稀薄,每个人的呼吸都开始困难了。

令良下令,让我们赶快挖开通道,立即想办法出去。

众人一起动手,又赶紧清理洞口,终于挖开一个脸盆大的出口,从里往外看,却不是刚才进来的道路。

令良狐疑地问田立衡:“怎么这条路在图纸上看不到呢?”

田立衡也从身上掏出图纸对照,摇头说不知道。

不过也来不及多想,身后发出咯咯的响声,回头一看,贴在僵尸额头上的符纸已经开始飘拂,眼看时间就要到了,到时候,制住这个僵尸恐怕更加困难。

田立衡断然说道:“不管如何,先过去再说。”

他一手拉住我,就将我往洞口推,逼着我赶快爬了过去。

接着是令良父子和赵亨,舅舅是最后一个,等到轮到他的时候,我在洞口看僵尸,居然已经又开始动了。

我连忙催促着舅舅动作快点。可是越快越是快不了,急得我和赵亨两人连忙拖住舅舅往这边拽,拽到后面的时候,舅舅的一只脚已经被僵尸抓住,吓得他哇哇直叫。

赵亨眼明手快,一只手连忙脱掉舅舅的鞋子,同时舅舅也赶快收腿爬了进来。令良在一旁冷眼看着,立即击出一掌,将洞口又重新封住。

洞外传来了沉闷地“噗噗”声,也不知那具僵尸在外面干什么。

这时,我们才有时间看清楚这里面。

这里空荡荡的,但是墙上画着许多画。颜色斑斓厚重,好像在讲述一个故事。

这所有的画里都有一个男人,他穿着华丽,服饰一看就是异族。头上戴着貂毛帽子,身上佩着弯刀。为众人所簇拥。有游猎,有欢宴,甚至还有行军打仗。

看到后面的画里,就出现了一名女子。

这名女子身穿道袍,似乎一直伴随这名男子,而最后,则是这名女子的单人像。

看到这名女子的画像,我心里犹如遭到重击。

无他,这名女子的神态和五官,非常像寅娘。

其他人这时倒还没想到是我,毕竟一个是千年前,而且画上的人,再怎么也不如照片来得清楚。只有赵亨,一直在这副画前伫立良久,凝视不动。

这个土室没有出口,唯一的出口就是我们进来的地方。而现在它已经被我们自己封死了,况且那名僵尸守在外面,只要我们打开洞口,只怕就成了瓮中捉鳖。

令良有点焦躁,他开口问田立衡:“你的图纸能给我看一看吗?”

田立衡立即把手里的图纸递给令良。

令良打开图纸,仔细看了一下问道:“你这图纸是哪里得来的?”

田立衡不说话。

令良看了他一眼,厉色道:“田先生,如今我们大家都在一条船上,如果想活着出去,就不能对其他人有所隐瞒。”

田立衡这才揉了揉鼻子说:“是先祖父画出来的。”

令良厉色说:“先祖父是什么人?他怎么知道这个地方?而且还能画出来?”

田立衡垂眼说道:“先祖父早年曾经在这里呆过一段时间。因为机缘凑巧,见过一副有关于这个墓室的图纸,后来凭着记忆画了一份出来了!”

“机缘凑巧?既然是见过,那么就说明有人,至少有这副图纸?”

田立衡又摸了摸鼻子笑着说:“你找不到的,那户人家都被人杀死了,临死前还毁了图纸,当时杀他们的人没有在意这图纸,以为不重要。我外祖父却留了心。后来又利用职权,查了这里的县志和一些记载,才知道这里有可能会有一座古墓。这事情,好多人都不知道,县志这些记录,现在更加是找不到了!”

他兴致勃勃地走近这些图画端详,一面看一面啧啧称赞:“这个地方真是个宝藏,这些画要是拓出去,一定值大钱了。”

令良不愉地在一旁说:“田先生,那你答应我的宋徽宗的手札,这里到底有没有?”

田立衡说:“我也只是猜测啊,我哪里敢肯定有没有呢?不过这些壁画旁边还有文字记载了,您可以看看啊。”

令良沉着脸说道:“我早看过了,这些是当时金国的文字,金国文字流传下来的本来就很少。”

田立衡点头说:“的确,我也看不懂。不过我们可以拍下来请专家去研究。”一句话惊醒梦中人,不过随身携带的东西早就在刚才丢到了那个土室里,哪里还有相机手机?

赵亨此时也在看一幅画。这副画已经靠近后面了。

画里依然有那么名女子,旁边还有许多士兵,好像受了伤,等着女子救治。

他静静凝视着那副画,脸上看不出任何表情。

田立衡这时突然靠近我,说道:“你的包里面是什么?”他同时拉开我的背包拉链,一手拿出了那枚三世镜,嘴里叫道:“好啊,居然也偷偷地藏起了东西!”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