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67章 食人鱼/来自大宋的情人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我抱着舅舅垂泪,抬头看着赵亨,他默默地抹了一下嘴角。

舅舅推了我一把,用尽全力说道:“红豆,快走!”

说完这话,他已经气绝。

我抬头,忿恨地看着田立衡。

他此刻正与令良谈条件:“令先生,这半卷经书我给您也不是不可以,您能不能把刚才那面镜子给我?”

令仕立刻说:“不行,这经书都已经被你撕坏了,你还想拿来换一面镜子?”

田立衡嘿嘿笑道:“不答应也行,那我就烧了这几张废纸吧。”他说着,真的从身上掏出打火机,点燃了凑到了经书面前。

“住手!”令良立即开口,喝住了田立衡。

他阴沉着脸,递出镜子,看了一眼赵亨,对田立衡说道:“拿来,不要再耍花样了,否则,我会让你知道我的厉害。”

田立衡笑着,一边递出了经书,一面拿过了镜子。

他接过镜子,转身就向我走来,这时,令良说了一句非常古怪的话,一条青色的小蛇突然从地上跃起,转入了田立衡的耳朵里。

这条小蛇就是赵亨刚才吐出来的子蛊。

田立衡在地上翻滚嚎叫,手里的枪也掉在地上。小蛇拼命的要从他的耳洞里钻入大脑,他的手紧紧抓住小蛇的尾巴,可是小蛇滑溜异常,一下子就钻了进去,不见了!

令良冷眼看着这一切,哼了一声说道:“我早就说过,我会让你知道我的厉害的。”

看到眼前这副景象,一阵恶心上涌,我都要吐出来了!

赵亨急忙上前,从田立衡手里拿过了三世镜,又捡起了掉落在地上的手枪。

他拉起我,急忙后退,退到刚才进来的那扇门前。

令良的手枪对准了我,冷酷地说:“放下你手中的东西,我绕你们不死。”

赵亨立即扳动手里的枪,可是连着扣动几下,竟然没有子弹了!

令良得意的哈哈大笑:“天助我也,天助我也!”她手中的枪对准了我们,正要射击,地上的田立衡突然冲起来,抱住了在一旁的令仕,一口狠狠咬在了他的脖子上。

令仕顿时惨叫连连,痛声喊着令良帮他打死田立衡。

自己的儿子眼看就要被人咬死,令良也顾不上我们,连忙转过手枪,对着田立衡连着开了几枪。

身后,一连数声枪响,伴随着令仕充满痛苦的嚎叫声。我想,这次田立衡大概活不了了,是真的死在了令良的枪下!

赵亨立刻推动后面的机括,拉着我闪出了土室外。

这间土室,还是刚才那副画满了壁画的土室,赵亨跑到另一边,双手在墙上不停摸索,居然又有一道门打开了。

我惊讶地问:“你怎么知道这里还有门?”

他简单地回答:“碰运气,原路我们肯定回不去,洞口已经被堵住,还有一具僵尸等着我们。只有试试,看还有没有别的通道。”

不过,这道门后不再是密室之类的地方,而是一条漆黑的通道。

前面黑漆漆地,看不到一点光亮,我问他:“要继续走下去吗?”

他点了两下头。就在这个时候,我的手电突然黑了,没有电了!

“怎么办?没有电了?你的也快没了,一会儿我们看不见,该怎么走出去呢?”

赵亨握了握我的手,说道:“别慌,总有办法的。”他的手电还有光,可是光线也已经黯淡,估计支撑不了多长时间也会熄灭。

他带着我一步一步向前走去,地势好像渐渐走低,走到最后,这里居然好像一个地道,而且里面充满了潮气。

我的声音在洞里回响:“这里到底怎样才能走到头啊!这个地方到底是人工开凿的还是天然的?为什么选在这里呢?”

“一半天然,一半人工,选在这里的好处是因为这地方是在山肚子里,一般人根本看不到。”他稳稳的说着,一只手牵着我向前走。

脚底不时爬过一些细小的硬壳虫,洞里有股非常浓重的土腥气!

走着走着,赵亨头上的灯突然熄灭了。

四周陷入了一片黑暗。

“怎么办?看不到了?”我感到浑身有点冷。这里伸手不见五指,我只有旁边的赵亨可以依靠。

黑暗中,赵亨的声音轻轻说道:“别怕,红豆,我就在你身边。”

我难过地说:“也许我们永远都走不出去这里,我们会死在这里的。”

他轻轻叹了口气,停住脚步,转身抱紧我说道:“傻瓜,怎么会呢?我们吃了那么多的苦,难道都白吃了吗?不会的,我们一定能够走出去的。”

我轻轻说道:“你知道吗?刚才拿着三世镜的时候,我好像回到了宋朝。”

他“嗯”了一声。

我抬起头,虽然看不到他,却仍然说道:“在宋朝,我好想告诉你未来的命运,可是还没来得及说就又回来了,我总在想,到底是哪里出了偏差呢?为什么一次又一次让我回去?还有,刚才那墙壁上的画,好像寅娘,寅娘和金国的四太子又有什么联系呢?”

黑暗中,赵亨轻轻“唔”了一声,说道:“不知道。我们继续往前走吧。”

我想,大概他不愿意提及,于是也不吭声。他带着我继续往前走。

走着走着,眼睛适应了周围的黑暗,虽然不是很清晰,脚下的路也能够看得见。

又走了一段路,这个通道越来越低矮,尤其是上方的石头,怪石嶙峋。我们几乎都是猫着腰才走了过去。

不过走过这一段路之后,山洞里突然开阔了起来。上面是陡峭的山峰,峰壁上隐约还有一颗树,正扎根在岩石之间。

上方隐约可以看到一线天空,天空是深紫色的,非常美丽,还有几颗星星点缀。阵贞妖圾。

原来已经是晚上了啊!

又走了一段路,面前是一汪水潭横在前方。

除了这条水潭,再没有别的路可以到对岸。

而对岸,明显还有一个山洞向前方延伸。

我们停在了这里,看着平静的水潭,心里都有点忐忑,也不知水里有什么怪东西。

赵亨捡了一块小石子丢进了潭里,随即就有几尾鱼浮上了水面。

这些鱼长得又细又长,看上去貌不起眼。

赵亨又四处搜寻,总算在角落里找到一根树枝,伸进了潭水里。

这些小鱼好像不怕人,立即游了过来。

它们露出白森森的牙齿,咬住了树枝,寂静的山洞里传来“咔嚓咔擦”细碎的声音,令人毛骨悚然。

“这是食人鱼!”

赵亨点了下头,沉声说道:“没错。”他继续探着身子,尽量用树枝试探着水的深度,然后说道:“其实,这个水潭并不深,完全可以走过去。”

“那怎么行?水里有食人鱼,这种东西会要你的命的。”

“不然怎么办?我们现在没有退路,只有继续往前走,才有一线生机。”

我看着前面黑幽幽的山洞,犹豫不决,虽然想出去,可是想到水里都是食人鱼,又觉得害怕。

赵亨说:“这样吧,我尽量先用述职捉几条鱼上来,弄死它们,然后再丢进水里,看能不能把它们喂饱,这样的话,起码他们不会有肚量来吃我们的肉了。”

本来很可怕的事情被他轻松的口气说得也不是那么可怕了!我狐疑地问他:“这个方法可以吗?”

“试试吧!”

他这样说了之后,抽起树枝,那些食人鱼的牙齿还咬在树枝上没有放松,随着树枝一起被拎上来。

他将树枝上的鱼甩在了地上,然后抽出身上携带的刀子,一刀一个,在每条鱼身上都划了一刀,这些鱼流出了绿色的液体。

我不禁问他:“这些鱼的血居然不是红色,会不会有毒啊?”

“不知道,先看看吧。”他将这些鱼又小心地踢回了水潭里。

立刻,水面一阵波浪,从水底冒上来很多鱼,它们围着这些被划破的鱼,咔擦咔擦地咬起来,这种蚂蚁一样的沙沙声此刻听着让人头皮发麻。

没过一会儿,丢进水里的鱼立刻被吃光,只剩下几根白色的大骨刺在水面漂浮,看上去可怕极了!

我的心里暗暗发寒,真庆幸刚才没有贸然下去,否则被吃掉的只怕就是我们了!

赵亨如法炮制,又用树枝勾引了很多食人鱼上来。这些食人鱼也真是怪,大概是许久没有东西吃的缘故,只要是什么东西丢进去,都会一窝蜂地拥上来。到最后,水面上漂浮的白色鱼骨越来越多,赵亨从水潭里也骗不了一条鱼上来了。

“好了,现在我们可以过去了!”他拍拍手掌,故意语气轻松地对我说:“我看走出这个山洞,我们也一定可以走出去!”

他系好鞋带,又扎紧裤脚,然后脱下身上的外套,撕成两半,绑住了两条腿,然后弓着腰对我说:“来,上来,我背你过去。”

我连忙后退说道:“要你背干什么?我们一起走快点不就行了,你背着我,肯定会放慢速度的,到时候,想走快都不能。”

他转过脸,不耐烦地对我说:“别说废话了,不要在这里磨蹭时间。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