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70章 赵先生显灵/来自大宋的情人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赵亨指着剩下的那辆车说道:“那辆车是我们来时坐的车,另一辆车是令良父子来时坐的车。人一般会有一个习惯,在面临选择的时候,总是会不由自主选择自己比较熟悉的。昨天我们看到的是田立衡。如果是他开走了车,肯定会选现在剩下的这一辆,而不是令良父子的那一辆。”

我听了,不禁问道:“这只是你的推断而已,不见得吧。”

赵亨笑笑说:“等时间来证明吧。”

他拉着我上了车,我又想到一件事,我们开走了车,留下田立衡在这里,不知道要多久才能走出去。不由幸灾乐祸地说道:“最好让他迷路,饿死他才好。”阵木有划。

赵亨摇头说:“怎么可能呢?这条路我们开车进来也就一天时间,就算他用两条腿走路吧,最多三天就可以走出去了。”

我只有泄气:“是啊,死不了又要害人的。”

一路回去,赵家村是我们最先到达的地方。我们回了赵先生的家里,从里到外,从头到脚洗了个澡,又吃了一顿热饭,这才感觉人活过来了!

想起在山里的日子,真感觉是一场噩梦!

睡在从前赵亨的房里,我不禁和赵亨说起那天晚上在他家守着他的感觉:“……那时,你还是一个植物人,就那样躺在床上。当时我还想,真可怜。这么年轻就成了植物人……”

说到这儿,不禁想起了一片爱子之心的赵先生,声音不免低了下去。

赵亨摸着我的头发,低声对我说道:“别说了,我、对不起他。”

我没有问,因为我知道,他嘴里的他,一定是指的赵先生。

晚上睡着了,睡到半夜觉得很不安,突然就那么醒来了。

黑夜中,我睁着眼睛在床上躺了一会儿,身边的赵亨也发出匀净的呼吸声。我轻轻下床,打开房门,果然见到赵先生坐在客厅的主位上。

屋子里没有开灯,清冷的星光透进来,赵先生的一双眼睛炯炯盯着我。

“赵先生。”我又惊又喜。

赵先生却很不高兴的样子。

他沉声问我:“我问你,你打算就这样放过令良?”

我被他这句话问懵了,不知道怎么回答。

赵先生立刻又说:“令良手段阴险,害得我妻子跳楼,让我的儿子从小就没了妈。我和他的仇没完。当初那个商人的小老婆本来就不是什么好女人,她和那个黑社会头子无非就是吊胃口罢了。我给她用了符,也不过是提早了时间而已。可是令良却用那么卑鄙的手段对付我老婆。还说得好听,什么伸张正义。他当时图的就是我的天眼。”

“如今,他在赵亨身上下了蛊毒,虽然子蛊被你用药水刺激得跑了出来,可是赵亨身体的精血已经被子蛊快吸完了,我的儿子,你要是再不救他,他很可能就会随时死去。”

赵先生的话好像雷声一样,轰隆隆在我耳旁响起,我不禁摇头说道:“先生你别吓我,我不相信。”

赵先生厉色说道:“你不相信也得相信。你不信去试试。你去用一根针刺刺他的中指,放一点血出来,血的颜色一定很浅。”

我的心顿时沉到了底处,虽然还是摇头,可是心里已经相信了赵先生的话了。

自从出了动,就觉得他看上去很疲惫,心里还想着,是不是太累了,而且,被食人鱼那样咬了,肯定是需要一段时间恢复的,可是现在没有想到,根源居然在那条小蛇身上。

“那、那我该怎么办呢?”

赵先生一字一句地对我说道:“你听清楚了,赵亨现在气血不继,当务之急,你唯有先找到那条小蛇和母蛇,将这两条蛇研磨成泥,合成丸子给赵亨服下。可是这只能解一时,不能救一世。你在我书房里找到的那张药方,就是九转阴阳还魂丹,这药方珍贵非常,千万不要落到令良的手上。如今令良费尽心思要得到宋徽宗的手札,为的也是这和药方。你记住有情血一钱,就是你和赵亨的中指血汇和在一起。仇人血一钱,必须是令良的中指血。情人泪三钱和仇人泪三钱;也必须是你和赵亨的眼泪,还有令良的眼泪。云母粉我就不用说了,你也知道。忘川水一两。你自去阴司的冥河边取来就是。唯有绛珠草是生存在大罗仙境中,要想取得就必须下一番功夫。其他的绿萝叶|白兰秋兰、茉莉栀子花蕊等雨露霜雾,都再平常不过,你自己平时注意搜集就行。至于黑檀木盒子,想必你也已经知道了。你炼成了九转阴阳还魂丹,就可以给赵亨服下,到时候也就万事皆消了!”

赵先生说了这么大一堆,我只有拼命努力记下,到最后,突然想到赵先生还从未教我们炼过丹,于是又连忙问道:“先生,我该怎么炼呢?放到盒子里以后怎么办?”

赵先生叹气说道:“你是李家的人,炼丹的事情还要我来教吗?”

我莫名其妙,赵先生这么说,之前那马脸老鬼也这么说,可是我真的不知道怎么炼丹好不好。

我不由弱弱地说:“先生,我很笨的,你教教我吧。”

赵先生摇头说:“教不了,这种事情要靠悟性的。”

我正准备再问,赵先生摆摆手,一下子就不见了。

“赵先生……”我喊着赵先生的名字,突然听到赵亨在喊我:“红豆、红豆,你怎么了?醒醒,醒醒啊!”

我睁开眼睛,这才明白自己是做了一个梦。

赵亨看着我,双眉微微皱着,为我感到担心:“你梦到了什么?一个劲地喊着我爸的名字。”

我看着赵亨,想起了赵先生梦里告诉我的话,说他被子蛊吸血,气血亏虚,身体也变差了。我立即下了床,拉开抽屉找针。

赵亨在我背后莫名其妙地问我:“你怎么了?你要找什么?”

“找针。你们家的针在哪里?”毕竟,赵亨只是一个男人,他的房间里怎么可能有针呢?

他穿着睡衣下了床,走出去,过了一会儿回来,把手里拿着的针递给我:“给,大半夜的你找什么针啊?”

我抓住他的手,找到中指,刺了一下。赵亨叫了一声,缩回了中指,不解地看着我:“你要做什么?红豆,你是不是入了魔怔了!”

他伸出手摸我的额头。

“别闹,我不是入了魔怔,把你的手给我。”我握住他那只被我刺了一下的手,看他的中指,指肚白白的,没有任何红点或者血迹。

想是我下手太轻,我拿着针,咬咬牙,又是一针狠狠刺了下去。赵亨大声叫了一下。想抽回手,可是这次我浑身的力气都用来抓住他的那只手,哪里容他抽回去?

我用力挤着他的指肚,好不容易才挤出几滴血出来,颜色果然浅浅的,好像掺了水一样,一点也不殷红。

放开他的手,我心里一阵悲哀,感到难过极了!眼睛也不由湿润了。

我眼泪汪汪地看着他,喊了一声,一下子抱住他哭了起来。

赵亨惶恐极了,连忙哄我:“红豆,你怎么了?别哭,好,我让你多刺几下好不?我又没有怪你,你哭什么啊?”

我断断续续地把梦中赵先生的话告诉了他,哭着骂道:“该死的令良,这样害你,怎么办,现在子蛊跑到了田立衡的脑子里,早知道这样,昨天晚上就应该抓住他。现在到哪里去找田立衡啊!还有令良也是的,他手里的那个核桃从来不离身,我又怎么去得到那个母蛊呢?”

赵亨听了沉默半晌,然后安慰我说:“别哭了!生死有命,富贵在天。要是我真的命薄的话……”说到这里,他也说不下去了。

“不,我一定要想办法弄到子母蛊,也要想办法炼成九转阴阳还魂丹。”我抬起头,坚定地对赵亨说:“上天入地,我也要想办法。”

赵亨唇边轻轻翘起,他亲昵的抱住我,低低说了声:“好,那我以后就全靠老婆大人了!”

我的脸不禁红了,说话也像蚊子哼哼:“什么老婆大人啊,人家还没有嫁给你呢?”

“这是在怪我没有向你求婚吗?好吧,老婆大人,嫁给我吧!”

“哪有像你这样在床上求婚的?”我不禁一脸的黑线,又羞又喜地推开他。

他抱住我,故意坏坏地说:“在床上求了婚就可以直接入洞房了。这样可以省去好多步骤了。老婆,我们已经浪费了太多的时间l,答应我吧,答应我吧。”

晕,他抱着我,居然好像小孩子要吃糖一样,给我撒起娇来了!

心里好像有多烟花绽放,我情不自禁裂开嘴笑了起来,嘴巴里说的话却依然不肯答应:“不行不行,我不答应,没有鲜花和戒指,我嫁给你干什么?”

“要鲜花和戒指干什么?那些东西又不能吃又不能穿,鲜花总会凋谢,戒指不过是一块石头而已,花那么多钱买两样废物你不觉得浪费吗?我把我这个人都给你了,你还要那东西干什么?”

他说着说着,整个人就缠上来了,他的气息在我的耳旁轻轻吹拂:“红豆,我想要你很久了,和我在一起好不好?”

我的心里早已经一百个一千个一万个答应了,可是嘴唇哆嗦着就是说不出来。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