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71章 半夜黑影/来自大宋的情人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他好像有着用不完的精力,男性的气息瞬间夺走了我所有的思绪,主宰了我的呼吸。我的身体不由自主再度柔软了下来,被他牢牢地抱在臂弯里。

他用尽全力抱紧我,好想要将我嵌进他的身体里一样。

无数过往的画面在我的脑海里交叠重现,就好像电影胶片!

想起第一次的初识,想起那一夜撕心裂肺的别离。

携手同游夜市的甜蜜,惊慌逃脱玄武龟的追击,一幕幕在我眼前,甜中带苦,喜中又带着悲。

我俩的呼吸交织在一起,世界仿佛只剩我们。

过了很长时间,我激动的心跳才慢慢平息。

想起一件事,我不禁用手指戳着他的胸膛,仰着脸看他。他闭着眼睛微微喘气,嘴角弯弯的,带着满足的微笑。

我噘嘴问道:“你老实告诉我,你之前到底和几个女孩子好过?”

他睁开眼睛笑眯眯地看着我,嘴角的上翘更加抑制不住:“傻瓜,你怎么会这么想?”

“那你,那你……”我哼哼了半天,虽然脸上觉得发烧,终于还是说了出来:“那你怎么表现得这么熟练,好像……好像有过很多次一样。”

我暗暗咬着牙齿想,要是这个家伙敢和其他女人有过很多……很多,我就……唉,我也不知道了!要我从此以后不理睬他好像也不可能了!

他连忙向我解释:“没有没有啊!红豆你别误会,我真的和别人没有的。”

“那,那上次那个什么莹莹的?她是什么人?”

哼,早就想问了,就是一直不好开口,这下总算可以问出来了!

“那都是从前的事情了,你问这个干什么啊!我保证,我在你之前真的没有其他女人的。真的真的,别这样了,老婆,给我留点面子啊!”

他抱着我好像小孩子一样撒起娇来了!

我哭笑不得,却故意板着脸说:“谁是你老婆了!我可没有答应嫁给你!”

他委屈地说:“我们都已经这样了,你还不肯当我老婆?那你还想和别的男人去亲热?”

他说着说着居然又压在了我的身上,双手按着我的手臂,不怀好意地说:“你居然想红杏出墙,那我就再给你一点颜色看看,看你还敢不敢有出墙的心思?”

说着他就低下头来,轻轻咬噬着我的肩膀。心里的弦好像被什么轻轻拨动一样!浑身酥麻!可是身体的某处依然火辣辣地疼!

“不要不要,我怕了你了,饶了我吧。”我不禁满脸通红地求饶。

好在他也只是逗逗我而已,随即翻下身来,笑着刮了一下我的鼻子说道:“逗你玩的,我知道你是第一次,受不了的,你放心,我不疼你,谁来疼你?”

可是我还是不放心,他这样子摆明是不想正面回答我的问题啊:“那你一定在撒谎,要不然你怎么懂得这么多?”

他终于举械投降:“好吧好吧,我告诉你。”他轻轻在我耳边说了几句,我不禁睁大了眼睛,满脸通红,捏着拳头在他身上锤了几下。

这个坏人!居然这么早就图谋了!。【谜底见本章作者有话说】

可是接下来,他继续做了一件非常二的事情。于是我决定,一周之内不理他。

我和赵亨在赵家村的老屋里住了三天就呆不住了。因为在这三天里,我们接连听到了好几件糟糕的事情。

先是听说村里有人家里晚上丢了鸡鸭。接着第二天就听人说,晚上起夜的时候看到了鬼。赵先生虽然已经去世,可是因为从前名声在外,还是有人找了过来。

第三天白天的中午,赵家村的村长就来找赵亨。

村长是一个五十多岁的老人,辈分上和赵先生同辈,赵亨要喊他一声三叔。因为做人厚道热心,村长这位置本来就劳心劳力,自然村里人就公推了他来做。

中午的时候,我和赵亨刚起床,这几天,我都觉得赵亨脸色苍白,看上去很虚弱,心里担心,想着是不是应该找一点补血的食物来做给他吃。

赵家村的菜基本都是自给自足,要想买到阿胶燕窝之类的贵重食品就要进城去。

我选择的是最简单的食物,诸如猪肝、木耳、芝麻之类的。

我剁了肉糜,挖去香菇的蒂部,将肉糜和红枣泥搅在一起填进去,然后放在锅里隔水蒸熟,这道做出来既不会油腻,也能够补铁。

此时,我正在厨房里给赵亨准备中午的菜。

赵亨在背后缠着我,不住在我的脖子上亲亲咬咬的。

村长站在赵家大门外,高声喊道:“大侄儿在家吗?”

赵亨听到村长在外面喊,连忙答应着走了出去。

村长说得很客气:“有点事情不知道你能不能帮忙。”

“您说吧,什么事情?”

我听到赵亨请村长进了堂屋坐下。阵斤有技。

村长的嗓门非常洪亮:“这两天你也应该听到了,最开始是十八家里,晚上丢了两只鸡鸭。接着第二天晚上就有人看到鬼。唉,也不知是不是因为你爹不在了,所以这些鬼鬼祟祟地又跑了出来。从前可是没听说有这些事情的啊!”

“是谁看到了鬼?他人现在在哪里?村里没谁被吓到吧?”

村长的声音躲躲闪闪的:“是老六家里,你和我一起去看看吧。”

我一边听着,一边加快完成我手里的事情,然后洗干净手对赵亨喊道:“我也去。”

我连忙跑到堂屋里,笑眯眯地对村长打了一声招呼。

村长上上下下地打量着我,赵亨对村长介绍我说:“这是红豆,她外婆就是刘家村的刘三婆。”

村长立刻睁大了眼睛问:“就是那个能帮人走阴的刘三婆?”

我点头说是。

村长立时喜笑颜开:“那好啊,你外婆厉害啊!前些日子听说你外婆而已过了世,我还想着真是可惜了。如今这世道,懂得这些的人一个个都走了。看来,你们俩这是继承了衣钵啊!一起去,一起去看看。”

赵老六的家在赵家村是有名的富户。他因为养殖肉鸡发家,家里一栋楼房是去年翻新才盖的,为了方便看守自己家的养鸡场,他选在了离村较远的地方。

养鸡场占地比较大,足足有三百多平方那么大。

一路走过去,迎着风就闻到了一股鸡屎味。

村长摇头说:“这个赵老六,幸亏当初这养鸡场离村子里远,要不然,闻到这股臭味,人都没法吃饭了!”

确实,鸡屎的臭气太难闻了。

在我们这地方,尤其是以族姓聚居的村子里,大白天的家里有人,一般来说根本不关门的,可是此刻赵老六家的门却是紧闭着。

村长的嗓门很大,还没到门口就喊了起来:“老六老六,来人了,赵阴阳的儿子来了!你快开门!”

赵阴阳就是村里人对赵先生的称呼。

接着,立刻有人打开门,一个四十多岁的矮个子男子,一脸笑容地出来了。

他上前点头哈腰地对村长和赵亨招呼:“哎呀,村长,你怎么把大侄子叫来了!”他从身上掏出一包烟,递给了村长和赵亨。

村长接过烟,别在了自己的耳朵上,四处看着他的屋子,大嗓门震得屋子里咚咚作响:“你家里婆娘和儿子呢?都跑哪里去了?”

赵老六皱着脸,苦哈哈地说:“我老婆带着孩子回娘家去了,昨天晚上那样一闹,哪里还敢呆在家里啊!”

“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啊?”赵亨说。

赵老六紧张的左右看了看,一只手拢住嘴巴,神秘兮兮地说:“我家里昨晚来了一只吸血僵尸,差点吸了我的血。”

我一听吸血僵尸,浑身的细胞立刻集中了注意力,问他:“你怎么知道是吸血僵尸?莫非你亲眼看到呢?在哪里?是什么时间?”

赵老六看了我一眼,眼里露出许多问号。

村长立即指着我对他说:“你可不要小看了,这是刘家村刘三婆的外孙女,你赶快和他们说说。这一早上和我突然那么一讲我都没会过来,要不你带我们直接去现场看看。”

赵老六立刻点头说好,他站起来打开自己家的后门,一边带路一边说:“我每天晚上都要去鸡场给鸡添饲料。昨天晚上我不是照常起来了嘛……”

他的家是一栋楼房,后门打开就是可以看到鸡场,中间隔着大概20多米。

这中间的一段路上长满了野草,平时也没人来到这里,从他家楼房上可以直接看到养鸡场的动静。

整个养鸡场用围墙围了一道之后,墙头上还用一些碎玻璃插了上去,以防止有人偷鸡。

养鸡场里面收拾得也很干净,还安装了很多现代设备,赵老六在这一点上很舍得花心思,所以他的鸡到目前为止没有得鸡瘟,收入也占村里的为首几名。

半夜的时候,他照例起来去一趟鸡场,检查一下鸡舍的食物和水,还有温度和清洁。

走到半路的时候,他就听到一阵鸡叫声,好像是鸡群里有了不小的骚动。

此时天气暖和,他还担心是不是黄鼠狼偷跑进去了。

赵老六的胆子大,加快了脚步。

他轻手轻脚打开了养鸡场的门,鸡叫声越来越热烈,就好像沸腾的开水一样,随时都会漫出来。

头一眼,他看到的就是鸡群活动的场地,已经从鸡舍里跑了几只鸡出来了,咯咯地拍着翅膀在草地上飞舞,明显受到了惊吓。

晚上的月亮非常明亮,他清清楚楚地看到了一个巨大的黑影躬着身子在他的鸡舍里。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