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72章 僵尸重现/来自大宋的情人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鸡舍里光线昏暗,赵老六看到自己的鸡飞扑着翅膀往四处逃散,这人的身影映在墙上,莫名的就有种诡异。

除了母鸡受到惊吓的声音,还有一种奇怪的呼哧声,好像过年吃着大骨头,吮吸着肉汁的声音。

一只母鸡丢出来,在地上扑腾了几下,随即就一动不动了!

又一只母鸡被丢在一旁,也是扑腾了几下就没动了!

接着,三只、四只。

赵老六的心都抽紧了!自己辛辛苦苦养大的鸡自己都舍不得吃,就这样被一只两只的弄死了?

他看看门口,那里长年放着一根木棒,为的就是预防有偷鸡贼。

赵老六两步跨到门口,拿起了木棒,正要大叫一声,黑影转过身来,苍白的皮肤,一双绿幽幽的眼睛,嘴角还滴着血。赵老六只觉得一颗心都要吓得裂开了,他手一松,木棒掉到了地上,裤子里一热,一股湿淋淋的液体就流了出来。

这个黑影伸出了双手,一双指甲伸得老长,慢慢地走向他,双手掐住了赵老六的脖子,指甲都已经陷了进去。

他心想,完了完了这次肯定是要死了,结果,鸡舍里配种的一只大公鸡突然叫了起来。这只黑影听到了鸡叫,立即浑身一震,然后放下了赵老六,快速地翻上了墙头,然后不见了。

赵老六一边说一边带我们去了鸡舍,鸡舍里的鸡已经都跑到草场上来了,鸡舍反而空荡荡的,只有地上到处洒着的鸡血和零落的鸡毛,彰显了这里曾经发生过一场骚乱。

村长说:“你也不要危言耸听啊,这都什么年代了,还吸血僵尸,会不会是你自己想多啦!”

赵老六苦着脸说:“哎哟我哪里敢胡说八道啊,我还想我们家的鸡能够顺利的卖出去。您看我那十几只死鸡。他一晚上就把那些鸡的血全给吸光了。”

“您怎么就知道那是僵尸不是人呢?会不会是您自己吓自己?”

“绝对不会,你看我家的墙头,上面都是插着玻璃的,我眼睁睁看着那家伙翻了个跟头跳出去。要是普通人,能那样跳出去身上一点伤都没有?”

赵亨蹲在鸡舍的地上看了看地上的痕迹,又顺着脚印出去,到墙边看了看。那一行脚印歪歪斜斜的,看上去也没什么特别的地方。

赵亨问他:“那些鸡你处理了没有,要是没有的话就带我们去看看。”阵宏系技。

赵老刘摇头说:“发生了这事情,我老婆吓得连忙带着孩子回了娘家,我一个人也离不开鸡场,那死掉的十几只鸡还放着来不及收拾。”

他带着我们到了鸡舍旁的一个棚子里。

这里是个简易的厨房,门口有一个竹篓,篓子里堆着一堆死鸡。赵老六从竹篓里拎出一只鸡给我们看:“你们看看你们看看,这鸡都瘪了,身上一滴血也流不出来了吗,这不是被吸干了血是什么?还有这里。”

他抓着鸡脖子,翻开脖子上的毛给我们看:“这里几乎被咬断了,这不是僵尸咬的是什么咬的?听说僵尸就是喜欢喝血啊。”

抓在手上的鸡确实就好像赵老六所说的,伤口处居然没有一滴流出来,而且鸡脖子几乎都要被咬断了,只有一小截皮肉连在那里。

那只鸡翻着白眼睛,绿豆一样大的眼珠子死死地盯着我。

赵老六遗憾地说:“唉,这么多鸡我也吃不完啊!我担心会不会染上尸毒,打算都给埋了。”

赵亨拎起那只鸡,没心没肺地对赵老六一笑:“尸毒?正好,我拿回来仔细研究。要是尸毒,我就帮您埋了。其实您也不用担心,这僵尸今天晚上不见得还会来您家。”

赵老六非常大方地说:“我说大侄子,你可不要胡说啊,人命关天啊!你老子我是知道的,那是一个厉害人物啊,你要是有你老子的一半本事,我也就放心了。我是命大,昨天晚上才能逃脱。再来一次,不见得就那么好运气了!”

赵亨自信地笑了笑说:“六叔,您放心,这僵尸啊,今天晚上不会来您家里了!我立马就帮您灭了这僵尸,怎么样?”

我看了一眼赵亨,不明白他为什么这么说。目前连个僵尸影子都找不到,他怎么居然吹牛皮?

赵老六半信半疑地说:“你别开玩笑,我自天晚上是不敢住在这里的。你真能帮我灭了这僵尸?”

赵亨点点头说:“是啊,我爸虽然不在了,可是我们总是村子里的人,村里人有事,不能不管啊!至于我爸的本事,就算没有全会我也学了一点皮毛。对付您这一点事情,算不了什么?”

村长这时候咳嗽了两声,斜着眼睛,似笑非笑地对赵亨说:“大侄子,你老子的本事我们都是知道的。不过好像没听说你学了什么。你也不要托大了。我看咱们还是双保险。你人也来,我也去叫村里一些年轻男人来,免得你出事,我们也对不起你老子。”

村长这话明显是对不相信赵亨,所以才想的这个法子,好在话说得好听。赵亨点头笑道:“也行,您既然一心为我们着想,那就这样办。”

当下,我们就离开了赵老六家。

回到家之后,赵亨拎着那只鸡丢进了厨房,要我把鸡剁了给他做红烧鸡块吃。

我问他:“你不怕有尸毒?”

他非常无耻地回答:“怕个鬼哟,我是想吃鸡肉才这样说的。”

我问他:“你说六叔看到的僵尸会不会是就是我们在山上看到的那具僵尸?不过奇怪啊,他为什么听到公鸡叫反而会放开六叔呢?”

赵亨摇头说:“我也不知道,看那脚印,倒像是人的脚印。我们村子附近也没什么山。如果真是那个家伙半夜从山上下来,很有可能是饿了,听到六叔家的鸡叫声,所以才临时起意。我还在想,他要是放开了六叔会往哪里跑,刚才我仔细看了看脚印,那脚印不是向着山上的方向,是往我们村子的方向。我担心他已经躲在我们村子里。”

“你说得也对,你们村子那条河旁边好几个破棚子,是得趁着白天去找一找。到了晚上又是他们厉害的时候了。”

赵亨点头说:“快点做饭吧。吃了饭就去找村长。”

村长的办事能力非常厉害,我们到村长家的时候,二十多个年轻力壮的男人拿着锄头和扁担已经陆陆续续地来了村长家。

村长很严肃,对他们说:“老六家出事了,进了一个贼,这个贼有可能还藏在我们村子里,不过他身上可能带有很厉害的武器,大家跟着小赵先生,听小赵先生的指挥,找到了这个贼之后可不能贸然行动啊!要不然,出了事情你们自己负责啊!”

有不怕事的人当场就喊了出来:“叔,您也不要遮着掩着了,六叔早就嚷开了,说他家鸡棚里昨晚进了一只吸血僵尸。这都什么年代了,还吸血僵尸,要是真有,我倒想见识见识。”

村长立即虎着脸说:“别胡说,咱们是唯心主义,不信那些神神鬼鬼的。也不许到外面瞎说,听见吗?反正你们听我的准没错。”

赵亨偷偷和我说道:“村长可真逗,要是不信邪,他到我家找我干什么呢?”

我偷偷捅了他一下,示意他正经一点。

村长训完话之后,一行人就浩浩荡荡地出发了。村子里的人都知道是为了捉贼,各家都站在门口观看,比过年还要热闹。

正如赵亨所说,能够藏人的地方也就是靠着河边的几个破棚子。

赵家村要想到外面去,只有过了这条河才能过去。

河边原有的几个棚子,一个是给人搭了歇脚的,一个是茅房,还有两处是放船的地方。

这里一共有两条船,一条船是村里的,供大家使用。一条船是赵先生自己预备的,平时供自己夏天去乘凉,下河摸鱼。从不给村人使用。

后来我才知道,第一次来赵家村的那天晚上,赵先生早就知道我们要来的。他早早就到了河对岸等我们。之所以要害得我们大家掉进河里。也是为了看我们三个人的反应。

当时,我和外婆、张帆三个人,他不知道谁才是阎君说的人。是张帆救了外婆上岸之后,赵先生才判断出来,我就是阎君说的可以救他儿子的人,所以才要求我留了一晚上。而他跟着外婆去降服玉娇。

茅房是藏不了僵尸的,这个根本不用想。僵尸和鬼一样,都很惧怕这些秽物。供人歇脚的棚子也是一眼就可以看得到里面,剩下的只有两个放着船的棚子了。

自从赵先生不怎么住在赵家村,这条船几乎也是长期放在了棚子里。

我们首先走近的就是这个棚子,棚子四周长着芦苇,走近棚子里,竹子扎的门半遮半掩。

其中一个胆大的大大咧咧走了过去,一下子就打开了棚门。里面一条船底朝天地放在棚子里,船底重新刷了一层亮亮的桐油。看着好像什么都没有。

当下就有人转身,继续往另一个棚子里去。另一个棚子就在对面一百多步的距离。

赵亨当即也立即转身走过去,我则慢慢地落在了后面。

有脚快的人立即也拉开了另一个棚子,棚子里同样空荡荡的,此时,那条船正停泊在河边。

“这里没有啊!会不会搞错了,贼早就跑了!”当即就有人喊了过来。

就在这时,我感到脑后一阵凉风袭来。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