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73章 毒蛇入脑/来自大宋的情人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本能的反应促使我立即闪开,然后回头。

一张苍白如鬼魅的脸,一双绿幽幽的眼珠子瞪着我,他瘦长的五指伸出来,形同厉鬼,本来打算扼住我的脖子,却在我回头的一霎那愣了一下,微微往回缩了一下。

我也愣住了,这个人竟然是田立衡!

是田立衡!

他怎么成了这样一付鬼样子啊!

虽然还是田立衡,可是好像从地狱里爬出来一样,整个人已经完全没了人形!干瘦苍老,双颊凹陷,好像一下子换了一个人!

虽然我们开走了车,但是有些食物带不走扔在了原地,要找还是可以找得到的,怎么他就好像是饿了十天半个月的样子呢?

他的一双眼睛就好像看到猎物的野狼一样,饥渴的眼神恨不得一口吞掉我。他的头发已经盘结打卷,一络一络的,而且一下子变得好长,披在了肩头,显得更加像一个从深山老林里跑出来的野人。

仅仅只是愣了一下,他的双手又伸了过来,一把擢住我的肩膀。他的手指好像鹰爪一样,深深地嵌进,压制得我都不能动弹。

他咬牙切齿地瞪着我,只说了两个字:“是你!是你!”

我莫名其妙极了!同时也害怕,看着他一双鬼火幢幢的眼睛,我用力振起左臂,挣脱了他的束缚,从怀里拿出早已准备好的定身符,大声喊了一声:“定”

定身符贴到了他的额头上。

他立即停住不动,一双眼睛愤恨地瞪着我,双手不住颤抖。我瑟缩地退了一步。看他的样子,似乎我的定身符并不能困住他很久。

与此同时,赵亨和其他人也听到了这边的动静,也没有继续搜索那棚子。急忙向我跑了过来。

我也连忙向赵亨跑过去,无论此时,远离田立衡才是最正确的选择。赵亨已经跑了一半,突然看着我,眼睛睁大了,大声对我喊道:”红豆,快躲开!“

我明白,身后的田立衡肯定动了。于是立即往旁边退开,眼睛向一旁扫过去,只见田立衡额头上符纸缓缓飘了下来,他身形暴动,突然贴近了我伸出手,再一次抓住了我,然后飞快地沿着河边向前奔去。

他的脚步快若异常。一瞬间掠出了十几米远,赵亨和其他人在后面追着喊着,没一会就被丢出去好远。

我的右臂被他扯得生疼,双腿也跟不上他的速度,几乎是在地上拖着,不一会儿,鞋子都磨破了。他嫌我拖慢了他的脚步,又把我夹在肋下向前继续跑。

跑了一段路,远离了赵家村,此地是一片荒地。我觉得他的身子慢慢开始颤抖,好像风中的树叶一样。

我抬起脸看着他,只见他脸上的肌肉虬结颤栗,双唇猛烈抖动,好像在忍着极大的痛苦一样。最后,他颤抖得越来越厉害,好像筛糠一样。

他终于把我丢在地上,抱着自己的脑袋拼命地嚎叫起来,叫声听着就好像两只势均力敌的野兽搏斗时,发出的垂死喊声。充满了仇恨。

看着他蜷缩成一团,在地上滚来滚去,痛苦低吼,大声呻吟的样子,我觉得心里痛快极了!

他也有今天,绑架了我外婆,害死了我舅舅,现在这样,也算恶有恶报。

我连忙爬起来想往回跑,在地上疼得打滚的他却一跃而起,抓住了我的后背。

他按住我的肩膀,眼睛里闪着凶光:”快,救我,你可以的,只有你可以救我。“

我摇摇头后退,不明白他为什么说出这话。我可不知道怎么救他,我不知道他为什么疼痛,就算可以救我也不会救。

突然心里一动,想起我和赵亨离开山洞前的那条小蛇,那条小蛇我是看着它钻入了田立衡的耳朵里,难道说?……

想到这里,我的心里一阵毛骨悚然,不敢继续想下去。

他按住自己的额头,又开始低吼起来。

借此机会,我连忙甩开他。再次从身上掏出一张定身符想定住他,可是他随即扯下定身符,狞笑着对我说:“别白费时间了,这个对我没用。”

慌乱之中,我捏了口诀指着天,大声喊道:“大德天雷咒!”

晴空中一声霹雳,田立衡呆在了原地。

我急忙继续跑,跑了几步,我的身后又响了脚步声,他好像一阵风一样掠过来拦住我,露出牙齿,森森地看着我说:“没用,我告诉你,这些对我都没用。你想逃?没门!你说,快说,快把这个该死的东西从我的脑子里弄出去!”

他的脸扭曲变形,一双手再度伸过来,狠狠掐住了我的脖子。我拼命的挣扎,双手下死劲地想掰开他的手指,却完全掰不开。

我只觉得完全呼吸不过来,双腿急忙乱踢乱蹬,每一脚都踢在他腿上,好像踢在水泥柱上一样,硬邦邦的。他完全没什么反应。

我只觉得眼前发黑,脑子里空空的,呼吸不到一点空气。我想这次我大概是真的要死了!只是这样死未免太容易了!

我还没有来得及炼九转阴阳还魂丹,还没来得及和赵亨好好享受一下二人世界,就这么死了我实在是心有不甘。

转过气来的时候,我置身在一片小树林里。这片树林是这条河的上游,我曾经顺着这条河步行,回到五亩地附近的外婆家。阵上阵划。

田立衡盘膝坐在我身边,牢牢盯着我。他的手放在膝盖上,我注意到他的指甲也是非常长,还打着卷。这种变化让我心里惊讶极了!据我所知,再怎么快,三两天的时间,指甲也不应该长这么长啊!

“你醒了!”他幽幽开口,声音尖锐极了,好像破锣一样。我急忙从地上爬起来。

他又开口说道:“不要想着跑,你现在是跑不过我的。”

我明白,以他现在的速度,我的确跑不过他。我暗自命令自己镇定下来,也和他一样盘膝坐好。面上还装作很平静的问他:“发生了什么事情?你怎么变成怎样?令良父子呢?”

他冷笑着看着我,森森的说道:“你还问发生了什么事情,你们走的时候不是都看到了吗?”

他指着自己的脑子,咬着牙齿对我伸长了脖子,恶狠狠地说道:“拜你所赐!这里,就是这里,有一条蛇从我的耳朵里钻了进去,它在我的脑子里时时作怪,每天喝我的血,吃我的脑汁,搅得我无法入睡,我每时每刻都在疼痛,疼痛发作起来,身上的每一根骨头都好像被它咬住一样?浑身的血都要往脑子里涌,那种血液倒流的滋味,你能体会得到吗?”

我摇头表示不知道,心里却在发抖!

这样的小蛇在他的脑子里作怪,当初在赵亨的身体里,他是怎么忍受过来的啊?该死的令良!我恨死他了!

他一步步逼近我,突然揪住我的衣服,逼视着我:“帮我,我知道你可以帮我,是你,一定是你,我看到你递给他药水喝了。要不是你,赵亨也不会在那个时候吐了出来,我是你们害的,要是你不帮我,我就杀死你,然后再来杀死你的情郎。”

我才不愿意被他威胁了,我极力挣扎着,他的手腕冰冷极了,我一碰到就赶紧松开,根本不愿意再接触。

我对他说:“你怪我有什么用?我没有办法,我也不知道该怎么让那条蛇钻出来,我不会。要找要算账你应该找令良,这是他养的蛇,也是他做的蛊,你去找他。”

“我要是能够找他我还用找你吗?你会,你一定会。我告诉你,你不会也得会,否则我就杀死你。”他愤怒的低吼着,一双手再度掐住了我的脖子,却没有缩紧。

我被他掐得难受极了,咳嗽着说道:“我就是不会,你杀了我吧!”

就算杀了我,我也不会救他的。

他愤怒得低吼了一声,一拳头打在我身旁的草地上。

突然,他一把撕开我的衣服,鼻子里呼哧呼哧喘着粗气。他阴笑着说道:“杀了你?我才不会,杀了你,谁帮我弄走这条作恶的东西?你既然不肯,我就先上了你再说。我睡了你,看你的男人还会不会理你,就算肯要你,你也是被我睡过的了!”

他用力按住我,一只手腾出来往下拉扯我的裤子,又一边解开他自己的裤子,眼看他马上就要掏出他那丑陋的东西,我急忙闭着眼睛喊道:“不要,我答应你。”

他没有反应,一只手依然在我身上游走。

我一边用力躲避,一边尖声大叫:“我答应你,我帮你,我帮你!不要碰我了!”喊出这句话以后,好久没有动静。我睁开眼睛,才看到他镇定自若地又穿好自己的裤子。

他阴沉着脸对我说:“你答应就好,记住你的话。”

他站起来,又拉我起来。

我问他:“放开我,你要带我去哪里?”

他回头盯着我说:“在我解开这条蛇之前,你要和我在一起,否则的话,你溜走了,我去哪里找你?”

“不行。”我连忙拒绝道:“药方我记不清楚,我要回去看看药方。”

“别骗我,你会记不住药方?不要想着敷衍我,否则我去杀了赵亨。”

“是真的记不住的,药材哪些我知道,可是配药的时候,每味药材的比例多少我哪里能够记得那么清楚?我都是照着药方来的,况且,赵亨的蛇是钻进了身体里。你的蛇是钻进了脑子里,我还要回去查查,看看那些药对于你有没有副作用。”我信口胡诌,只是希望他能放我走。

【赵亨的二货事见本章作者有话说】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