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74章 张老先生去世了/来自大宋的情人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田立衡半信半疑地看着我:“好,你说是哪里,我和你一起去。”

“不行,不在这里。再说你现在这个样子好像鬼一样,我才不和你在一起丢人现眼了!”

听到我这话,他生气了,眼睛眯了一下,露出凶光。怒气冲冲地揪住我的衣领说:“你是不是很高兴看到我现在这样?说,是不是你和令良父子合谋在一起害的我?”

“你胡说八道,我要是和令良父子在一起合谋,赵亨还会被他们下蛊吗?你这样子怪谁?如果不是你贪心,一定要去那座古墓,一切都不会发生,我舅舅也不会死。所以,现在这结果是你自己咎由自取。”

田立衡被我的话愣住了,他气愤地对我龇开了嘴巴,我惊讶地发现他两边的门牙突然好像僵尸的獠牙一样老长老长,我吓得后退了一步,一下子坐到了地上。

我浑身都冒出冷汗,田立衡,这、他这是已经成了僵尸了?

难道说,他被山洞里的僵尸咬了?那么那具僵尸又去了哪里呢?

我坐在地上惶恐地看着他,手脚冰凉,心里急速地想着所有对付僵尸的办法。

这家伙很快冷静了下来,他一把抓住我说:“你别想和我玩心眼,以为我不能杀你,又用这些话来刺我。我告诉你,在你没有替我弄走我脑子里的东西的时候,不要想着我会放过你。”

我镇定了下心神,想到他现在不敢杀我也是好事情,我最怕的就是他一口咬在我身上,到时候我也会变成行尸走肉。

我才和赵亨在一起,如果因为这个而分开,想想才是心有不甘。

不过转念一想,田立衡要我弄走他脑子里的蛇也是好事啊,这条蛇吸走了赵亨的精血,本来我就要想办法捉住这条蛇的。

赵先生在梦里曾经和我说过,先治标,后治本,让田立衡配合我取出这条蛇是最好不过了,要是可以的话,我还希望他能帮我对付令良,得到令良手里的母蛇。

想到这里,我立即正色对他说道:“你放心,我一定帮你把这条蛇取出来。不如我们一起来合作吧。”

“合作什么?”他阴沉沉地盯着我。

五月的天气虽然已经炎热了,可是和他呆在这片小树林里,还是感到有一股阴寒之气。

我深吸一口气对他说:“我们一起对付令良父子。现在他是你的仇人,也是我的仇人。我们一起合作扳倒他们。”

田立衡看了我一下,点头说道:“好,敢对我下阴招的人,我也一定不会放过。”

我的心稍稍放松了下来,连忙又说:“可是现在你必须让我回去告诉赵亨,要不然,他会不放心我的。”

田立衡想了下,点头说:“那我就跟着你,直到你给我配好药为止”

我真是烦透了,想到身后还要跟着这么一个定时炸弹,偏偏我的定身咒和大德天雷咒对他又没用。我忍了忍,对他说:“你总要给我时间去买药材,我还要花时间熬制啊,也不是眼睛一闭就能出来的。”

田立衡想了想,点头说:“那我放你离开,不过你要抓紧时间,记住,我可是随时在后面看着你的。”

想到这样一个怪物盯着我的背后,随时都有可能会扑上来咬我一口,我就感到不寒而栗。

我连忙往回走,一边走还一边不时回头,生恐他真的就在我后面咬我一口。走出一里多地。我就就看到了赵亨。他不知从哪里借了一辆摩托车,偕同村里其他的几个小伙子,一起骑着车一路找过来。

看到我,他立即停下车子,赶到我身边问我:“红豆,你还好吧?那家伙呢?他有没有把你怎样?”

他一脸急色,声音都有点颤抖,我摇摇头对他说:“没事。我不要紧。”

“那个家伙呢?”

“他跑了!”我不想让他去找现在的田立衡。田立衡现在充满了危险,万一不小心被他咬了一口,一定会没命的。

村里的其他人这时也下车来问我田立衡的去踪。我想了想,同样也隐瞒了他的去踪。对于这些普通人,就更不能让他们往枪口上撞了。

回去之后,村长就问我到底是什么一回事,他们看到的到底是不是僵尸。

我想了想说道:“也许是僵尸,不过这话现在不敢乱说,万一传出去会说我危言耸听的。让村里人都小心一点就是。”

赵老六感到担心:“那他要是再来我们家喝我的血怎么办啊?”

村长拿着筷子刷了他一下,教训道:“你怕啥,没看到赵亨他们在这啊,你晚上睡觉警醒一点,有事敲锣打鼓就行。?”

我也连忙说:“对啊,再说他现在已经跑了,今天不会去你们家了。”

回家之后,赵亨问我:“红豆,到底是怎么回事?刚才那个人是不是田立衡?”

“是的”

赵亨惊讶极了:“他怎么变成了那样一副鬼样子?”

想起那条在田立衡脑子里作恶的毒蛇,我就心有余悸,抬头对赵亨说:“那条蛇钻进他的脑子里,在他脑子里作怪。他说他每天都疼死了。”

“那他怎么放你回来呢?”

“我和他商量好了,我帮他调制解药。”

本来我还担心我说出这话赵亨会不理解我,怪我为什么要帮田立衡,谁知他点了一下头说道:“也好,只要他放你回来,平安就好。”

“你不生气吗?你不怪我为什么答应他的要求?”

我有点奇怪。

他曲指敲了一下我的脑门,给了我一个爆栗:“傻瓜,你能平安回来,我不知道有多高兴,还生气干什么呢?我只是感到难过,在你最需要我的时候,我竟然不能在你身边一直帮着你。”

一股暖流袭进心里,我不禁感到高兴极了!

当天晚上,村里所有年轻人都守在赵老六家里。不过徒劳无功,白等了一夜。

第二天一大早,我正准备和赵亨起身回去,村长急匆匆跑来告诉我们:“张家村的风水先生昨晚去世了!”

“张家村?哪一个风水先生?是张老先生吗?”

村长跺脚说道:“哪里还有第二个张老先生啊!要不为什么我赶来和你们说呢?听说昨天张家村也闹僵尸,张老先生都已经睡下的人,半夜又摸起来,和那个僵尸斗法,输了,一口气上不来死了!我猜,会不会是昨天来到我们这里的僵尸到了他身上啊!”

“啊!”我大吃一惊,要是这样的话,那岂不是田立衡干的?我不禁看向赵亨。

赵亨当机立断,对我说:“我们马上去张家村。”

我不安地说:“都怪我们,要是昨天……”唉!

赵亨安慰我说:“这不能怪你,谁会知道他会跑到张家村去呢?不过是不是真的咬死人,我们还是要去看了才知道。”

村长点头说:“我也去,唉,遇上了这种事情,谁会愿意啊?”

赶到张家村的时候,张老先生家门口热闹极了

方圆几十里的的村子里,几乎所有人都知道张老先生,也请过张老先生为自家老人看过坟山。张老先生的儿子孙子也回来了。他同宗的兄弟也多,此时门口摆满了花圈和孝仪,亲属们都已经戴上了黑袖章。

我们是跟着村子去的,代表的是赵家村,张老先生家的人也对我们很礼貌。

按照规矩炸了一挂鞭,给死者上香行礼之后,我们就要离去。

张老太太安安静静地坐在一群亲人当中,不哭也不笑的。眼神迷茫地看着放在屋子中间的棺材。

我提出想见见张老先生一面:“从前来过一次,这次突然想走了也看不到了,想看看老先生。”

张老先生的长子已经有四十多岁了,听到我这样说,看了一眼,点头答应。

我和赵亨于是一起走到了棺材旁。

棺材里面的张老先生已经换上了一套黑色的寿衣,脚上也穿了白袜子和寿鞋。听到嘴唇发乌,脸色发黑,明显地是中了尸毒。可是我也不好检查他是哪里被僵尸咬了。

问起昨天晚上发生的事情。张老先生的长子垂泪道:“我也是昨天半夜接到电话赶回来的。回来都已经是今天早晨五点多了。听说是村里有户人家半夜叫起来,我爹急急忙忙提着剑出去。听他们说是什么僵尸,也不知道是不是真的。反正人就没了!”

这时,外面有人喊道:“张帆回了!”

接着,响起了噼里啪啦的鞭炮声。张帆披着一身白色的孝帽,红着眼睛走进来。同样是上了香行了礼。这才抬头看到我和赵亨。阵上沟血。

他点点头问道:“你们怎么也来了。”

我局促地点头说:“听到你大爷爷的事情,我们就赶紧过来了,听说是吸血僵尸的事情。”

张帆神情严肃地说道:“是啊,我一接电话的时候也听说了。我正准备找人问一问。也好,你们都在。一起听听吧。”

昨天晚上最先发现僵尸的是一个三十多岁的寡妇,一个人住,就住在张老先生家的隔壁。

起初是晚上睡觉的时候,发现自己房里有人走动。一个寡妇,最怕的就是半夜有男人摸了进来。当时她吓得不敢出声,只敢偷偷睁开眼睛。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