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75章 婉拒/来自大宋的情人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她看到一个黑影在自己家里翻来翻去,声音很轻,可是好像在找什么。

她也不敢大声叫,因为她知道,如果真的叫出声来,恐怕不等人赶来,她首先就要先吃个大亏。

她看着那个黑影在自己的房间里翻开了柜子,又丢出几件衣服到地上。接着又走到厨房里。他听到了一阵碗碟的声音。接着听到一阵咀嚼声和呕吐声。

她吓得要死,惊慌地爬起来,手忙脚乱地穿上了衣服。

她也没有多想,只想着快点跑出去。她悄悄打开门,就听到后面传来脚步声,来不及回头,她一口气就跑了出去,嘴里也开始大喊:“来人啊,有贼啊!来人啊!有贼啊!”

隔壁就是张老先生家,她慌慌张张地跑到张老先生家里,一边用力敲门喊着张老先生,一边回头去看。

只见那个黑影已经从自己家里走出来,正一步步向她迈进。

她吓得浑身都在发抖,声音也叫得更大了。

就在这个时候,张老先生家的门打开了。一道灯光射了出来,照在门口的空地上。

张寡妇急忙抓住张老先生,哭着喊道:“老先生救我,老先生救我啊!”

她想,再厉害的贼也会怕人的,张老先生出来了,这个贼应该会跑了吧!哪里想到,她一回头,这个贼居然还没走,突然怒吼一声,好像一只野兽一般,不停地对天嚎叫。

她觉得奇怪,仔细一看,这个家伙好像抱着自己的脑袋拼命地乱摇乱晃!他叫得很惨,声音让人听了很难受。

她躲到张老先生的后面,张老先生向前跨出一步问道:“你是什么人?在这里干什么?”

黑影不住地在地上翻滚哀嚎,慢慢安静下来,他渐渐抬起头,一双绿幽幽的眼睛在黑夜里灼灼发亮。

张寡妇害怕地拉了拉张老先生,躲到了他的身后,张老太太这时也爬了起来,懵懂的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

他突然扬起脸,两只弯曲的白色獠牙在黑夜里闪闪发亮。好像豹子一样地向张老先生扑过来。

张老先生当时也没防备,下意识马上伸手一挡,接着,张寡妇就听到了张老先生叫了一声。

她惊诧地看到那个黑影咬着张老先生的手没有放开。张老先生不住地惨叫,左手双指并拢,对着黑影的头部戳去,同时喝了一声:“敕!”

这时,张寡妇的叫声早已经引来了村里其他的人,有人声已经向着这边而来。

张寡妇看到那个黑影立刻抬起头,嘴里的鲜血直飚,然后转身,一阵风一般地跑了!

再看张老先生,右臂已经撕下了好大一块肉。

村里的人这时也已经赶到,帮着一起把张老先生送进屋里赶紧包扎,就一会儿的功夫,张老先生的伤口已经发黑,发出一股腐烂的臭气。

不等医生赶来,张老先生就走了。

临终前,他告诉大家:“那是一具僵尸,大家都不要去招惹他,能躲则躲。”阵亚团圾。

张老先生就这样去了!

知道张老先生的死因后,我实在不知道该说什么。

到了中午,丧家一般都要招待吊唁的人一顿饭。我和赵亨觉得尴尬,商量着是不是先离去,让村长留在这里。张帆这时出来挽留我们。

他看了一眼赵亨,对我说:“红豆,我有话和你说。”

看他这个意思,好像是希望赵亨回避一样。

我看了眼赵亨,他对我淡淡一笑,转身就往旁边走。

“哎,你走干什么?”我拉住了赵亨,对张帆说:“有什么话就当着他的面一起说吧。”

我用这样的方式来告诉张帆,我和赵亨之间没有可以隐瞒的,他就算有话也必须当着我们两人的面来说。

他苦笑了一下,然后沉默着不说话。

他不说话,我也不说话,就等着他开口。

最后,还是张帆开口说道:“看来,你还是选择了他。”

我听这话就很不顺耳,立即说:“什么叫我还是选择了他,我一直都是选择的他。”

张帆皱眉,打算说什么,却又合上了,转而自嘲道:“是啊,是我自己误会了。对不起,我大爷爷突然去世,我脑子里乱得很,说话也有颠倒了。”

我也大方地说:“没事。我能理解。”

张帆又带点苦涩地说:“人,到了一定的时候啊,就得接受自己亲人离去的事实。虽然知道我大爷也差不多到了时候,可是让我真的接受这事还是很难受。”

我勉强开口说了句节哀顺变,只觉得心虚,不知道该说什么。

我只想快点离去,可是张帆却没有立即结束话题的意思:“这里这么多年来,一直都没出现过僵尸,真是奇怪啊!你们是几时回来的?之前有没有听到任何风声啊?”

“额,我们……”我想着该怎么回答张帆这个问题,结果身边的赵亨一下子接过话题说道:“我们也是前天晚上回来的,昨天就听说了,这僵尸昨天也到我们村子里去过,不过幸好只是损失了几只鸡,还没有咬死人。”

张帆立刻注意地竖起了耳朵,要赵亨原原本本把事情给他说了一遍。

末了,他听完后问我们:“你们是怎么看法?这个僵尸目前到底还会不会在这附近呢?”

我为难地说道:“这可说不好,说不清楚的。要去哪里还不是他的想法啊!”

张帆盯着我说:“你们都赵先生的传人,我想你们至少比村人知道多一些吧。怎么也没有很大区别。”

我不知道该怎么回答张帆的话。不是我有心包庇田立衡,是我觉得现在的他不是那么好对付。如果我告诉了张帆是田立衡干的,他万一要立即找到田立衡为张老先生报仇,那样的话很难说谁胜谁负。但是我认为,就张帆肯定压制不了田立衡,如果是归真道长倒也许有可能!

可是归真道长一出手,势必会牵连到我和赵亨。

我还要从田立衡那里拿到子蛊,所以我觉得,还是采取沉默。

我看了一眼赵亨,见他也木着脸,大概也不知道怎么回答吧。

我只得开口说道:“我们也知道的不多,他现在躲在哪里真不好说。”

张帆说:“那你们能留下来两天吗?我想请你们帮我一个忙。”

“什么忙?”

张帆一脸严肃:“我们三个人都是这附近土生土长的,这里出现了僵尸,对我们三个人的乡邻乡亲都有危险。这两天我们一起抓紧时间查查,找找,要是有了僵尸就抓出来烧死了,如何?”

我愕然得瞪着张帆!

我还想着怎么让他躲开田立衡,他倒好,直接拉着我一起去面对了!

“怎么?红豆,你不愿意?”

“不是,我不是不愿意……”

“可以,我们答应了!什么时候什么时间你来安排!”赵亨一下子接过话来。我看着他不知道该说什么好。

张帆皱眉思索道:“这样吧,你们先回去。我先让村里其他人打听打听,看这附近有没有可能躲僵尸的地方。你们回去听我的消息吧。”

回去之后,我不高兴的告诉赵亨:“我本来不想答应,你说得那么快干什么?现在我要把田立衡脑子里的子蛊弄到手,如果就这样抓住他,我当着那么多人的面从他脑子里掏出蛇?那还不把我当什么抓起来啊!你怎么就不多想想呢?”

赵亨劝解我:“你想想,要是你不答应,张帆是不是就会多心?他多心倒没什么,可是传出去,就是你不管乡邻的安全。他的提议,在情在理,都是为了大家考虑,是能够得到大家赞赏的。你要是拒绝了,到时候传出去,你的名声反而不好了!”

我这才恍然大悟,说道:“对啊,是我糊涂了,而且乡邻,们不但以为我不好,还会一竹竿打倒一船人,认为你和赵先生都不好啊!”

赵亨含笑:“我可没那么想,是你想多了。”

我抓着赵亨的胳膊说道:“我可没有想多,你说我是女人小心眼也好,反正,那些人觉得我不好,肯定也会说你和赵先生不好的。”

赵亨一脸的无所谓:“我不在乎这些的,你要是喜欢这里,我们就住在这里,我爸住的时候,也没刻意和大家搞好关系。你要是不喜欢住这里,我们就回市里去,反正两边换着住都行。”

我抱着赵亨,忍不住幻想:“两边换着住吧,这里住多了,又觉得不热闹,不好玩。想吃什么想买什么都不方便,还是市里方便。再过不久是夏天,天气热了,就还是住在乡下的好,乡下凉快,白天晚上连空调都不用。市里多热啊,太阳又毒,大白天出去,身上都要晒脱一层皮。”

赵亨点了一下我的鼻子,宠溺地看着我,让我恨不得醉倒在他的眼睛里。

他的话好像蜜一样甜:“好啊,到时候都听你的,你想住哪里就住哪里。”

等了两天,张帆才给我打来电话,开口就很抱歉:“……我让村里的人都找遍了,那具僵尸完全没了踪影,也不知道跑到哪里去了。周围完全看不到他的踪影,我现在倒是担心他会不会去了城市里,那里人多,想找也不好找。”

我的心里倒是暗自庆幸,既然回去了我就不用担心,田立衡为了驱除脑子里的子蛊,肯定还是会找到我的。

面上我还是安慰张帆:“你也不要多想了,实在去了城市里你也没办法啊!难道你要买个大喇叭对大家说有僵尸?那样的话人肯定都不会相信你的。”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