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78章 梦回大宋 多谢Miss_puff~和晶莹雪 巧克力/来自大宋的情人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大宋帝姬?”

想起上次在刘家寺里看到的那些少女和嫔妃,我也为她们感到担心。史书上记载的她们要么客死异乡,要么依附男人而生存,毫无半点力量可以左右自己的命运。

同为女人,我也从心里为她们感到难过。

我不禁问道:“我能做些什么?”

钟馗对我说道:“身为判官,你应该做的就是将她们残留在人间的一缕怨灵带回冥界,好让她们可以魂魄聚齐,重新轮回转世。”

他叹息着说道:“隔了上千年,这些女子的魂魄当真是可怜的很啊!”

“那我应该到哪里去找她们?找到了该怎么做呢?”

可是我问完这句话以后,久久没有回应。

我大声叫着钟馗的名字,一遍又一遍!

每次都和我玩这种故弄玄虚的把戏,要么就一次性地告诉我啊,这样让我猜谜语很好玩吗?我生气地咒骂着钟馗,胸中一把怒火燃烧!阵以丽号。

突然一下子,我就睁开了眼睛!

我的面前摆着那枚戒指,身边坐着赵亨和秦队长。客厅的光线也早已经调暗,我的身上被汗水浸得冰凉。

见到我睁开眼睛,赵亨急忙上前扶住我。

他眼中露出关切:“红豆,你怎么了,是不是很不舒服?”

我点点头,同时也感到一阵晕眩。

秦队长也站起来,走到我面前,想说什么。赵亨立即转头对他说:“对不起,她今天已经很累了。而且,您应该也知道,走阴的时候,她其实是什么都不知道的。所以,即使您问她刚才的问题,她也无法回答您。”

我看得出赵亨很不高兴。

秦队长讪讪地点点头,告辞离去。

赵亨将我扶到了床上休息,又帮我打来热水,帮我洗脸,又为我擦干身上的汗。

弄好之后,他自己也躺到我身边来,抱住我问道:“刚才发生了什么事情?我看你这次脸色很不好。以后还是少答应这种事情,尤其是这种怨气特别大的鬼魂,会对你的身体造成伤害的。”

我点点头,心里也感到奇怪,好奇地问:“刚才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啊?”

赵亨揪了一下我的鼻子说:“我让你告诉我,你倒好,先问起我来了。”

我笑笑,连忙把钟馗对我说的话告诉了他,然后问他:“你说他是不是很可笑啊,说话吞吞吐吐的,让我怎么去办到这件事呢?”

赵亨沉默了。

察觉到他的不妥,我抱住他,凑过去在他的脸上亲了一下,笑眯眯地问道:“你有什么心事不能告诉我呢?到了现在还要隐瞒啊!”

他叹了口气,摸着我的脸,深深地看着我说:“红豆,钟馗的话不是对你说的,是通过你的嘴巴来告诉我的,他在催我了!”

“催你去收集那些大宋帝姬的怨灵吗?你是不是的担心很难找到啊?”

他摇头说道:“不是。”

他重重叹了口气,将头埋在我的胸脯里,半晌,才抬起头来,红着眼睛说:“我实在是不想让你再去把那些噩梦经历一遍。那些……太残酷了!”

“啊?……”我张着嘴巴,不知道该怎么回答他的话,看到他这么伤感难过的样子,我的心里也抽紧了。

我不解地想,不是说寅娘在战乱中和他走失了吗?在刘家寺外,我见到的寅娘也是和张帆在一起啊?为什么赵亨说得好像他很清楚寅娘的行踪一样。

他长长叹了口气,抓住我的手在他的嘴边吻了一下,紧紧盯着我说:“不管是做了什么,红豆,你相信我,我心里,只悦你一个。”

我微笑着摇了摇头,心里甜滋滋的。

我对赵亨说:“是,我当然相信。我不信你,又信谁呢?”

赵亨看着我,眼里有一种难言的悲伤,良久,他叹了口气,伸出手掌盖上我的眼睛,然后说:“睡吧!只要你信我就好。”

我闭上眼睛沉沉睡去,他的怀抱让我安心又温暖。

我做了一个梦,梦里我又到了大宋朝。

我看到寅娘独自坐在她的卧室里发呆,绿萝匆匆地走进来对她说道:“娘娘为什么还在这里?今天是王爷的寿辰,几位侧妃娘娘都在前面讨好王爷,为什么娘娘不去呢?”

几位侧妃娘娘?我立即被这个数字吓呆了!一恒是怎么呢?不是说只喜欢寅娘一个,不是说娶朱氏也是不得已吗?为什么如今一下子多了几位侧妃娘娘了呢?这个几位又是多少位?

寅娘低头,一脸的黯然:“我不想和别人一样,她们要讨好就让她们去吧。反正我是不会去的。”

绿萝跺了一下脚,对寅娘说道:“娘娘千万不要和王爷使这种小性子,如今王爷和太子正是水深火热的时候,这几位侧妃的父亲或者家人,都是朝中要臣。王爷是胸怀天下之人,娘娘也不要这么小心眼。您将来可是要做一国之母,治理后宫的人啊!”

“治理后宫?”寅娘喃喃自语道:“当今圣上有两百多位妃嫔,四位贵妃,先后有两位皇后,第一位皇后年纪轻轻就去世了,我只怕我也……”

绿萝听到寅娘的话,急得都要哭出来了:“娘娘为什么要说这种丧气话啊!王爷一直都很关心娘娘,只是最近事情多,大概忙得忘记了。娘娘千万不要多心。”

“没有,我没有多心。我只是想,我怎么就会到了今天这种地步呢?这,实在不是我想要的。”

她一脸的苦恼,自言自语道:“这样的日子我实在是不想过了,每天呆在这里等着他到来,我所有的心情和喜怒哀乐都是被他所操纵牵引。我幼读诗书,父亲常叫我自立。道门中人,应该以拯救天下苍生为己任,可是我却被关在这深宅大院里,每天无所事事,饱食终日。这样的过日子有什么意思呢?”

绿萝被寅娘的一番话吓呆了,一下子就喊出了从前未到王府的称呼:“小姐,您可不要多想啊!”

“多想吗?本来我也没有多想,我只愿他能够顺利登上皇位,好励精图治,重振这大宋江山,避过大凶之兆。如今看来,是i韦一厢情愿了!眼看这时间流逝,整座皇城是越来越沉溺在酒色歌舞中,哪里知道,这战事已经迫在眉睫了啊!”

绿萝听不懂寅娘的话,她只有劝说着寅娘:“小姐,可是那也不是我们所能够办到的事情。这还有满朝文武,就算打来,也有那些战士们在前面挡着啊!谁能动得了皇家血统啊!”

听到这话,我的心里不禁感到凄凉,皇家血统?恰恰是这些拥有皇家血统的女子,在这场战争中遭到了最可悲的命运!

这时,门外匆匆有人禀报:“柔福帝姬拜见娘娘!”

话音刚落,就有一名十七八岁的女子匆匆走进来,一张明媚的脸蛋言笑晏晏:“三嫂为什么不去前面?三哥特命我来请三嫂的。”

她身穿一件粉红色的桃花衫,唇上的颜色不点自红,一双眼睛仿若秋水盈盈,波光滟滟,让人见了不觉喜欢。

奇怪,刘家寺里怎么我就没有看到这位帝姬呢?

要是我见到了,一定不会没有印象的。

她笑吟吟地拉着寅娘的手就往外拖,嘴里好声哄道:“三哥在前面不开心,三嫂不去,三哥这个生辰可就过得不开心了!”

寅娘却不过柔福的强邀,只有随着她向外走去,嘴里还勉强应付:“我也不是不去,只是不知该穿哪件衣服,挑着挑着就忘了时间了。”

柔福又怎么会不知寅娘是推搪的话,她嘴里也调笑道:“三嫂无论穿什么样的衣服,在我三哥眼里也必定是最美的。三嫂就不要让三哥久等了,我三哥等得好心焦啊!”

二人一路分花拂柳,来到前面大厅上。

大厅里张灯结彩,热闹非凡。不过,男女有别,女客们另外辟开了一座园子单独招待。

此时正是秋天,一路走来,小径旁摆满了菊花。

柔福在寅娘耳边不停说道:“圣上偏爱三哥,今日三哥生辰,先是早晨传了三哥进宫,一起赏画,又赐下数盆菊花,我看其他那些哥哥,都没有三哥的好风头啊!”

此时院中早已经搭了一座戏台,台上有戏子耍着百戏。

台下坐着数名女子,此时见她二人到来,纷纷起身打招呼。

这些女子有的是之前就已经见过的珠儿和香云,此时这两位帝姬,都是不知愁为何物,一派天真少女模样,还有一位美丽之极,就是上次在刘家寺中见到的茂德帝姬。她言语亲切,温和敦厚,对寅娘和柔福也是非常亲热。

寅娘坐下之后,就有朱氏等人上前与她见礼,此时,一恒的侧妃居然达到五位之多。

我不禁在心里暗暗为寅娘感到难过,以寅娘和一恒之情深,突然中间插进来这么多女子,让她情何以堪?

寅娘心里的难受,仿佛就是我心里的难受。寅娘心中的愤懑,我也仿佛都感同身受。

柔福早就让人去前面通知一恒,寅娘已经来了。看了一会儿百戏,果然就听到有人匆匆来报:“王爷让人传话王妃,他稍后就来!”

柔福轻声在寅娘身边说道:“看吧,三嫂,我就说三哥最宠你了,听说你来了,简直都等不得,前面可是有着许多位朝廷大臣啊!三哥能够放下这些大臣们不管来见三嫂,可想而知三嫂在三哥心中是什么位置!”

寅娘不禁苦笑!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