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81章 电梯惊魂/来自大宋的情人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我从梦中醒来,眼角还带着湿意。想到梦中的一恒,就感到无比心疼。

长久以来,一恒的眼底总是带着悲哀,到此刻我才明白,那种悲哀,不仅仅只是因为和寅娘分开,还有着身为大宋皇族,亲眼目睹大宋遭到劫难的悲哀,而这种悲哀,不是身临其境的人,永远都无法领略!

赵亨在我身边发出均匀的呼吸声。我轻轻侧过身,痴痴地看着他,终于明白了临睡之前他对我说的话,他不愿让我将那些噩梦重新经历一遍。仅仅作为一场梦,作为另一个寅娘的灵魂,我就已经感到非常难受了,更何况要亲自去经历那个朝代,收集那些帝姬的怨灵。

给田立衡的药水已经配好了,我不想让他进来我的屋子,可是我又必须看着他喝下那瓶药水。

我提出去他那里亲自给他,他却要求我不许带赵亨同去。

“你们两个人,我是一个人。谁知道你们会耍什么花招?”

无奈之下,赵亨唯有跟我一起去,然后在附近等我。

田立衡这次没有住在郊外,地点在一栋高级公寓楼里。

我和赵亨按照约定的时间到了大厦,此时周围也没有旁人、

大厦管理很严格,一楼的门卫只让我进去,不肯放行赵亨。

于是,我进了电梯。

起初的时候没有注意,等到有一段时间了,才发觉这座电梯还没停。

田立衡在18楼,可是上面的显示居然已经到了19楼,而且不断上升。20、21、22、23……

看样子它还要不停上升,完全没有停止的征兆。

我的心里慌乱极了,拼命用力按停止键。可是开关键根本就没反应。

我心里明白,自己又撞到鬼了!我开始忍不住开始四处张望,来的时候因为是下午三点多,这个时间一般没什么人进进出出。此时电梯里也只有我一个人。

金属的壁面倒映着我,我看到我的身边隐约有一个女子,披着卷曲的长发,苍白的脸,一双眼睛滴着血,炯炯有神地看着我。

我惊慌极了,凝住精神,用力瞪着这个镜面中的女子,右手三指暗暗捏紧,心里默默念着清心咒。

突然,电梯突然停下,尖锐的警报声不住响起,几乎要刺破我的耳膜。

我立即捂住耳朵。这下,电梯的四角上空立刻缓缓滑下无数道血流。鲜红的血在玻璃镜面一般明亮的金属壁上滑落,拉出一道道血痕,血痕慢慢淹没了我惊慌失措的眼睛和害怕的脸。

血,越来越多,又稠又密,我的四周渐渐形成一座血的屏障,它们渐渐在地板聚集,然后淹到我的脚面上。浓烈的血腥味刺激着我的鼻子,尖锐的警报声还在一声接着一声,拼命不停地长啸。

我暗自收摄心神,告诉自己是幻觉,可就是无法静下心来。

突然,上方的电梯顶层突然打开,长长的隧道出现在我的上空,电梯里的电缆上悬挂着一个女人头,睁着眼睛直直地瞪着我。

我吓得尖叫一声,立刻蹲了下来。

这个女人头立刻“啪”地一声掉了下来,落到了我的脚跟前。我吓得立即往后退了一步,直到自己整个人靠在电梯壁上。

女人头对我开口说话,声音凄惨而忿恨,就好像夜猫子在夜里叫嚣一样:“我死得好惨,我死得好惨!”

她的声音充满了怨气,使我浑身都感到寒冷。我突然想到昨夜秦队长让我过阴的那名碎尸案死者,大着胆子问:“你是陈红吗?”

她意外地睁大了眼睛对我说道:“你知道我的名字?”

没有想到我居然猜对了!

其实,我是从这种寒气上面感觉到的。这股寒气和昨夜那股寒气非常相近,我有理由相信他们生病是一个人。我立即对她说道:“是谁杀的你,你告诉我。”

她惊怖地睁大了眼睛说道:“他不是人,他不是人!”

她剧烈地左右摇头,电梯也上下猛烈晃动,它一会儿快速升高,一会儿又被快速抛下,就好像玩着自由降落的游戏,让我头昏目眩的。

我难以忍受这种眩晕,立即命令她:“停下来,快给我停下来。”

她凄厉地大笑道:“我死了,你们也都别想好好活着,你们都来给我做伴吧!”

随着她的笑声,电梯又一次快速升起,快速降落。每一次升起都让那个我晕眩,而每一次降落都让我想呕吐,难受极了!

且,每一次降落,伴随着的都是重重地落地声。

“乓”地一声,我的头重重地撞到了一旁的壁面上,紧接着,我的身体又被惯性向右甩去,我又撞到了壁面上,额头撞出一个大包。

就这样,我被电梯无数次抛起来,又摔下去,到后来,我已经无法站起来了,只能趴在地上。

我大口大口地呼吸着,心里也暗自奇怪,为什么自己一点儿也聚不齐精神来念咒。

无奈,我只有大声地喊着赵亨的名字,我希望他能听得到我在喊他,尽管这里已经不知道是高空第几层楼了,可是我仍然希望他能出现在我的身边。

突然,电梯停止了。

电梯门立即打开,赵亨出现在我的面前,他的身边还跟着两名门卫,脸上鼻青脸肿得,此时目瞪口呆地看着我。

他连忙走近来抱起我,喊着我的名字问我:“红豆,怎么一回事,你还好吗?”

我大口大口呼吸着,此时,他抱着我站在电梯里,而电梯的四周干干净净,什么都没有。

我问他:“这是几楼?”

赵亨一脸严肃地说:“最高一层,18楼”

一名门卫小心翼翼地问我:“小姐,您没事吧?”

赵亨突然怒气冲冲地瞪着他说:“你看她像没事的样子吗?”

门卫缩了一下脑袋,没有说什么。

另一名门卫连忙来打圆场:“我们这栋楼的电梯一向安全的,今天也不知道是怎么回事,小姐您是不是在外面撞了邪了?”

赵亨又冷冷看着他说道:“我早就说了你们电梯有问题,一直不停地闪灯,你们就是不肯让我上来看,耽误了这么长时间,要不是我坚持要上来,她现在已经出事了。”

先一名门卫苦着脸说:“我们哪里清楚啊,您不是也打了我们几拳吗?还要怎样?”

后一名门卫年纪偏大,此时连忙打着圆场:“好了好了,您不是找人吗?我们还是去联系田先生吧。”

这时,这层楼面对电梯的一扇门打开了,田立衡面无表情地站在门口望着我们,嘴里问道:“发生了什么事情?”

我感到自己也不像刚才那么头晕了,拍了拍赵亨,示意他放我下来。

我对两名门卫说道:“近期之内,最好请人做场法事,你们这电梯不干净。”我指着电梯对他们说道:“最好这几天不要让人单独搭电梯,这里的怨气大得很。”

我转身又问田立衡:“你就住在这里,我想你应该不会没有感觉吧。”

他没有回答我的问题,反而问我:“我的东西带来了没有?”

我靠在赵亨身上说:“带是带来了,可是难道你就让我一直这样站着?”

他看了一眼赵亨,用很平的语调说道:“我不想让他进来我的屋子。”

我感到赵亨的身体一紧,他立即说道:“我也不想让她一个人进去你的屋子。既然这样,红豆,我们走吧。”阵役冬巴。

赵亨揽着我的肩膀就要带我离去。田立衡立刻喊住了我。他不满地看了一眼赵亨,对我说道:“不是说了不带他来吗?”

我立即回他:“我可没有答应你,更何况,刚才我在这间电梯里出了事,被鬼缠上了身。”

田立衡冰冷的看了一眼还站在两旁的两个门卫,然后侧身说道:“进来吧。”

赵亨牵着我走了进去。

他关上了门。

田立衡的这间屋子装饰极其简单,黑与白的色彩搭配,一看就是男人居住的地方。客厅的中间有一个很大的水缸,里面睡着一只小乌龟,旁边还有一个鸟架,上面栖息着那只金刚大鹦鹉。

鹦鹉的精神好像极为萎靡,见我们进来,也没有说话,只是向旁边躲闪了一下。水里的乌龟也只是懒懒地睁开了眼睛,然后继续闭上。

田立衡问我:“你刚才在电梯里遇到了什么?”

我打量着他的屋子,口里回答他的话:“遇到了一个鬼,一个被碎尸了的鬼。差点我还以为我出不来了!”

赵亨这时突然说道:“这个被碎尸的女人还是最近才死去的,田先生,你对她的死不感兴趣吗?”

我立即看向田立衡,他的眼睛却好像死鱼眼珠子一样,没有任何生气或者波动。

他淡淡对我说道:“不感兴趣,我的药呢?带来了没有?”

我拿出一瓶药水,放在了桌子上。

他走近来,拿起那瓶装了药汁的瓶子,仔细观看,又放到鼻子下面嗅。

我对田立衡说:“这瓶药水,只能暂时缓解你的痛苦,让子蛊在你的脑子里睡眠休息,要想真正除掉子蛊,必须得到令良的母蛊,用母蛊引出子蛊来。”

田立衡说:“那好,那我们就去拿到令良的母蛊吧。”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