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82章 雷区勿进/来自大宋的情人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田立衡居然命令我们,要我们帮他去拿到母蛊。

我正想拒绝,赵亨却捏了捏我的手,抢先说道:“不可能,我之前已经被他的子母蛊暗算过,虽然子蛊出来,可是现在依然还对我有影响。到时候,万一红豆被他抓去,只怕连帮你配药的人都没有了。要去你自己去吧。”

田立衡抿紧了嘴唇,不悦地看着赵亨,赵亨也毫不退让地瞪着田立衡。阵欢匠血。

我连忙说道:“你还是先把药喝了吧。”

田立衡的眼睛不停打量我,目光闪烁变化,好像又在想什么。他突然拿了一个杯子,将药倒了半杯杯子里,然后递给赵亨说:“喝了它。”明摆着就是不相信我,担心我会在药里下毒害他。

我急了,这瓶药水去真的没有加料,可是药里有味药是雄黄,赵亨目前的身体底子虚损,不能接触雄黄,对他不利。这药,他不能喝。

赵亨看着那杯药,也没有伸手去接。

他挑衅地看着田立衡说:“如果不相信,你可以选择不喝。”

田立衡被激怒了,放下杯子,突然快速地移动到赵亨面前,速度快得惊人,他伸出手掐住赵亨的脖子,炫耀似地露出自己的两颗獠牙,充满杀气地逼到他的眼前说:“别和我对抗,小心我一口咬死你。”

我吓得连忙拉开田立衡的手,他的手就好像铁钳一样,一动都不动。我立即意识到这点对他没用,于是又去戳他的双眼,他立即腾出一只手抓住了我,阴冷地对我说:“说,你在药里面做了什么手脚?”

他的手箍得很紧,我感觉到骨头都好像被挤碎了一样,立即痛苦地叫了一声。

赵亨虽然被他掐着脖子,脸上却一点都不慌张。

他的眉头微微蹙起,听到我叫了一声,立即瞪了一下眼睛!也不知怎么的,他一挥手,居然将田立衡逼退了好几步远。

赵亨立即扶起我,抱在怀里,狠狠地对田立衡说:“下次要是再敢对我的女人动手动脚,我绝对不会让你多留在这世上。”

我疼得不住发抖,田立衡盯着我们,不解而震惊地看着赵亨。赵亨搂着我就要离开。

“等一下。”

我拍了拍赵亨,示意他放开我。走到桌子旁,我拿起那杯药,一饮而尽。然后将杯底亮给田立衡看:“现在你总相信了吧?我的药绝对没有动过手脚。”

我看了他一眼,遗憾地说:“你相信就用,不相信也可以不用,不过你如果想办法弄出那条蛇,还是必须找到母蛊。”

赵亨拉着我,冷冷地说道:“和他废话那么多干什么?这种人根本就不该救。”

他抓着我的手,带我出去。出门前,我再次回头看了田立衡一眼,他的眼神一直呆呆地盯着我们,目光难以辨明。

出去之后,赵亨显然还在生气,他一言不发地带着我继续走进那座电梯。

带了雄黄成分的药水在我胸中开始燃烧,胸中本来有个地方感到冰凉冰凉的,此刻喝了药水,两股力量立刻狠狠地交战起来。

身子一会儿冷一忽儿热,我整个人难受极了!

我无力地靠在赵亨的身上,喃喃说道:“赵亨,我、我好难受。”

赵亨惊讶地摸了摸我的额头,说道:“怎么这么多汗。”

汗是冷汗,可是身子却是烫热的。

我感觉到整个人晕晕眩眩的,半睁半闭的眼睛看到电梯的镜面上突然又出现了那个女鬼。

她披着长长的卷发,哀怨地看着我,可是却一动都不动。

赵亨立即感到了什么,他身上的肌肉突然绷紧,一只手搂住我,一只手臂立刻往后撞了一下,大喝道:“什么东西,快点给我出来。”

周围的空间开始扭曲变形,一个漂浮的影子从电梯里突然跌出来,趴在地上,也不敢抬头,瑟瑟发抖。

赵亨抱紧我,眼睛盯着她森然问道:“刚才是你?”

隔得这么近,我感到他胸腔里一颗心在噗噗跳动,好像有一把火在他的胸膛里燃烧。

那只鬼的头发几乎覆盖了全身,她蜷缩着跪伏在地上。身体周围又开始滴着血,慢慢聚集了一大堆血渍。她弱弱地答道:“对、对不起,我、我死得好惨,我实在是太委屈了。”

我感到赵亨的身子好像燃烧一样,立即惊人的发烫,他几乎是怒吼着说:“你觉得委屈了你就要出来害人?还敢害我的女人?你要是不甘心为什么不去找那个杀死你的人呢?居然欺负我的女人?”

女鬼更加瑟瑟发抖起来,一个劲地磕头说道:“对不起、对不起!我、我不是故意的,昨天她已经让我上了她的身。今天来到这里,这里就是我死前到过的地方……”

我本来躲在赵亨的怀里,此时听到这话,好奇地探头出来问她:“你说你死前到过这里?这里就是你死去的地方吗?”

女鬼轻轻点头说道:“是的,临死前,我的手机接到一个消息,让我到这里来陪一位客人,然后、到了这里、到了这里……”

她哭泣着说:“不知道怎么的,我就死了,我连看都没有看到是谁杀了我,还把我分尸,我好惨!我好惨啊!这位大人,既然您这么厉害,您能帮我找到是谁杀死我的吗?”

我看着她,又看看赵亨,我哪里知道是谁杀死她的呢?况且这些不应该有警察来管吗?我哪里有这个本事啊?

赵亨却好像听得懂她的话一样,缓缓地说道:“没有用,杀死你的不是人,律法是制裁不了他的。你既然死了就不要再出来害人了,自己去地府领取刑罚吧。”

女鬼本来俯在地上不住发抖,此时听到这话,立即抬起头来,一双眼睛充满了怨毒的瞪着我们:她阴测测地说道:“凭什么?我被人杀死,却还要我去接受惩罚?有本事你就再杀我一遍。”

她突然立起身子,一张大嘴张开,好像血盆大口一样,双手向我抓来。

我只觉得自己的身子好像被定住了一样,口干舌燥,胸中有一块地方冰冰凉,只有看着她向我扑来。

抱着我的手臂收紧了,赵亨的一只手掌竖起,从手掌中突然发出一道光芒,这道光芒就好像一束X光一样,女鬼的身子在这束光下翻转扭曲,继而变形,她不住凄嚎,一团火焰包裹着她燃烧不止。

最后她烧成了一块焦炭落在地上。这块焦炭依然被绿色的火焰包围着,直到烧成了一粒黑核。

赵亨拾起这枚黑核装入了衣兜里。

我惊讶地看着赵亨,不明白他是怎么在一夕之间变得这么厉害。

此时,电梯到了一楼,正常打开。赵亨带着我走了出去。

回去的路上,我的心一直忐忑不安,对于今天的赵亨心里充满了好奇。

他也开着车,不和我说话。

一直到回家之后,我再也憋不住了,立刻问他:“为什么刚才那个鬼你可以对付?而且今天你都不怕田立衡!”

他反问我:“我什么时候怕过田立衡了?”

我想了想说:“在山里、在赵家村……”

他立即说道:“在山里那一晚,当时的情况太过诡异,我们又是在悬崖边的山洞里,为了安全着想,我肯定不能和他发生冲突。至于在赵家村,他跑得太快了,压根就没有给我见面和他交手的机会。况且大白天的,当着那么多人我也不能太特殊化啊。要不是顾念着子蛊,我早就想教训教训田立衡了,不过我现在也没有必胜的把握。”

可是他还是绕过了我的问题,我抱住他,扭着身子赖在他身上说:“那你告诉我,你怎么突然变得这么厉害的?你告诉我,我居然不知道。”越想越觉得不爽,我用手指戳着他的胸膛,哼哼唧唧地说:“你一下子变得这么厉害,居然还要瞒着我,我不高兴。还有,你刚才的手里是什么啊,我都没看到。”

我掰着他的手掌研究,他的手掌宽大温暖,手指修长好看,掌心一片光滑,什么都没有。

我不满地嘟起嘴:“不行,不行,之前一直是我保护你,现在突然轮到你保护我了,我不高兴。”

他好笑地用两根手指夹住我的嘴巴,故意逗着我说:“少来了,我什么时候需要你保护了?说得我好像很弱一样。”

我生气地打开他的手,捂着自己的嘴巴瞪着他,故意凶巴巴地说:“怎么没有,之前你是植物人的时候,我还陪了你一晚上了。后来、后来……”

其实想想,之前的赵亨我还真的没有保护过他,但是一直以来,他在我的印象里,和我一起在赵先生手下学习的时候,都是很弱的样子,也许让我潜意识觉得他就是应该这么一直弱下去吧。

结果这次这么厉害了,我都有点接受不过来了!太快了吧!

我瞪着眼睛说:“后来你还被令良下蛊了,至少我没有被令良下蛊。”

赵亨故意沉下脸来,轻轻揪着我脸颊的肉说:“你还好意思说,要不是你下定身符给我,我至于吃这么大的亏吗?”

他伸手在我的额头上点了一下,一本正经地说道:“现在我也要对你施定身符。”

“干什么?”我吃吃地笑着,摸了摸额头。

他的脸一下子就挨了上来,紧紧吻着我,舌头耐心地缠绕着我,一边亲一边说:“要么就乖乖地被我定住一个小时,任我胡作非为,要么就配合我,让我高兴。”

我将脸埋在他的胸膛里,咬着嘴唇只想笑,嘴里故意说道:“都不答应。”

【余下见作者有话说】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