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83章 药猫/来自大宋的情人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醒来之后,我们俩在床上说着闲话。

想起电梯里赵亨的话,我问他:“为什么你要对那个女鬼说杀死她的不是人呢?”

赵亨点了下我的鼻子,神秘地和我卖关子:“你自己好好想想?”阵厅夹巴。

我立即脱口而出:“是田立衡杀的她?”

那个女鬼说电梯是自己临死前到的地方,那么说临死之前她到过这栋楼,这栋楼里我们最熟悉的也就是田立衡了,难道说是田立衡杀死的她?

赵亨闭了一下眼睛,表示我回答正确。

我激动地抓着他的胳膊嚷道:“一定是他,可是他为什么要碎尸呢?还要割下她身上的肉?”想到我刚才面对和一个吃人的恶魔面对面说话,我不禁打了个冷颤。

赵亨抱住我,轻轻抚着我的后背,安慰我说:“别怕,不要怕。他不会拿你怎样的。”

他叹了口气说道:“事实上,子蛊在我身体里的时候,每一次发作,我痛苦得也想吸血吃人,可是我拼命克制住了,令良那个老匹夫看着和和气气,其实私下里手段特别阴毒。他想把我当做他的工具。我故意当着令仪的面画了几笔,令仪就让他暂时不要逼我太狠。他之前是为了得到徽宗的手札才刻意和田立衡靠近,现在田立衡已经失去了价值。他对付他的手段只怕更加残忍。”

我点头,这点我也知道,单看他和赵先生的恩怨,那都多少年了,他还要想心思报复,赵先生死了他还不甘心还要加害赵亨。

赵亨又很严肃地对我说:“以后那个秦队长再来找你,尤其是帮那些死人案里的鬼过阴的时候你都不要再答应了。”

我“嗯”了一声。

“之前你外婆就算帮人过阴,那都是病死或者自然死亡的,没有这种横死的。这种横死的人怨气太大,对你也有不好的影响。你这次就是因为前天帮她过阴,让那个女鬼上了身,所以在电梯里才会出事。要不,她怎么不找别人就找你呢?”

o(╯□╰)o,看他这副生气的样子,我知道这次的事情他很在意。我连忙讨好他:“放心放心,我再也不敢了,那些事情都和我没关系,我干嘛要管啊,以后坚决不管了。”

“不过照你的意思,田立衡现在已经开始吃人肉了?这么说,第一次在赵家村里跑到赵老六家里偷鸡,是为了喝血,那个时候,肯定是血瘾上来了,接着是吃了张老先生的肉,然后张老先生说他是僵尸……”我拍了一下巴掌,连忙坐起来对赵亨说:“那么山洞里真正的僵尸哪里去了啊?会不会还有一个僵尸在作怪呢?”

赵亨闭着眼睛摇头道:“不可能,如果还有第二个僵尸,应该已经出现了,不可能一直都是田立衡的。”

我纳闷不解:“那么山洞里的僵尸被田立衡弄死了?可是我们什么都没有看到啊?”

赵亨睁开眼睛,拍拍我的后脑勺说:“别想那么多,这些你都不用管,交给我来查清楚就好。”

我笑嘻嘻地说:“那你要怎么查呢?”

现在的他完全成了我的主心骨,所有的事情都交给他拿主意。我可以不用动脑子,太幸福了!

他微微一笑,闭上眼睛,看上去好像很疲惫的样子,抱着我低声道:“红豆,别问了,我要睡了。这次睡着的时间会长一些,你不要担心我。”

说完,他果然就睡着了。

看着他的睡容,我不禁在心里揣测,他为什么会渴睡?难道和这次突然的能力有关吗?

既然他已经睡着,我也不愿打扰他。只有手里有事做,我才不会乱想,我起床,将楼上楼下的卫生都做了一遍,注意力都被家务分散了。

张帆在这个时候给我打来了电话。

他也不知从哪里听说了秦队长找我的事情,问我过阴的经过。

我对他说:“你也应该知道,过阴的时候,我自己是根本不会记得的。而且这事情我们也答应了秦队长不对外说出。你关心这件事干什么?”

张帆说:“我怀疑这个碎尸案是僵尸做的,有可能就会找到害死我大爷爷的僵尸。”

我心里暗暗吃了一惊,张帆的直觉很对,可是我又不能直接告诉他僵尸就是田立衡,我只有敷衍地哦了一声。

张帆又说:“我听说,那个死者有个遗物,你看我要不要借那个遗物施法召她上来?”

我心里想,这个女鬼早已经被赵亨烧得魂飞魄散了,哪里还能上来啊!可是嘴里不得不继续敷衍张帆:“那也不在我手里,在公安局手里。”

“所以我才找你,既然他们来找你,你出面帮我联系一下应该没问题吧。”

“不行。”我想也不想就拒绝了他:“这件事我帮不了,也不想帮。我为了帮这个女鬼过阴,差点都被她附身了。以后这种事不要找我了。”

没有想到,我不帮张帆,他自己倒想办法找到了秦队长。

结果,秦队长一个电话找来问我认不认识一个叫张帆的人。

“他希望我能给那个死者的遗物他,他想拿出来施法,我就是想问问他说的方法是不是有用,如果有用的话我倒想试试。”

这话我实在不好回答,只有含糊着说道:“也要看具体情况,说不准的。”

秦队长哦了一声,挂断了电话。

赵亨依然睡着,到了半夜,我似乎听到什么声音。

睁开眼睛仔细听,好像是什么沙沙声,非常顽固而执着。

我心里感到奇怪,赵先生的家里其实连一只老鼠都是进不来的。上次之所以进了老鼠也是令良做的怪!

身边的赵亨依然熟睡,我悄悄起身,轻手轻脚地出门去看。

声音传来的地方是从前我的睡房。

自从回来后,我都没有进去睡过,我记得窗户都是关好了的。

沙沙的声音越来越响了,还伴随着撞击声,好像是什么在撞着窗户。

鉴于上次的经验,我担心又会放进什么东西进来,于是悄悄打开一条门缝。

只见三只黑色的大野猫正趴在我的窗户上,卖力地用爪子抓挠着窗户,还不停用尾巴拍打着。

窗户关得很紧,它们一时之间也进不来。

我打开门,直直盯着这几只可恶的畜生,真想拿把枪射死它们。

从来没有这样地讨厌猫,之前,猫在我眼里都是温顺可爱的。自从上次那只邪恶的黑猫出现之后,每次只要猫一出来,我就会感觉到有不好的事情又向我靠近了。

我看了半晌它们,它们也不怕人,继续站在我的窗户边抓着挠着。

关上门,我转身出去,在厨房里找了一条大扫帚,然后悄悄走到客厅,打开大门,出去后又立即关上门。我拿着扫帚飞快地冲着那些趴在我窗户上的野猫打过去,一边打一边骂,想起外婆去世之前,就是这些猫跑进去,毁坏了三清灵位,失去了对日本军官的鬼魂的克制,造成了外婆的死亡。

我心里发恨,手下也发狠,用力地挥舞,重重地打在这三只野猫的背上。野猫惊吓得尖声厉叫,飞快得蹿得没了影。

四周又变得一片安静,月光清冷如水,渲泄在地面、屋檐和墙角。看着天上的月亮,我感到,某种阴影,又要向我们袭来。

第二天起来,赵亨依然没醒,他还是保持着一个姿势,没有变化。

我找了一家卖农药的店,谎称自己家里有老鼠,买了两瓶老鼠药。又买了一把刷子。

反正家里也不养小动物,左右邻居也没有。其他的小动物更加不会爬到我们的窗户上去。

我用刷子蘸了药水,把屋外面的窗户全部刷了一遍。

整整一个白天,赵亨还是没有醒过来。

常老打来了电话,提起令良又来找过董翁。之前我们已经和常老说好,只要令良再拿诸如此类的东西找董翁,就由我们帮译好。然后通过董翁再交给令良。

赵亨没有醒来,不过我估摸着应该不太久了,于是和常老约好了第二天去漱画斋。

晚上,我早早入睡,看着赵亨的睡颜,我不禁对他说话:“你怎么睡了这么长时间呢?是去了哪里?我知道你现在身体不好,我也在想办法帮你取到母蛊。可是你这样我还是很担心,如果你醒来,会不会告诉我呢?”

我有点难过,赵亨还是有些事情不愿意对我坦白,虽然我知道他是为了我好。可是这样我还是不好想。

早上睁开眼睛的时候,我身边空荡荡的,我吓得连忙爬起来,一声声喊着赵亨的名字。

他答应着推开门,穿了一件灰色的格子衬衣,精神看上去好极了!

“起来吧,早点我都买回来了!”

我高兴立即扑上去抱住他:“你醒了,太好了!你不知道我有多么担心啊!”

“有什么可以担心的,我不过是睡了一觉而已。对了,我问你,外面那些猫是怎么回事?”

“猫?”

赵亨点了一下子,把我拉到屋外面,靠近我房间的墙壁外面,零落地躺着三只猫。一看就知道是死猫。

我的心抽紧了,吓得连忙抱住了赵亨。

“这,是我下地老鼠药,没有想到真的药死了它们,你说,它们的魂灵会不会来找我啊?”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