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85章 肉身重塑/来自大宋的情人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令良手中的符纸已经烧成了灰烬,黑色的纸灰飘飘摇摇地洒落。

轰隆隆!雷声在三人的头顶上炸响!一道蓝色的闪电瞬间笼罩了他们三个人。

蓝色闪电好像小蛇一样沿着他们的头顶,由上至下地,一直延伸到地上,他们的身体剧烈的颤抖着,脸部肌肉痛苦的扭曲。

三个人,即使现在想放开也无从放开了!阵乐双号。

痛苦的嚎叫就好像地狱里恶鬼的哀嚎,让我的耳朵活活像在受罪。

我的心也在颤抖,低声问赵亨:“被雷击中,一定不是常人能够忍受的吧。”

赵亨也低声回答我:“是的,浑身上下好像放在丹炉里修炼一样,不只是身体被火烧灼,感觉六识出血,金锣不停在脑内回荡,整个人就好像被唐僧念了紧箍咒的孙猴子,浑身上下的经脉都扯得疼。”

六识就是眼识,耳识,鼻识,舌识,身识,意识,一旦没有了六识,人就是浑浑噩噩,好比行尸走肉,甚至连僵尸都会不如。

片刻后,令良等三人倒在地上,浑身依然不停地抽搐着。

田立衡是最早苏醒过来的,他抱着自己的头,蜷曲着身子,不停地发抖,并且还干呕着。

现在的田立衡,五官已经不是田立衡了,完全是山洞中的僵尸那副模样。

渐渐地,我看到他的五官好像龟裂一样出现了很多裂纹,在这些裂纹的后面,全都是红色的血肉夹杂着经脉,还有白色的脑浆,隐约还有一条金蛇的尾巴扫来扫去。

我几乎都要尖叫出来了!立即捂住自己的嘴巴,扑在赵亨的怀里,可是又按捺不住好奇心,强烈的想去看个究竟。

我扭过头紧紧盯着他,只见他的脑袋慢慢好像切开的西瓜那样裂成八瓣,筋脉血管都在微微抽动,金色的小蛇在里面游来游去,好像在寻找着出口。

我看得几乎都要吐出来了,恶心极了,可是小蛇已经出现,时机稍纵即逝,怎么可以放过?

我连忙对赵亨说道:“快!捉到那条小蛇。”

黑檀木圆盒一直被我妥帖地收在身上,此时我连忙拿了出来。

赵亨迅速地推开我,走近了田立衡。

他出手如电,双指飞快地从田立衡的脑子里夹出那条小金蛇。小金蛇不停地扭曲着,好像想溜走一样。

我飞快地打开了盖子,扭过脸不看。

赵亨从我手里接过圆盒,“啪”地一下,将小金蛇关入了盒子里。

他伸手就要来牵我,我尖叫了一声,指着他的手颤声说道:“不行,你的手没洗干净之前,不许碰我。”

想到那两根手指碰到过田立衡脑子里那些蠕动的东西,我浑身的汗毛都要竖起来,嫌恶得不得了!

赵亨笑了一下,将圆盒收身放好,双手拍了一下,立即就有一团火在他的手掌燃起,绿色的火焰包围着他的手掌燃烧,好一阵子才熄灭掉。

他伸出双手,依然莹白:“现在可以了吧?”

我伸出手指戳了戳他的手掌,结结巴巴地说:“你、你不疼吗?”

他摇摇头,非常正经地说:“疼也要忍住,哪能被你嫌弃呢?”

我不好意思的噘着嘴巴说:“不是嫌弃你,是嫌弃他。”

这时,田立衡身上又发生了许多变化。

小蛇被赵亨捉走,他的胸部又好像吹气汽一样鼓得很大很大,整个人就好像一个长了手脚的汽球一样!这个汽球越涨越大,最后突然“砰”地一声裂开了!

他的胸脯,靠近心脏的地方,突然出现了一个血色大窟窿,这个大窟窿里面,又衍生出了一个脑袋!这个脑袋赫然是田立衡。

他的头就好像被白色而透明的薄膜包住一样,闭着眼睛,好像沉睡了!

薄膜见到空气,慢慢融化成透明的黏液向下滑落,田立衡慢慢睁开了眼睛,冰冷的眼神扫射了四周一圈。

我从心里感到害怕,揪住了赵亨的袖子问道:“这是怎么回事?为什么他的身体里还会有一个人头呢?”

赵亨慢慢说道:“因为,他吃了田立衡。”

啊?

赵亨紧紧抓着我的手,脸上依然镇定,慢慢说道:“我们之前看到的田立衡都不是他本人,而是山洞里的僵尸。”

“不是田立衡,是僵尸?”我惊讶地问道。

“是的,是僵尸。”令良此时也睁开了眼睛,他突然咯出一口血,鲜红的血洒在他的胸口上,触目惊心。

他连忙往后爬了几步,颤抖的手指指着田立衡说道:“山洞里,我明明见到僵尸冲进来,我用了最后的功力,将定身符贴到了僵尸身上,拉着我儿子就跑了。为了担心僵尸追上来,我关紧了石门。在外面,我都听到了田立衡的叫声。当我知道他回来的时候,我就猜到了,这个田立衡一定不是原来的那个人。他其实就是那个僵尸。”

这时,我想起了来了。

难怪他公寓里那只金刚大鹦鹉非常萎靡不振,想必,它早已经知道自己的主人已经有了可怖的变化。而那只玄武龟也好像陷入了沉睡当中,估计也是不想听从僵尸的命令吧!

他刚离开山洞,对于陌生的环境还不熟悉,所以不敢伤人,只敢偷吃鸡血。之所以进入张老先生家隔壁的寡妇家,也是为了找寻一些衣物蔽体。

他有着一部分田立衡的意识,却还不会完全利用。

而令良由于未知的恐惧,也迟迟没有真正地驱动子蛊。

田立衡的肉身迅速地蠕动,慢慢变成一个巨大的肉球,这个肉球包裹着田立衡的脑袋,不住的压缩变形。

令良立即叫道:“快,你们两人,赶快趁这个时候灭了他,否则的话,将是大患。”

此时赵亨也不再迟疑,连忙向我伸手:“快,给我一张天雷咒。”

令良叫道:“不能用天雷。用了天雷,也会引发到我的身上。”

赵亨不耐烦地说道:“那要用什么?”

令良目瞪口呆,说不出话来,事实上他也不知道该用什么才能消灭田立衡。他只是本能地感觉到非常不好,非常危险。

可是时间不容我们多想,田立衡此时以极快的速度,从大肉球变成了一个蜷缩成一团的一个男人。就好像是婴儿蜷缩在母体里一样。渐渐得,这个肉胎慢慢伸展开来,然后变成了一个赤裸着身体的男人——田立衡。

赵亨急忙捂住我的眼睛,不许我看。

等到我扒下赵亨的手掌,田立衡已经无影无踪了。

“他人呢?不见了?这么快?”尼玛,速度简直太快了,我都没看到他是怎么跑的啊!

赵亨冷很不高兴:“怎么,你还想多看两眼啊。”

我去,一个男人有什么好看的啊!我只是特别奇怪他身上的变化而已!

我不禁骂道:“这道雷是怎么回事啊,怎么不劈死了他?还让他重新塑身,搞得好像他比从前更厉害一样”

赵亨摇头,指了指天上说:“不会,至少我感觉现在的他好像惧怕阳光了!要不然,为什么这么快就跑了!”

虽然是大白天,天上有着乌云,阴沉沉的。

这时,令仕也缓缓醒来,嘴里嗬嗬作响,一双眼睛渐渐变成了灰色。他挣扎着爬向令良,抓住他喊道:“爸,爸,我好渴!”

他颈部被田立衡咬的伤口此时竟然完全愈合,就好像没有被咬一样。

他龇着牙齿,发出野兽一般的嚎叫,突然张开牙齿咬向令良。

令良大惊,一把推开他,嘴里说道:“你、你怎么这样?”

赵亨看了,冷笑了一声,告诉令良:“他被田立衡咬了一口,已经成了僵尸了!”

听到赵亨的话,令良不肯置信,看了我们一眼,又看向令仕,绝望的眼神让我见了又不忍心。

此时,太阳从云层中慢慢透了出来。

令仕抱住自己的脑袋,在地上蜷缩成一团,左右看看,连忙又跑进了那间废弃的厂房里,躲在阴暗的角落,嘴里不住喊道:“爸、爸,快救我!”

我缓缓掣出天雷符,对令良说:“令先生,虽然他是您的儿子,可是现在成了僵尸,放任他不管是会害死人的。对不住了,我要引来天雷劈他了。”

令良捂着胸口,又咯出一口血,他脸色发金,神情激动。

他心里也明白,自己的儿子已经成了僵尸,成了一个怪物,如果不弄死,会酿成大祸,可是另一方面,自己一女一子,女儿已经成了傻子,就算儿子成了僵尸,从心里来讲,他也舍不得灭掉他啊!

可是眼下的他被天雷所劈,一时之间也奈我们不了。

他的嘴抖搐了好久,终于开口恳求我:“放了他吧,我保证,保证不让他去害人。”

我撇嘴说道:“您拿什么保证?他可是您的儿子。到时候成了气候,我们再想收了他也不是那么容易了、”

令良急促地说道:“我有徽宗手札,里面一定有丹药记录了可以制服这种僵尸之身的,给我时间,给我时间。”

我摇头说道:“我不相信,徽宗手札怎么会记录这种丹药呢?完全是无稽之谈。”

令良没有说话,脸色灰暗之极,他刚才的话也是为了敷衍我信口胡诌的,徽宗手札当然不可能记录那样的丹药。

我伸出手对他说道:“要想我们放过他,也行,不过您必须把母蛊交给我。”

令良不肯,一双眼睛死死地盯着我们:“不行,我辛辛苦苦饲养了十几年,没那么容易交给你。”

我收回手,傲然说道:“那好,那就先收了您的儿子吧。反正他是僵尸,我相信无论怎样,我们都没有做错。”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