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86章 大宋帝姬/来自大宋的情人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令良的一双手不住地颤抖,他的手指不住的暗捏口诀,变幻不停。经过了一番斟酌之后,他还是放弃了。

他们三人一起承受了雷击,即使三人分担了雷击的力量,这股力量也非同小可。

他颓然摊开了手掌,一颗滴溜溜的核桃出现在他的掌心。

我按捺不住心里的高兴,立刻纵身过去,拣起那颗核桃立即后退。

回去的路上,我简直太高兴了,没有想到子母蛊竟然这么轻松就得到了。

赵亨提醒我:“别高兴得太早,田立衡现在的情况我们不能忽视。令良这次也一定恨死了我们。”

我哼了一声:“那又怎样?你的身体被子母蛊所伤,气血亏虚,必须子母蛊才能暂时克制。”

赵亨长长叹了口气,没有说话。

子母蛊只可以治标,不能治本,我还是必须找到炼制九转阴阳还魂丹的办法,

我在心里暗自盘算自己还差哪几味药草。

我想着,情人血和情人泪是我们身上的,得来容易,可是仇人血和仇人泪,就要下一番功夫了。白兰秋兰的根部和茉莉栀子花蕊这两样我早就准备好了,关键是大罗仙境的绛珠草,这大罗仙境究竟在哪里呢?

刚才那样的情况,仇人血也许容易,仇人泪却是难得。再加上最后的一道步骤我还没参透,这样想着,得到子母蛊的欢喜立刻被冲淡了。

晚上,我取出子母蛇,打算弄死了剁成肉糜。

核桃打开的时候,蜷缩在里面的母蛇立即昂首对着我吐出信子。赵亨的手掌立即对着母蛇,掌心凝聚起一团蓝色的火焰。

母蛇随即缩成了一团,居然口吐人言,向我们求饶:“别杀我,别杀我,我可以给你们我的内丹,同样可以根治他的气血亏虚症。”

我惊讶地睁大了眼睛问它:“你怎么知道?”

它畏缩着说:“我的子蛊曾经在他的体内,我当然知道。”

“那你不管你的小蛇呢?”

小蛇被黑檀木的香气熏晕了,此刻恹恹地躺在桌子上,根本没有了之前的灵活。想到这样的一条蛇,曾经在赵亨的体内生存,又在田立衡的脑子里吞吃了那么多血肉,我就感到恶心想吐。

母蛇看了小蛇一眼,目光里并无留恋:“我也只能保住我自己。只求你们开恩,放了我一条性命。”

赵亨皱起眉毛,深思着问它:“你跟了令良多久?他是怎么得到你们的?养蛊放蛊是苗疆人的秘术,他怎么知道的?”

“我最早的主人其实不是令良,是一位苗疆人。他一直养着我,他死了之后,令良处理主人留下的东西,发现了我。我就一直跟着令良了。”

它讨好地对我们摇着尾巴说:“我也不喜欢他用我的子蛇去控制人。再这样继续下去,我的子蛇都要比我厉害了!”

我看看赵亨,一时之间也不知道该怎么处理这条母蛇。

赵亨伸出手掌说道:“行,你吐出你的内丹,以后奉我们为主人,我就放了你这条命。”

母蛇眨了眨眼睛,扭动了一下身体,随即伏在桌子上,吐出了一颗鲜红的内丹。

我拣起这颗内丹,递给了赵亨,低声问他:“照这样说,这条小蛇是不是也有内丹呢?”

赵亨摇头,示意我问母蛇。

母蛇看了一眼小蛇,它正懒洋洋地呆在那里,眼里没有一点灵性,相反,倒有一股邪恶之气。

母蛇说:“它要是在人肚子里倒还好,可是它刚附身的是一个僵尸,僵尸的血肉本就是腐烂有毒的,幸好他附身的时间短,内丹还没形成,不过吃了他的肉,倒是可以对主人的身体大补。”

我有点讨厌这条母蛇了,于是问它:“小蛇是你肚子里生出来的,是你的孩子,难道你就不心疼它?不想留它一条命?”

母蛇没有说话,低眉顺眼地,只是不停对着赵亨摆尾巴。

赵亨拍拍我的手,示意我不要问了。

他重新将母蛇收进了核桃,然后伸出双指,掐死了子蛇。

不知为什么,我的心情很低落。

睡在床上,我老是想着母蛇刚才只顾自己,不顾小蛇的情形。

赵亨上床来,从后面抱着我说:“别多想了。蛇本身就是一种冷血无情的动物,它为了保自己的命,牺牲自己的孩子也没有什么可以奇怪的、”

我闷闷地说:“再怎么也是它肚子里生出来的啊,怎么能这样呢?”

“这有什么,你没听到它说,时间长了,恐怕连它自己都控制不了子蛇。僵尸的血肉可不是那么好吃的。”

想到那种瘆人的画面,我立即打了个寒颤。我转身问他:“你已经服用了吗?”

他点头说道:“嗯,已经服了。”

我半晌没有说话,然后低声问他:“感觉如何?”

他笑了,故意说道:“很好,大补品。”

我也不禁“噗”地一声笑了出来。

沉默了一会儿,赵亨对我说:“红豆,接下来可能我们就要去进行一场宋朝之旅了。”

“嗯。”

我早就开始期盼着回到宋朝了!我很想知道,寅娘和一恒离开之后,到底又发生了什么事情。

赵亨沉声对我说道:“你记住,每次回去,我们都不能呆很长时间,否则我们就会迷失在时间里,这也是你每次很快就回来的原因。我们要做的不是改变历史。我们只能尽可能地去解救大宋帝姬的命运。”

他眉目之间有一股沉郁,大概又想起了那些沉积的往事。我连忙按住他的胸口对他许诺:“你不要难过了,我一定会尽力做到的。可是,我们首先要解救的是哪一位帝姬呢?”

他沉吟了良久,对我说道:“刘家寺内,最先殒命的就是珠儿和香云。香云是徽宗的第二十二女,被封为仁福帝姬。珠儿是第二十三女,封做惠福帝姬。这两位妹妹,是最先出事的。”

说到这里,他竟然难过得哽住了。

这还是赵亨第一次在我面前承认了大宋帝姬是他的妹妹,承认了他是一恒的身份。

我不禁握着他的手,眼睛也湿润了,低声说道:“一恒,你终于回来了!”

我等了好久了!

他抬起眼帘看着我,担忧地说道:“对不起,红豆,之前我灵体受损,这个身体的一切我都无力融合,只有暂时蛰伏。自从在田立衡的别墅里受伤之后,那一场高烧,将我的灵识和本体重新地结合在了一起。只是因为这个环境太过陌生,我需要时间适应。所以才一直闷着。后来,又因为定身符,我被令良用蛇蛊控制,蛇蛊对我的一举一动可以很快的传递给令良,所以我才一直瞒着你。”

我摇头,眼里早已经汹涌泪流:“没关系,没关系,只要是你,不管是怎么样的你,我都不介意,也不会生气。”

一恒重新回到我的身边,我怎么可能舍得生气了?

我抱着一恒,痴痴地和他亲吻着,恨不得和他融为一体。

上天给我最好的礼物就是一恒,无论他是一恒还是赵亨,都是我最宝贵的拥有。

他在我耳边轻轻说道:“红豆,记住,无论如何,我心里都只悦你一个。”

睡意浓浓地袭上来,我感觉到眼皮似有千斤重。

抱着一恒,我沉沉睡去。

睁开眼睛的时候,我感到左肩一阵疼痛,不由呻吟了一下。

睁开眼睛,我看到上方是毡帐支出的顶棚,四周都是兽皮和毛皮,我躺在一张厚厚的虎皮上,身上盖着一床水红色的并蹄莲苏绣缎面被子。

一个十三四岁的女孩正在我身边打着盹,赫然就是惠福帝姬珠儿。

看来,我又回到了刘家寺!

大概听到我的声音,她也连忙睁开了眼睛,惊喜地叫道:“三嫂,三嫂你醒了,你还好吗?要不要喝水?”阵乐丽划。

此时,我也感到我的嘴唇干燥极了,于是闭了闭眼睛,点头示意。

她立即扶起我,一手端着一个白色的瓷碗,碗里装着清水,喂到我嘴边。

喝了几口之后,我问她:“发生了什么事情?”

我的肩膀包扎着白布,忆起上次在刘家寺的情景,好像是我和张玄意出逃,结果却被人一箭射下马来。

珠儿皱紧眉头,担忧地看着我说:“三嫂不记得了?你差点就要和人跑了,结果却被金人的四太子抓了回来。四太子本来打算不管你,可是听说你是三嫂,又派了我来守着你。”

她低声又对我说道:“他们到在还没捉住三哥,大概是想用你来引诱三哥前来吧。”

我睁大了眼睛问珠儿:“金人到现在还没有捉住你三哥?”

珠儿点头,一双黑白分明的眼睛天真无邪:“是啊,金人围住京师之前,三哥就已经走了。三哥说要去找你的,三嫂不知道吗?”

我茫然地摇头,我怎么会知道呢?在这古代最不方便的就是传递消息。

寅娘不知道一恒去找她了,却阴差阳错来到刘家寺,企图遇见一恒。可是一恒不在刘家寺!

可是我现在不能离开这里。

珠儿和香云会在刘家寺死去,我要做的就是拯救她们的命运,却不延误历史的发展。

想来想去,我也只有先带着珠儿和香云离开这里。

可是,刘家寺这么多金人把守,我又该如何带着她们离开呢?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