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87章 故人/来自大宋的情人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我醒了之后,四太子就命人带我去见他。

初次见到四太子的时候,我的心简直是被狠狠地撞了一下!

四太子,竟然和田立衡非常相像!

冥冥之中,我真的感觉到命运有一个无形的推手在推动着我!

我看着四太子,久久没有说话,以至于忘了回答他问我的问题。

他的从人立即在旁边不耐地催促我:“四太子问你的话,为什么不回答?不要以为四太子对你客气就想得寸进尺。”

我收摄了心神,慢慢问道:“四太子想知道什么呢?刚才我没有听清楚,能再说一遍吗?”

他冷冷看着我,一双眼睛锐利如鹰。竟然逼得我不敢和他对视。

这人,比后世的田立衡要厉害得多。

只听他说道:“我刚才问你,恽王现在何处?现在想来,问了也是白问,你也是不知道的。”

我连忙说道:“的确,我要是知道,又怎么会寻到这里来呢?”

他莞尔一笑,说道:“不过,我听说你夫妻二人情深,我留你在此,想必你那有情夫君自然也会寻过来了!”

他摆手叫道:“来人,将她带下去。”

早有金兵将我拉了下去,我被关在了四太子的军帐中。

珠儿又被带回了帝姬们居住的屋子里。

金人给我安排了一名大宋的宫女跟在我身边,以防我逃掉。

这名宫女已经是妇人的打扮,面色阴沉,神情悲哀。看到是我,讶异地望着我。

我问起这名宫女现在的境况。

从大宋宫女的口中得知,金兵之所以驻扎刘家寺,是因为金人和大宋和谈,要求大宋赔款。

三日前,钦宗和一干大宋官员到大金主帐里给完颜宗翰、完颜宗弼等人递送投降诏书被扣押了。接着,金人索要金银赎人。

大宋一时筹措不出那么大一笔金银,只有暂时以宫女歌姬抵押。

接着,金人又要求太上皇徽宗及其宗室女子尽皆都入刘家寺内,听候发落。

昨日,金人又不知从哪里得知,茂德帝姬美若天仙,当即要求送来茂德帝姬。

宫女最后告诉我,昨夜,茂德帝姬已经被送入了二太子完颜宗望的帐中……

她幽幽地看着我说:“金人有名,但凡未出嫁的宗室帝姬全都押解至五国城,献给金主。其他宗室成婚女子,将帅们可自取。”

我一时没有反应过来,等到想到之后,不由大惊!

我立即问她:“你这话是什么意思?”

她的唇边微微带着讥笑,眼神中有的是对我的藐视:“难道王妃不知道四太子留你在帐中的意思吗?我以为你应该明白。”

“放肆!”我不禁愤怒了!

宫女的笑意更大了,她笑得眼中带泪,一字一句地告诉我:“就连太上皇的女人都要忍受这种侮辱,更何况王妃?”

我看着她,心里也渐渐明白,她说的是事实,四太子完颜宗弼既然想引来一恒,肯定是要捏到一恒的软肋,而我就是他的软肋。

我在心里迅速地盘算着,立即抬头问她:“你是谁?恽王现在在哪里你知道吗?”

她充满敌意地看着我说:“王妃真是贵人多忘事啊!居然不记得我了,我好歹也曾经给王妃奉过茶,怎么转眼就忘记了呢?”

我仔细看她,这才辨认出,她竟然就是一恒当日娶进府里的侧妃蔡氏。当日我在府中从未注意过她们,印象也不深,所以才没有马上认出来。

我不知道心里是什么滋味,可是就连皇上的女儿们也都押入了金人的营帐里,更何况一个郡王的侧妃?阵央尽扛。

我百感交集地问她:“恽王现在何处?”

她苦笑着,尖刻地讥讽道:“自从王妃离开府里,王爷就好像清心寡欲了,王妃走了,把王爷的心也带走了!我们几个人在王府,简直是守活寡!”

她讥诮地说道:“府里那么多女人,王爷居然都不看在眼里,眼里心里只有王妃一人。王妃人虽然走了,可是王爷还时常去王妃的院子里留宿。从前的摆设和用项,样样不动,桩桩照旧。妾身好生羡慕王妃,王爷对王妃的一片痴心,可真是前无古人后无来者啊!妾身自请来伺候王妃,也是打心眼里想看看,到了今时今日,王妃和王爷还能不能再续前缘。”

我突然意识到了,四太子之所以知道我和一恒之间夫妻情重,大概也是从这蔡氏口里得知。我气愤地问她:“是你?是你对完颜宗弼说的?”

她笑着点点头,眼中颇有深意:“王妃的确聪明,我会好好看护王妃,不让王妃寻死的。也不会让王妃再次逃走。四太子也是爱护王妃,昨夜王妃昏迷,我认出了王妃之后,居然担心我会加害王妃,特意命人叫来惠福帝姬照顾王妃。如今王妃醒了,没有大碍,四太子才来让我和王妃叙叙旧。想来王妃见了我这从前府里的故人,心里也应该会高兴一些吧。”

我气得浑身发抖,咬牙点头说道:“高兴、我很高兴!”

蔡氏仰头大笑,得意之极!

其后,我和蔡氏无意再说半句话。

本来我还想从她口里打听一恒的消息,她既然对我这么大的敌意,我想不问也罢!

忐忑不安地过了一整天,饭食都是有人送进来给我,却不让我出去。即使我要如厕,蔡氏也是跟随左右,丝毫不给我一点逃跑的机会。

到了黄昏时分,宗弼命人来传我。

蔡氏在一旁悠悠说道:“每次金人将领们都是设宴,传各位妃嫔侍宴。酒足饭饱之后,就轮到妃嫔们侍候这些金人了!”

我带点厌恶地看着她说道:“你也是女人,也是大宋人,看着大宋宗室女子这样被金人折辱,你居然也高兴得起来?若我记得不错,你是驸马蔡大人族中的嫡女吧,难道你就乐意侍奉于金人?”

她听了立即变色,悲愤中带了恨意,咬牙说道:“不错,我是女人,可是大宋的皇帝都投降了,我一个女人还能怎么反抗?男人们打败了,可以跑,为什么要拿我们女人来做抵押?恽王娶我,无非也是为了拉拢驸马。凭什么娶了我却又冷落我?”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