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章 赵亨番外终结/来自大宋的情人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红豆的外婆死了,他很难过!

他心里清楚,对于红豆来说,她的外婆是她最亲密的人!

可是外婆死得那样惨!这简直是活活剜去她的心啊!

痛不欲生地红豆简直像疯了一样。他的心也恨恨地揪起来!

她好像复仇的天使,夜里走出去,一刀又一刀地收割着那些猫的生命!

她几乎都要入魔了!

他拦住了红豆,阻止她继续下去。

接下来的几天里,他几乎是寸步不离地守着红豆。心力交瘁地他因此也没有注意到自己老爸的行为也是日益古怪起来!

这天晚上,老爸悄悄进了他的房间,踌躇了很久,终于对他说道:“我明晚要出去一趟,你最好和红豆乖乖地呆在家里,不要出门。”

他十分不解:“爸,您要去哪里啊?有什么事呢?”

老爸皱着眉叹了口气,对他说道:“我一直没有告诉你,你妈是怎么死的,现在我想。也到了该告诉你的时候了!你妈是被我害死的。”

他目无表情地答道:“我早就知道了。”

那时候,他还很小,在老爸喝醉酒的时候自言自语,他就听到了!

“你是不是很恨我?”

他没有回答。

恨吗?自己老爸对他很好,从小,他就是班上零花钱最多的那个人!从来都舍不得动他一根手指头!除了小时候他不懂事吵着要妈妈以外!

为了帮他追红豆,情愿将那些从不传人的本事都拿出来用心传授给他们,自己哪里还恨得起来呢?

除了自己没有母爱,其他该有的他都有了!自己为什么还要恨他呢?

况且他也看出来了!

自己老爸对自己老妈肯定也有很深的感情吧!

假如老爸不够爱自己老妈,这么多年以来。凭着老爸的条件。找一个女人再婚是很容易的事情啊!偏偏他一直不婚,情愿父子两个在一起。

所以他现在想想,自己恨老爸,也完全没有理由吧!

接下来,老爸对他原原本本说了老妈的死因。他听着听着,心里震惊极了!没有想到老爸从前还是这样一个混账,为了挣钱竟然什么手段都用。可是看着老爸悔恨的样子。他却说不出任何责怪的话。

老爸虽然可恶,令良也同样可恶啊!

老爸虽然手段低下,令良的手段也同样卑劣啊!

老爸说:“如今,那令良已经认出我来了,红豆的外婆也是他害死的。我明晚要和令良决一死战,孩子,为了你和红豆的安全,你们不要管我。老爸拼了这条命。也要保你们安全。”

他听了,半晌没有说话,好久才问了一句:“您有必胜的把握吗?”

老爸怅然地摇摇头,接着悄声说道:“即使我输了,你放心,令良也不会对我怎样的,我身上还有一样物事是他想要的。”

“什么东西?”

“还魂丹的方子。”

“那是什么?令良会因为这方子手下留情?”

“放心,令良非常想得到这个方子,你要小心……”老爸对他说了还魂丹的方子放在了哪里,接着就出去了。

老爸出去之后,他呆呆坐在床上想了很久,突然觉得很不好!

如果老爸有把握赢的话,为什么还要对他说出这么多好像临终托付一样的话呢?

可是,假如老爸和令良比试,他和红豆在一旁帮助老爸,有没有必胜的把握?

不行,老爸说过,他和令良约好了单打独斗,不许他们破坏,否则就会生气。况且,令良还有个儿子令仕在一旁虎视眈眈。

可是……

他想来想去都想不出稳妥的法子,头发都要急白了!

第二天夜里,老爸悄悄出门,红豆居然也紧跟着出门。

他急忙上前拦住红豆,希望红豆不要跟着老爸。

老爸曾经说过,这一战十分凶险,他和红豆如果跟着,恐怕十分不好。他虽然不担心自己,可是不愿意红豆卷进去。

可是千算万算没有想到,红豆居然对他使用了定身符。

他被牢牢定在了原地。

他焦急万分,可是偏偏自己又动弹不得。

等了很久,长街的另一头走来了令良!

黑色的袍子被夜风吹起,仿佛巨大的蝙蝠一样!

他睁大了眼睛,想跑,可是还是不能动。

令良一步步走近了,不动声色地用眼睛打量他。

他很快就看到了他额头上贴着的定身符。

令良得意地一笑,立即做了一个手势,嘴里叽里咕噜了几句,然后取下了他额头上的定身符。

“跟我走吧,从今以后,我就是你的主人。”

他看着令良,一股怒气在胸腔里游走,不住地叫嚣着想冲出来!

令良完好无损地在他面前,是不是意味着自己的老爸已经遇到危险了呢?

看到他不动,令良微微一思索,很快就笑了。

他一伸手,手里居然多了一条金色的小蛇。

令良一笑,笑容诡异极了。

他凑近他,低声对他说道:“不听我的话,那么就让你吃点苦头吧。”

令良一扬手,他突然感觉自己耳朵里进了异物。

这条异物在自己脑子里钻来钻去,他甚至很清楚地感觉得到它在蠕动,在咬噬。

大脑里立即传来钻心的疼痛,他抱着自己的脑袋慢慢蹲了下来,浑身发抖,嘴里嗬嗬叫着,却不敢大声喊出来。因为声音大一点,那条邪恶的蛇尾巴就会在自己脑子里扫来扫去,大脑就会好像被一把电钻转动一样,每动一下,都是带着血!巨纵名技。

他实在是难以忍受了!

令良在他耳旁残忍地问道:“怎么样?现在服不服?”

他只能点头,甚至来不及说一个字。因为这种疼痛是所有人都无法忍受的。

就这样,他跟着令良回到了他的家。

他几乎没有入睡的时候,那条蛇简直就没有歇息的时候,一个劲地在他的脑子里乱窜。他简直痛苦极了。

好在令良也担心他受不了,于是下了命令,使那条蛇每天都有段时间可以安静。

令良开始逼问他还魂丹的下落,他自然不肯说,只有说自己不知道。

令良于是带着他回了赵家。

他很担心,担心令良会找到还魂丹的方子,幸好的是,令良没有找到。

看来一定是红豆找到了。

红豆憔悴了许多,不明白他为什么会留在令良身边。可是她很快就明白了自己被令良控制住了。

为了麻痹令良,他只有装疯卖傻,希望令良不用怀疑他。

深夜里,他又梦到了那个身穿古代衣服的自己。

那人对他说,去墓里吧,去墓里吧。

是了,他说过,要他和红豆一起去寻找三世镜。

只有找到了三世镜,他和红豆才可以摆脱目前的这一切。

不管红豆喜欢的是他还是他,他想,总要让红豆先摆脱眼前的令良才对。

他想,也只有与虎谋皮了!

原来令良父子和田立衡早有勾结。

而田立衡也早就谋划着要他们陪着他进入古墓里面。

只是他觉得奇怪,田立衡为什么会这么清楚这个古墓呢?

偶尔的一次,他听到令良问田立衡,才知道,原来这个古墓是山田家族一直暗中珍藏的图纸。而山田家族之所以有这张图纸,也是祖辈世代流传下来的。

图纸一共分成四块,山田家族自己保有两块,另外两块是许多年前,山田家的人派人从附近的两户人家手里夺过来的。

这其中一户人家,据说就是红豆的外公家。

山田家族在J国还有一个盟友,也是历史上很有名的平家。这张图纸,就是平家人让山田家的后人特地探访的。

图纸上说,这墓里有很多珍奇宝贝,还有道教宝经。甚至还说得很清楚,这是北宋时期金国一个贵族的墓,里面很可能有北宋徽宗的一些手札和珍藏。

这些宝贝,随便拿出一件就价值连城,更何况有那么多?利欲熏心,令良父子此时也忘了和田立衡压根不是一条路上的人,三人臭味相同,一拍即合。

只是,田立衡却坚持要带红豆进墓。

理由很邪门,图纸上指定了要一位有着雕花圆盒的女孩。并且还绘了一个古装女子的肖像,这个女子十分像红豆。

山田家一直在寻找那个古老的圆盒,无意中碰到了红豆的父亲说起那个圆盒,才顺藤摸瓜找到了这里。而红豆的模样和图上的女孩又十分相像!

许久之后,他才明白,这一切都是宗弼的有意安排啊!

他们一行人终于进山了,越靠近古墓,他的心跳就越厉害,总觉得有一层迷雾即将要拨开!

小蛇最近好像适应了他的脑子,或者说他的脑子也适应了那条蛇。不过为了麻痹令良,他不能一下子露陷。

走近这座古墓,眼前扫过一幕幕幻像。这时他终于明白,为什么非要他来到这个地方。

只有通过这里,找到了三世镜,他才可以启动他和红豆之间命运的枢纽。而这中间,也少不了那个十分重要的角色——宗弼。

没有真定府的逃亡,也没有上京府的重逢!有的只有刘家寺外,夫妻双双含泪的分别!

他被迫娶了朵宁柚,而她被迫委身宗弼。

他带着她从上京逃亡,她却拒绝了他。只是他不知,这时的她已经不是寅娘了!

多年前,曾经的恽王依旧丧生在黄河的惊涛骇浪里。

而临死之前,他却以为自己的妻子早已经变节。

于是,他立誓要重来,想挽回自己妻子的命!

三生三世,恩怨纠缠!

哪里知道,一切冥冥中早已经有注定!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