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章 赢勾的番外(1)/来自大宋的情人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很早以前,赢勾只是一个普通的小铁匠。

他的村子也是一个轩辕国最平常不过的一个小村庄,偏远荒凉,人烟稀少。属于任部的范围。

他无父无母,自己也不知道是从哪里来的。

从记事的时候起,他就被村庄里一个老铁匠收留。

在他刚可以站立的时候,就帮着老铁匠拉风箱,有了一点力气之后,就帮着老铁匠配合打铁。

老铁匠自己有一碗吃的,会分给他半碗。

打铁的生意虽然不是那么热闹,可是填饱肚子还是够了的。

赢勾一天天长大,老铁匠的身体也一天天变垮了。

来铺子里的人总说:“看来老铁匠老了,这铁匠铺子也该赢勾接管了。”

也有人说:“赢勾啊,娶个媳妇好好伺候老铁匠吧,他养大你可不容易啊!”

村子里有一个女孩,叫做娥女。

娥女是村子里最好看的女孩子。她有着柔软的腰肢,红红的脸蛋。走起路来像河边的垂柳。风一拂,腰一扭。

娥女也会做事,家里田里的活都是一把好手。她的性子也好,见谁都是笑眯眯的。和人说起话来也是脆生脆气,叫人听了还想听。

村子里的少年郎做梦都想娶娥女这样的姑娘。

村子里的姑娘伢做梦都想嫁赢勾这样的少年。

在所有人眼里,他和娥女是多么好的一对啊!

在两个人的心里,也情不自禁地给对方腾出了一小块地方。

赢勾的目光渐渐停留在娥女的身上多了一些,每次看到娥女心里也都开始噗噗乱跳。

假如娥女拿了铁具来修,他总要打得格外的坚固牢靠,好像他的心意娥女能够知道一样。

好景不长。这年秋天。娥女的父亲生了病。看病吃药请巫医要花很多很多的钱财。巨纵丰扛。

娥女家穷,除了一栋茅草屋,几块薄田,再没有其他值钱的东西。

卖光了薄田之后,家里人就想着要拿娥女换钱了!

这时,恰好任部族长的长子任将军来村里招兵,看中了娥女、听说娥女家缺钱。父亲又病重,于是给了娥女家大笔的钱财,让娥女嫁给他。

任部是轩辕国的望族,整个村子在任部眼里,只是不起眼的一个角落。

任将军虽然年纪大得可以做娥女的父亲,可是他愿意拿出钱财替娥女的父亲治病,这就已经是让人称赞的美德了!

前两年,村子里也是有个女孩被隔壁村子的恶霸强占了去。家里人还一分钱得不到了。

虽然不是作为妻子,可是你一个庶人的女子还想怎么样?

娥女家人自然欢喜不尽,当即就答应了任部族长的长子。

晚上,娥女偷偷敲响了赢勾家的窗户,隔着窗棂,她轻轻在外面喊着赢勾的名字。

老铁匠也老了,闭着眼睛睡着了,梦里依然不停地咳嗽。

赢勾看了眼老铁匠,悄悄溜了出去。

他和娥女一起来到了村后面的树林子里。

两个人虽然没有正式表过心意,可是仅凭日常眼神中的交流,就已经明白彼此的心意。

他也听说了娥女的婚事,心里也是好像有一千只猫爪子在抓挠一样,难受极了!

娥女大胆而热情:“带我走吧。我不想嫁给任将军,他家里好多女人,我嫁给了他,好不了几天。”

赢勾皱眉:“你舍得你的家人?”可是,他却丢不下老铁匠。

娥女咬咬牙,抬起头说道:“我不管,反正我就是不想嫁给他。你、你要我吗?你要的话我今天晚上就给了你。”

娥女勇敢地脱下自己的衣服,抱住了赢勾。

“反正我就喜欢你,就想跟你在一起。”

赢勾脑子一热,来不及多想,狠狠地亲了上去。

少女的身体柔软而丰满。而他的双臂刚劲而有力。

他兴奋又新鲜,在她的带领下,渐渐完成了走向成人的仪式。

可是火把渐渐聚集了过来,村人喧嚣的声音包围了他们。

他们两个人被强逼着暴露在众人的眼睛之下。

娥女刚被父母许配给了人,却又做出这等偷人的丑事,两个人都被五花大绑起来。

赢勾被任将军用沾了盐水的鞭子狠狠抽了一顿,然后丢进了黑屋子里等死。

三天过去,这中间只有老铁匠,冒着危险给他送来一点吃食和水。

问起娥女,说是已经被任将军带走了。

而留给娥女家的钱财也都要了回来,为此,娥女的父亲已经活活气死了。

老铁匠劝赢勾,忘了娥女吧,你去从军吧!

你有一把好力气,只要敢拼,战场上自然可以得到你想要的东西。

老铁匠人也老了,头发也白了,离去时的背影越来越蹒跚。

望着老铁匠的背影,赢勾下了一个决定。当天晚上,他从看守他的人眼皮子底下逃脱了,走了很远的路,终于来到一个县城。

那里有人在招兵,赢勾立即上去给自己报了一个。

他发现,当兵的人还是很多的。也对,这年头,在家里都吃不饱,起码当兵,还可以有一顿饱饭吃啊!

他不懂得为什么要打仗,他只知道,上面叫他打谁,他就打谁。

第一次上战场,他握着刀冲杀在最前面。

一刀砍下对方人头的时候,热乎乎的血一下子喷得他满脸都是的,用手一抹,黏腻黏腻的。

鼻子里一股浓烈的血腥气,他却发现自己每一个毛孔都张开了!

他一刀砍落一个人头,就算砍不准,可是他的力气大,也可以带翻对手,然后补上一刀,干脆利落!

心里虽然不住发抖,可是握刀的手却抓得很紧。

第一场战役过后,他发现自己很喜欢这种日子。

真痛快啊!

他因为作战骁勇被提拔为十夫长,还奖励了五十个刀币。

他的顶头上司,百夫长拍着他的肩膀说道:“小子,好好干,少不了你的好处。”

就因为这句话,赢勾很卖力,想到以后还可以挣更多的刀币,他的劲头就更大了!

他好像看到娥女在对他微笑,好像看到老铁匠流出了浑浊的眼泪。他想着乡亲们会说,这小铁匠,真不一般啊!

每场战役,他都好像拼了命一样!

他的身上渐渐添了越来越多的伤痕,他也逐步成为军中的煞神,从十夫长到百夫长,从百夫长到千夫长。他一步步走来。看着多少同僚惨死在身边,又不知踏过多少人的鲜血和尸身。

成为千夫长之后,他回了一趟故乡,老铁匠早已经死了。

在他走后不久的一天晚上,老铁匠就因为年纪太大,挥不动铁锤,没有活计上门,饿死在床上。

从前的乡人得知赢勾做了千夫长,都来套近乎。就连娥女的两个弟弟,也来找他。想着进入军中混口饭吃。

他问起娥女,说是早就不知道下落,被任将军带走了一直没有音信。

自己最想见到的两个人都已经不在了,自己用性命拼来的一切似乎也没有了意义。

不,还是有的,至少自己现在不用担心饿肚子,至少不用被人欺负,只有他欺负别人的份。

他带了娥女的两个兄弟回到了军中,却并不对他们另眼相看。

在军队里,你只有自己够狠,才能生存下来,想靠人,靠得了一时,靠不了一世。

终于,他当上了大将军!

他成为了黄帝手下最会打仗的将军。

他可以和应龙这样的神将坐在一起喝酒。虽然他们连眼睛都不扫他一下,虽然他现在还只是坐在末尾,可是他已经成为了一个传奇。

因为他不靠身份不靠资历,是凭着自己的战功一步步扎扎实实地打下来的。

他终于见到了当初抢去娥女的那个任将军。

让人觉得笑话的是,那个任将军居然是他辖下的将领。

他已经认不出来赢勾了,可是赢勾却一眼认出了他。

此时的赢勾也多了几分心眼,命令娥女的弟弟私下去找他。

当天夜里,娥女的弟弟回报,娥女早已经不在了!

被任将军带回的那一年,娥女就已经死了。

她究竟遭受了哪些痛苦已经没人可以告诉他们,可是他们只知道,娥女死的时候,已经瘦得只剩一把骨头。

那曾经想要等他的女孩早已经变成了白骨了!

当然,如今的赢勾不知道什么叫做缅怀,他身边想要什么样的女人没有呢?

他渐渐从一名淳朴踏实,只知道杀敌的士兵变成了一个杀人如麻,沉默寡言的杀人武器。

他的心思渐渐不满足于有大屋子住,他想要一世尊享,世代沿袭,他想娶那些高门大户的女人,想成为应龙那种地位的神将。

而这些,单靠自己的战功也是无法办到的,因为他们讲究门楣,讲究地位。更讲究拉帮结派!

除非有比你身份更尊贵的人愿意帮助你,你才可以有希望达成。

跟在皇帝手下,他渐渐也看清了周围的局势。

皇帝膝下最看重的有两个儿子。

一个是羿,一个是恒!

说实话,也许恒看上去的确器宇不凡,尊贵无比,可是他觉得他们不是一路人。

而羿不同,羿可以和他们在一起比试射箭,和他们一起骑马打猎,甚至还可以和他们一起调笑路边的女子。这让他觉得,羿和他是一路人。既然要选择其中一个,为什么不选择和自己更靠拢的羿?

所以,他自动自觉地站在了羿的一边,成为了羿手下最忠实的将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