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章 一恒和寅娘的番外(完结)此章节留言抢楼!!!/来自大宋的情人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寅娘天真的点点头说:“是啊,父亲让我看的。”

不等一恒问起,寅娘说道:“前段日子,我房里跑进来一只老鼠。讨厌极了,咬坏了我的好几件衣服和鞋子。正好那天一只老鼠从我面前跑过,我指着它就骂了一句真该死。谁知道那只老鼠居然一下子趴在地上动都不敢动,浑身直哆嗦。过了好一会才溜走。父亲听说了之后,就拿了这些书让我背,还要抽查我的。”

“哦!”

一恒平日里也听张玄意说过,寅娘父亲醉心于道教,对于符咒之术也是很有心得。张玄意之所以拜于寅娘父亲膝下,其实主要还是为了学道教之术,向往成仙。

这都是因为大宋皇上宋徽宗,徽宗其人也是醉心于长生之术的,甚至对道教高人都是以礼相待,举国皆知。

可是要说真有符咒一事,一恒还从来没有见过。

想到这。他不禁问寅娘:“那你现在会哪些符咒?”

寅娘调皮地说道:“我会隔空取物,还会隔空移物。”说着就举起了手指,一张小嘴念念有词。

书桌上的一支毛笔果然就被她凌空举了起来。

一恒惊叹地看着寅娘这番举动,嘴里立刻说道:“寅娘,这件事可不要告诉别人啊!”

寅娘点头,十分天真地说道:“自然啊,这事情除了我父亲,连母亲都没说,我也就只是说给了哥哥你听。”

听到寅娘的话,一恒自己心里也是觉得甜蜜无限。

他不由深深看向寅娘。嘴里问道:“寅娘。为什么,你只想要说给我听呢?”他的心噗噗乱跳,既盼望着寅娘赶快回答,却又希望寅娘不要那么快回答,一时间矛盾极了,不知道怎么办才好。

寅娘的一双眼睛黑白分明,坦荡地看着一恒说道:“因为哥哥值得我信任啊。我相信哥哥是不会告诉别人的。”

寅娘的这番回答,倒是让一恒汗颜,自觉自己真是想歪了!

时间一天天过去,寅娘也一天天长大,变成了一位美丽的大家闺秀。

有一日,一恒和张玄意同去老师府里,没料到老师不在。

两人去后面探望寅娘,却被丫鬟拦住。说是夫人吩咐过,小姐已经成人了,不好再单独见外男。

两人这才醒悟到,寅娘已经十四了!巨女纵血。

丫鬟又说,再过一段日子,府里就要为小姐举行及笄礼,届时两位公子若是有空,可以前来观礼。

李家亲戚不多,所以请他们来,也是有要求捧场的意思在。

一恒和张玄意自然答应。

走出李家的大门,张玄意心事重重地叹了口气:“以后,再想见寅娘就没那么容易了!”言辞中似乎颇有遗憾。

一恒没有说话,心里却有同感。

只是,寅娘成年了,接下来怕是就要为她定下一门亲事了。

想到这里,他的心口就无比的难过,觉得这京城里,找不到一个适合的男子来做寅娘的丈夫。

他们走出老师家的大门,脚步沉重极了,只觉得这条路如此的难走,走出这条巷子,竟然很难。

可是他的心却跳得欢快极了。偏偏这时张玄意说了一句话。

“你说,我娶了寅娘如何?”

他的心又一跳,没有立即回答。

张玄意站住,面对着他正色说道:“你觉得我要是开口向老师求娶寅娘,老师会答应吗?”

一恒不禁眉毛一跳,一时之间不知道怎么回答。

张玄意细细看了他一眼,奇道:“不会你也对寅娘动了心思吧。”

一恒的脸上只觉得一阵烧,却不知道该怎么回答。

张玄意随即也沉默了。

两人一直走到分手处,一恒突然叫住了张玄意,他张开口,却又不知该说什么,最后只是对张玄意点了下头,然后走了。

点头的意思就是对他刚才的那个问题。

是的,我也对寅娘有了心思!

不知怎么的,他居然觉得有点愧对张玄意了!

又过了一段时间,一日放学之后,老师无意对他们提了一下,后日去老师家观摩寅娘及笄礼。

一恒不禁又看了一眼张玄意,眼光一触随即互相都躲开了!

这几日,两人之间也少了许多话,不再像从前那么亲热。

一恒既为将要见到寅娘而高兴,却又为好友的疏远而难过。走出书院的时候,突然听到张玄意在背后喊他。

他停住,张玄意从后面赶上来,气喘吁吁地说道:“你的礼物选好了吗?”

他犹豫了一下说道:“一直在看,可是没有中意的。”

“走吧,我也要给寅娘选一样礼物,我们一起去吧。”

总算今天运气好,正好到货,他一眼就相中了那个盒子。

椭圆形的盒子,颜色鲜艳,面上镂空刻花。他一眼看到,就觉得寅娘很喜欢,价格都不问,立即买了下来。

张玄意也是看了好久,最终挑了选选了挑,只有买了一副文房四宝作为贺礼。

及笄的那天,他亲眼看着寅娘在一位婶娘的梳理下,头发梳成少女的样式,又换了女孩子的新裝。见到他们两个人,寅娘还偷偷朝他们眨了一下眼睛,表示自己看到了。

礼毕之后,两人去了前院,和老师说过几句话之后就要告辞。

走出院子的时候,前面路上的花树旁闪过一个人影。

身穿白底浅色梅花洒金襦裙的寅娘从花树后露了出来,笑眯眯地拎着裙子问他们:“两位哥哥最近怎么都不来呢?”

一恒嚅动着嘴巴,却说不出一个字,只是一双眼睛看着寅娘,移都不移动一下。

还是张玄意机灵,连忙解释:“非是我们不来看你,是师母拦住了我们,说妹妹长大了,我们再继续和妹妹呆在一起不合适。”

寅娘听了,脸上立即沮丧起来,樱桃般的嘴唇也轻轻嘟起来,叫人心里爱怜极了!

鬼使神差地,一恒说道:“妹妹不要担心,有空我们会来看你的。”

寅娘听了,脸上立即嘻嘻地笑了,她伸出尾指,天真地对一恒说道:“说话算数,不算数的是小狗。”

“好。”一恒含笑答应,也伸出尾指和她勾了勾,认真的说道:“我说话一定算数。”

走出大门后,张玄意不无嫉妒地说道:“明明是我带着你认识寅娘的,可是寅娘总是和你说那么多话!”

一恒轻笑,调笑道:“嗯,那一定是你的嘴巴太讨嫌,不让着她,所以她才不喜欢你啊!”

张玄意听了,轻轻照着一恒的肩头擂了一拳,嘴里笑道:“胡说,我告诉你,别的我可以让,寅娘我是不会让的啊。”

一恒眯起了眼睛轻声说道:“那就看她自己喜欢谁吧。”

连日来的犹豫,此刻见了寅娘的心情,他心里已经明白,自己已经喜欢上了寅娘,如果此生不能娶寅娘为妻,那他的日子将不会再有阳光照耀。

他想,回去后就恳求母妃,求她向父皇提出来,他想娶寅娘做他的妻子,除了寅娘,他谁都不要!

不过后来的时间里,他也没能见到寅娘,听说师母病了,寅娘日夜侍病床前。

他有时候会很想念寅娘,于是也托人搜集上好的药材送到老师家。

可惜师母一向体弱多病,就算老师用尽方法求来各种好药,病情依然不见起色。

接下来的日子里,老师也不到学院里来了。

学院里并不是只有寅娘父亲一位老师。

可是一恒却很担心,他让人去打听,才知道寅娘的母亲竟然请了官媒去家里,要为寅娘挑选一位夫婿。

听到这个消息,一恒立即着急了。

他立即去问张玄意,问他知不知道这件事,张玄意点头说道:“知道啊,我已经托我母亲上门提亲了。我母亲也很喜欢寅娘。”

他生气地问道:“为什么你都不和我说一声呢?”

张玄意冷笑道:“和你说?我拿什么和你比?你是皇上的儿子,无论家室地位还是人品外貌都好过我许多。可惜婚姻大事,是父母之命媒妁之言。我和寅娘的婚事一旦定下,你休想破坏。我说过,寅娘我是不会让的。”

一恒生气极了,甩袖而去。

回去之后,他立即扎到自己的母妃,当即跪倒恳求:“母妃,请帮帮我吧。”

他的母妃懿肃贵妃王氏立即搀扶起他问道:“好好的下跪干什么?难不成你还有什么为难事?”

他立即答道:“就是前阵子我和母妃提过的事情,母妃和父皇说了吗?”

懿肃贵妃立即笑道:“还没说,你急什么啊!母妃也想替你好好把把关,再看看还有没有其他合适你的女子啊!”

他不禁跺脚说道:“不用看了我,我只要她。母妃,她是我老师的女儿,家世清廉,绝对没有问题,母妃,求求你千万今日就帮我定下来吧。”

懿肃贵妃不禁掩嘴笑道:“你这傻孩子,莫非还担心被人抢跑了?”

她虽然有了一恒这么大的儿子,因为保养得当,容颜依旧秀美。而一恒也长得像她,五官清秀,双目炯炯有神。

一恒说道:“正是怕抢跑了啊!”于是就说了张玄意的事情。

懿肃贵妃听了,立即点头笑道:“好,我立即去和你父皇说,让你今天吃个定心丸。”说着就起身走了。

一恒自然喜极。

就这样,他和寅娘的婚事借助自己的父皇出面,终于定了下来。

而因此,张玄意也恨他入骨。

他虽然娶了寅娘,却也失去了自己的一个好朋友,只是这也是没法子的事情!

(完)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