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694 昏厥的皇后/大清隐龙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就算是贵为法兰西皇后,此刻也再难镇定了,外面民众喊出来的口号是如此的恐怖,皇后裙摆里面双腿都哆嗦了起来。

八里桥公爵蒙托邦还勉强能撑得住,他冲着外面的宫廷侍从喊道“发生了什么事情?值班的禁卫军官在哪里?让他来见我……”

总理奥利维脸已经吓白了,眼瞅着杜伊勒里宫花园聚集的民众越来越多,此刻已经接近一万,而且这规模还如滚雪球一样不停的壮大。

“上帝啊,不能让他们再这样闹下去了,公爵我建议军方立刻派兵驱逐,花园此刻就得封锁起来!”

议员梯也尔一听就不干了“奥利维你这话是什么意思?杜伊勒里宫花园从建成的那一刻起就从来没有禁止过民众参观,你要违背拿破仑一世所订立的制度吗?”

拿破仑一世当年扩建杜伊勒里宫而不是选择扩建卢浮宫,其本意就是想让自己这个帝国和过去腐朽的法兰西帝国有所不同。

他就是要让民众知道自己这个皇帝和过去的皇帝不一样,自己是亲民的!

所以杜伊勒里宫花园每天定期都是向民众开放的,巴黎市民可以在这里欣赏美景、休息游玩!

这一点可比其他古老帝国的君主强得多了,民众可以近距离的靠近皇帝,自然也就拉近了双方之间的距离。

可是这个老规矩,此刻却成了皇室的一个头疼心病,因为这几年民众经常到公园内游行示威,吵吵嚷嚷的要皇帝进行改革!

甚至军队和游行的民众也发生过数次的流血冲突,所以朝内一直有官员要求皇帝改了这个规矩,但是拿破仑三世为了表示对叔父的尊重,一直都没有理会。

今天梯也尔拿着这个老规矩就冲奥利维开了炮“奥利维,你是人民的总理,现在难道要杜塞民众说话的口舌吗?”

“居然还想让军方插手,你是再想来一次流血事件?我要弹劾你,你不配当帝国的总理!”

还没等奥利维反驳呢,会议室的大门就被推开了,今天值班的禁卫军长官急匆匆的跑了进来,手里还捏着一张电报纸。

只见他一脸惊慌满头大汗的说道“皇后……陛下从梅斯发来了急电!我们……我们真的失败了!”

“沃尔特会战还有斯比西林高地会战全都输了!现在敌人已经进入我国东北地区,战火已经烧到我们的本土了!”

啊!皇后一声惨叫差点晕厥过去,幸亏蒙托邦手疾眼快一把抱住了她!

“皇后!皇后……快拿嗅盐过来!”

嗅盐这种东西21世纪的人恐怕没有多少人知道,这东西在古罗马时代就有,但是在维多利亚时代的欧洲最为风行。

当时人们也称呼嗅盐为鹿角酒,这是一种碳酸铵和香料配置的一种药品,装在精致的水晶瓶子里。

这种粉末一旦进入鼻腔,和鼻粘膜接触后就会产生氨气,而学过化学的人都知道氨气是非常有刺激味道的,昏厥的人一点来点嗅盐就会立刻苏醒

在十九世纪,嗅盐几乎是欧洲贵妇人的标配,因为当时社会主流认为淑女应该是敏感胆小的,遇到一点惊吓就应该昏厥过去。

为了满足这种主流的心理,很多女人就算胆子大包天也要装出一副较小的样子出来,身边经常带着嗅盐,没准路边跳出一只兔子就能吓晕了她们,然后就需要绅士抱着她们撒嗅盐了。

甭管真的假的,这种游戏当时确实挺流行!

而另一个重要的原因,也是因为当时欧洲流行紧身衣,腰被束缚的非常纤细甚至都影响了呼吸,很多女人就是因为喘不过气来才昏厥过去,所以嗅盐更是必备之物了。

今天皇后可是真的吓昏厥了,蒙托邦足足吹了两搓嗅盐这才刺激的皇后清醒过来!

“上帝啊!我这是怎么了?我刚刚是不是在做梦?我做了一个噩梦……”

蒙托邦哭丧着脸说道“皇后……这不是梦,刚刚陛下真的来电报了,我们输了两场战役……”

“不过您放心,都是小战役,我们的主力并没有受到任何的损失啊!”

欧仁妮皇后挣扎着站了起来,她愤怒的伸手指着窗外“那这是怎么回事?为什么这些该死的混蛋,会比我还早知道这个消息?”

“什么时候贱民的消息比政府还要灵通了?”

说到这里皇后突然死死的盯着议员梯也尔“你是不是早就知道了?回答我,你是不是知道了这个消息之后,才来逼宫的!”

梯也尔毫不畏惧,淡淡叹息道“皇后……我是今早凌晨五点得知这个消息的,可是我万万没有想到皇宫内居然到现在才得到消息……”

“这里面的事情,我也搞不明白,但是今早五点巴黎的市民就开始偷偷的传这个小道消息了,我还以为是假的呢……”

“没想到……没想到居然是真的……”

当然是真的,巴黎现在到底有多少普鲁士间谍,估计卑斯麦都数不清了,边境的两场胜利顿时让这些间谍欣喜若狂。

他们连夜开始散步流言夸大战争的结果,拼命的挑动民意,他们要的就是让法国民众给政府施压,从而打乱法国军队的战争节奏。

肖乐天甚至在之前嚣张的说道“要想打赢这场胜利,我们就得让法国民意裹挟政府,让法国军官开始考虑政治,让法国文官考虑改朝换代……”

“只有让他们人心乱了,我们才有狂胜的机会!”

没错,就是这样的,想要让法兰西打败仗而且是大败仗,就得让那些不懂行的非专业人士来给专业人士指手画脚,只有这样法国才能内乱。

浪漫的法国人果然上当了,其实也不算是上当,这就是阳谋,一个法国人就算明知道是普鲁士挑拨但还得上街的阳谋。

因为经过大革命洗礼的法国人,实在是太关心政治了,实在是太爱游行了,也是在是太爱革命了。

杜伊勒里宫花园的吼声惊天动地,前线失败的消息让这些民众彻底失控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