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门永利赌场

后传:一定要反攻(下)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对于秦阳这小家伙如今睁眼说瞎话的功力.齐老大是越來越满意了.他笑了笑.翻身上床.一把将人拉下來趴在自己的身上.

“你.你干嘛.”秦阳脸色一红.

“我听说你想在上面.”齐老大挑了挑眉.也不拐弯抹角的.径直就开门见山了.

“你.你听谁说的.沒有的事情.”秦阳绝不承认.

“是么.”伸手挑起秦阳的下巴.齐老大慢条斯理地道:“你确定真的沒有.”

“真沒……”

“要是沒有的话.你以后就再也沒机会了哦.”齐慕繁笑.笑容里一片真诚.

秦阳浑身一震.脑子里的某一根神经.仿佛骤然被闪电给劈中了.半晌.他才反应过來道:“你.你的意思是.”

齐老大点点头:“你不是想在上面吗.我ok的.只要你喜欢.”

“真的.”这一瞬间.秦阳觉得世界颠覆了.齐慕繁说.说他可以在上面.

齐慕繁皱眉:“我骗过你么.”

秦阳点点头:“骗过.”

“好吧.那这次你是相信.还是不相信呢.”齐慕繁说着.径直翻过身.将秦阳死死地压在了身下.

“你……”

“那包装纸里是什么东西.你需要我亲自解释给你听么.阳阳.凡事都是有代价的.你既然敢给我下药.就要做好失败的准备.”齐慕繁轻声诱哄的同时.双手已经差不多将秦阳剥了个精光了.

“你.停下.”肌肤相贴的同时.秦阳猛地一颤.扯了嗓子开口道:“不是说我可以在上面么.你放开.我要在上面.”

“你确定.”齐老大顿了顿.

“是的.我确定.”虽然总觉得有哪里怪怪的.可只要熬过眼下这关.怎样也都是可以的吧.

得过且过的想法.轻而易举就忽视掉了齐慕繁嘴角.那几乎要蔓延到后脑勺的笑容了.

“好吧.那么这回.你就在上面吧.”齐老大莞尔一笑.径直翻身.将秦阳又拱到了身上.

幸福來得太突然.看着齐慕繁好整以暇的笑容.秦阳整个人几乎如坐针毡了.

“那啥.今天我有点累了.咱们还是睡觉吧.”说着.伸开腿就要跨到一旁.打算睡觉.

然而齐慕繁却并不打算就这么结束.双手握着他的腰.勾唇便道:“上面和下面.你有两个选择.当然了.你要是不想选择.那么我就帮你了.”

说着.手径直滑向了秦阳尾椎处.

上半身猛然一挺.秦阳立马抓住那只手.道:“停.那啥.你别动.”

“好.我不动.那么你自己來吧.”齐老大笑了笑.笑容里一片坦然.满是宠溺的味道.

“我……”

赶鸭子上架.秦阳脸色一红.身子也不自觉地抖了起來.颤啊颤的.就像是秋风里一个晃來晃去的秋千架一样.

不一会儿.额头上.鼻尖上就冒出了晶莹的汗珠.

看对方一副辛苦的模样.齐慕繁挑了挑眉.道:“怎么.要我帮你么.”

“不.不需要.”憋红的脖子狠狠一扬.接下來应该干什么呢.

秦阳想了好半天.终于想起來.接下來似乎应该是先把人的衣服脱了吧.

说干就干.秦阳立刻把齐慕繁的衣服解开.然后是裤子.

不一儿.两个人就坦诚相对了.

看着跟个斯文流氓似的齐慕繁.秦阳又沉默了好半晌.接下來应该干什么來着.

平日里齐慕繁都对他干什么來着呢.

对了……

脑子里灵光一闪.秦阳吸了口气.定了定神.忽视掉面前那根巨大而碍眼的物体.大着胆子将手伸向齐慕繁的腰后.

然而他还來不及有进一步的动作.手腕就被齐慕繁握住了.

秦阳浑身一颤.果然.齐慕繁的声音立马响了起來:“错了.”

“错了.沒错吧.”他记得齐慕繁每次对他都是这样的啊.先扩张啊.难道.他不想扩张.

那很疼的吧……

秦阳的脸色有些难看.当然了.更多的还是震惊和兴奋.丫的.变态就是变态.癖好也是奇奇怪怪.

不过沒关系.反正他是在上面的.他应该不会觉得疼的.

握住坚挺的小兄弟.秦阳伸手刚想抬起齐慕繁的腿.齐慕繁再次拍开了他的手:“不对.”

“还不对.你故意的吧.”饶是脾气再好.如今精虫上脑.秦阳也有些受不住了.

这到底是想搞什么嘛.

齐慕繁叹了口气.伸手扶住秦阳的腰.趁对方不备间.猛然对准自己昂扬的位置.就一把压了下去.

“啊..”尖锐的疼.仿佛刀子捅进了身体一般.秦阳疼的立马弓起了腰.然而疼痛之下.更多的还是气愤.暴风骤雨一样的气愤.眼里也仿佛氤氲起了黑幽幽的一股水汽.同时连带着声音也颤儿了起來.

“你.你怎么这样.你说话不算数.不是说了……”

“我是说了让你在上面啊.难道你现在.不是在上面么.”齐老大笑了笑.握着对方腰杆手.继续往下压了压.

“啊..”

这样体位下的极致深入.秦阳整个人几乎马上就痉挛了.在意识弥散前.他凭着最后的一股怨气.恶狠狠地瞪着齐慕繁:“骗子.你个骗子.你放开我.啊.”

……

暴风骤雨的一夜.在别墅里的三对嘿咻不停的时候.另外两对回到自己据点的.情况还是颇为大相径庭的.

尤其是郭晏殊和白夜.

情况特殊的他们.也许在曾经的年少轻狂之时.还会固执于这方面的高下.

可如今.经历了这么多的大起大落.深刻体会了漫长的思念与期待之后.好不容易与白夜恢复这种状态的郭晏殊.本來就是一心弥补的.

所以对于白夜.他自然也是依从到了一种无下限的地步.

将白夜递给自己的水杯接下.郭晏殊将其一饮而尽之后.直接开口道:“其实你大可不必这样.如果你想在上面.我并不会拒绝的.你该知道的.”

“你……”

被看穿了把戏.白夜本來并沒有太大的起落.他本來就是抱着个玩玩儿的心态试试.只是郭晏殊的话.却让他忽然间怔住了.

“上面和下面.我都无所谓.只要你高兴就好.夜.我想和你在一起.所以不要再离开我.忘记过去那些不愉快好不好.”伸手.将人牢牢地抱在怀里.臂膀中那副膈手的细瘦骨架仿佛一根竹竿似的.郭晏殊暗叹了口气.缓缓地吻在了白夜的眼角.

“我知道你不肯原谅我.可是只要你不再离开我.我相信总有一天.总有一天你还会接受我的.”

仿佛许诺.在郭晏殊声音落下的瞬间.白夜皱着眉看向他:“我不喜欢在下面.”

“恩.”郭晏殊点点头.带着白夜躺上床.道:“那我就在下面吧.”

说着.径直坦然地躺在床上.伸手拿过床头的润滑.正要开始动手.白夜忽的一把拽住了他.

“夜.”郭晏殊不解地看着他.

“我不喜欢跟人做.当然了.也不想和你做.”白夜皱着眉拿开他手里的东西.然后并肩躺在郭晏殊身边.

郭晏殊眼睛骤然一红.他知道他为什么不喜欢和人做.那些年造成的心里伤害.即使是治愈了.也很难再让人对此有什么期待了.

而这一切.都是他自己造成的.

如今可以这么平平淡淡的在一起.其实已经是最好的结局了.可人终究还是贪婪的.得到了想要的之后.反而会有更多想要的东西.

药性.已经慢慢开始发作.可是身边的人.即使他午夜梦回中已经肖想了无数次.可他都不敢朝他动手.

是的.不敢.活了三十多年.第一次体会到了这样的情绪.

人啊.终究还是有着一些无能为力的.郭晏殊哑然失笑.看着白夜清瘦的侧脸.刚想起身去浴室.一只手猛然拉住了他.

“夜.”心.在那一瞬间仿佛被什么东西撞了一下.

“其实我真的比较想上你.但你看见了.我如今根本沒有那个体力.所以……”他的眼里沒有什么情绪.脸色也是极为的平静.就像是平日里随口的交谈般.

然而就在这交谈里.他忽然动了.伸手拉开郭晏殊已经鼓囊起的拉链……

“夜.”被握住的一瞬间.郭晏殊整个人仿佛被电流击中了.他下意识地握住白夜的双肩.“我是个贪心的人.你该知道.这么一來.我慢慢会想要更多的.”

白夜笑.清澈的眸子一片爽朗:“随你吧.反正我如今这破身体也就这样了.能撑多久.您老看着办儿.”

心里突突的有些发疼.郭晏殊忍得额头青筋也冒了出來.可声音还是无比的清晰:“你会活得和我一样久的.”

“是么.”

白夜只是笑.笑容看上去的惨淡里.仿佛夹着厚厚的满足.那从來空荡荡的世界.仿佛骤然被什么东西填满了.

“是的.我爱你.”

在两人温柔缱绻的同时.另一边.向來剑走偏锋的大少爷和周彦尧.此刻正好整以暇地呆在一处地下室里.

喝醉酒的大少爷.在把作案经过事无巨细的交代之后.此刻跟头死猪似的.睡得呼哧呼哧的.完全不知风云为何物.

而周彦尧呢.在把人运回自己地盘之后.美美的洗完一个澡.就端着一杯红酒.躺在李允翔身边.守着人醒过來.

长夜漫漫.但到底不过是眨眼之间.

当清晨的第一缕光线照进屋子的时候.大少爷的眼皮终于开始颤了颤.一旁等候已久的周彦尧.此刻终于露出了一个守候已久的笑容.

伸手.摁下了身旁一个遥控器上的按钮.周彦尧好整以暇地看着呈大字型.被绳子拉扯吊高的李允翔.

“唔.”若说刚刚还只是半梦半醒.那么在四肢忽然传來剧烈的撕扯之痛后.他整个人倒是立马清醒了过來.

“周彦尧.你丫的个大变态.你干什么你.你放我下來.”发现自己被吊起來之后.大少爷的第一反应就是破口大骂.

他本來就是个冲动的人.尤其在遇上变态的周彦尧之后.整个人冲动的情绪.就更加的膨发了.

“我为什么要放你下來.”周彦尧挑了挑眉.径直从李允翔的口袋里掏出一包药.道:“我是不是太久沒教训你了.恩.”

若说一开始还不明白是为什么.但在看清周彦尧手上的东西之后.他整个人忽然就明白了.立刻就成了个霜打的茄子.

“那啥……”

周彦尧打断他:“这玩意儿.药性不错吧.”

“沒.还好.其实也就一般.”大少爷的声音软绵绵的.像是生病了似的.沒什么力气.

“是么.要不咱试试吧.”周彦尧说着.径直将药粉倒进了红酒里.然后慢条斯理地端到李允翔面前:“喝了它.”

“不喝.”

废话.喝了这玩意儿.那不是找死么.

“真的不喝么.我再给你最后一次机会.”周彦尧说着.径直从柜子里掏出一个带着口塞的管子.

大少爷的眼珠子几乎掉出來了.那玩意儿他可不止一次的见过用过.他当初绝食的时候就被这么灌过.

咽了咽口水.大少爷向來是个见了棺材就掉泪的性子.立马松口道:“别.你放下那玩意儿.我喝.我自己喝.”

情绪激动之下.因为被吊在空中.他整个身体像是风中的树枝似的.游來荡去.

周彦尧挑了挑眉.放下道具.径直将红酒端到李允翔嘴边.

喝完酒.大少爷有些心虚地道:“现在.沒事儿了吧.你.你放我下來.”

“不行.”放下杯子.周彦尧笑着看向李允翔.转身走到一旁摆满了乱七八糟的角落里.开始挑挑拣拣.

“接下來.咱们应该好好谈谈关于惩罚的问題.”

一听惩罚两字.大少爷整个人都炸了.就跟被人挖了祖坟似的:“惩罚.惩罚你妹啊.周彦尧.你丫的放开老子.”

话音未落.一鞭子便猛地抽上了他的腰腹.

大少爷闷哼一声.虎目圆瞪.正要开骂.周彦尧忽的伸手脱掉了他身上的衣服.一边脱一边开口道:“差点忘了.你小子皮糙肉厚.不扒光了.反而跟挠痒痒似的.”

“格老子.你丫的去死.周彦尧.我操你祖宗.啊....”

……

草长莺飞.阳光明媚.在毕业的第二个年头.秦阳参加了李成和余子邺的婚礼.

余子邺毫无疑问和于欣在一起了.至于李成……

说实话.秦阳从沒想过李成会和温萍在一起.然而他们确实是在一起了...

“是不是觉得人生实在狗血.曾经喜欢过你的女孩.居然最后全都和你的室友在一起了.”婚礼上.一个关系不错的同学.私下朝着秦阳调侃道.

秦阳只是笑.远远地看着女生们抛着捧花道:“人生从來都是狗血至极的.可不管怎样.遇见对的人不就行了么.”

“也是.”那人笑了笑.端起酒杯和秦阳碰了碰.就朝别的地方走了.

在大堂呆了一会儿.秦阳和朋友简单的交谈之后.就收到了齐慕繁的短信.他已经到了酒店门口了.

和新郎官告别.秦阳走到门口的时候.刚好听到温萍在打电话.

听到电话的内容.他整个人怔了好半天.等找到齐慕繁的时候.对方已经给他打了好几个电话了.

“为什么不接电话.”齐老大的脸色有些难看.语气也沒了什么耐性.可即便如此.他也还是沒有错过秦阳脸色臭臭的表情.

“发什么了什么事情.”

秦阳看着他.半晌道:“那个温萍怎么回事儿.”

“你知道了.”齐老大并未在意.想了想还是开口道:“我当时其实是真的想过要放手的.那个温萍.虽然骨子里有些市侩.但其实很适合你.你们志趣相投.她的目标也向來坚定.足以弥补你性格中的软弱.”

“所以.她是你的人.”秦阳打断他问.

“也不尽然.我只是将她安排到了你的生活中.至于后续的.多多少少还是慢慢有些牵扯的.”齐慕繁也并不隐瞒.他知道那个女孩对物质的看重.所以后续的确有过一些交集.可这些他的确无意让秦阳知道太多.

秦阳也沒细问.皱了皱眉问:“你就不怕我真的爱上她了.”

“可你不是沒有么.所以.你是真的喜欢我的.”齐老大笑了笑.

秦阳挑了挑眉. 问:“万一呢.万一我真的爱上了她.”

“你要是爱上了她.相信我.那不会是你想要看到的.”

“你.你真是个变态.流氓.”秦阳气急.这家伙疯起來.他真的想象不到会发生多么恐怖的惨剧.

“谢谢夸奖.”齐慕繁笑了笑.径直将人搂在怀里.深情印下一吻.

“我发现你这些年脸皮越來越厚了.”秦阳无语道.

“我的荣幸.”齐老大嘴角抽了抽.半晌道:“对了.小雨的订婚在下个月吧.”

“恩.”秦阳点点头.

也许真是福兮祸所倚.小雨在那样的世界里摸爬滚打.终究还是遇上了一个对的人.虽然那人的年纪有些大.可十二三岁的差距.在如今这个世道的确不是什么大问題.

虽然是二婚.但那样二婚的人.幸福率反而会大上许多.

尤其那个男人.秦阳是品不出來深浅的.但是能得到齐慕繁点头的人.那方方面面都是不会太差的.

总而言之.对于妹妹的终身大事.秦阳是真的放下心了.

“他们都结婚了.咱俩呢.咱俩要结婚么.”开着车.齐慕繁忽然侧身看向秦阳.金色的光线透过玻璃窗.映得他整个人都闪闪发光.

“要不要结婚.这种事儿.有你这么问的么.”秦阳醉了.

齐慕繁好笑地勾了勾唇.问:“那好吧.秦阳先生.请问你打算什么时候和我结婚呢.”

打开车窗.秦阳看了看窗外.道:“我不想和你结婚.”

吱..

随着剧烈的停车声.齐慕繁的声音忽然近在咫尺的响起:“为什么.”

“国内的同性婚姻又不受保护.至于国外.算了.我懒得动弹.要是将來离个婚啥的.还得去到处飞.再说了.你打算和离婚么.”

齐慕繁:“……”

“对嘛.又不打算离婚.还结什么婚呢.反正呐.咱俩这辈子.就这样吧.”

就这样.就这样是怎样啊.

齐老大郁闷了.而他郁闷的结局.就是立马兽性大发.直接将人生吃入腹..

^_^ ^_^ ^_^ ^_^ ^_^ ^_^ ^_^ ^_^ ^_^ ^_^ ^_^ ^_^ ^_^ ^_^ ^_^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