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门永利赌场

八百五十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当年月妃娘娘的确是只生下了一个孩子,不过当年她把别人的孩子也留了下来,为的就是要保住这个孩子,不然的话另外一个孩子也是没有机会生下来的,这一切都是因为皇家的孩子刚出生的时候都要滴血验亲,只要是和皇上的血液不能够相融合的话,不仅仅是那个孩子会被抹杀掉,就算是孩子的母亲也一样的会被抹杀掉,不管是多麽受宠的人都是一样的,因为不可以让人混淆皇室的血脉,这样子的事情一直都是被严格的查探着的,所以月妃的孩子能够活下来万全就是因为这样子的原因。”妇人看着蓝素素很认真的说道,这些事情她自然是知道的很清楚,因为其实她就是另外一个孩子的母亲,要不是因为这样跌原因她们母子又怎么会有机会活到今天,但是既然这样子也活了下来,那么不管怎么说这一笔债自己都是一定会讨回来的,不会允许有任何人在做些什么的,妇人的心里面很清楚,既然自己眼前的这个女子什么都知道,那么自己也没有必要隐瞒她什么,因为现在的自己除了知道哪些陈年旧事,根本就是什么都不知道,所以最重要的还是需要找到一个合适的盟友,那么现在这个女子自然就是自己最好的选择,也是唯一的选择,既然想要合作自然是要拿出一些诚意来的。

“所以月妃娘娘亲生的孩子是六王爷高睿文,而五王爷高渐离其实是你的儿子,虽然说我这个时候还不是很清楚你为什么会怀上皇上的孩子,不过我想在两个孩子出生的时候,月妃娘娘也就是用高渐离的血骗过了皇上,让皇上以为她生的是一对双胞胎,这样子一来的话,你和高渐离才有机会活下来,也正是音位这样子的原因,所以月妃娘娘才一直没有让你死,为的就是要是有朝一日事情败露的话,她们可以用你来威胁高渐离,到时候知道你是自己的亲生母亲,那么高渐离必定投鼠忌器,到时候就是受益的人自然就是月妃母子了,我说的对吧?”

蓝素素一直都很奇怪,为什么月妃娘娘的两个儿子,明明是高渐离更加的得皇帝的喜欢,但是月妃还是毫不犹豫的选择了支持高睿文,这个时候从这个夫人的口中说出的这么一番话,蓝素素倒是瞬间就明白了,那是因为高渐离根本就不是月妃的儿子,自然是在怎么优秀也不会被月妃培养的,不管是什么时候他都只会是微课高睿文铺路的工具,正是因为有这样子的原因,那么让他平安长大到现在也是很难得的了,想到这些事情高渐离一直都还不知道的时候,蓝素素的心中还是有那么一抹淡淡的心疼的,毕竟是自己曾经很在意的人,就算是现在不在意了,但是也不至于是全无感觉,这个时候对方遭遇这种事情,以后还会迎娶像蓝洛灵那样子的一个妻子,他的人生其实也真的是没有什么希望了,对于自己的救命恩人这么做,自己似乎也是恩将仇报了,但是蓝素素很清楚自己并不欠高渐离什么,只不过这个时候还是先不要和这个夫人在继续讨论下去了,现在时间也是差不多了,先出去要紧,不然的话只怕是夜长梦多。

这个时候蓝素素觉得自己也没有必要非要这个夫人这时候再回答自己的第三个问题了,因为这两个问题那妇人都没有欺骗自己,那么自然也不会在欺骗自己什么,因为现在自己是这个人唯一可以依仗的人,他自然是不会做出什么事情来,不过毕竟是这么多年忍辱负重,这个人并不简单,要不然的话不会再这样子的环境之中依旧生活的怡然自得,或许就算是月妃娘娘自己也从来都没有想到过,她对这个夫人的阴狠,或许正是改变了这个夫人的原因,要是没有这么多年的折磨,这个人未必就会是现在这般的样子,可以说她既是毁了这个人,也是成就了这个人,要是有朝一日,月妃娘娘知道其实自己的人生是败在自己身边的贴身侍女身上的时候不知道究竟是做和表情,想到这些事情的时候就算是蓝素素心情也还是有些激动地,毕竟只要自己将这个夫人安全的带出去,那么自己就能够完全的扳倒六王爷,从此就将自己最大的心腹大患除掉了,这样子一来自己怎么会不高兴呢!

“有人来了,你不要做出什么异样来,一会这些人走之后我就会带你离开,现在我们也算是一根绳子上的蚂蚱,我想你也知道应该怎么做菜时的。”夫人本来还想要开口说些什么,但是蓝素素却是食指竖起,示意他不要多说什么,这个时候多说话未必就会是好事情的,因为蓝素素已经听到有人启动了外面的机关,只怕是这个人就快要进来了,现在可不是什么继续说话的好时机了,蓝素素知道这个屋子里面其实并没有什么多余的躲藏的地方,唯一可以躲得也不过就是那一张床底下了,不过这个时候多在床底下也未必会是什么坏事情,想必六王爷对自己的这个院子其实十分的有信心,所以这座假山前面几乎也没有派人看守,不过要是真的派人一直守着的话,那么才是真的会让人一下子就知道,所以蓝素素也不得不佩服六王爷真的是一个很聪明的人,不过再狡猾的狐狸也会有露出尾巴的时候,现在自己不是也就是抓住了他的尾巴了吗?所以一切的事情都还早,还需要从长计议。蓝素素也相信这个时候这个妇人不会傻到把自己交出去,要是把自己交出去了,那么或许不会等到用她来威胁高渐离的那天,她就会被人处理掉,所以她绝对不会说的。

蓝素素说完话之后,甚至没有时间等到那个妇人点头,直接就走到了床边,就地一滚就消失在了密室里面,这个时候妇人对于她的行为一点也不惊讶,毕竟不管是谁都不会想要在这个时候被人抓住的,不过不过妇人也很明白蓝素素会这样子做,倒并不是信任自己,而是因为很明白,要是他死了,自己也会死,所以那个女孩子根本就不会担心自己是不是会出卖他,因为不管怎么样,自己都不会出卖她的,就算是今天晚上那些人是回来要自己得姓名的。自己也不会说出去的,因为现在女孩已经知道自己的秘密,那么只要这个女孩子活着出去了,那么这件事情早晚都会有人知道的,到时候自己得儿子就再也不用为别人牺牲什么,也不会因为这些事情而受到什么影响,月妃娘娘早晚都是会死的,甚至有可能是死在这个女子的身上,妇人也不知道究竟是出于什么原因,自己就是这样子想的。

自己要做的事情就是不动声色,妇人知道哇蓝素素一定会好好的躲藏起来的,这个时候两个人都明白不管是谁都不希望被人知道彼此之间的事情,所以妇人在蓝素素躲进床底之后,就再一次拿起手中的竹筷,做出一副还在吃饭的样子,虽然说冷菜冷饭并不是多么的美味,但是妇人很清楚这个时候自己不仅仅是做戏,只要自己能够活下去吃些冷了的菜饭又有什么呢?这个时候妇人只不过将将将自己手中的竹筷伸出去,外面就已经传来了脚步声,这次来的人不止一人,不过不管是一个人还是两个人对于自己来说又有什么区别呢?只要是自己没有机会出去,也就没有任何的用处,一切都是空谈,既然是困在这里那么也就不要在意什么了,只不过隐约之间也能够听到环佩叮当作响的声音,所以这次来的人只怕是还有那个人,不过这个时候知道有那个人在,妇人的心中也是五味杂陈,毕竟要是那个人来的话自己就不需要死,但是死罪可免活罪可是难逃,有些东西自己不管怎么样子都是受罪,不过只要是能够活下去,那么就很好,只要还有机会,自己就一定会做到自己想要做的那些事情的!

“阿音,这些日子,你倒是过得很好的样子,看来我的儿子待你还是很好的,虽然说这个地方依旧是地下,不过我想这里起码,要比那些阴冷的地窖好上许多,你说是不是?想想之前你住的地方甚至还有老鼠这样子的存在,我就有些心疼的我嘉郎,如果他想要见你一下,都还要纡尊降贵的去那样子的地方,你说是不是?”

蓝素素这个时候躲在床下面,自然是看不清楚外面究竟是有些什么人的,不过听脚步声也是能够听得出来来的是两个人,一个男人和一个女人,这个女人的声音蓝素素很熟悉,因为之前的时候在六王爷的书房也是听过一次的,这个人就是六王爷的母亲,月妃娘娘的声音,这个时候月妃会到这里来见高渐离的母亲,蓝素素的心里面还是很惊讶的,毕竟不管怎么说这个人既然已经被她囚禁了,那么自然也就是没有什么见面的必要了,因为蓝素素很清楚岳飞可不是那种会在囚禁了一个人之后,还会亲自来见对方的人,就好像这个时候他说的这一番话一样,明显的就是对这里十分的嫌弃的,,不过却又是为了什么人不得不来呢?她口中的那个嘉郎,想必就是世嘉大师了吧,毕竟二十多年之前,这个男人就是她心头的挚爱,甚至于还敢铤而走险要给这个男人剩下一个孩子,还想要用各种方式让这个认得儿子做到皇帝的位置上,这其中究竟有多少的野心是月妃自己的,只怕是月妃自己都不知道了,毕竟这些年他所做的这些事情可不是一个皇帝的妃子能够做到的,要是这样子的话,还真的是很让人心中遗憾,不管是什么时候,这个时代里面的女人都是那么的没有地位,永远都是男人的**的牺牲品,这些事情不知道月妃最后知道之后会是什么样子的想法。

蓝素素并不是多么的了解对方,但是在这样子的时代,就连婚姻大事都是父母之命媒妁之言的时候,月妃当初为了不敬宫这样子的闹疼,这些事情世嘉大师的心里面应该是很明白的,要是按照蓝素素的想法来说,有那么一个人愿意为了自己付出所有,那么自己一定会不顾一切的选择和这个人在一起,即便是知道要是这个人因为和自己在一起之后会造成什么样子的后果,那么在劝这个人以后不要再来往之后,蓝素素是真的做不到还和这个人偷偷在一起,生下孩子,这个时候蓝素素甚至在怀疑从一开始的时候或许世嘉大师是真的爱上月妃,毕竟从小就在一起也算是青梅竹马,两小无猜,但是只怕是这分感情在他劝月妃进宫的时候一切就都已经改变了,之后月妃也不过是他行事之中的一枚棋子,只不过月妃并不知道这些事情,所以一直以来都只以为这个男人全心全意的爱着她,会为她做所有的事情,其实那些事情不过是那个世嘉大师心中的执念,和为了他自己得利益而做的事情罢了!显得搞这些事情的时候蓝素素虽然说也不确定这些事情究竟是不是真的,但是她的心里面还是不有的唏嘘不已,要是这件事情自己的猜测是真心的话,月妃娘娘才真的既可怜又可悲的女子,这个世界上她所以为的那些事情一直以来根本就没有一件是对的。

“世嘉大师是高高在上的国师大人,除了宗庙,不管是出现在哪里,对于他而言都是亵渎了他,我想这件事情小姐你的心里面也是很明白的,既然见阿音让世嘉大师被亵渎了,那么自然是可以不见的,只不过阿音也不明白,为什么世嘉大师一直会来见我,毕竟世嘉大师心中最重要的人是我家小姐,见我一个小小的侍女有什么好处呢?我也已经被关了二十几年,所以我不过是觉得不管是在那里都是被关着,那么自然也是没有什么比较的必要了,毕竟作为阶下囚可是没有什么可以选择的机会的。”虽然说知道自己今天的确是没有什么机会好好的吃饭了,不过被关着的人也并不觉得有多么的难过,因为她知道自己马上就要自由了,那么今天就算是把自己的心里话说出来又有什么呢?没有什么好犹豫的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