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门永利赌场

三百六十六、后记(下)(终)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肉身才五十岁(相当于人类五岁身躯)的蒋熙从小小的冰殿玉棺中爬了出来,他愤怒可爱的肉脸等着酆都城冥王殿摇篮里的那个粉嘟嘟的更小的小肉球,气得小脸蛋都扭曲变形了,似乎恨不得咬他一口的样子。

宜萱满脸尴尬和愧疚之色,“熙儿,这是你弟弟点点。”——好吧,她想要个女儿,结果又生了个儿子,点点是她给儿子取的小名儿,子文给他取的大名是蒋烈。跟熙儿一样,都是四点底的字,所以宜萱索性就叫他“点点”了!

虽然这孩子已经五岁了,可相对应的也不过只有五个月的小婴儿般的身子。

熙儿的一张包子里瞬间瘪了,他抬头愤怒地瞪着那个一脸得意的男人。

蒋歆蒋子文挑了挑眉梢,道:“少在你娘面前卖萌装可怜!你肉身是小孩子,但是灵魂早八辈子就成年了!!”

熙儿一头钻进宜萱怀里,泪汪汪控诉道:“娘!!父王让三首关闭了阴间通道,足足让我迟了三十年才回来!!”

宜萱一皱眉头,瞪了子文一眼。好啊,居然把她也糊弄了进去!她还一直以为熙儿是被和鸾感动了,才留下跟和鸾做一世夫妻的!合着是这厮搞的鬼啊!!你妹的!!

子文尴尬地笑了笑,“我这是再教儿子负责啊!熙儿还是有媳妇的人,怎么能扔下媳妇不管呢!”

熙儿是有媳妇的人……宜萱低头看了看三块豆腐高的儿子。给这么大点的儿子娶媳妇,她是不是做得太过分了点?

宜萱急忙一把将熙儿抱了起来搁在自己大腿上,“熙儿,你既然回来了,跟我说说那里的状况!你外祖母和舅舅怎么样了?和鸾怎么样了?”

蒋熙哼哧了两声。奶声奶气地道:“郭罗玛法在额娘走后两年就去世了,也就是乾隆四年四月二十四日病逝,终年六十三岁。”

宜萱一怔,额娘竟然只多活了两年……

子文忙柔声道:“她比历史上的那个齐妃幸运多了。”

宜萱勉强扯出一个笑容,是啊,起码比历史上好多了,历史上那个齐妃李氏看着自己所有儿女全都死在自己前头。额娘能得如此。也算是难得的了。

熙儿虽然语气稚嫩生生,但却是大人的口吻,他不慌不忙。有条不紊地将这半个甲子岁月里发生的事情详细叙述了一通。

果然在额娘死后,弘时没有兑现诺言,他直接就立了星移为继后,让她入主中宫。而怨恨弘时毁弃诺言的咏絮。自然不甘心,她让将那封不公开手谕上的内容大肆对外传播。可引来的只是弘时的厌恨,弘时将她褫去贵妃之位,重新降为妃子。可如此一来,不但没有打消咏絮的恨意。反而让她做出了更加失去理智的事情,她将年幼的永珏推下了水……永珏夭折了,咏絮也被弘时一怒之下赐死。不过弘时为保全李家颜面,对外称是暴毙。

永珏死后。弘时不惜违背先帝爷过继永瑞给敬亲王为嗣的圣旨,重新把这个儿子归自己所有,而改为将陆氏之子永琇过继。这无疑是表示弘时要立永瑞为太子了。

而失去了幼子的星移虽然坐上了皇后宝座,可身子却一日不如一日,终于在乾隆十一年就去世了。而她的儿子永瑞,也没有太长寿,或者是是她那个弟弟太长寿了,永瑞二十五岁就英年早逝了,只留下一个女儿,甚至没有儿子承袭香火。

至于谁会被立为太子,宜萱不晓得,熙儿也不晓得。因为他那个弟弟只怕真真是有了乾隆皇帝一样的长寿,可是长寿到妻子、儿子都先自己一步而去,只怕也未必是福分了。

熙儿叹着气,肥胖的包子脸上满是哀伤之色,“永瑞死的时候,舅舅很伤心,自己把自己关在养心殿里整整一天一夜。我知道,他是在责怪自己,当初没保住永珏,现在连星移姑姑最后一个儿子也没能保住。舅舅追封了永瑞为纯贤太子,加以哀荣,却也挽回不了他的命了。倒是星移姑姑的女儿嫁给了和敏郡主的儿子,夫妻很是恩爱。”

是么,和鸣嫁给了嘉容的儿子?虽然血缘关系有点近,不过能得恩爱,也算值得了。

“那你有好好对和鸾吗?”宜萱轻声问。

熙儿急忙挺起胸脯道:“我当然对她很好了!不过和鸾在乾隆十五年就死了。”

宜萱心中一惊,“她是怎么死的?!”——乾隆十五年?这也太早了点吧?!

熙儿低声叹道:“被刺杀而死。”

“谁敢刺杀她?!”宜萱惊愕地问。

盛熙嘴里轻轻吐出了三个字:“柳其志。”

宜萱沉默了。

柳其志。这真是一个轮回,和鸾害死了柳其志的母亲锦屏,而柳其志长大了回来报仇了。柳其志杀了固伦公主,自己又岂能活命?原以为那孩子当时还小,没想到他对生母的死记忆那么深。

宜萱忍不住问:“永瑞是怎么死的?”——宜萱记得那孩子很健康,她脑海里还挥之不去那个偷吃了酸涩“蜜”桔而泪眼汪汪的可爱孩子,怎么竟然死得那么早?

熙儿咬了咬嘴唇,“永瑞表弟的死,我觉得和永瑜有关。”

宜萱心中一惊,永瑜?!董鄂氏的儿子?!!

熙儿又忙道:“当然,我这些都只是猜测!因为董鄂皇后的死,舅舅很是厌恶永瑜,郭罗玛法在世的时候还能庇护他一二,后来郭罗玛法去世了,舅舅也没给永瑜安排其他生母,只叫他住在阿哥所,后来分府之后也没有给他任何爵位。只是和鸾被柳其志刺杀而死,是永瑜提着剑,生生将柳其志砍下了头颅。那时候,我便知道,永瑜不是个简单的。”

宜萱忍不住长长叹息了一声,果然,她预料的夺嫡之事还是发生了。不受父亲疼爱的孩子,只有两种可能,一种是日渐消沉,另一种迎难而上,永瑜看样子是后者。

子文握着宜萱的手,安慰道:“别想太多了,那只是历史而已。”

“是啊,那是被我改变之后的历史。”宜萱轻轻叹了一声,她改变了怀恪的命数、改变了弘时的命数、改变了额娘的命数,却还要那么多的悲剧命数。

她获得了圆满的结局,却还要千万万个悲剧结局。

时儿身为帝王,终究没能和自己心爱的女人白头到老,也没能保住自己和星移的两个儿子。不是帝王的感觉不为世人所容,而是因为他又那么多嫔妃,若他只心爱一人,别的嫔妃又怎么能容忍呢?有了妒忌,便有了暗害。除非他只娶星移一人,否则早晚有一日明刀易挡、暗箭难防。可惜啊,处在哪个位置上的男人,能有几个不好色的?千古帝王,也不过只出了一个弘治帝罢了。

就如当年的她,不也是被算计地几乎灵魂湮灭吗??

若非有子文这千年来的努力,她不会有今日。

宜萱伏在子文怀里,柔声问道:“子文,我们会永远在一起对吗?”

子文紧紧搂住了她,声音轻轻的,却格外掷地有声:“当然。”

说吧,子文突然露出了狡猾的坏笑,眼里满是灼热之色,他吐着热气道:“萱儿,你不是想要个女儿吗?咱们还得再接着生呀!”说罢,他挑衅地看了一眼宜萱腿上那个三块豆腐高的小肉球。

宜萱翻了个白眼,她怀着点点时候,足足前后让子文憋了六年,看样子他还没憋够啊!!

而某只小肉球的肥胖的小脸蛋顿时瘪了下去……

(全书完)(未完待续)

ps:终于完结了……

虽然男主让我几乎写成了男配……额……轻拍板砖啊!

最后附上清宫群:三二九七六一七四九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