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门永利赌场

第一百二十三章 举案齐眉(完结)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永昭二十四年一月隆冬宣平侯府

窗外漫天的鹅毛大雪却盖不住屋内的其乐融融,半个月前,陆南音生了个儿子,孩子虽差了十多日才足月,可是却是白白净净哭声洪亮的,一瞧便是个有福气的娃娃。

侯府上下喜气洋洋的,老侯爷更是定了二月二十孩子的满月之日要摆上整整三十六桌的流水宴,以示六六大顺吉祥如意。

是以这日,连凤玖便是顶着个大肚子冒着风雪赶到了侯府,一来是道喜送礼,二来也是趁着侯府忙碌之前去看看陆南音。

话说连凤玖进屋的时候,宋谨誉刚将儿子抱在手上。

小小的人儿,五官还没有全部打开,半睁着眼睛好奇的打量着一切,嘴里咕噜噜的正冒着泡,连凤玖一靠近,鼻息间就传来了一阵糯人的奶香,让人心情愉快。

陆南音正靠在床头,烧着地龙的屋子里她也不敢马虎,穿的严严实实的,索性人看着还算精神,脸色也是白里透红的见着润,看到连凤玖进屋她便笑道,“要抱抱大哥儿么?”

连凤玖连忙摇头摆手道,“下回吧下回吧……”

她如临大敌的一开口,顺势就惹笑了屋子里的人,宋谨誉便道,“拼命三郎连家九姑娘也有怕的时候。”他一边说一边把儿子送回了奶娘怀中,然后板起了脸满眼不悦的又问道,“你家男人还是不准备进宫么?”

他说话的时候,连凤玖刚好从腰间取出了一个沉甸甸的红锦荷包塞到了大哥儿的怀中,闻言便是抬起了头眯着眼好奇的回道,“他不是辞官了么,进宫做什么?”

宋谨誉冷哼了一声,偏了头更加不悦道,“上个月是方阁老去的白府吧,上上个月好像是赵老,再上一次好像是……”

“是郁大人。”见宋谨誉“是”了半天也没是出个所以然来,连凤玖便是好心的出声提醒了一句。

结果宋谨誉一个白眼就翻了过来,“郁大人年过六旬,回宫的时候硬是低着头被皇上念叨了半个多时辰,出御书房的时候,我瞧着他脸色都白了,老白也真好意思!”

连凤玖心里暗念,想着郁大人来白府的时候,和白卿两人把酒言欢天南海北的聊了一顿长长的晚膳,走的时候还拿了白卿送的一块柳香古墨,笑得连嘴都差点合不上了,可不应该在皇上跟前装装样子么。

是以看着宋谨誉一脸不满的模样,连凤玖便问道,“瞧你这般义愤填膺的,该不会这次皇上点了你的名吧?”

宋谨誉的声音戛然而止,看着似笑非笑的连凤玖只差没有喊她一声“姑奶奶”了,“阿九啊,老白走了以后一堆的事儿啊,白天我还要去校场教太子习武,晚上回宫还有一堆乱七八糟的折子等着我来分理,我还想生第二个儿子,第一个女儿,第三个儿子,第二个女儿……”

“宋谨誉,你还不进宫!”结果宋谨誉话还没说完,就被陆南音一声怒吼给打断了,“皇上不是还等你商量东夷的事儿吗?你是准备再去看皇上的脸色不成?”

宋谨誉一愣,方才讪讪然的挪了步子道,“我这就走了。”

连凤玖见状笑着拍了拍他耷拉下的肩道,“世子爷,自古能者多劳,白卿已辞了官,庶务政事肯定不会再管了。”

“呸!”宋谨誉嘀咕了一声,“什么不管了,宫里哪一件事儿瞒得过他的眼,他这个惯会演戏的骗子……”

站在他身边的连凤玖自然是听到了这句话,却只抿嘴笑着默不作声,随即目送着他没精打采的出了厢房。

待宋谨誉走了以后,陆南音便吩咐奶娘将大哥儿抱去了隔壁屋,然后才冲连凤玖招了手指了指自己的身边道,“阿九来,坐这儿。”

连凤玖闻言顺势就坐在了她的床榻边,听着陆南音长长的舒了一口气以后便是问道,“你身子如何了,恢复的好吗?”

陆南音笑着直点头,“生好以后就被当成猪一样养着,怎么都恢复了。”

“话不能这么说。”连凤玖蹙了眉,“你生哥儿早了十来天呢,且这也是头一胎,你千万要养好身子,过两年才好继续生哥儿、姐儿的。”

连凤玖说的一本正经,陆南音却红了脸,连连瞪着连凤玖道,“世子爷嘴上没门乱说话,你也跟着瞎起哄臊我。”

连凤玖一听,“咯咯咯”的就笑了起来,“这有什么好害羞的,不是明摆着的事儿嘛!”

“是是是,明摆着。便就希望你这儿也明摆着是个闺女,不然啊,不止师兄盯着你,我也要盯着你给我生个大媳妇出来呢!”陆南音哪里肯吃亏,顺手柔柔的摸了摸连凤玖隆起的肚子便调侃了起来。

两人随即笑成了堆,半天后陆南音方才由衷的感激道,“阿九,说起来,毓妃娘娘的事儿,你回去真的要替我好好谢谢师兄。”

连凤玖一愣,随即柔了视线道,“宋谨誉这个大嘴巴,毓妃人还没回来呢,话就已经和你说的这么满了。”

“没有没有!”陆南音拉住了连凤玖的手道,“他没同我说什么,是匡家收到了风声给我来了信我才知道的。可你也明白,匡家如今是一年不如一年了,虽娘娘回来是天大的好事儿,可是对他们来说却也是负担,是以……”

连凤玖闻言不由的叹息道,“嫁出去的女儿如同泼出去的水,匡家的心思我明白。他们是泥菩萨过江自身难保,如今又哪里还有能耐去护毓妃娘娘的周全。可是南音,夫君此番费尽心思的把毓妃娘娘从广阳送出来,说到底为的还是你和宋谨誉。”

见陆南音微微的垂了眼帘,连凤玖就知道她听懂了自己话里的意思,便也懒得再绕弯子,径直道,“不等开春,皇上就要对沈家斩草除根了,世子爷方才嘴上说庶务缠身忙得头晕目眩的,其实他应该比谁都清楚,沈家的这一把火,左右都会烧到宣平侯府的,侯爷夫人与先皇……与沈氏的母亲是宗亲姐妹,虽说是外戚,可打断了骨头还连着筋呢,只怕世子爷现在就已经开始在筹谋了。夫君说,这时候拉出匡家是再好不过了,先不说这两年确是毓妃娘娘替沈氏背了黑锅的,就单说五皇子如今是皇后娘娘亲自带着,那以后毓妃娘娘即便回了宫,只怕也是受了牵制的,其实并没有比在广阳行宫自在多少。”

连凤玖话音刚落,陆南音就抬头苦笑了一下道,“如今才知,那时候你亲耳听闻沈氏的事儿,该有多难过。其实毓妃娘娘虽性子刁钻跋扈,可私下对我却还是关怀体面的,只是很少有人体会过她的好罢了。”

“都是被深宫乏日逼出来的。”连凤玖叹了口气,把对圣人的微词咽进了肚子里。

陆南音闻言,碎碎的附和了几句话,方才又转了话题道,“是不是开了春,白家的族学就要开起来了?”

这话题颇为愉悦轻松,连凤玖答得也顺风顺水,“对,师父把日子定在了三月初三,说那一天开门吉利。但说是族学,不过也就是把北山的小屋休整了一番而已,最近白卿和师伯一直在山上忙,便是有两次都直接睡过夜的。”

陆南音一听,“噗嗤”一声就笑了出来,“你这一口师父一口师伯的,也没人闹意见?”

连凤玖连连摆手道,“师父他老人家可不开心了,直说我把辈分给喊乱了,可哪儿是我的错,分明他自己也拗不过师伯耍赖,师伯又说若是我敢把他的辈分给喊小了,便就直接甩手走人。天知道我还等着喝他和欢颜姐姐的喜酒呢,他这一走就和泥鳅钻了塘一般,只怕要找就难咯。”

“大师兄和金家姐姐的事儿……”陆南音一听也好奇了。

连凤玖却摇头道,“我便就是怕欢颜姐姐没了耐性,回头估计师伯哭都要来不及了。”

两人这一畅聊,时辰就过得飞快。因陆南音还在月子里,连凤玖也就不敢多待,便是左右坐满了一个时辰就告辞出了厢房。

陆南音不便送她,喊了贴身的妈妈,吩咐务必将连凤玖好生的送上马车。老妈妈知连凤玖的身份,是以搀着她这一路至侯府大门,挑的大多是有廊檐的地儿,所以连凤玖走着倒是比来的时候还觉得更轻松些。

回到白府,天还没有暗透,连凤玖吃不准白卿今儿是不是还会继续在山上过夜,便准备先眯一会儿再让花言摆膳。结果她这一睡就睡了一个多时辰,待醒来的时候,院子里都已经掌起了灯。

“下午又不听话乱跑了。”谁知还未等她坐起身,她的头顶就压下了一个低沉的声音,溺宠中虽带着一点严厉,却听不出什么震慑感。

连凤玖眨了眨眼,刚适应好了屋子里的亮度,就见白卿已经倾身欺了下来,一下就锁住了她的唇,将她的嘤咛浅笑悉数的封在了齿间。

连凤玖发现,自打怀了身孕,她就愈发的贪恋起了白卿身上浅浅的沉香味,也愈发的迷恋他宽厚有力的胸膛了。

她一直想知道,在几个月以后,他会做一个怎样的父亲,一想到肚子里这个小小的生命即将鲜活的融入进她和他的生活中时,连凤玖便感觉有说不完的感动和惊奇。

也是在这日渐容易被感动的情绪中,她才庆幸自己能遇到白卿,能在最难的日子中被他守着护着,能在最幸福的日子中被他陪伴着呵护着。

前面的风浪已经过去,虽说后面的日子并不可能都是一帆风顺的,但连凤玖觉得,只要有白卿在,她便不用去多虑外面的风风雨雨,只要安稳的守住自己的一方天地,就是对他最大的守护。

正可谓是——举案齐眉不探风华,良辰美景不枉今生,一世轮回情深依旧,如影随形君子与共……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