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门永利赌场

第三百章 大结局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在叶凉开三十岁出头之际,社会上发生了一些大事,闹得沸沸扬扬,新闻版面上全是头条,这大事其中有些关乎于他身边的人。

齐臻进监狱了,被判了十二年。

因为他旗下的国内一线化妆品牌下的产品,其中一批化妆品出了质量问题,虽然召回缺陷化妆品,可还是导致一百多人毁容,并且化妆品被检查出来致癌化学成分严重超标,有强烈致癌的风险,因为这些人不同意一百万的金钱赔偿,执意把联合把他告了。

此外网上爆料,齐臻还涉嫌窃取商业秘密、打压行业里其他公司的嫌疑、偷税漏税的嫌疑,以及与一些国家独立分子做生意,交往过分亲密,有分裂国家的嫌疑。网友纷纷群起而激奋,漫天谩骂齐臻是卖国狗,联合抵制齐臻的品牌。

齐臻见舆论有些不受控制,赶紧出面,表示自己是个爱国的人,自己旗下的产品出了问题愿意承担责任,愿意接受有关部门和大众一起监督。并表示自己,未参与国家分裂的活动,只是与那几个生意伙伴普通的做生意,并且不知道他们是分裂国家的独立分子的身份。

另外,他并未窃取商业秘密、和打压其他公司,每年准时交税,他表示网络上、媒体上的消息,不实,怀疑是商业里的一些人的恶性污蔑,将会进行彻查,处理恶意污蔑的人。

本来齐臻出面道歉,开除底下那批负责生产化妆品的人,用金钱赔偿受损害的人,严查那批化妆品为什么不合格,交代给大众,就可以轻松把这事情压下去,可是不知是谁在背后捣鬼,把事情越弄越大,给他身上泼脏水,要恶意打压他的公司。

齐臻连连派人去辟谣,可是黑子是灭了一个又冒出一个,就像潮水奔流不息。大众、媒体参与进来,多次压下去又被翻上来。齐臻把赔偿金升到五百万,还有五十多个钉子户受害人,坚决不同意撤诉,表示一定要让齐臻吃到苦头坐牢去。

齐臻动用家里的关系,仍然阻止不了判刑,就相信一定是有人背后要搞死他,除了商场上的敌对公司,恐怕其他政治上的势力参与。

齐臻的公司和品牌经过这次事件,名誉极大的受损害,市场股份一跌再跌,一个月内亏了24亿。

齐臻拼尽全力终于保全公司名声,可是却因为那五十多个人执意不肯撤诉,在过年后第三天,锒铛入狱。

叶凉开在风波过后,去监狱去看齐臻,发现这次事件后,他变得疑神疑鬼。

他去探望时,看见一向爱整洁的齐臻,有些蓬头污面,坚毅的眼睛里有些迷茫。

叶凉开想替他整理头发,却被他一把愤怒地掐住手腕,齐臻像个疯子般,质问道:“叶凉开,是不是你背后陷害我。”

叶凉开安慰了他很久,齐臻激动的情绪才平静下来,过后捧着叶凉开的手哭着道歉说:“自己情绪有些激动,让叶凉开等他出狱,一起过团圆的好生活。”

叶凉开这次却迟迟,没有答应,齐臻心里咯噔一声,有不好的预感。

过了一会儿,叶凉开地看着齐臻平静地说道:“齐臻我想有自己的生活。”

齐臻突然楞了,继而激动起来,不同意叶凉开的想法,叶凉开站在牢房外静静地等着他平静下来。

齐臻从本质上来说,是个理智的人,遇到叶凉开除外。

他激动过后,看着站在牢外的叶凉开平静无波的眼睛好久好久,试图在他眼里挽回一丝感情,却看到自己不想要的答案。最终无奈的妥协,转身回到床上,背对叶凉开捂着眼睛,压抑着内心巨大的悲伤,说道:“你多多来看我。”

叶凉开答应说道:“好。”

回家后,叶凉开在房间里把那些纸,一张一张地放在火盆里偷偷地焚烧了,金色的火焰不安的跳动着,映照在他脸上,一边脸如天使,一边脸如恶魔。现在齐臻已经入狱,再谈他有没有插手这件事情,已经无意义。

时间过得很快,新年后的第二个月, 屠骁锜和谢家元老的女儿结婚了,并且在大家的见证下作了谢云梵儿子的干爹,暂替他治理谢家,将在十八周岁的时候,把权利还给谢云梵的儿子。

他曾问过屠骁锜,柳涵烟是否是谢云梵杀的,屠骁锜确信无疑的回答是。

他问了事情的详细经过,屠骁锜说:“柳涵烟自灵儿逝世后,就被谢云梵软囚禁起来。谢云梵依然提供好吃好喝的给柳涵烟,但是却架空了她身边的人,限制她的活动范围,尤其是不允许柳涵烟回柳家,她的一举一动都有人监视,起先柳涵烟并没有太大的感觉,可是当她去某些地方,被手下的丫鬟屡屡劝解时,终于明白自己已经在别人的牢笼里。

她无法回柳家,无法联系柳家人拯救她,在生下孩子后,患了产后抑郁症,常常脾气暴躁无常,摔坏房屋里东西,-对人动辄打骂,每天夜里睡不着觉,需要药物控制病情,每天服用安眠药,才能入睡。

因为柳涵烟越发无法控制自己的情绪,差点把一个下人打的半死,谢云梵怕传出去名声不好,也防止她继续作怪,便把柳涵烟限制在房间里不允许她出去。

在柳涵烟出事前一晚,谢云梵兴致高涨地告诉柳涵烟,她爹死了,他们柳家亡了。

医生说吃安眠药不利于病情康复,便停了柳涵烟的安眠药,这让柳涵烟两日没吃药,在得知父亲死亡的更加癫狂,闹得不可开交,下人便去告知屠骁锜这件事情,屠骁锜就跟谢云梵说夫人需要安眠药,谢云梵那时正忙手头上的事情,听见她事情很烦躁,随口说道:“她爱吃你就给她拿一两罐去,别烦我。

柳涵烟在当天晚上收到了屠骁锜亲手送来的两罐安眠药,她看见这两罐安眠药,只骂谢云梵没人性、没良心,说,做鬼也不会放过他,那时屠骁锜不知道她那时就有了轻生的念头,以为她只是普通的谩骂谢云梵,因为她每天都在咒骂谢云梵不得好死,有几次谢云梵还亲耳听见,但是也没说什么。

在她的要求下给看了孩子的最后一面,还给了屠骁锜鹰戒,让他替自己报仇,要求他找准时机给自己报仇。

她却不知,她前手刚给,屠骁锜后手就把鹰戒给了谢云梵。

谢云梵收到鹰戒异常高兴,打算去柳涵烟面前炫耀了一番,哪知刚进门,就看见她躺在地上在抽搐,呕吐,屠骁锜看见地上散落的安眠的空药瓶子,立刻说道:“不好,夫人吞安眠药自杀了。”

谢云梵试着弄醒柳涵烟,见她昏睡不醒,赶紧背起她,开车送医院去洗胃,结果因为发现太迟,没救回来。谢云梵虽然没有亲手逼死柳涵烟,她却因他的绝情而死。

屠骁锜也有些埋怨自己没尽早发现夫人有轻生的念头,叶凉开想起一句话,我不想伯人死,伯人因我而死。

叶凉开在谢云梵死后才得知了这一切,有些感慨,这个男人真不是个称职的丈夫。

屠骁锜结婚前一夜,叶凉开与他,在自家院子宣布两人的关系就此结束,并给他立下了三条规矩。

第一条,不要成为权力的奴隶,保持自己的本心。第二条,要爱护自己的妻子和孩子,保持对伴侣的忠诚。第三条,以后两人永远不要见面了,忘记对方。

屠骁锜前面两条都能接受,可是听到第三条规矩时,无论如何不能接受。

叶凉开好劝了他一会儿,最终退让了一步,每年两人选择一天,见一次面,那天24小时,两人是情侣关系。如果,屠骁锜有了其他爱人,就顺其自然的取消这一天。

叶凉开告诉屠骁锜遇到什么事情,就打电话给他,他永远是他的家人。

其实,屠骁锜此时已经掌控了半个多谢家,他完全可以学谢云梵用硬手段,留叶凉开在他身边,但是他不想叶凉开被人欺负,哪怕是自己,他不想做谢云梵第二。

叶凉开在这一年,全面复出,并且取了一个新艺名:后璞。

这是影际为他重新入娱乐圈搞得噱头,叶凉开本来不想理会,但是经纪人的派助理三次过来问他是否取好新艺名,并且表示叶凉开不取他们将会给他取时,叶凉开迫于无奈,转头看着小开英和张祈乐在院子里捏橡皮人,童真有趣的样子,用毛笔提下了一个:璞,让那助理带回去。

后来,不知怎么回事,这字到了张朝阳手里,他看着璞字称赞道:“返璞归真,好字。”然后,他提笔加了一个后字,说道:“君后也,继体君也,象人之形。施令以告四方。(引自百度百科))”这后也有第二层意思,叶凉开之前犯了错误,现在契合后天重归璞真。

叶凉开经过大难后,沉淀后再次爆发,成为了华语娱乐圈独一无二的天王,并且海外声明远播。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