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门永利赌场

第一千零五十九章藏龙卧虎的天外楼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苍茫的云海中,飓风骤起,瞬间化成一道道的锐利风刃,肆虐无忌地斩割,撕裂着火焰蒸腾的赤虎。无数流星火焰漫空飞溅四射,尉为壮观。

片刻,赤红的光芒逐渐地暗淡下来,赤虎的虚影被锐利的风刃逐一分解开来,最后暴出轰的一声震天炸响,无数火球漫空绽放,化作点点火星,如同璀璨烟花。

烈焰的赤虎的虚影随之溃散消失,苍茫云海也相继悄然退隐。两种不同剑势的比拼博弈,惊心动魄,风云变色。

紫甲中年男子剑势崩裂,闷哼一声,脚下一个踉跄,旋即一挺胸背稳住身形。双眉一挑,含怒大步跨出,手中大剑再次暴然挥起,一道赤红如血的剑芒从剑身中倏地脱闪而出,奔雷般地直向对方斩劈而去。

这一剑来得太突然,剑速快得更是令人猝不及防。 黑衣女子连念头都来不及转,赤红的剑芒已奔至面门,凭着下意识的本能反应;惊凤摇首!

但觉一抹凌厉无比的剑风从耳边轻啸而过,噗!黑巾面罩骤然撕裂开来,三千青絲飞掦,耳鬓青丝被如血的剑芒划削而过,一缕断发青絲飞扬飘洒。

对一个女人而言,每根青丝都身体的一部份,十分珍惜怜爱。对方一下削去了自己的一缕青丝,简中直有如要了她的命。女人一怒,地裂山崩,眸中杀机一闪,一抹剑光仿佛从虚无中突然生出,由下而上闪电撩起。

紫甲中年男子必杀一剑意外刺空,虽惊未不乱,手腕顺势一转,血红的剑光直朝着对方白晰的颈项间横削而去,至于怜香惜玉,摧花折柳什么的,已全不放在心上,唯一的念头便击败对方,即使割下一颗美丽的头颅,也不会眨眨眼。

紫甲中年男子的目光十分坚定,但,一抹寒星在自己眼前飞速放大时,如不急速闪避,手中大剑倘未触及对方颈项,自己身体已被对方如电剑芒撩成两半。

大脑飞速的地断判下,毫不迟疑地选择了闪避。这一闪之下,已然先机尽失,对方剑势如电惊射,一剑,二剑,三剑……

急速的退闪中,连挥剑格挡的时间都没有。唯有的只是闪避,不停的躲闪,转眼间身上的紫甲已如漫天蝶舞,四下纷飞洒。全身上下已被对方森寒的剑气划出数十条血痕,看上去血迹斑斑,有如一个血人。

紫甲中年男子虽然伤痕累累,付出了空前惨烈的代价,却终于抓住了一丝反击契机,倾尽全力挥出一剑。这空前强大的一剑,凝聚了体内所有的元力,势在孤注一掷,一决胜负。

惊天一击斩出,顿觉一种强烈的危机感袭上心来,随即便发现对方剑势竟然已经后发先至的奔袭而来。每一剑都迅如疾风电闪,诡异无比地击向自己的全身要害,迫使自己斩出的惊天一击之势不得不回徹自救。攻防再次颠倒转换,一种深陷泥潭的憋屈感,直欲令人呕血。

一个堂堂的生死境巅峰高手,竟被人逼得左至右挡,上蹿下跳,甚而连脱身逃命都变成了一种美好的奢望。

这是何等的耻辱和蔑视,强者可杀不可辱。潜在的力量轰然迸发,忍着再次被一剑透肩的痛苦,身形陡然凌空暴起,剑气如虹,伴着一声虎吼:狂雷惊天!一道赤红的剑芒划破天穹,虚空劈落。

紫甲中年男子人在虚空,一剑斩落之际,但觉对方身形一闪,骤然呈现五六个一模一样的影像,手中之剑不觉一顿,一时之间,竟不知该斩向哪一个影像。

“滚!”微愣之际,耳边忽然传出一声娇喝,身躯如遭重击,瞬间飞了起来,有如腾云驾雾飙飞出去。

轰!一具身体从空中飞坠而下,重重的跌落地面,口鼻喷血,当场晕死过去,生死不知。

一个看上去娇滴滴,弱不禁风的女子,竟然将一个生死境巅峰高手打得如此狼狈不堪,实在令人惊叹之于,更是唏嘘不已。

适才惊心动魄一幕,众皆心下骇然。尤其是紫云卫一方,本来满满的一腔自信,瞬间再次迅速下滑。

尤其是那位莫大统领,一张脸阴沉得快要滴出水来,神情间显得忧心忡忡,对接下来的战斗更是揪着心揑着汗。心底忽然莫名的生出一种患得患失感。此一行,做梦都没想到一个小小的天外楼竟然会藏龙卧虎,或许这本就是一处龙潭虎穴,难怪少峰主一干人会栽得如此凄惨。

他开始有些后悔自己应下了这种挑战,但眼下已成骑虎之势,巳然欲罢不能,唯有硬挺下去。千思百想间,甚至怀疑这本就是一个套,一个早巳挖好的坑,像是等着自己往里跳?

黑衣女子将脱落的面罩重新戴上,但真颜巳显露,相信接下来,应该再无人敢挑战这尊恐怖的女杀星了。

血誓已经立下,不管愿不愿意,挑战仍要继续下去,不到最后一刻,仍充满了未知的悬念。

莫大统领车轮战的谋划,正常情况的确是个十分不错想法,五个人连续不断的挑战对方一人,就算耗都要将人耗死,可谓已立于不败之地。然而,现实很残酷,这黑衣女子所表现出来的战力,已远远的超出了之前的预判,若再继续下去,其结果也不会有所改变。

果然,又有一个紫甲统领跨步便排众而出,一双狭长的鹰目中直透杀气,抬眼望向一众黑衣蒙面人,连想也未想一下,抬手便在其中随意地点了一个。在他看来任谁都一样,势必都会倾尽全力的一战。

两道人影面面相对,彼此的眼中同时绽射出凌厉精芒,虚空碰撞,仿佛剑气冲击,炸裂开来,荡开无数波纹涟漪。

“你看上去好像很强!”紫甲鹰目人手握剑柄,脱口道。

“你却不够强!”黑衣人冷冽地道,听口音应该是罗惊鸿,他的修为应该只比对方稍强一线,彼此的实力悬殊不大,此战势必相当精彩。

“果然够狂!”紫甲鹰目人缓慢地拔剑,剑身与剑鞘的轻微摩擦声,尖锐刺耳,令人的心脏都在禁不住收缩。

下一刻,一道炽亮耀眼的光华已从剑鞘中绽射开来,无比凌厉的气息瞬间迸发,势若苍鹰展翅,扭曲空间。

罗惊鸿目光冷峻,身上的气息越来越凛冽,呼啸的劲气仿佛都在刻意的回避,绕身而过。

长空鹰击!

“我之剑劈天裂地,撕裂破碎一切!”紫甲鹰目人一字一句地道,拔剑的速度随着话音的节奏缓缓出鞘,一抹刺目的光华,仿佛撕开苍穹,石破天惊般飞射而出,快,猛,狠,杀气凛然。

叮!一声清脆鸣响。对方芒剑芒临身三寸之际,罗惊鸿的剑这才方自出鞘,紫电流光瞬间倾射而出,一剑挥出,已精确无误地点击在对方剑尖之上,如同两颗飞逝的流星骤然相撞,轰然炸裂开来,爆出石破天惊的炸响。碎裂的空气弥漫开来,重重的冲击着所有人的耳膜,发出嗡嗡颤鸣。

紫甲鹰目人似乎早已料到这一剑定会被对方封杀,两剑相撞的刹那,手腕一振,瞬间暴刺出数十剑,剑剑不离对方要害死穴,剑剑绝杀,必杀,无尽的锋芒洞穿一切,绞杀,撕裂一切。

无数锐利的剑芒纵横绞杀,刺透,切割,撕碎,罗惊鸿的身形肉眼可见,已在顷刻间便分崩离析的撕裂开来了。

"如此轻而易举地便绝杀一位至强高手,可能吗?"紫甲鹰目人的心中存着质疑,但自己的手感真实无虚地绞杀着实物,那种洞穿的阻力,沉重的切割感都在证明这一切的真实性。

结果很快浮现出来,对方的身形完整无缺地呈现在他眼前,毫发未损。罗惊鸿的残影由元力幻化而成,亦虚亦实,虚实相兼,意之所到,每具残影同样会发出凌厉的击杀,似同真身无异。

心神微惊之际,一抹紫电剑芒巳破开剑影,直向紫甲鹰目人的面门飞射而至,丝丝紫电杀气令皮肤生寒刺痛。

铿锵!

紫甲鹰目人在半空,虽惊而不乱,迅速回剑荡开袭来之剑,顺势反击而出,一气暴闪百剑,斩,劈,削,刺,切......势如苍鹰凌空搏击,霸气裂天。

叮叮叮!两剑不断碰撞,一声声无比刺耳的炸响,令空气像水波般荡开无数波纹涟漪。

以快对快,以力撼力,每一剑的撞击,紫甲鹰目人都会感到一股强力的反震,一缕缕紫电气劲透过剑身传自手掌,手臂,一阵阵麻痛令握剑的手颤抖不已,手中大剑几乎脱手而出。

罗惊鸿则是挥洒自如,紫电剑气纵横,剑剑迫使对方硬挡硬抗,挡一剑,退一步,抗一剑,退两步。

紫甲鹰目人越战越惊,心头骇然,背心已然湿透,除了竭力格挡之外,竟是连一剑都递不出来,照此下去必败无疑,心下一横,陡然跃上半空,双脚连连蹬踏,整个身躯就像是腾空掠起的飞鹰,在空中划过一道优美的弧线,手中大剑挥动中,将所剩的元力全部倾注在剑身上,一层淡淡的青色光泽闪烁流淌,喷出剑尖寸余,吞吐不定。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