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一百一十三章飘渺一剑/玄武裂天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退,再退!顾不得血流飞溅,眼前一点寒星始终不即不离,如影随形紧追不舍,稍作停顿,势必瞬间透体而出。

这俱残像真实得与本体无异,手中长剑一颤,剑锋斗然绽射出数道精芒;唰唰唰!空气中传出一阵衣衫割裂的声响。燕无双顿觉胸前有凉风透体而过,一片寒凉,瞥眼一看,胸前的衣袍巳然撕裂开来,七八道纵横交错的剑痕都是血肉翻卷,触目惊心。剑锋若再挺进几分,只怕连心都会蹦出来。

惊怒之下,顾不得血流如注,手腕一翻,血色枪锋飞速撩起,携带着一股螺旋状,几乎眨眼间,一抹残月形的血色光华,奔电般再次穿射残像的躯体。

却忘了对方只是一俱残像而已,破碎躯体散而又聚的同时, 手腕一抖,剑锋轻颤间,点点寒星斗然绽射,快若流光电驰,空气仿佛静止,唯见一点寒光巳在眼前绽放开来……

与此同时,陆随风幻出的另一道残像,也已迎向另一个持刀者,严赤火。手中的月牙形弯刀红芒冲天而出,炽热的刀气霸道地劈空斩落。

赤焰刀芒蓄满了凌冽的刀意杀气,途中仿佛点燃虚空的气流,却迎面遭遇一道紫色的半月形剑光阻挡,铿锵撞击,烈焰红光斜飞而起,宛如失控的流火。

严赤火体外透出的红光越来起盛,毫不停顿的一步踏出,肩臂一展,手中的烈焰刀芒轰然旋舞挥斩,瞬间迸发出数百道烈焰刀芒,快若奔电迅雷,每一道刀芒都炽烈如火,火星飞洒激射,沾身即燃速焚,似欲真的要将对方焚为枯骨,出手狠厉之极。

下一刻,严赤火却骇然对方的剑势中蕴含着风之意境,并且,还能随心所欲地融入剑势之中。他领悟的是火之意境,自然深知火借风势之理。

对方一剑如风,剑气未至肌肤巳然生痛。手中之刀不再迟疑,一转一旋,一束赤红的刀芒炽热如火,瞬间袭卷向那道青色的如风剑气。

可谓火借风势,风助火威,刀芒烈焰更盛,这是何等霸道的招式?竟能将对方凌厉的攻势化为己有,一道炽焰火刀逆向反卷倒流而去。

陆随风的残像,手中长剑一抖一颤,一片如雪流云仿佛从虚无中生出,划空飞速地切入如火的刀芒之中。顿然呈现一幕烈焰焚云,雪云裹火的壮观景象。

锵锵锵!火云滚荡翻卷间,不断传出刀剑撞击的铿锵声,火焰,紫星漫空飞溅绽射。流云逐渐呑噬炽烈的火焰,整个茶楼內变得一片通红透亮,触目皆是如血流云弥漫。

片刻间,炽焰刀芒火势逐渐褪尽,随之纷纷骤然崩裂开来,唯剩一片血色流云仍在飞速旋动着朝前闪射奔行。

火云如血,所经之处仿佛将四周的空气点燃,令人炽热难耐。火云旋飞,直指始作俑者,分明是以其人之道,还施彼身 !

一退再退! 严赤火此刻却是一脸苦相,郁闷致极,本以为自己一招精彩绝伦的借势反击之举,定可出其不意地重创对手,没想竟被对方以彼之道,甚而加倍俸还。

火云如刃,杀气汹涌澎湃,稍一沾身碰触,非死即伤。无论严赤火如何闪避躲让,铮铮杀气皆如影随形,紧追不舍,令人毛发倒竖,心惊肉跳。

即然躲避无门,严赤火索性不再闪退,深吸一气,月牙弯刀倏然横空斜斩而出,烈焰刀光飞劈怒斩向火云,一声轰然爆响,给人一种火山崩裂迸发的壮观景象。

轰隆!

那团血色火云被狂暴的刀芒应声斩裂开来,空中随之呈现出两种色彩,一种如雪晶莹,一种如血火红。彼此争锋,纠缠碰撞,互不相让。

一刀逆转困局,严赤火随之回刀复斩,顺着之前斩出的轨迹一连百刀狂击,炽焰冲天,直将火山崩发的气势推向巅峰。

严赤火绝学凭出,并未意识到自己是在与一俱残像搏杀,一切都真实得不能再真实了,只是觉得对方在气息上忽然变得有些迷离,虚浮,时隐时现,令人眼花目眩难辨虚实。

下一秒,便见一道人影突然诡异出现在自己眼前,严赤火惊觉时,一道青色炽亮的光弧已迎面刺来。

这一剑来得太快,太突然,没有任何前兆,人在十米开外,怎会突然杀奔眼前?严赤火无暇多想,伧促间下意识的挥刀斩向飞射而至的剑光,岂料青色剑光中途微微一顿,剑身斗然一颤,暮地化出七道刺目的青色剑影,每道青色剑影皆真实无虚,杀气森然,锋芒无尽。

愕然间,严赤火挥出的一刀,一时之间却不知该格挡其中的那一道锐利剑影?难不成也要如对方一般一刀化七刀,自问眼下根本做不到,更何况还是在伧促间出刀。

这一剑的来势诡异而飘浮,一剑化七星,直指对方周身致命部位。挡是挡不住了,惊惶之下,做了一不可思议的举措,不格不挡,不闪不避,因为这一切都显得毫无意义,仍无法避过一剑之厄。

严赤火浑身红光透体,气势汹涌鼓蕩,全身上下散发出炽烈的火焰流光。四周空间的温度似乎在急剧上升。烈焰的高温蒸腾,空气中都弥漫着燃烧的气味,靠近战台外的观者,都感觉身上的水分在迅速的蒸发,令人生出一种口干舌燥的感觉。

下一瞬,两道身影几乎在同一时间启动,犹如两颗飞逝的流星,风驰电闪般的奔射对方,宛如两团飞快运行的物体在极速的靠近,强大的奔行气场挤压着中间的空气,不断爆出炸裂的轰鸣声,令周围的空间禁不住一阵扭曲。

飞速奔行间的严赤火,人在途中,手中的月牙弯刀泛起赤红的光华,散发出炽热灼人的气息,血刀烈焰四射;刀裂长天!

这搏命刀势一出,仿佛将一座迸发的火山烈焰推向巅峰境界,冲天火影夹着如血刀芒,焚尽一切,斩灭一切。

一道青光仿佛撕破苍穹,势如惊电般地迎向烈焰刀芒,呼吸间,剑光,刀芒巳撞击百次,尖锐撞击声中,刀剑旋舞的频率越来越快,直看得肉眼酸涩难辨,漫空火花银星,灿若烟火飞溅。

冷艳的青光和漫天的火焰流光在空中碰撞,双方的凌冽的杀气掀起一股劲气风暴,剑影如电,刀芒如血,肉眼根本看不清双方的人影所在。

轰!一声震天轰响,青光烈焰缠绞一处,滚荡蒸腾。

整座茶楼都在簌簌颤动,两道身影逐渐呈现在出来,陆随风幻出的残像,身躯有几处被烈焰灼焦的痕迹,再看那严赤火却是浑身浴血,身上的衣袍裂开了数十道口子,有血不断地从各个创口处汨汨溢出,空中还有几缕发絲飘飞……

严赤火单膝跪地,双手握刀弓身撑住地面,口中还有血在不断地往外溢出,腑脏像似受到极重的震荡。

"我败了!"感受到来自对方剑锋的铮铮杀气,严赤火抬起灰败的面孔,满口鲜血的嘶叫出声……

与此同时,陆随风的真身在同一时间遭遇两道人影袭杀,一只磅礴厚重的拳头,宛若陨石般的轰击落而下,一杆通体幽黑的长枪,吞吐着暗红色火焰奔射面出。

出拳攻击的人是冷千机,一拳出,卷动风云,裂山断岳。握枪的出击人是佰流风,长枪当空划出一道血红的线条,枪未至,一团螺旋火焰已脱离枪锋,直朝陆随凤的背影绽射而去。

无良的联手偷袭!陆随风击败风素素,并无杀机,只是在作势迫使对方臣服认输败。却被人误以为要对风素素痛下杀,这才遭受近些圣山妖孽的联手攻击,可谓是寃到了家。

陆随风连出声解释的时间都沒有,也难得解释。嘴角冷然地掀动了一下,连头也不回地突然伸出左掌,当空抓向那团疾射而来的螺旋火焰;分光捉影!一把握灭了那团螺旋火焰。

殊不知,那暗红色的枪尖当空微颤,骤然化出三道赤红枪芒,一枪比一枪凌厉狂暴,三道仿佛流星燃烧般的火焰枪芒,飞速地奔刺的陆随风上中下三盘,迫使陆随风不得不全力应对,无法兼顾冷千机的拳势攻击,两人的联手袭杀配合得十分默契。

陆随风并未令对方如意,一只手幻起一片翻飞纵横的青色掌影,化解了冷千机轰击而来的如山拳势,整个人也被震得倒飞而回,手中的星云剑同时呛然出鞘;飘渺一剑!

一剑出,四周的天地仿佛都融入了这一剑的剑势之中,带着"飘渺"的意境,破尽天下招式。前方的空气一阵震荡,焰枪芒瞬间倒卷,难以寸进分毫

铿锵!光焰崩溅中,处于倒射姿态中的佰流风,手中之枪竟然在虚空中一抖一颤,幻出一团烈焰,携着一往无回的霸天气势奔刺而去;裂天一击!

这一枪来得太过突然,匪夷所思,没想到这佰流竟然可以在身处倒射的姿态中,还能出奇不意地发出这霸气无比的惊天一枪,果然不是等闲之辈。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