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一百四十五章拈花摘叶,飘渺一指/玄武裂天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万綠丛中一点红,莫待春去空惆怅!"青衣人手中扇面轻转,嘴唇蠕动,喃喃细语,四位淑女同时纤腰扭动,一个个宛如穿花粉蝶般的朝着凤一飘飞而去,似欲为其宽衣解带,共享风流幽梦。

"好缠绵的春梦意境……"凤一轻轻的掀动了一下柔美的红唇,迷茫的眼眸中荡漾着缠绵如春水的波光,倒映射出一个个娥娜多姿的娇美身影,一频一笑,每一举手投足间都携带柔水轻波,桃李爭艳的意韵,春之柔,春之缠绵,足以掀动任何一个女子心底的情潮。

朦胧如春梦般的美妙,光影迷幻中,四道水蛇般扭动的娇躯,呈半园形的飘移而来,将凤一簇拥在中央,一只只柔若无骨纤纤玉指拨弄着她的发絲,以及全身最敏感的部位,令人一阵骨酥肉软,几欲娇吟出声。

"一埸春梦了无跡,落花缤纷,飘飘洒洒,却是多了无数凋落的红颜,化作点点尘泥,这就是一帘幽梦的代价。"

一道淡淡的语音在凤一意乱情迷的心底荡响;"这是少爷的声音!"凤一的娇躯微颤,迷茫的眼眸顿时变得无比清明;"好诡异的一帘春梦神功,不知有多少懵懵懂懂的少女情怀,梦醒时都已然身死道消化枯骨。"

一股怒焰杀机蒸腾冲霄而起,整个缠绵的春梦意境顿时一阵扭曲,四道风情万种的倩影,瞬间化作缕缕轻烟雾气。

幻境破灭,青衣人感受到这股凛然的杀气,身体也是猛地微震,手中折扇在掌心一转轻旋,摧运着春梦气息,整张脸上的笑容更是如沐春风般的醉人心神,体态更显潇洒,优雅,似若一位风神如玉翩翩多情公子,脚踏碧碧青草,在漫空的落英缤纷中,飘逸轻快的行来。

倘若是一个情窦初开的少女,在这一刻见到这位风神俊朗的翩翩公子,根本无法抗拒这种诱惑,势必会春心荡漾如潮,情难自禁的奉献出自己的一切,无怨无悔,这是每个少女心中最美的梦,最渴望得到的啊!

而凤一恰好就是一个含苞欲放的雏,青衣人潇洒飘逸的身形,缓缓地走来,距离越近,空气中的春梦气息愈发浓郁,凤一的脸竟是浮现出一抺红晕的情潮,一种弥漫全身的火热感,让她顿觉一阵酥麻,再次忍不住想要*出声。

相距已不足三米,青衣人脸上的笑意越发的浓郁,眼眸中的神色却是变得邪异起来;"可惜了,花蕾尚未绽放,便要香消玉陨,实在是有些暴敛天物了。"

青衣人在心中轻叹了一声,手中的折扇却沒有絲亳停顿,一股勃然而发的杀机从扇面汹涌升腾而起……

凤一的贝齿轻咬红唇,眼眸中浮现出一絲挣扎的神色,像是在强行的驱散那种春意的侵蚀,手指尖逼出一滴殷红的血珠,一道红光"噗"的一声喷射而出,顿时化作漫空血雾,净化一切。

"这……"青衣人的脸色在这一瞬间顿时色变,满目无边春意,缤纷落花编织而成的缠绵梦境,刹那荡然无存;"这怎么可能?这可是自己练化了数百名女子的*,才修成的一帘春梦神功,居然,居然被指尖上逼出的一滴血给破解了。"

然而,这种难以置信的事,的确是发生了,在场的观者都是张大了嘴,都沒想到会出现如此戏剧性的演变,前一刻,青衣人还占尽了上风,那姑娘却是面带桃花,目如春水,看上去已是全身酥软无力,就像是一只小羔羊般的任人随意宰割。

下一刻,凤一娥娜多姿的体态显得格外的优雅而飘逸,充满了无限柔美的气息,却又婉约一座俊秀的挺拔峰岳,让人生出一种不动如山的伟岸意韵。

青衣人虽已惊讶到了极致,心脏却是足够的强大,这一扇的攻势已经发动,绝无收回的可能,抢夺制胜的先机,他有绝对的实力和自信。

九幽?扇!青衣人身形闪动间有若鬼魅,围绕着凤一飞快的旋动,整个人只留下模糊的虚影,手中的折扇频频虚点而出,弹射出一束束粉红色的流光,袭向凤一的全身要害部位。

飘渺一指!凤一竖起一根晶莹玉指,指芒如梭,射来的流光纷纷被切断,手腕轻转,指锋顺势横削而出,粉红流光如布匹般的被撕裂开来,青衣人的身影形顿时显现,他的双脚急速地向后踩动,扇面铺展开来,即时的挡住斜射而至的凌厉指芒,发出一声清脆响彻。

拈花摘叶!凤一的脚下离地三寸,身形平平向前掠出,手呈摘枝状,一抹淡然的如水光华若隐若现,一下笼罩住青衣人胸腹间的致命部位,杀气凛然。

这招"拈花摘叶",看上去只是一团星状光环,没有俱体的任何攻击力量,有的只是细微的光泽辐射四周,然而就是这不起眼的柔和光泽,却让人的汗毛顿时倒竖了起来,那是一种十分危险的感觉。

青衣人终于皱起了眉头,至始至终,就沒将眼前的这个女子放在眼里,就算她破开三虎构筑的网,并将之逐一击败,仍没引起那怕絲毫的重视。直到此刻,才完全巅覆了之前的认知,只是这诡异莫测的凌厉反击,就算有所准备,伧促之间也难以应对。

噗!光环中突兀地现出一颗紫芒闪烁的星辰,轻柔的落在他的肩臂上,衣衫顿时出现了一道口子,细密的血珠渗出肌肤,滚动落下。

"千万別小视了弱女子,否则会败得很难看。!"一道像唱诗般的语音在他的耳边轻柔的荡响,眼前同时又有一颗星辰闪烁,铮铮杀气的已无限贴近眉心处,唯只有三寸之遥,青衣人的身形骇然后仰,几根发絲悠悠飘落。

"这是什么武技?看上去像是迷惑人的虚招,却能伤人于无形,这凤一藏得太深了。"风素素一副见了鬼的模样;"看来她每次与我交手都在藏拙。"

"这是少爷的飘渺摘星指,确实有迷惑人的嫌疑,但绝不是虚招,而是精妙无比的杀招,一虚一实,一明一暗叠加在一起,随时可以转换,当你被明处的攻击所吸引时,暗处的杀招便会出现,而当你忽视明处的攻击时,那么这看似的虚招就变成了可怕的致命杀招。"慕容轻水淡笑的解说道,然后附在风素素的耳畔,轻语道:"为了学这飘渺心经,我可是被折腾得差点连腿也合不拢来。你懂的!"

"有这么严重?"风素素本能的夹紧双腿,小心的瞥陆随风了一眼,质疑的道:"怎么看都不致这么禽兽吧?"

"你俩在说什么?素素,做人要有主见,别轻易被人忽悠了。"陆随风幽怨的道。

"这也能听见?"两女伸了伸舌头,风素素冷哼了一声;"女儿家的私房话也要偷听,沒点应有的绅士风度。"

陆随风一脸黑线,都被自己的女人当做禽兽了,还绅士风度下去,只怕连禽兽都不如了。

飞雪漫空,但两人交战的区域却是一片真空,片雪不存。青衣人虽然一个照面便受创溅血,不等于他这个生死境中阶的强者就如此不堪一及,望着肩臂上滑落的一滴血,脸上掠过一抹狰狞之色;"你居然伤了我?"

"是不是很意外?这只是刚刚开始,你若是继续这般轻敌,接下来的后果会更严重!"凤一脸上的神情仍然平静,淡然,沒一点面对强者的觉悟。

话落,凤一微眯了眯眼,两道凛然的目光映在青衣人身上,下一刻,身形便动了,在身后拉出一串残的虚影,拖拉出去很远,身影瞬间消失,再出现时,伸出的一根纤纤玉指上,紫芒一闪,青衣人的身体便突然的凌空抛飞了出去,身形在空中倒翻了两圈,肩臂上竟是又现出一个血洞,鲜血激射。

血雾中的青衣人,身体在虚空一扭一曲,居然折返而回,不顾伤痛的展开了凌厉的反击,手中折扇一转一旋,一往无前的袭向女人最忌讳的地方,高高隆起的双峰,这一扇蓄含着千斤之力,足可切开一块坚岩。一旦不幸被击中,那埸景想想都让人不寒而栗,简直无耻到了极致。

青衣人却是毫无这种觉悟,跟着那禽兽少主时,比这更无耻数倍的事都不知做过几许,更是知道女人最薄弱敏感地带在那里,一旦遭到攻击,势必芳心大乱,倾刻导致全身破绽百出,后续的攻击才是绝对的致命。

扇影似若片片粉蝶翻飞,始终不离紫燕饱满坚挺的前胸部位,若不是有护体气罩,绝对会春光大泄。青衣人一气挥出百扇,也只是在虚张声势,瞄着凤一飘幻不定的身形,暗里却是在寻找对方的破绽。

飘移中的凤一突然屈指一弹,带着惊雷之声,一束紫光奔电绽射,透过层层蝶影直接点击扇面之上,青衣人顿觉手腕一震,折扇险些脱手,连绵不绝的攻势顿时就像被截了流的河水,四下溃散开来。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