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一百七十七章器火成炉,虚空熔炼/玄武裂天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在一阵充满了质疑的声音中,那位紫衣老者拿着那只银白色的梭形器刃,很快的便去而复返,再次神色端重地出现在大殿中央,一脸肃穆地朗声宣布道:"之前的炸炉,是由冰龙鳞片,火凤之血两种主要材料融合时,炉鼎不负重压而导致。此物尚且余温犹存,是典籍之中所记载的无限接近圣级的器刃;冥神之泪,阴阳梭!"

紫衣老者举起手中那只通体泛着银白色光华的梭形器刃,屈指在梭身上轻弹了一下,发出一声清脆的颤响,棱音有若惊涛拍岸,汹涌滚荡,时而又似涓涓细流淌过石缝青草地,润物无声,却又杀气内敛,充满着令人颤栗的冥神气息

"此梭能够自由的转换颜色。梭出悄无声息!如同冥神之泪一般,悄然带走任何需要的生命。经两位器帝的无上权威鉴定,属于无限接近圣级的器刃!"紫衣老者慎重地宣布道,权威性的鉴定,不容任何人质疑。

炸炉之后,还能够炼制出无限接近圣级的器刃,简直堪称奇迹了!无数道的目光震撼地集中在那冥神之泪,阴阳梭?"上,发出一阵阵的惊嘘赞叹之声。

紫月柔到了此时才长长的轻舒了一口气,脸上出现了一副如释重负的笑容。而那些在紫月柔身上下了大注的人,一个个更是笑得合不拢嘴来,投向三女的目光说不出的嘲弄和幸灾乐祸在其中。

"一个名不见经传的小小器王,能够炼制出无限接近圣级的器刃来么?简单就是痴心妄想!看你小子还能够装到多久。"无数人在鄙夷不屑地冷哼出声。

"哼!是不是高兴得意得太早了一些,不到尘埃落地的最后一刻,什么事都可能发生,拭目以待。"风素素此刻的心中虽然在暗暗忐忑,有些发杵,却仍对陆随风充满着一点信心。却也十分清楚,要想超越对方的冥神之泪,阴阳棱!难度之大,有如平步上青云一般。

"呵呵!这小子若能逆天的炼制出无限接近帝级的器刃来,让老夫去做什么都行!"有人禁不住仰面咧嘴大笑,笑得全身颤抖不已。

此时,所有人的目光几乎都一下集中在另一座高台上,陆随风看了一眼远处的沙漏,的确巳剩时不多,这才理了理衣衫,走到高台中央。

"快看!那小子终于装不下去,像是要动手炼器了。"

"这小子看上去一副成竹在胸的模样,不大像是刻意装出来的。"

埸上的众人纷纷猜测议论着,充满了惊偔和困惑,甚至还生出一种莫明的期待,似乎还真希望他能炼制出什么惊人的器刃来。

高处包厢中的两位器圣,视线至始至终就没离开过高台上的陆随风,此时的直觉告诉二人,眼前的小子绝对不简单,一个能提前感知要炸炉的存在,又怎么会简单?却不知道这潭水到底有多深,心里都是充满着一种莫名的期待。

"看来我这点三脚猫的炼器道行,不硬着头皮上去折腾一番,是园不了这个埸的了。"陆随风淡淡地笑道,在他脸上看不到一点紧张不安的情绪。

果然,埸内突然暴发出一片惊呼,大殿中央高台的上空,骤然呈现出一片天女散花般的壮观景象,漫空悬浮着叠叠层层,五颜六色,各种大小不一的炼器材料。举目望去一片密密麻麻,根本难以分辨出有多少材。

"天啦!竟然有二百七三种炼器材料,这小子想干什么?简直是疯了!"女器圣帝用手轻掩住红唇,很快便看清了那些材料的数目,就算是炼制圣器,也只需这其中一半的材料就已足够了。

"这其中至少有十数种材料,可谓是世所仅有罕见。你看那闪着七色光晕的晶石,那是器典中曾有所记载过星辰晶,还有那"彩红灵晶",还有……"男器圣也是禁不住连连的惊叹出声,语调显得异常的兴奋而急促,在他眼中看来,这些都是珍奇无比的圣级炼器材料;"又岂是一个小小的器王所能拥有的?"

"一下祭出这许多珍希炼器材料,这小子不会真是想炼制一件圣级器刃吧?"女器圣一脸困惑地说道,两位器圣对视了一眼,都在对方眼底看到一种从未有过的震撼。

在埸的所有人刚从女散花般的壮观景象走出来,接下来,便看见高台的上空中突兀地生出一团若隐若现紫雾轻气,迅速地将悬浮在空中无数的晶矿和各种材料尽数包裹着,而后缓缓地向内挤压……

"少爷终于动了,只是离规定的时限只剩下了一半个时辰,还来得急么?"风素素的心一直提着,没有一絲松懈,神色间掩饰不住地露出一片担忧的表情;"只看这漫空悬浮着叠叠层层,五颜六色的炼器材料,只怕就连提纯,过滤,凝液的时间都不够。"

"的确如此!在如此短的时间内,想要炼制出无限接近圣级的器刃来,几乎是件不可能的事。就算是上面的那两位器圣亲自出手,只怕也不易做到。"一旁的慕容轻水仍是一脸浅笑的道:"只不过,少爷总喜欢玩这种让人绷断神经的心跳游游戏,不知这次又会弄出什么惊爆眼球的奇迹来。"

就在所有人的各种猜测疑惑中,陆随风却是双手虚空结印,动作优雅而娴熟,令人看得眼花瞭乱,目不暇接,叹为观止。

紧接着,他的双手掌心透出一片炽烈的紫金火焰,在他身前的虚空中竟是凝聚成了一个炉鼎的虚形,并非众人想象中的真正炉鼎。

这虚拟的炉鼎如何炼丹?而且,这许多惊人的材料数量,普通的炉鼎绝对无法承受,如没有天品级宝鼎炼制,炸炉的机率几乎是百分百。

吼!大殿中突然传一声惊天龙吟,接着,众人的视线中便出现了一道十丈长的紫金光华,酷似一条金龙的虚影,在数十米高大殿中翻腾盘旋,围着观众席飞快地环绕了一圈,最后萎缩变化成一个紫金色的球体,似若一轮初升的朝阳,缓缓地朝着虚拟炉鼎中沉落。

陆随风一袭青衫飘飘,神色沉静如水,双掌斗然一转一翻,迎着紫金色的球体打出一道手印,一蓬金光顿然爆闪。紫金色的球体竟然随着陆随风不断变幻的手势,那尊虚拟的炉鼎,逐渐呈现一种无比疑实的感觉。

一条栩栩如生的金龙缠绕着整个鼎身,散放出一bobo涟漪般的金色辉光,充满着高贵,*,霸气纵横。

这一幕,深深地震撼了每个人的心灵,埸下许多人不停地搓揉着自己的眼睛,视觉巳分辨不出虚实,真得不能真了。可是,这能炼器吗?

不过片刻间,那些悬于虚空中的,无数叠叠层层的材料直接被一团紫金色的本命器火包裹住,完全忽略了提纯,过滤……等一系列过程,唯见一团团,一缕缕五色六色的液体,像是拥有灵性般的相互缠绕,逐渐融合一体,蜕变成一片紫金色的晶莹液体。远远望去,似若一潭紫金碧水。这一幕实在太惊艳,太耀眼了!

众人皆感觉自己心脏的承受力巳到达了极限,悬浮在空中的紫金色液体,像是拥有灵性般的自动移向那用本命器火凝聚而成的炉鼎上端,然后,缓缓地倾泄沉入炉鼎之中。竟然有人在无比惊悚震撼中,彻底的晕了过去。

眼前的一切,完全颠覆了所有人对炼器一道的认知,前所未见触目惊心,没人晕倒才怪。

"虚空成炉炼器,这是失传了数千年的上古炼器秘法,就算是器圣级的存在也未必能……。"埸上众人中,有器王级的人物骇然惊呼出声。

"器典中曾有过记载,只疑是一个逆天的传说,没想到竟然有人真的可以用本命器火凝聚成炉鼎,而这一幕就活生生的出现在眼前。"另一位器王脸上堆满了不可思议的震撼之色。

"难怪一个小小的器宗敢有恃无恐的叫板一位高阶器王,而且到了最后一个半时辰才开始动手炼制。"

"器火成炉又怎样,很牛吗?能炼制出无限接近圣级的器刃来?"有人仍是面带不屑的出声道:"这小子真将自己当成了器帝,简直不自量力。"

这种无知的言论,遭来了无数专业人士鄙视的目光,只不过,所有人的人的目光视线此时全都集中在陆随风身上,他的每一个步骤和动作,都牵引着所有人的心。就连一脸傲然的紫月柔也禁不住耸然动容,被这种只在器典中出现过的逆天炼器秘法所震惊。

陆随风的这一手器火成炉,虚空熔炼材料的手段,可谓是前无古人,冠绝古今。每个动作都显得那么轻缓舒柔,充满了自然的美感,行云流水般的舒畅,让人在惊叹中陶醉,透出微笑。

高处包厢内的两位器圣被这一幕惊得险些惊呼出口,传说的器火成炉之术,虚空熔炼,竟骇然地出现在一个寂寂无名的小子身上,只能用神奇二字来形容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