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两千零九十四章 天羽真人的劝告/九星霸体诀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龙尘与叶知秋拉着手离开,与南宫醉月和北堂如霜还有叶灵珊打了一个招呼。

他要回去闭关,不过龙尘说完这话的时候,南宫醉月和北堂如霜不知道为什么,脸上带着一抹红晕,眼神怪怪的。

龙尘顿时明白,两人误会了,以为龙尘的闭关是指造人大业,龙尘有心解释,后来觉得,这事情越描越黑,干脆不解释了。

“别太辛苦了,别耽误了明天的群英会。”倒是北堂如霜够大方,对龙尘挤了挤眼睛道。

看着北堂如霜似笑非笑的模样,看着她那傲人的身材,龙尘顿时有一种要起火的感觉,这个绝对是一个要人命的妖精。

北堂如霜、南宫醉月和叶灵珊三人一起离开,叶知秋脸上竟然罕见地,也带着一丝红晕,看着龙尘道:“她们误会了。”

“那说明她们思想龌龊,不用在意。”龙尘笑道。

其他人都已经散去,很多人都拍到了自己喜欢的东西,各自找地方研究去了。

龙尘是等到其他人都离开,自己才走的,龙尘拒绝了东方玉阳的晚宴邀请,他不喜欢凑热闹,容易出事。

而且龙尘也看出来了,东方玉阳只不过是象征性的客气一下,并不是诚心邀请。

或许是龙尘太过霸道,不给他面子,敌人又太多,如果龙尘去了,恐怕这场晚宴,很有可能谁也吃不下。

而龙尘也不喜欢跟这些人照面,更不会跟讨厌的人一起喝酒,与其去受罪,还不如拉着叶知秋聊聊天。

不过这种宴会,叶灵珊肯定是要参加的,南宫醉月和北堂如霜也肯定要去,毕竟,她们的身份摆在那里,她们代表着各方势力,可没有龙尘如此自由自在。

榕树下,清溪旁,流水潺潺,一座精致的小亭子内,叶知秋娴静地坐在那里。

而龙尘则惬意地躺在叶知秋的大腿上,用一片树叶遮住了眼睛,闻着叶知秋的体香,龙尘感觉到一种从未有过的安宁与祥和。

“知秋,还记得我们刚刚认识的场景么?”龙尘闭着眼睛,嘴角浮现一抹微笑。

叶知秋玉手抚着龙尘的额头,眸子之中浮现一抹柔情,开口道:

“当然记得,那个时候,我们都还小,都憧憬着踏入修行界,做万众瞩目的弄潮儿,光耀门楣,流芳百世。

可是这么多年过去了,我们的修为越来越高了,反而烦恼越来越多了,压力也越来越大了。”

说到后来,叶知秋脸上不禁浮现一抹感慨,当初她以为,只要修为高了,就不会再有烦恼了,就可以无拘无束自由自在了。

可是如今的她,跟当初刚刚初入宗门的她相比,有着云泥之别,可是,修为越高,越有一种身不由己的感觉。

龙尘大手抓住叶知秋的玉手,轻声道:“压力大,那是因为我们知道了什么叫做责任。

说明我们成熟了,我们不再是那个心中只有自己,只想着如何争锋、踩人、出风头的毛孩子。

生活是美好的,但是绝对不是美满的,麻烦事永远不会断,习惯就好了。”

叶知秋看着龙尘,深吸了一口气道:“龙尘,你说成长和成熟有什么区别?”

龙尘笑了:“难道名震天下的寒冰仙子,连这个都不知道么?”

“我想知道你心中的答案。”叶知秋摇摇头道。

“在我觉得,成长,只不过是身体长大了,长高了,变得强壮了。

至于成熟,这个跟年纪无关,跟身体无关,主要还是看经历。

生活之中,充满了麻烦,解决一件会有另外一件赶来,经历的麻烦多了,积累了经验,人就会变得淡定了,遇到麻烦,先想着解决的方法,而不是去抱怨和慌张,会变得处事不惊,这或许就是成熟吧!”龙尘道。

“那你觉得你成熟么?”叶知秋问道。、

“我?”

龙尘苦笑:“我这辈子恐怕也成熟不起来喽,一个连自己的脾气都控制不住的人,怎么能算成熟呢!”

叶知秋点点头道:“我师父也是这么说的,说你就好像是一个矛盾的结合体,一面是智慧如海,一面是愚蠢之极。

当你愤怒的时候,你的智慧会消失得一丝不剩,你一旦认定的事情,任何人都无法改变。

师父说,一个人能够控制自己的脾气,比征服一个世界,更加的困难,所以,我师父让我给你带了一些话。”

“哦?”龙尘微微一愣,天羽真人竟然让叶知秋给他带话。

“师父说,有时候做人做事,讲究一些方式方法,也许本来应该成为敌人的人,会变成朋友。

历来强者证道,都需要有人帮衬的,大帝之所以能成为大帝,那是因为人心所向,一呼百应,天地臣服故能成其帝。

这次大时代来临,气运即将井喷,但是帝苗不显,恐怕将有大劫。

这个时候不宜内斗,否则元气大伤,外敌入侵,天武大陆危矣!”叶知秋看着龙尘道。

天羽真人乃是活了无数年的老辈强者,看问题的角度十分毒辣,已经看出了天武大陆的危机。

历代大时代来临,天骄争锋,从一开始就能锁定一些帝苗,而实际上,历史上的五位大帝,都是从大时代刚刚开启之时,就已经崭露头角。

还没有进入气运井喷之前,已经彰显大帝风采,统帅群雄了。

历史上,大时代一共有五次,共出现了五位大帝,三位皇者,这都是气运汇聚所至。

而小时代,则出现了数百次之多,小时代气运不足,故而无法诞生大帝。

像鲲鹏子、石凌风、南宫醉月等天骄,都是因为赶上了小时代,却没有赶上大时代,才被封印起来,等待大时代的来临,才被唤醒。

而如今天地气运的变化,是历史上最为浩大的一次,据一些古老的文献描述,这一次气运爆发的规模,是历届的数倍之多。

更有强者认为,这可能是天武大陆最后一次气运井喷,也是最后一个大时代了,天武大陆将所有底蕴,全部释放,然后也将会彻底走向衰败,最后直至灭亡。

所以现在的天武大陆,是一个最好的时代,也是最坏的时代,天武大陆能不能继续下去,就看看能不能诞生历史上最强大帝了。

而大时代来临了这么久,百花齐放时期天骄并起,却没有一位类似大帝的强者出现。

如果这样继续乱下去,天羽真人担心不等大黑暗时代来临,天武大陆因为内斗而元气大伤,根本无法抵挡,从而走向衰败和灭亡。

龙尘缓缓坐起,趴在栏杆上,看着溪水之中游动的鱼儿,正在争抢一块食物,半晌后才道:

“其实很多事情,即使你明白道理,也没有意义,你师父想要世界和平,我们又何尝不是?

可是真的可能么?不,那绝对不可能,真正的和平,永远都不会出现。

争夺是生命的本能,鱼与鱼争,兽与兽争,人与人争,善良与邪恶争,光明与黑暗争。

只要生活在这个世界里,争夺就永远不会停留,即使有大帝出现,也只不过暂时地压制住这种争夺现象。

大帝一去,争夺依旧开始,如今大帝不显,光靠嘴巴去叫:我爱和平?不,这只能换来无尽的嘲讽和奚落。

所以,你师父的意思我能理解,但是我真的做不到,即使我这次跟他们一起参加了晚宴,表达了我的善意,依旧没有任何用处。

想杀我的人,不会因为我的一次低头而放过我,而我,却因为参加一次晚宴,失去了一次提升的机会,很有可能会落败身死。

爱好和平,必须有大帝那样的实力,喊出来才有用,巨龙咆哮,万古臣服,如果没有巨龙的实力,就去咆哮,只会被拍死。

抱歉,知秋,我说这些是不是让你有些不舒服。”龙尘看着叶知秋,有些歉意地道,他不认同天羽真人的观点,也无法尝试接受。

叶知秋摇摇头,走到龙尘的身边,挽着龙尘的胳膊,看着龙尘的眼睛道:

“我只是传达了师尊的话,如今传达完毕,任务也就完成了。

既然选择了你,不管你上刀山,还是下火海,我都会陪着你,对与错,是与非,已经不重要了,重要的是,只要有你就够了,我能为你死一次,就能为你死第二次。”

看着叶知秋清澈的眼神,龙尘鼻子微微一酸,差点感动得哭了,他龙尘何德何能,竟然能得叶知秋这样的仙子,为他甘心赴死。

尤其想到,当初叶知秋躺在他怀中,生命气息全无的模样,龙尘就感到一阵阵心疼。

“放心吧,我会变得更强,一样的错误,我绝对不会犯两次。

就算成就不了大帝,我也能够保护你,不会让任何人伤害你们。”龙尘双手扶着叶知秋的香肩,郑重地道。

“走,跟我去把冥灵珠拿回来,算算时间应该差不多了。”

龙尘拉着叶知秋,直奔原来的拍卖大厅走去,那中年拍卖师本来说算好了后,送给龙尘的,但是龙尘说了,他要亲自来拿,因为龙尘要马上将这些冥灵珠花掉。

“嗯?”

龙尘忽然一下子呆住了,脸上浮现一抹狂喜之色,一把将叶知秋抱住,惊喜地大叫:

“发财啦,发财啦!”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